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肆〕〔大唐:开局成了公〕〔签到斗罗从史莱姆〕〔我真的不想喷人啊〕〔偏执总裁的小萌妻〕〔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网游:开局变身野〕〔重生之胭脂夫人〕〔重生后,王妃富甲〕〔徐长生周葵〕〔曲嫣薄司晏〕〔曲嫣薄司晏〕〔都市之全能学霸〕〔曲嫣薄司晏重生〕〔华夏盘龙村杨老徐〕〔暖风不及你情深〕〔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娇娇王妃是朵伪白〕〔觐神之赛〕〔封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46、崩坏的九界5
    谢汐的过去只有短暂的十九年,他一进到中央就遇到了江斜,除了童话小镇外,其他准世界要么是江斜的,要么是和江斜一起,再没自己一个人过。

    但江斜不是,原世界的二十多年相较于他在中央的经历就像幼年之于一个耄耋老人——固然是总要的,却也仅是其漫长人生中的冰山一角。

    江斜更多的过去不是在原世界,而是在中央和他走过的无数个准世界。

    江斜不可能在自己的原世界里认识颜哲,但可能是在某个准世界里遇到了颜哲。

    眼前的颜哲极可能就是当初刚遇到江斜时的颜哲。

    能够进入中央,都是被愿世界抛弃,且放弃了愿世界的人。

    虽然能想到大家都有不可言说的过去,可看到眼前这个心灰意冷的银发精灵,谢汐实在难以和那个乐观风趣的颜神划上等号。

    很快谢汐又释然了。

    何止是颜哲,江斜不也一样吗?

    眼前这个浑身是血,暴戾偏激的少年又哪里像中央那位强大自信、满嘴骚话的设计者x?

    看到眼前这一幕,再回想他们在中央的嬉笑怒骂,谢汐感慨良多。

    时光和阅历沉淀了痛苦与磨难,打磨出了高高在上的强者,也淘汰了无数难以自保的弱者。

    谢汐真的很幸运,进入中央后就遇到了江斜。

    虽然也曾被他的准世界折腾得怀疑人生,可和其他人比起来,他已经跨过千山万水,碰到了最渴望的。

    说是在修复江斜的准世界,是在努力帮江斜回收魂意,可其实他也一直在探寻自己想要的。

    拯救江斜,何尝不是拯救他自己。

    他走的这条路和其他人比起来,实在是幸运至极。

    谢小啾愣神的空挡,江斜已经找到了笼子的钥匙,打开了这个囚禁了颜哲的牢笼。

    铁门推开,颜哲也没有动,他直直地看着江斜,异常美丽的眸子像幽潭般死寂。

    这是不信任任何人,也不再对任何事抱有期待的表情。

    实在难以想象,颜哲到底经历了什么。

    江斜也没说什么,他只是打开了笼子,给了颜哲自由,其他都与他无关。

    他对颜哲的血没兴趣,也没义务去照顾一个陌生人。

    眼看着这俩日后的莫逆之交竟然没有丁点要交集的意思,谢汐还有点急。

    ——别不搭理颜神啦,这可是你第一个好朋友!

    谢汐顶这个小毛球的身,操了颗老父亲的心。

    江斜打算清理下里面的尸体,大概是怕小毛球犯恶心,把他从怀里掏出来,轻声道:“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

    谢汐想帮他和第一个朋友建交,啄了他掌心一下。

    江斜满目温柔道:“别怕,那个人伤不到你。”

    谢汐:“不是这个意思啦!”

