刚刚更新: 〔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花都极品狂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44、崩坏的九界3
    别管是谁大谁小,再这么压下去,巨蟹斜要被他压成肉饼啦!

    谢啾赶紧挪开,想放江斜出来。

    可惜他是从个小球变成了大球,平衡力更差了,这一挪,顿时叽里咕噜滚出去……

    “哎哟哎哟……”谢汐一声声啾叫的撞到了树上,把自己撞了个头昏眼花。

    江斜:“……”

    就谢汐这体型,普通树干哪里承受得住?虽然这颗苹果树勉强没倒,却也被撞落了好多苹果。

    红通通的大苹果落了一地,衬托着毛茸茸的肥啾,画面真是……

    江斜是笑不出来的,可是心里却升起了一股热流,温养了冷冽的心口。

    这是他最后的家人了,虽然它不是一个人,只是一直小山雀。

    江斜走过来,问道:“还好吗?”

    谢汐不好,他脑瓜疼!

    江斜仰头看他:“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大了?”

    谢汐控诉:“我也想知道!”

    听到他的啾啾啾,再看到他满是委屈的黑色眼睛,江斜心软道:“别怕,只要身体没什么问题就行。”

    谢汐暂时和他沟通不了,只能听他说了。

    这个世界果然不简单,地震也就罢了,他这忽然变大是怎么回事?

    是这个世界的问题,还是他这只鸟的问题?

    谢汐搞不懂,只能静观其变。

    说来奇怪,谢汐留意到了明明江斜饿了两天两夜,这会儿却精神焕发,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

    难道是那道蓝色光芒的事?

    它让谢汐变大,对江斜又是什么作用?

    这些都是疑点,谢汐留心记下。

    江斜拍拍谢汐身上的灰尘,一边拍自个儿也咳嗽起来:“好脏……”

    谢汐扭头看他……

    完全受不了他这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江斜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弄得这么脏。”他顿了下,说道,“这两天辛苦你了。”

    这很神奇,一只小小的银喉长尾山雀竟然通人事了,面对这样的灾难,它不仅没有飞走,反而还一直陪着他,甚至怕他饿死而给他拖来那么多果子。

    小啾很小,身体还没苹果大,能拖来这么多果子,真的很努力了。

    江斜隐约记得它一直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他手背,只是当时江斜万念俱灰,留意到了也无心去回应。

    现在想想它竟通了人性,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他。

    眼瞎这情况,江斜暂时弄不清是为什么,但他能感觉到小啾对他的依赖。

    他们是彼此最后的家人,无论如何他都会好好照顾它。

    江斜打起精神道:“那边有个小溪,我带你去洗澡。”

    谢汐也挺嫌弃自己这一身脏兮兮的,羽毛沾了灰可比身体沾灰还难受,会变得很重而且臭烘烘的,要不是担心江斜,不敢错眼,他早就去洗白白了。

    谢汐啾了一声,江斜知道他听懂了,又问道:“能走路吗?”

    这么大只肥啾他可没法捧在掌心了。

    谢汐:“试试!”

    他虽然连翻带滚,撞得有些晕,但羽毛厚实,并未伤到自己。

    此时他摇摇晃晃站起来,两条小短腿完全被藏在了身体下,根本挪不动……

    谢汐看向江斜:“……”

    江斜给他建议:“试试能不能飞?”

    这提醒了谢汐,他冷不丁变鸟,还真不适应拍翅膀飞。

    他挥了下翅膀,努力拍了拍,可算让自己脚离地了,然后……

    哪还有什么然后!

    像之前那样飞上天是别想了,他能让这圆溜溜的身体离地三厘米已经用尽洪荒之力!

    江斜愣了下,因为丧父而悲痛的眼中终于有了些轻快的光晕:“这样就行,走吧,小溪很近。”

    谢汐就这样扑腾扑腾地跟着江斜来到小溪边。

    他可算看到自己了……

    灰色的圆球,连翅膀上的黑羽都看不清了,脏得要命。

    江斜道:“水不深,不用害怕。”

    谢汐也发现了,他跳进水里,扑腾起来。

    好在身上都是浮灰,这样用力扑腾就落下去大半,胸前的茸毛比较细,但因为特别顺滑,所以也很好清理,没多时谢汐就把自己给扑腾干净了。

    他上了岸,在明媚的阳光下抖动了一下浑身的羽毛。

    江斜就在岸上,看着灰朴朴的小家伙变成了雪一样的白色。

    它变大了,可模样却没变,一双黑色小眼睛,尖尖的小嘴巴,在雪白的圆滚滚身体下,一切都显得呆萌又可爱。

    似是察觉到他的视线,小肥啾脑袋一歪:“啾?”

