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界神王〕〔杨辰〕〔北境战神杨辰〕〔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妻逢对手:总裁大〕〔王妃娘娘升职记〕〔最后一个使徒〕〔如意佳婿〕〔紫极天帝〕〔末世收割者〕〔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48、崩坏的九界7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央也是一个庇护所,是被原世界放弃的无家可归的“玩家”们的庇护所。

    玩家称中央的意志为zone,像颜神他们这些神级玩家,甚至还会叫祂老z。

    谢汐虽然在中央的时间不多,但了解得却实在不少,毕竟有江斜这个可以说和中央离得最近的男人在。

    江斜对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在任务中,谢汐也有了自己对中央的理解。

    不过也没必要想太多,人类最后的庇护所叫zone也没什么不可以,这是江斜设计的世界,从他的角度来看,会有这样设定很正常。

    好在谢汐如今这张脸不管做什么表情都是呆萌,所以江斜和颜哲都毫无所觉,还在说着现状。

    江斜问:“难道zone就是安全的吗?”

    颜哲摇头道:“谁都不知道,可那里是离黑雾最远的地方。”

    即便整个世界都会被黑雾吞没,那里也是最后的空间。

    江斜是个习惯于面对灾难的性格:“黑雾真的无法……”

    颜哲打断他道:“别去贸然尝试,这就像是死亡,谁都不知道死亡后的世界是怎样的,因为死了的人无法开口。”

    江斜沉默了。

    这个比喻非常恰当,相信没有哪个活着的人会不好奇死亡,但这个好奇始终无解,因为死亡是个不归路。

    颜哲看向谢汐,伸手在他柔软的毛发上碰了下后道:“带小啾去zone吧,你的话应该足够自保。”

    谢汐看向他:“你呢?”

    江斜顿了下,帮谢汐翻译了这句啾语。

    颜哲苍白的脸上升起淡淡的笑意:“我不想见任何人。”

    颜哲用平静的语气交代了自己的经历。

    他也是个异变者,在地裂之前他也只是个正常人类,是异变让他成了现在的模样,让他的血液有了起死回生的可怕力量。

    别说这是一个灾难中的世界,即便是正常的世界,他这能力也会激起人心底最残酷的。

    重病中的人谁会想死?

    面对重病的亲人,谁又会想亲人死?

    这样的人太多了,颜哲的血却是有限的。

    就像所有人都在漆黑的寒夜中承受痛苦,偏偏出现了颜哲这一缕微弱的火苗,哪怕知道这火苗照不亮全世界,人们也会为之疯狂。

    颜哲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处境,从地裂到现在,如此短暂的日子,他目睹的人性丑恶,足以让他对一切都丧失期待。

    他不想见任何人,也信不过任何人。

    可唯一的庇护所zone那里,聚集了无数的人。

    对颜哲来说,最后的庇护所比节节逼近的黑雾还要可怕。

    所以他想留下来的。

    谢汐哪会将他丢下?

    他挪了下身体,把银发精灵护在了大大的翅膀下。

    颜哲愣住了。

    谢汐道:“一起走,我保护你!”

    他好歹有神鉴,怎么会让颜神受这样的委屈!

    江斜眉心拧了拧。

    这次不用翻译,颜哲自己领悟了,他看向江斜,询问道:“小啾他……他是……”

    江斜不怎么情愿的把圆啾啾给拉了过来,说道:“他要保护你。”

    颜哲呆了下,接着他笑了,眼眶都笑红了,颜哲仰头看谢汐,哑着嗓子道:“小傻啾。”

    谢汐:“………………”

    他很认真的好吗,有他的异空间盾,谁能碰得到颜哲?

    江斜更不乐意的,眉心都皱成川字了,他抬起肥啾的翅膀,把银发精灵拨拉出去。

    颜哲也不生气,他要是有这么个大宝贝,他也要把所有人都轰走。

    谢汐如今这模样实在没什么说服力,于是他看向江斜,小黑眼巴巴的,等他表态。

    江斜道:“你这么喜欢他?”

    咦?这股子醋味是怎么回事?

    谢汐多机敏——至于吗江老师,你这是要把全世界的醋都收入囊中吗!

    谢汐道:“颜哲很厉害的。”

    这话到江斜耳朵里是:“啾哲很厉害的啾!”

    啾哲是什么东西!这么亲昵?

    当然江斜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他不爽归不爽,也不会真放着颜哲不管……

    他正想问颜哲能不能把头发剪了……

    颜哲忽地站起来:“有怪物!”

    他刚说完这三个字,外头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啸声。

    这太响亮了,仿佛有龙卷风袭来,谢汐已经快速唤出了神鉴和素描笔。

    变大后的体型好歹能握住素描笔,而素描笔的使用要求极低,当年他变猫时用嘴都能画出东西,这会儿还有个大翅膀,更是不在话下。

    谢汐快,外头的怪物更快!

    眨眼间,房门已经被踏成碎末,被惊醒的家畜们发出了惊叫声,挣扎着想要冲出围栏,远离这个巨大的危险。

    然而叫声很快就没了,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般。

    这更诡异了,让待在屋里的人心惊肉跳。

    谢汐顾不了太多,赶紧画出三个异空间盾,分别给三人都套上。

    其实这不太明智,异空间盾是有时效的,还没看到怪物的模样就用了,万一他们没法在这么短时间里杀掉怪物呢?

    可是也管不了,谢汐有预感,这怪物一进来就是致命的!