    可惜他又跟变猫那会儿一样了,只是喵呜声变成了啾咪。

    江斜又以为他舍不得离开他,便道:“里面太臭,我很快就打扫好。”

    谢汐想了下,还是缩到了他怀里。

    颜神请再等等,他不放心让江斜自己去面对那些尸体。

    嘴上说得轻松,江斜还一个劲哄着小毛球,其实再度闻到这浓重的血腥气,他还是压不住翻涌而上的恶心感。

    再怎么坚强的孩子,也只是个普通少年,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之前是生死关头不管不顾了,如今再看,只觉得寒毛倒竖后背冷凉。

    谢汐感觉到他身体的轻颤,努力蹭了蹭他。

    柔然的羽毛碰到肌肤,给江斜带去了轻微的麻痒和融融的暖意,这让他放松了神经。

    无论多么糟糕的现实,至少他不是一个人。

    江斜轻吁口气,尽量把这些尸体搬到了垃圾车上,然后又放水冲刷地面,把血迹大体清扫了一下。

    彻底弄干净是不可能的,但这样也比不弄要好得多。

    其实谢汐明白江斜的心情。

    他在逼迫自己面对这些,在用这让人作呕的场面提醒着自己——

    这个世界不一样了,他杀了人,杀了五个人。

    在法治社会长大的江斜,必须通过直面这个事实来打到心底的软弱。

    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足够强大。

    也许初到中央,接到第一个任务的江斜,也是这样面对残酷的。

    再出来时,颜哲也没动。

    他靠在笼子里,像个美丽的空壳,哪怕看到了自由的曙光,也没有力气迈过去。

    江斜只看了他一眼就去了浴室,他把谢汐放在高高的花洒上,自己脱掉了衣服。

    他需要洗个澡,哪怕洗不掉脑海中的猩红也至少得让身体干净。

    谢汐太小,是个地方就能稳稳蹲住,他说:“颜哲失血过多,不管他会死的。”

    可惜江斜听不懂,还道:“水声太大,你一会再唱给我听。”

    谢汐:“……”谁在给你唱歌!

    他很愁,当年江斜是怎么和颜哲成为朋友的?

    一个生无可恋,一个厌世冷漠,这俩到底是怎么建交的?

    幸亏这不是真的过去,要是真的,谢汐怀疑眼前这个愤世斜会一个朋友都没有!

    好在江斜虽然冷漠却还看得明白。

    谁会想待在笼子里?颜哲十有是身体虚到动弹不了。

    江斜做晚餐时额外煮了一份粥,放到了颜哲面前。

    谢汐没能看到颜神吃饭,因为江斜带他回了厨房,给他剥南瓜籽吃。

    这是谢汐最爱吃的食物之一,其余的还有西瓜籽葵花籽核桃碎开心果碎夏威夷果碎等。

    农场原主人估计是个坚果控,藏货丰富,江斜一个都不吃,分门别类放好,合理安排分量,全喂给谢汐吃。

    江斜一边喂一边道:“你以前最爱吃虫了,现在怎么不吃了?”

    谢汐差点把嘴里的南瓜籽吐出来:“吃饭能别说这么恶心的事吗!”

    江斜喂他一粒,笑道:“一只小鸟,还恶心自己的食物了?”

    他竟然从这啾啾啾里听出了一点意思。

    谢汐没吃南瓜籽,反倒在他指尖啄了啄。

    江斜一点不痛,反而痒痒的,他说:“好了不说你,想吃什么都行,别饿着就好。”

    两人这边吃饱饭,再出来时,颜哲面前的碗空了。

    果然是饿到没力气了。

    江斜仍是什么都没说,只过去把碗收走了。

    谢汐心想:你就不问问人家吃饱了没?

    不过颜哲眼下这情况,还真不能吃太饱,喝点粥垫一垫就好,敞开了吃反而要出事。

    等江斜收拾了碗筷再带着谢汐出来时,颜哲已经出了笼子,面色苍白的银发精灵,虚弱地靠在外头轻喘气。

    看得出他十分厌恶这个铁笼,只是稍微有点力气,他就努力出来了。

    江斜去屋里找了床被褥拿出来。

    天色晚了,颜哲这情况是走不了,就他这体格在地上冻一夜,明天估计就可以给他收尸了。

    江斜放被褥时弯了下腰,谢汐从他衬衣领口探出来,正式和未来的神奶会面了。

    颜哲看到被褥也没有要道谢的意思,他面色霜冷,眸子里更是空洞得没有一点光泽……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陌生少年领口探出的白色小毛球。

    颜哲愣住了。

    谢汐对他心怀感激——中央的江斜各种花式作死,多亏了颜神的神愈术——他友好道:

    “你好。”啾咪!

