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我的小人国〕〔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陈华〕〔鬼医倾城,冥帝爆〕〔金枝〕〔徐牧天红叶〕〔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战神医婿〕〔末世超级系统〕〔大流寇〕〔一剑长安〕〔孕妻狠不乖:总裁〕〔龙帅江辰唐楚楚〕〔天王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50、崩坏的九界9
    谢汐不知道他抽什么风,要是知道了一准嫌弃他。

    还好听呢,啾斜的发音和旧鞋有什么区别?

    也就江斜自我陶醉了!

    江斜听得心满意足,又想出新操作:“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比你年长,你就叫我哥吧。”

    谢汐:“…………”可算知道你抽什么风了!

    他哄江斜道:“我们认主了,是主人。”

    江斜在“主啾”和“哥啾”之间徘徊了一下,果然还是想要后者。

    “你只为了你的健康才认主,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家人。”江斜又哄谢汐。

    谢汐哪会让他失望,于是开口道:“哥。”

    江斜听到得只是一个小小的“啾”。

    他愣了下,反应过来是单字,于是又修改道:“叫哥哥。”

    谢汐:“…………”小流氓你连只肥啾都不放过嘛!

    谢汐如了他的愿。

    可惜江斜听到的还是“啾啾”。

    这声音当然是无比好听,又软又糯的,但还是想听哥哥……

    江斜心里轻叹口气,体会到了什么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不过很快江斜又打起精神——没事的,等小啾越来越熟练了就能叫出哥哥了,能听啾啾的时间不多了,要好好珍惜。

    江斜仔细数过,随着说的话越多,谢汐从七个字里三个啾变成两个啾了,照这个进度下去,他很快就听不到这可爱的小声音了。

    谢汐还真不知道江斜在想些什么,当然知道了他也会陪着他。

    不管是哪个斜都没有一个完整的童年,和小山雀说话算是江斜为数不多的童心了。

    谢汐只会好好珍惜,像江斜珍惜每个时刻的他一样。

    时候不早,两人该睡觉了。

    谢汐这块头太大,一张床装不下,要是在野外,谢汐靠在树旁,江斜挨着他就能睡个好觉。

    但此时两人都在屋里,还是睡床上妥当。

    江斜琢磨着:“变大变小的规律是什么,你自己有感觉吗?”

    谢汐回忆了一下道:“是不是敲脑壳?”

    江斜听得眼中全是笑意,道:“来试试。”

    谢汐低头凑近他,江斜轻轻拍了一下。

    没变化,谢汐没有变小。

    江斜想了下,说:“难道还要说大和小?”

    第一次谢汐变小,是谢汐为了让江斜去城里,弄坏他的衣服,江斜敲了他脑壳,说的是:“小混蛋。”里面带了个小字。

    第二次谢汐变大,江斜摸他小脑袋,说的是:“好奇心这么大?”里面有个大字。

    所以敲头是一个条件,说大小是另一个条件?

    不妨试试。

    江斜又轻拍了一下他的大脑袋,说:“小啾。”

    这下管用了,谢汐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然后急速缩水,变成了鸡蛋大小的白团子。

    江斜低头将他捞起来,笑道:“看来没错。”

    谢汐看到放大的江斜,还有些头晕目眩,说道:“大点好,我想变大!”

    江斜愣住了。

    谢汐以为自己音量小了,他听不见,大喊道:“我想变大!小了太不方便了!”而且还不能用素描笔。

    江斜却道:“变小后就不会说话了吗?”

    原来谢汐的这两句话在江斜耳朵里全是啾啾声。

    谢汐道:“是你听不懂啦!”

    江斜的确听不懂,但看这上蹦下跳的小啾也知道他很着急:“先睡一觉,等明天再变大好吗?”

    谢汐不要:“现在就要变大,我身上羽毛多,可以睡地下。”

    可惜他这真是鸟同人讲,半句不通。

    江斜道:“频繁变换我怕你适应不了,先这样吧,我抱着你睡,你还暖和些。”

    说罢把蹦蹦哒哒的小圆啾放到了胸口上。

    谢汐感觉到他的体温,还真有些舒坦。

    江斜见小啾不叫换了,拍拍他道:“睡吧。”

    谢汐趴在他心口上,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还真有了朦胧的睡意。

    就这样吧,等明天再变大……

    一觉好梦,醒来时天也才刚亮。

    江斜只睡了不到六个小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颜哲说三天内黑雾到不了这里,可能早点赶路还是早点好。

    随着黑雾逼近,那种怪物也会越来越多,这里实在不宜久留。

    颜哲也醒了,刚要开口,江斜便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他瞬间明白小啾还在睡觉,点了点头。

    江斜去简单做了早餐,吃过后他又去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

    颜哲整个人的状态比之前都好多了,力气也恢复了不少,他将谢汐之前变出来的武器都小心收好。

    江斜不用问也知道,颜哲会和他们一起走。

    但凡有一线希望,谁会想去黑雾中被那样的锯齿怪给吞食?

    颜哲低声道:“我不会是你们的累赘。”

    江斜并未多说。

    谢汐醒来时,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他睁开眼,啾了声。

    江斜问他:“饿了吗?”

    谢汐探出小脑袋,先看到的是放大版的颜哲。

    他呆了呆,放大这么多倍脸上肌肤还这么细致,颜神这脸怕不是陶瓷哦!

    颜哲双眸明亮:“小啾,早上好!”

    谢汐:“早上好。”

    这清脆响亮的啾啾声,可把颜哲给稀罕坏了,他想摸摸毛茸茸的小肥啾,江斜不给他摸。

    江斜道:“先吃饭吧。”

    说着他把剥好皮的瓜子放在谢汐面前。

    谢汐把他的手掌当饭桌,吃得美滋滋。

    “一会记得把我变大。”谢汐不放心得很,他这体型太不方便,还是大了好,万一有战斗,他也能更好支援……

    正这么想着,他们就遇袭了!

