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迎来到BOSS队〕〔最强网络神豪〕〔夏日清凉记事〕〔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52、崩坏的九界11
    会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怎么让人意外。

    zone的大小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空间里聚集更多强大的人,才是求生之道。

    进入zone不代表着能活下来,里面的人比外头的更加焦急地探寻着破解之法。

    如果黑雾不停,连最后的空间都被吞噬,又该如何是好?

    有这样的选拔固然是残酷的,却也能让人理解,就像大自然里的优胜劣汰,很难用感性揣度。

    可人从来都是感性的,尤其在生死面前。当即就有人大喊:“异能强弱要怎么评判?难道你们说强就强,说弱就弱吗!”

    警卫道:“我们队长的异能就是鉴别异能,肯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机会!”

    鉴别异能?

    谢汐探头看向江斜。

    “怎么鉴别?”有人嚷嚷道,“异能是极私密的事,难道还要公之于众吗!”

    这时有个穿着黑色制服的高大男人走出来,他面色冷凝道:“进入zone,所以的能力都要登记在册,我们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强敌,必须集结一切资源与力量,才有可能在浩劫中生存下来!”

    这显然就是警卫口中的队长了。

    颜哲也看向了江斜。

    那位队长又道:“无论你有何种异能,只要对团队有利,我们都会善加对待,我们一直在努力探索黑雾,所以需要更强力的战士!进入zone不是苟且偷生,而是要直面死亡,你们如果没有这样的觉悟,就请留在原地!”

    这一番话让躁动的人群静了下来。

    显然最先抵达zone的强者中不乏政治精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有了组织和纪律。

    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团结起来才有更大的可能。

    这时已经有人去进行异能鉴别了,虽然大多数人都不情不愿,可这已经是最后的生机。

    黑衣队长的异能的确厉害,凡是被他手中的白光碰过,异变者就会不由自主地展现出自己的能力。

    他显然很有经验,且身手很好,面对那些极具攻击性的异能,他躲得很快,并且会目露赞赏,快速记下相关信息。

    陆陆续续有人进去,也有人进不去。

    看到这一幕,最失落的是非异变者,因为他们是注定无法进去的。

    他们能够赶到这里,已经十分厉害,可还是不行,在异变者面前,他们注定被淘汰。

    江斜十有是非异变者,因为至今为止,谢汐和颜哲都没看到他有任何能力。

    颜哲是肯定能进去的,谢汐也没问题,他只要变小,颜哲把他装口袋,轻而易举就能进去。

    江斜就……

    谢汐可以给他套上异空间盾,可这会不会被识破?

    按理说谢汐已经和他认主,他凭借谢汐的想变什么就变什么的能力也可以进去,但有风向。

    认主契约不是牢不可破的,如果有人觊觎谢汐,想要将他抢过去,也不是不可以。

    这路上他们就遇到过一个异变兽被抢走的男人。

    那人也说不清对方用了什么办法,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他失去了自己的异变兽。

    从那之后江斜就把谢汐藏着掖着,生怕有人注意到他。

    zone里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如果要凭借谢汐的能力进去,那只会让小啾成为第二个颜哲。

    江斜不能冒这个险。

    到底该怎么办?

    这还没有头绪,另一边又起波澜了。

    “颜哲!”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老子花了一袋子钻石买你,你竟然逃了。”

    话音刚落,一个大手伸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把颜哲给拽过去。

    谢汐一颗心都揪起来了,他知道颜哲被拍卖过,那是只听只言片语都让人心疼的经历。

    男人的手刚要落到颜哲肩膀上,江斜一把打开。

    随着江斜转身,谢汐也看到了说话的男人。

    他个子很高,至少一米九开外,江斜已经不矮了,站在他面前竟然矮了小半头。

    男人穿了身紧身衣,肌肉外露,衬得脸上凶相更甚。

    他盯着江斜,恶狠狠道:“你他妈就是偷走他的人?”

    半道劫走颜哲的人已经死了。

    江斜道:“他是个人,不是货物。”

    “去你妈的,”男人道,“老子花钱买了他,他就是我的!”

    说着就要去抢颜哲,江斜又挡了上来,男人二话不说掏出□□就是连发数枪。

    这哪里躲得开?在场的人都纷纷看了过来。

    谢汐早就在江斜说第一句话时开始画盾,男人开枪时异空间盾已经落在江斜身上。

    所以江斜毫发无伤,反而趁着男人松懈的空档,抽刀砍了过去。

    他没用枪,这么近的距离,什么都比不上刀利落

    男人吃痛后退,面上惊疑不定。

    子弹都挡得下来,这是什么异能?

    江斜却不想给他活路,男人出手就想击毙他,不杀他才是后患无穷!

    男人显然不是自己,他眼看着江斜拔枪,立马招呼:“快来帮我!”

    既然能拿出一袋子钻石去买人,肯定不是个简单人物,江斜也没低估,他仗着异空间盾的时效,对着所有向他发起攻击的人疯狂还击!

    颜哲虽瞧着柔弱,但本质却是个纯爷们。

    他对谢汐说:“盾好了吗?”谢汐又被江斜放在他怀里了,没招,小山雀已经学会用瘦弱的身体扛起巨大的素描笔了。

    “啾!”谢汐一声脆鸣,颜哲也拿起武器去帮江斜打掩护。

    对方十几人,江斜和颜哲只两个人,却占了上风。

    异空间盾消失的时候,曾经羞辱颜哲的人全都倒地不起。

    谢汐扑着翅膀飞过来,直往江斜掌心钻。

    他想变大想变大想变大大大大。

    江斜知道他的意思,可是他不开口,任谢汐多用力撞他的掌心都没用。

    他将小圆啾收入掌心拢住,低声道:“乖。”

    谢汐:“……”很生气!