    果不其然,当那一团黑雾出现在面前是,尖锐的毒刺密密麻麻地冲着他们激射而来。

    躲是绝对躲不掉的,颜哲面色苍白,江斜抄起之前的长刀毫不犹豫地投掷出去。

    他这是自己活不了也要拖着敌人下地狱的狠劲。

    谢汐很庆幸,幸亏自己先放了异空间盾,完美挡下了这波毒刺攻击。

    颜哲和江斜显然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被挡下了?

    他们面前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吗?

    江斜反应够快,他还记得收拾亡命徒时的情形,也是忽然间有什么东西挡在自己面前,才挡下了那枚致命的子弹。

    眼下也顾不上想是怎么回事了。

    江斜猛地冲出去,拿起跌落的长刀,跃起就是一记猛劈!

    他是异变者,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但眼下最重要的是生存,他完全是在倚仗求生的本能,凭着天性里的凶悍与狠戾,攻击这个可怕的怪物。

    谢汐看清了怪物的模样。

    他瞬间认出来,这是在妙笔绘山海中出现过的怪物。

    在花神画出世界之前,世界是一片混沌,而混沌之中就有这种怪物在吞噬着无数的生灵。

    当初白虎的母亲就是死在这种怪物口中。

    而此时它们又出现在巨蟹座的世界。

    诚然这都是江斜的准世界,他可能会设计同样的怪物,但是……

    谢汐不禁想着,这种怪物是不是给了江斜重大的创伤,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执念。

    想不了这些了,这怪物可不只有一只,这源源不断地势头,要杀到什么时候!

    颜哲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怪物,他说:“攻击它的嘴,那是它唯一的弱点!”

    这团黑漆漆的东西没有具象的身体,只是在中间有个密布着森然白牙的大口,之前的尖刺就是从那里射出来的。

    江斜听到了,此时正好有一个怪物张着满是白齿的嘴咬向他……

    眼看着他就要被一口吃掉了,谢汐明知道异空间盾的效果还在,可还是心揪了起来。

    下一秒,江斜的长刀直直刺入,贯穿了这怪物的口腔。

    一声仿佛砂纸磨刀的尖锐声响起,那怪物化作黑雾消失了。

    可这不是结束,反而是刚开始……

    外面一团漆黑,根本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怪物!

    谢汐凭借着当总统时的经验,画出了不少热武器,这是连虚弱的颜哲也能用的。

    颜哲看到落到地上的蓝色□□时愣住了。

    谢汐道:“用这个!”

    颜哲顾不上想太多了,拿起□□后对准黑色怪物疯狂射击。

    他没用过,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用,可这样危急时刻,只要有一线生的希望,那就绝不会放弃!

    江斜听得懂谢汐的话,他虽然疑惑这武器的由来,可也来不及多问,只飞速退回来,拿起□□射击。

    这是一场鏖战,等黑色怪物全部化作黑雾散去后,三人已经筋疲力尽……哦,是两人一鸟。

    因为异空间盾不是连续性的,所以最后有次特别凶险,他们多多少少都中了毒刺。

    好在中刺少,毒的效果很弱,不至于出事。

    谢汐是一动都动不了了,神鉴的使用是没有上限的,但是他这个身体不行。

    果然是虚胖体质,只是不停挥翅膀都快累死了。

    他大概本质还是那个小山雀,变大了体力也没增长多少。

    颜哲这体质也很奇妙,他中了毒刺后,身体出血,血反而把伤口治愈,已经毫发无伤。

    他也很累,但却强撑着走到谢汐身边,举起自己的手腕放到了谢汐的嘴边。

    谢汐动不了。

    沁凉的带着清冷幽香的血液流入他的口腔。

    瞬间他感觉自己伤口不痛了,甚至还恢复了不少体力。

    颜哲这血……的确神奇!

    他见谢汐没事了,又来到江斜面前。

    江斜却拒绝了:“不用。”

    颜哲一愣。

    江斜这体格真没的说,谢啾已经成了个废啾,他这个战斗主力竟然还能强撑着站起来。

    他先去看了看谢汐的情况,放心后才给自己的伤口做了简单处理。

    颜哲疲倦道:“我的血能帮你恢复……”

    江斜看向他道:“如果你不救任何人,也就没人知道你有这个能力。”

    颜哲呆住了。

    江斜拍了拍谢汐身上的灰尘,和肥啾说道:“以后不许胡来,我自己能躲开。”谢汐身上的毒刺,是为江斜挡的。

    谢汐道:“我没事。”

    听到江斜耳朵里就是——啾没事。

    江斜心里软极了,眼中全是温柔:“一定保护好自己,这是命令。”

    谢汐心里叹气,把他护在了翅膀下方。

    江斜脸上被绒毛温暖,心里也是烫的。

    颜哲起身道:“喝了吧,万一再有凶险,我们也能撑住。”

    江斜看向他:“你就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不要给任何人用,把头发也剪了,脸上再抹点灰,耳朵藏到帽子里……”

    这话江斜之前就想说,只是被忽然出现的怪物给打断了。

    颜哲畏惧人类,不想见任何人,可想要活下去就势必会看到更多人。

    与其胆怯地去死,不如换个方式活着。

    就当没有这个能力又如何?改头换面重新来过不就行了。

    江斜这个思路没错,然而颜哲苦笑道:“不行的,我试过了。”

    说着他拿起地上的长刀,斩断了自己这垂地的银色长发。

    谢汐好奇地看过来,发现断掉的长发飞速归位,仿佛从未被砍断过。

    颜哲又去触碰满是污秽的地面,奇迹的是他白皙的手指尖竟连丁点儿灰尘都没沾上……

    作者有话要说:  嘿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阴婚不散:我的高〕〔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超级警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