    这放大版的歪头杀,萌力翻倍。

    江斜心里的冰块全部化成温软的水,给他湿冷的身体注入了生命的活力。

    谢汐这身羽毛神奇得很,洗干净后抖一抖,很快就干了。

    他看江斜那样子,以为他又想江爸爸了,想挨近他哄哄。

    但他低估了自己的体型,砰地一下撞过去,江斜就埋进他胸前的毛茸茸了。

    谢汐:“……”

    江斜愣了下,他从未触碰过这样柔软温暖的东西,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谢汐一急:“闷着了?”

    江斜伸开手,用力抱住它:“小啾。”

    还能说话,看来没事!

    谢汐松了口气:“嗯。”

    江斜低声道:“……谢谢。”

    他以前并不怎么关心这只小鸟,它是爸爸捡到的,带回来后就一直养着。

    最困难的日子里,江斜盯着这比两根手指大不了多少的小鸟想:要是一只鸡多好,养大还能杀了给爸爸补身体。

    可惜小啾长不大,始终是个鸡蛋大小的圆球,再把毛一秃噜,估计什么都不剩了。

    唯一欣慰的是,这小家伙吃的也少,又能陪爸爸解闷,就暂且养着了。

    如今……

    江斜很庆幸爸爸捡到了它,也很庆幸它还留在他身边。

    他们都失去了最疼爱自己的人,能相互作伴,比独身一人好太多了。

    谢汐和江斜在城郊待了几天。

    他们什么都没有,但也什么都不缺。

    这旁边就是一个农场,可能是因为这场不知缘由的灾难,农场里一个人都没有。

    没人,可家禽畜牧却有不少,谷仓里更是满满的粮食,即便谢汐如今体型巨大也不怕吃不饱。

    谢汐起初以为江斜是要休养一下才出去打探消息,慢慢的他发现了,江斜是顾及着谢汐才不肯出去。

    一只这么大的银喉长尾山雀实在太惹眼,江斜怕谢汐被抓走,所以才躲在了这里。

    可总这么躲下去也不是事,谢汐很想知道外头的情况,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怎样了。

    好在他们不出门,也有人找上门。

    起初是谢汐想到了个好主意,农场里有吃有喝,但却没有合适的衣服。

    江斜眼下就这一身衣服,每次都是晚上洗了白天穿,他要是把他的衣服给弄坏,是不是就可以出去走走了?

    谢汐才不怕江斜生气,反正他也不会丢了他。

    每天江斜都会去料理一下那些鸡鸭猪羊,在这个情况未知的世界里,这些都是重要的口粮,当然要好好养着。

    忙完这些江斜回去洗个澡,谢汐逮着这个空闲,叼起他的衣服想做坏事。

    谁知江斜竟察觉到了,光着身体出来道:“不可以玩衣服。”

    谢汐才不理他,爪子按住,嘴巴就去啄。

    江斜哭笑不得,上前道:“听话,我给你找别的东西玩。”

    谢汐道:“少年,你该出门去看看了!”

    江斜道:“把衣服给我,明天我给你抓虫吃。”

    谢汐:“…………”

    本来还想轻点,这下啄得更狠了。

    江斜只能过去抢,谢汐的鸟嘴落在了他身上,他小心着力道,当然不会弄疼江斜,只是衣服也被抢走了。

    谢汐很生气……这圆滚滚的身体太不方便了。

    江斜看看裂了两道口子的衣服,在他垂下的大脑袋上敲了下:“小混蛋。”

    谢汐只觉得脑袋嗡得一声,接着眼前一花,再抬头时就看到了巨大的江斜……

    怎么回事?

    江斜是眼睁睁看着小啾消失的,他心一慌,听到了从下方传来的啾啾声。

    谢汐眨眨眼,一脸茫然。

    江斜把他捧了起来,也很疑惑:“又变小了?”

    是啊……怎么又变小了?

    谢汐都适应巨大化视角了,这会儿竟又缩成了两根手指粗的白团子。

    一人一鸟都搞不清是怎么回事。

    这时外头传来了说话声。

    “这里安全吗?”

    “进去看看。”

    “怕什么,有怪物也没事。”

    “你他妈悠着点,颜哲的血就这么多,用完了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的谢汐愣住了。

    颜哲……是颜神吗,中央那位独一无二的神愈者?

    不可能,颜神怎么会在这个准世界里?

    应该是重名吧,除了这个可能,谢汐想不到其它的。

    作者有话要说:  咦~怎么回事?

    明天见,u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鬼喘气〕〔超级警监〕〔凰妃演技太高超〕〔重生之嫡女不善〕〔我若离去,后会无〕〔超极品太子〕〔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武逆九天〕〔冷血杀手四公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