    一声冷枪响起,笔直射向江斜的小腹。

    谢汐这模样是开不了异空间盾的,江斜这要是中了枪……

    颜哲猛地扑过去,用自己的后背挡了这一枪。

    江斜瞳孔猛缩,谢汐也心狂跳。

    颜哲道:“我只能挡住一枪,再来一枪我就恢复不了了。”

    他的体质有着强大的自我治愈能力,刚才的一枪打在他后背上,却只是穿破衣服,子弹也像之前的污秽一样滑下,没有真正伤到他的身体。

    或者该说伤到了,只是被他强大的治愈能力给治好了!

    这能力真的可怕。

    但也有极限,就像颜哲说的,他只能挡这一枪,如果来人再射击,他就扛不住了。

    再怎么强大的治愈能力也不可能连续治愈这样的致命伤。

    “没错的,是那个银发精灵,我射中了他都没事!”

    颜哲救了江斜,也彻底暴露了自己,这帮人是冲着他来的!

    江斜反应很快,他对颜哲和谢汐说:“退到后面去。”手中已经拔枪,对着发声处扣下扳机。

    砰地一声,对面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射中了!

    虽然没一击毙命,但也让那人没了作战能力。

    肯定不止就一个人,江斜放了一枪后便躲到了另一颗树后,凝神静听。

    颜哲早在他开枪时就带着谢汐去了另一棵树后。

    谢汐很急,他要变大,他这样画画太慢了,可是眼下这情况,他哪里敢去打扰江斜。

    稍有分神,对面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果然不该大意,昨晚就该变大的!

    颜哲也拿出了之前的蓝色手|枪,他把谢汐放在了树干的一个小凹槽里:“不要乱跑,我帮江斜。”

    谢汐用力点头,同时也在努力操纵者素描笔。

    他得给他俩套上盾,虽然整个身体都快被素描笔给压扁了,但他一定要画出两个异空间盾!

    外面因为江斜冷不丁一枪而造成的嘈乱已经平复下来。

    他们人数不少,既然认得颜哲那肯定不是普通人。

    颜哲早就交过底,他曾被放在黑市里拍卖过,在被拍走的路上意外被之前的几个人掳走,所以他的信息早就散播出去,无数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血能起死回生的银发精灵。

    颜哲这次出门也是做了简单伪装的,可是这头发不能束起,不能裹住,更不可能染色,只要无法藏起来,那一切都白搭。

    银发太显眼了,只要知道的看到肯定会猜测。

    亡命徒最不看重的就是人命,再加上这本就是个最混乱的时候,他们不介意为了一个血包杀害无辜的人。

    颜哲紧握着手枪,对江斜说:“小心他们可能是异变者。”

    江斜点点头。

    好在对面也被江斜震住了,没贸然行动,这给了谢汐足够的时间,他拼尽老命地画出一个异空间盾。

    大概是最近画的太多,素描笔适应了,画得很不错,神鉴识别了。

    谢汐想都没想便丢给了江斜。

    随后他放声“啾”了一声。

    江斜心领神会,从树后出来,主动袭向对面的敌人!

    谢汐不敢休息,赶紧画第二个盾,颜神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点血色被刚才的那一枪给透支了。

    必须尽快给他套个盾!

    谢汐全神贯注地画着,一点不担心外头的江斜。

    只要异空间盾时效不过,任对面是天王老子,也别想伤到江斜分毫。

    颜哲松了口气,呢喃道:“是我心急了,忘了他这刀枪不入的异能了。”

    谢汐听到了,忍不住说道:“不,多亏你救了他!”

    当然颜哲是听不懂的。

    谢汐心里是拿定主意了,回头得让江斜把自己没异能的事交代了,免得他来不及放异空间盾,颜哲误以为他刀枪不入不管他,那就歇菜了。

    却说对面的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招惹了个凶神!

    他们看到颜哲那银发便毫不犹豫的开枪抢人。

    江斜在他们面前不过是稚嫩的年轻人,一枪击毙也是给他个痛快。

    谁知颜哲竟给他挡了一枪,这时他们也没想太多,反而越发狂喜,这真的是那个能起死回生的银发精灵!

    直到江斜一枪射过来,击中了他们的队友,他们才心生警惕,怕江斜是个异变者。

    可很快这警惕也散了,异变者又如何?不过是个没有战斗经验的毛小子,能抵得过他们四个人?

    先把他收拾了,没准还能掠夺他的异能,这种事又不是没干过!

    然而他们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

    江斜冲过来时他们都惊呆了,这小子不要命了吗?

    等开枪后他们就知道了……

    不是不要命,而是刀枪不入!

    江斜没用手枪,而是拎了把长刀,把他们给砍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他只把最先开枪的人杀了,其他的人都留了活口。

    是江斜下不了杀手?

    不,他是故意的。

    颜哲没法做伪装,而他们势必会遇到越来越多的人。

    与其让这些宵小惦记,不如直白地告诉他们:想动手,先掂量下自己的能耐!

    没错,江斜向所有贪心不足的亡命徒宣战了!

    谢汐看着他拎着滴血的刀走回来时,心底一震。

    他觉得这就是江斜的过去。

    他真实地看到了中央那位高高在上的最强设计者,是如何从最稚嫩的时候一步一步踏着荆棘走上巅峰。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我们老邪以前还是很帅的。

    江斜:我现在不帅吗?

    谢汐:呵呵

    寂寞男神团:呵呵呵呵呵!

    明天见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超级警监〕〔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阴婚不散:我的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