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我的小人国〕〔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陈华〕〔鬼医倾城,冥帝爆〕〔金枝〕〔徐牧天红叶〕〔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战神医婿〕〔末世超级系统〕〔大流寇〕〔一剑长安〕〔孕妻狠不乖:总裁〕〔龙帅江辰唐楚楚〕〔天王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49、崩坏的九界8
    这是什么魔鬼体质?

    谢汐惊了。

    接下来颜哲的示范更要命了,他倒了一杯水,和了把泥土,直接往脸上抹。

    肌肤和泥巴对比太分明,让人忍不住想叫停。

    但其实没必要。

    因为无论是和泥巴,还是挖起泥巴,还是往脸上涂,都像是隔了一层膜一般,黏糊糊的泥巴连一丁点儿都没在他的手和脸上留下痕迹。

    手上还能凭借捧来拿起泥巴,脸上更夸张,刚涂上就滑了下来,吧唧一声,泥巴落在地上,毫不客气地给地面印了个大花脸。

    谢汐睁大了眼,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声——落在别人耳朵里是啾叹声。

    江斜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体质。

    颜哲道:“头发是切不断的,我的身体也不会沾任何灰尘。”

    他被人□□折磨了这么久,早就恨死了这境况,也想过反抗和逃跑,但这体质太有毒了,他无法改变自己容貌,所有人都能一眼认出他。

    不提这垂地的银色长发,也不提这冷雪般的肌肤,单单是那张脸就让人过目难忘。

    想要认出他实在太容易了。

    讲道理颜哲这体质很牛逼,大概是全治愈原理,血液不仅能治愈旁人也能治愈自己,所以他的头发切断了能恢复,皮肤能够不受侵染,也许是弄脏了的,但血液的循环让他立马恢复,落到旁人眼里就是不沾尘埃。

    中央的颜哲八成也是这样的体质,也正是因为有折腾特殊的体质,他才能以神愈者的职业成为神级玩家吧?

    诚然中央里的颜哲已经足够强大,积攒了足够的自保能力,可初期呢?

    刚有这个体质,还弱不禁风的的颜哲呢?

    想必也是受尽磨难。

    看了这奇景,江斜竟敏锐地发现了异样:“之前小啾的蔷薇花不是落到你头发上了?”

    要真什么都沾不上,那白蔷薇怎么缠在头发间了?

    颜哲更无奈了,他自己说得都一脸尴尬:“好的东西就可以……”

    江斜:“……”

    颜哲看向谢汐,继续道:“小啾的蔷薇花很好看,落在头发上像饰品……”

    看得出虽然体质这么玛丽汤姆杰克苏,但我们颜神本质是个纯爷们,所以这样描述的时候,自己快尴尬死了。

    谢汐也无语了。

    这什么有毒的能力?

    是传说中只允许美美美的小仙女人设吗!

    槽点实在太多,谢汐真不知该从哪儿槽了!

    江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果只能锦上添花,那的确是很难改头换面了。

    这样就够惹眼了,再添上小啾变的那么好看的蔷薇花……

    即便血不能救人,颜哲也是命途多舛。

    鉴于这位兄弟实在太惨,江斜对他的态度大为改观。

    颜哲这情况连谢汐也有些束手无策,把人往好礼整的办法很多,把人往糟糕里弄……

    不是神鉴办不到,而是谢汐没接触过这类产品,所以创造不出来。

    难怪颜哲会想放弃,这样子走进全是人的zone里,的确是和走向黑雾差不多

    不过经过刚才的战斗,幸存下来的颜哲精神状态改变了不少。

    他拿起自己之前用过的武器,问谢汐:“这是小啾变出来的?”

    江斜也想知道,他那把长刀早在砍死第一个怪物后就被利齿咬碎,幸亏小啾给了他新的武器,要不他们此时早就命丧于此。

    谢汐应道:“是的。”

    颜哲听到他说的是:“啾咪。”

    江斜听到的是:“啾的。”

    俩大男人都被萌一脸,刚才的复杂心情也一扫而空。

    颜哲实在舍不得和这个大毛球分开,他又问:“看来我们小啾不止能变蔷薇花,还能变其他的东西?”

    这倒是个好理由!

    他之前只变了蔷薇花,但也没规定只能这样吧,再加点其他杂七杂八也是可以的。

    谢汐给自己这能力打个补丁:“我很担心你们,想帮你们就变出来了。”

    江斜给颜哲翻译了,颜哲感动得不行,想碰碰圆啾的毛茸茸。

    江斜隔开了,看向颜哲的眼神全是——请自重。

    颜哲能咋地,还不是只能偷偷摸一下,谁让小啾不是他的!

    江斜问向谢汐:“用了能力身体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这样凭空变东西总让人有些不安,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他怕小啾是付出了什么才得到了这些。

    谢汐道:“都挺好,就是翅膀累。”都抬不起来了!

    江斜给他轻轻揉了揉大翅膀。

    谢汐又道:“喝了颜哲的血,已经好多了。”

    听到啾哲,江斜就不爽,这亲昵得好像在撒娇的语调……

    江斜忽地心一动,小啾叫他的名字会是怎样的?

    然而颜哲在面前,他没脸问,只能先忍着。

    颜哲是听不懂这啾言啾语的,但他察觉到谢汐的目光,觉得在说自己,于是问道:“小啾说什么了?”

