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迎来到BOSS队〕〔最强网络神豪〕〔夏日清凉记事〕〔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53、崩坏的九界12
    十二届的花园是谢汐仿照江斜的花园创造的,所以是一模一样,连天空都一般无二。

    两者唯一的区别是,江斜的花园里没有沉睡的魂意和光团。

    这里也没有。

    所以……他进入黑雾后,竟回到了中央里?

    这怎么可能?他的修复任务完成了?寻找界灵的任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界灵到底是什么?如果是江斜的魂意,那不是还有八个没有修复吗?

    就连巨蟹斜也……

    难道巨蟹斜的关键点就是勇敢的面对崩坏的世界,并且反抗它?

    倒也说得通?毕竟从意向来看,黑雾就意味着崩坏,江斜想要进去,就是从被放弃中走出,想要挽救这个世界。

    可还是不太对,再怎么说也不该一下子就回到了中央。

    谢汐查看了一下系统面板,发现它恢复原样了,能够查看各种信息和道具了。

    好久不见叉烧包,谢汐挺想它。

    当过小猫咪后,在看到小猫咪还挺亲切的。

    叉烧包一被放出来就扑向他:“爸爸!”

    毛茸茸的小白猫可比谢汐在白羊斜时的黑白猫漂亮多了。

    毕竟品种昂贵嘛。

    谢汐心底的不安因为叉烧包的出现散了不少。如果不是回到了中央,哪里会看到叉烧包?

    谢汐揉了揉它软趴趴的小脑袋:“睡得好吗?”

    叉烧包道:“好呀好呀,特别想爸爸。”

    宠物箱和外头是相对静止的,它还想呢,怕是连想都来不及想!

    谢汐点它小脑袋:“油嘴滑舌。”

    叉烧包装听不懂,在他怀里翻来滚去的。

    谢汐一边逗它玩,一边向亭子走去,刚走近他就看到了身着黑色制服的江斜。

    在中央里初级玩家的制服是白色,中级是蓝色,高级是紫色,而神级则是黑色。

    这颜色可不只是代表身份,更是在区分着制服所包含的能力。

    谢汐在崩坏的世界里待了这么久,再看到一身制服的江斜,还有些恍惚。

    江斜到了热茶,招呼他:“辛苦我们的修复者了,快来歇歇。”

    这不正经的语气……

    谢汐快步走过去,还没喝到他泡的茶,先被他拥着亲了亲。

    谢汐这才发现自己有多想他。

    其实他们从未分开过,每个世界都在一起,可还是会想,想一个完整的江斜。

    眼看着某人的手越来越乱来,谢汐把挤成猫饼的叉烧包推给他:“别闹。”

    叉烧包熟练得很,对着江斜就是一通爸爸爸爸。

    江斜意有所指道:“我们要生个孩子,没准还真是个小猫咪。”

    谢汐是真的当过猫。

    谢汐瞪他。

    江斜一本正经地对叉烧包扯淡:“你爸爸是只黑白猫,比你大……两圈吧,可漂亮了。”

    叉烧包睁大一双异瞳:“爸爸真的是我亲生爸爸!”

    江斜道:“不是。”

    叉烧包立马一脸失望。

    江斜又道:“他要是你亲生的,也得是你|妈妈。”

    谢汐:“……………………”

    他一把将叉烧包抢回来,哄它:“少听他胡说八道!”

    为防止小猫咪被他教坏,谢汐把叉烧包收回到宠物栏里。

    小电灯泡走了,江斜更加没有顾忌。

    谢汐心里装着一堆事,不给他乱来的机会,他道:“怎么忽然就出来了?”

    江斜道:“任务完成了。”

    谢汐拧眉道:“不是还有八个光团吗?”

    江斜道:“一口气吃不成胖子,慢慢来。”

    谢汐还是不懂:“那这个世界到底算怎么回事?叫十二界,却只带回四个魂意就结束了?”

    巨蟹座带没带回来他都拿不准。

    江斜笑道:“别人能回到中央都开心得很,你这还不乐意了?”

    的确,对于玩家来说,能回到中央就是过了一个大坎,是求之不得的事。

    谢汐看向他道:“可还有八个魂意呢。”

    江斜道:“非得把我一网打尽?”

    就知道贫!

    谢汐道:“总觉得不太对劲,结束得太突兀了,而且界灵到底是什么?”

    江斜解释给他听:“十二界都是我的准世界,界灵当然是我。”

    谢汐道:“那更不应该结束了,我还没把十二个你都找回来呢。”

    江斜笑道:“你仔细读一下任务,也没写要找回全部界灵。”

    谢汐愣了下,仔细回忆了一番。

    总任务:寻找界灵,并修复祂。

    的确没有说是找回几个界灵……

    谢汐还是觉得不对:“那为什么非得在巨蟹座结束?”

    没规定找回几个界灵的话,白羊斜、金牛斜、双子斜结束时不都可以回到中央?

    江斜说:“也许你更喜欢巨蟹座?”

    谢汐凶他:“和你说正经事呢!”

    江斜正经起来了:“可能是你太想我了?”

    谢汐:“………………”手痒想家暴!

    江斜抱住他道:“好啦,你走得准世界多了就会明白,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但不管在准世界里发生了什么,能回到中央总归是好事。”

    是这样吗?谢汐仍是觉得怪怪的,可硬要说哪里怪,他又说不上来。

    他顿了下说道:“还有八个魂意没收回呢。”

    这是他放心不下的,江斜的魂意不能全部收回,他心里始终是不安的。

    江斜温声道:“别担心,都会回来的。”

    谢汐虽然心底古怪,可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回到了中央。

    既然回来了就别想太多了,就像江斜说的,准世界千千万万,什么样的情况都会发生,他可能只是经验太少。

    谢汐道:“我看看下个准世界是什么。”

    还有八个魂意,夜长梦多,他想尽快修复。

    江斜却打断他道:“好不容易回来了,急什么。”

    谢汐道:“万一有人接到抹杀任务怎么办?”