    颜哲眼眸微睁。

    江斜拧眉把探头探脑的小毛球按了回去。

    一直沉默不语的颜哲开口了:“它……”

    江斜放下被褥转身走人。

    谢汐道:“少年你这样真的会没朋友的!”

    一连串啾啾啾后,谢汐跳了出来,蹲在江斜的头上看向颜哲。

    颜哲得仰头才能看到谢汐,而在看到一眼后,他空洞的眼睛里有了一丝丝光亮。

    谢汐眨眨眼。

    这时江斜转身,他一转身本来正对着颜哲的谢汐就被迫转了头,得亏他爪子抓得紧,要不能被甩下来。

    谢汐也连忙转身,可惜江斜的大手伸了过来,一下就把他罩住,拢了下来。

    眼前一片漆黑的谢汐开始啾啾啾。

    江斜哄他:“回屋睡觉了。”

    谢汐是真的小,这么圆滚滚还是因为炸了一身毛,其实本体还要小好几圈。

    他拱啊拱,从江斜的指间探出小脑袋,看着颜哲。

    江斜哪敢用力,只能放他出来。

    颜哲看得眼睛都直了:“好……可爱……”

    谢汐:“……”

    颜神你这么少女心的嘛!

    谁知这话正中某啾奴下怀,竟成了生无可恋和暴戾厌世二人组的沟通桥梁……

    一直没和颜哲说过话的江斜开口了:“它叫小啾。”

    颜哲声音很虚弱,但精神明显好多了:“我从没见过这样圆滚滚的小鸟。”

    江斜正色道:“它是一只银喉长尾山雀。”

    颜哲惊讶道:“这么小竟然是山雀?”

    江斜道:“这个物种都很小,它已经成年了。”

    探头探脑的谢汐觉得自己悟出了一个真相。

    中央最强神奶和最强设计者,会成为至交好友,是因为都有一颗“少女心”吧!

    这消息要是放出去,得有多少迷弟迷妹幻灭!

    在谢汐的努力下,本来谁都不打算搭理谁的未来好友,可算是气氛缓和了!

    可能是因为谢汐一直盯着颜哲看,江斜戳了下它的小脑袋,道:“好奇心这么大?”硬是把毛球的脑袋转过来,让它看向他。

    谢汐刚扭头看他,就感觉到一股力气涌动在身体里。

    这是……

    要变大了!

    谢汐怕压到江斜,赶紧道:“快放手!”

    高亢的啾了三声后,犹如龙猫的大号毛球把自己的主人给压在身下。

    江斜:“……”

    颜哲:“!!!”

    谢汐也是服了……这变大变小的规律是什么?想变就变吗!

    幸好谢汐浑身毛茸茸,看似压住了江斜,其实只是一堆白毛毛,被压在下面的江斜像盖了一床鹅绒被,暖和得很。

    谢汐不敢动,他挪脚会翻滚,拍翅膀怕扇到憔悴的眼神。

    好在江斜自己站起来了……

    颜哲盯着眼前的巨大毛球,哪还有之前那生无可恋的模样,他眼中的亮光简直要照亮宇宙:好大只的毛球球……巨可爱!

    江斜拍拍谢汐蓬松的绒毛,说道:“怎么又大了?”

    谢汐:“我也想知道。”啾啾啾。

    江斜安抚他:“不怕,怎样都好,变大后会饿吗?”他更关心小啾的身体。

    谢汐还真有点点饿,之前吃的南瓜籽太少,对比现在的体型,根本不成比例。

    这时颜哲终于回神了,他整个人都精神多了,说话的力气也足了些:“小啾是异变兽吗?”

    江斜看向他道:“它是灾难后忽然变大的。”

    看来有异变者也有异变兽,江斜想了解更多关于小山雀的。

    颜哲显然知道得更多一些:“你帮他认主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晚,看完早点睡吧!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