    江斜这翻译又开始夹杂私货了:“他说累了,想睡觉。”

    颜哲也是傻:“喝了血也还累吗?可能是他体型太大,要多喝点……”说着就要割腕。

    谢汐惊了!

    江斜制止了他道:“行了,他睡一觉就好,不用你的血。”

    谢汐连忙摇头,解释道:“我刚才是在谢谢你!”

    颜哲看向江斜。

    江斜嘴角抽了抽,不敢忽悠着白痴了,道:“小啾说谢谢你。”

    颜哲顿了下,回过味来了,他向江斜投去了狐疑的神色:“你是不是在乱翻译?”

    颜神你可算发现这家伙的本质了!

    谢汐狂点头,像啄米的小鸡,对不起,是巨鸡!

    看来江斜这厚脸皮是天生的没错了,他面不改色道:“偶有失误。”一句话里三个啾,听得耳朵痒,会理解错内容也是情有可原。

    谢汐和颜哲:“……”

    可以的,年纪轻轻已经有了中央那位臭不要脸江老邪的雏形!

    眼瞅着后半夜了,他们也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江斜没再提一起去zone的事,谢汐还是有点担忧的,怕颜神半夜跑了。

    一人一鸟回卧室后,江斜盯他:“萍水相逢,你这么关心他干吗?”

    怎么就有种回家被“妻子”逼问香水味的既视感?

    谢汐无语的,巨蟹座的占有欲这么强嘛?

    再说他就是一只小……大鸟,还和他认主了,他担心个鬼!

    谢汐斟酌道:“爸爸说过的,多个朋友多条路。”

    江斜一怔,眼睫轻轻垂了下来。

    谢汐有点后悔,诚然这样说能安抚了江斜,却也会勾起他心底的悲痛。

    江爸爸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在江斜去念书,和谢啾自言自语了不知多少……

    江斜靠近到巨大啾的毛茸茸里,闷声道:“有你我就够了。”

    不能贪心,他只想守住这最后的家人。

    朋友什么的,太脆弱了。

    谢汐轻叹口气,拿大翅膀拍拍他道:“可他已经是我们的朋友了。”

    同舟济、共患难,这不是朋友怎样才是?

    朋友不是嘴上说来的,而是该来时已经在那里的。

    江斜后背僵了僵,低声道:“放心吧,他舍不得你。”好像还有点酸溜溜的。

    能沟通了方便很多,他们可以说很多话。

    江斜把心里的疑虑问了出来:“那刀枪不入的……东西也是你变出来的吗?”

    谢汐顿了下,其实他想假装成这是江斜的异能,反正他时刻和他在一起,他需要是他就给他开盾,说是他自己的异能也没什么了。

    但转念一想江斜这聪明劲,不好糊弄,还是坦白了。

    谢汐应道:“是的。”

    江斜抬头看他:“没认主前也是你?”

    谢汐眼看颜神“帮”他想的理由被戳穿,只能再打补丁:“那时候很怕你出事,想有个东西能保护你,然后就出现了一个透明的蛋壳。”

    异空间盾很像蛋壳的。

    江斜眼睛微弯,先向他说了声谢谢,又道:“看来这异能是认主前就有的。”

    谢汐点点头。

    江斜道:“认主后又多了个变蔷薇花的能力?”

    谢汐:“……”

    这能力他都懒得提了,真是毫无用处,满满都是非酋特色,谢汐合理怀疑这是和江斜认主后的“福利”!

    江斜想了下又嘱咐他:“有两个异能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颜哲。”

    谢汐理解,有时候不是信不过某个人,而是没有=必要。

    很多时候把不该说的说出去,不仅会危害自己也是在祸害别人。

    谢汐应道:“我知道。”

    江斜听到这“我啾道”,忍不住笑了——真好,能听到他这么可爱的声音。

    谢汐可不知道这些,他问道:“笑什么?”

    江斜嘴角仍旧弯着:“没什么。”

    谢汐还关心他:“你的异能是什么?”

    战斗过两次了,没见江斜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就是体格好,力量拔群。

    至于格斗技巧什么的,谢汐觉得十有是来自本尊,毕竟巨蟹斜只是个中学生。

    而异能只是能力,和经验不相干。

    江斜道:“我也不清楚。”

    谢汐问:“没感觉有什么力量在胸口涌动吗?”他变蔷薇花时是这样的。

    江斜摇头道:“没有,感觉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谢汐沉默了,难道这只资深非酋,根本没异变?

    谢汐有种戳中真相的沧桑感。

    他道:“没事,现在也很强!”

    江斜没纠结什么,因为颜哲的体质,江斜对异变完全不抱好感,他向来运气不好,真异变了,没准会变出比颜哲那更坑的能力。

    眼看着天色不早,他们也该休息了,毕竟明天就要出发赶路。

    临睡前,江斜忍不住问谢汐:“你叫一下我的名字。”

    谢汐:“嗯?”这又是做什么?

    江斜靠在他翅膀边,谢汐也看不到他神色,只听他说:“你知道的吧,我的名字。”

    谢汐当然知道,他说:“江斜。”

    江斜:“……”

    啾斜果然比啾哲好听一百倍。

    作者有话要说:  啊,好甜,我这个亲妈都被齁到了。

    日常求营养液~

    然后晚上见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阴婚不散:我的高〕〔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超级警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