    江斜说:“不会的,只要还有魂意那就是很容易修复的世界,中央不会把它发布为抹杀任务的。”

    这样吗?

    谢汐也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江斜懂得比他多多了,他虽然嘴巴贫,却是最可靠的,肯定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是他关心则乱了?

    谢汐靠在江斜怀里,忍不住说道:“总觉得有些不安。”

    江斜在他额头吻了下道:“在我怀里还有什么好不安的?”

    谢汐拍他不老实的大手:“你才是最不安好心的!”

    江斜道:“你是压力太大了,我来帮你解解压。”

    说着就要压住他。

    要往常谢汐都是半推半就,嘴上说着不要,身体也很配合他。

    但今天他就是有些提不起兴致,躺在花丛里对江斜说:“巨蟹座里的颜哲是真的颜神吗?”

    在他锁骨上吻了下的江斜抬头看他:“这种时候别提其他男人。”

    谢汐定定地看着他。

    江斜只能停下,坐起来道:“好了,我的好奇小猫咪,想问什么就问吧。”

    他的“小猫咪”咬了他一口。

    谢汐整理了一下衣服,认真问道:“巨蟹座里的遭遇,是颜神曾经遇到过的吗?”

    江斜道:“差不多吧。”

    谢汐惊讶道:“那个世界是你的过去?”

    江斜解释道:“不是完全的过去,但发生的事基本一样,除了没有你这个小圆啾。”

    这和谢汐的猜想差不多,他问:“那是颜神的原世界?”

    应该不是吧?中央的玩家只会进入到准世界里,而玩家的选拔却是从被通关后的独立世界中,所以江斜不可能以玩家的身份进入到颜神的原世界里。

    江斜道:“我认识颜哲是在一个集结任务里,准世界的类型和巨蟹座差不多,不过更凶残一些……”

    他慢慢说着,帮谢汐勾勒了一个真实的过去。

    颜哲的原世界到底如何江斜也不太清楚,这是每个玩家的,也是最不愿去触碰的事。

    而江斜和颜哲的相识的确是在他们都到中央之后。

    颜哲进入到与巨蟹座类似的准世界后得到了那样的体质,他当时只是个新人,完全没有自保的能力。

    事实上,他的遭遇比在巨蟹座里更加惨烈。

    他这体质不仅要应对准世界里的抢夺,甚至还提防同样来自中央的玩家。

    再加上有致命伤免疫,他死去活来数次,精神都快崩溃了。

    江斜救下他时,他犹如惊弓之鸟,整整半个月才能开口说话。

    听到这些,谢汐不禁道:“颜神真的不容易……”

    江斜道:“也还好,因为这次经历,他回到中央后触发了神愈者的职业任务,虽然很久之后才够格晋升,但也是因祸得福。”

    这有点类似谢汐得到修复者的过程,他当初在开放世界里得到了初级修复术,之后又升级了它,然后慢慢的触发了修复者的职业任务。

    不过和颜哲比起来,他得到特殊职业的过程实在太幸运了。

    谢汐轻叹口气,又问江斜:“那你呢?你当时也是个新人吧。”

    不是初级玩家也不可能刷到同样的集结任务。

    “我还真不算新人……”他苦笑一声,继续说道:“虽然是初级玩家,但当时我应该已经走了近百个准世界。”

    谢汐睁大眼:“怎么可能?”

    江斜道:“运气太差,好几次还倒扣经验。”

    谢汐:“………………”早知道他脸黑,没想到这么黑!

    江斜道:“也不算坏事,走的多见得多,什么事都能对付了。”

    所以巨蟹斜那丰富的战斗经验,是真正的江斜走过了近百个世界生生锤炼出来的吗!

    谢汐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佩服了。

    谢汐又问:“那你们当初是怎样通关的?”

    江斜幽幽道:“你如此看重我,我很欣慰,但那么久远的事我真的记不清了。”

    也是……

    只是初级玩家江斜都走了那么多世界,之后……不敢想象。

    谢汐不忍心再问了,他岔开话题:“颜神他们回来了吗?”

    他们去崩坏的十二界前,颜哲他们去了他和江斜一起设计的准世界当球去了。

    江斜道:“当然回来了。”

    中央的时间是相对的,别管在准世界里过了多久,只要从准世界出来就会见到其他玩家。

    谢汐脑中闪过一点东西,他又觉得那里不太对了……

    江斜问他:“要不要看看他们的录播?”

    谢汐猛地想起来了,他看向江斜,浑身血液倒流。

    江斜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怎么了?”

    谢汐嘴唇颤了颤,说道:“录播太长了吧……”

    江斜道:“我们可以快进了看。”

    谢汐勉强道:“也挺麻烦,不如让颜神过来,我们直接问问他。”

    江斜道:“也行。”

    说着他似乎给颜哲发了个消息。

    谢汐定定地看着他,眼睛不眨地看着。

    他想起来了……

    在十二界时江斜开启过白空间,为什么这里的江斜却没遭到反噬。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鬼喘气〕〔超级警监〕〔凰妃演技太高超〕〔重生之嫡女不善〕〔我若离去,后会无〕〔超极品太子〕〔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武逆九天〕〔冷血杀手四公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