    江斜垂首在他小小的脑袋上亲了下道:“听话,这里人太多了。”

    谢汐闻到他身上的血味,又是心软又是心疼。

    颜哲把早就储备好的血送过来,江斜道了声谢后一饮而尽。

    他需要体力,因为接下来只会更加凶险。

    他们这边闹得这么凶,入口处的异能鉴别早就停下来,包括队长在内的所有警卫都看了过来。

    那位黑衣队长更是暂停了对其他人的异能鉴别,走过来道:“你们可以直接进去!”

    见识过这样的战斗力,哪还用什么鉴别?肯定合格。

    江斜拢住了怀里的小啾,沉声道:“不了。”

    黑衣队长明显一愣。

    颜哲也看过来。

    江斜却什么都没再说,转身离开了人群。

    颜哲愣了下,几步跟了上来。

    黑衣队长皱了皱眉,没再继续邀请,而是回到入口处,继续异能鉴别。

    江斜很强,可zone里并不缺少强者,他们缺少的是遵守纪律顺从的强者。

    所有人都挤在了zone的入口处,江斜这个逆行的显得尤其格格不入。

    不一会儿他们就离人群很远了。

    江斜对他说:“你去zone吧。”

    颜哲问:“你呢?”其实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可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江斜没回答他,反倒是低头看向掌心的小团子:“小啾。”

    谢汐回他一声啾。

    江斜问他:“我想去黑雾里,行吗?”

    他必须问谢汐。

    因为认主契约的缘故,他死了谢汐也就死了。

    谢汐变大了,对他说:“你去哪里,我就在哪里。”

    江斜弯唇笑了,有些孩子气的、纯粹的笑。

    颜哲即便不懂谢汐说了什么,也知道谢汐肯定是要和江斜在一起。

    他忍不住说:“不要冲动!”

    江斜敛住了笑容,看向他道:“黑雾和死亡不一样。”

    他们最初谈论黑雾时,颜哲告诉他,不要对黑雾好奇,那就像死亡一样,去了的人回不来,谁都不知道那之后是什么。

    江斜起初也这样认为,但现在他知道了区别,他道:“死亡是人的最终归宿,但黑雾不是;死亡给了人一生,黑雾却会吞噬一切;死亡是无需去逃避的,但黑雾却是必须去对抗的!”

    一番话说得很平静,却让颜哲心头大震。

    没错,黑雾和死亡是不同的。

    人是会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黑雾却是在一步步逼迫人。

    人们无论怎么活着,注定是迎向死亡,可黑雾却在逼着人瑟缩胆怯乃至逃避。

    江斜道:“所以我要去黑雾里。”

    他要面对它,对抗它,克服它。

    颜哲唇瓣轻颤着,说:“我和你们……”

    一起这连个字还没说出来,江斜摇头道:“你留下吧。”

    颜哲道:“可是……”他满心都是恐惧,可又不敢把万一你们回不来的话给说出来。

    江斜忽然道:“必须有人留下,否则我们怎么知道自己是否回来了?”

    这话不仅让颜哲愣住了,谢汐也一时没反应过来。

    江斜却没多做解释,只对颜哲道:“试试吧,也许真的可以。”

    颜哲说不出阻拦的话了。

    眼前的人明明比他小得多,明明只是个十七八的少年,可这一路走来,颜哲是信任他的。

    他有着强大的感染力,仿佛没什么事可以难倒他,仿佛只要跟随他的脚步,悬崖峭壁也能安然走过。

    颜哲视线坚定下来,他看看江斜,看看谢汐,笃定道:“我等你们。”

    江斜应道:“嗯。”

    谢汐也啾了一声。

    颜哲视线柔软,小心地靠近了谢汐一下,对他说:“小啾,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谢汐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江斜没翻译,但颜哲好像听懂了。

    江斜和谢汐出发去了黑雾。

    他们没开多久的车就到了黑雾跟前。

    江斜带着谢汐下了车,问他:“害怕吗?”

    谢汐用大翅膀护住了江斜:“不怕!”

    没什么好怕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走进恐惧。

    他很欣慰,江斜有了直面崩坏的勇气。

    黑雾像铺天盖地的乌云般慢慢靠拢,江斜和谢汐一起大步走了进去。

    瞬间,眼前一片漆黑,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连自己的存在都被抹去的黑。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触碰不到。

    这样透彻的黑会激起人心底最深沉的恐惧。

    谢汐有一瞬间的不安,但一想到这是江斜的准世界,他又放松下来。

    不能慌张,不能再激起白空间。

    他轻吁口气,伴随着自己均匀的呼吸,他的眼前豁然开朗。

    眼前是盛放的蔷薇花,在蔚蓝的天空下,摇曳着的蔷薇仿佛阳光下透亮的波浪,翻滚出一层又一层的美丽。

    这是……

    中央里江斜的花园还是十二界里他的花园?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鬼喘气〕〔超级警监〕〔凰妃演技太高超〕〔重生之嫡女不善〕〔我若离去,后会无〕〔超极品太子〕〔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武逆九天〕〔冷血杀手四公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