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54、崩坏的九界13
    上次江斜因为白空间而遭到很严重的反噬,当时整个花园都枯败了一大半,颜哲更是急急忙忙赶过来给他医治,并且训了他很久。

    虽说在白空间时江斜说他回收了这么多魂意,有足够的能力承受反噬,可也不至于毫发无伤吧?

    眼前的江斜根本没有丝毫伤痕。

    谢汐隐隐明白了……

    这时花园里传来了脚步声,是颜哲来了。

    他穿着黑色制服,垂到脚踝的银发扫过白色的蔷薇花,顺滑得如同流水,没有沾上丁点花瓣和雨露。

    他容貌清冷,双眸的色泽很淡,像蒙了一层霜。

    这是颜哲,是巨蟹座里的颜哲。

    看到他的瞬间,谢汐确定了。

    他还在黑雾里,这所谓的中央只是自己的幻觉。

    这个念头刚刚在心底升起,眼前的一切便土崩瓦解。

    美丽熟悉的花园消失,江斜和颜哲也都慢慢淡去。

    谢汐怔了怔,心有些慌。

    这有些类似“梦想成真”那个游戏,呈现出的是心底所想,是谢汐最想看到的景象。

    他的确想念江斜,想念他们的花园。

    所以花园出现了,江斜出现了……

    他觉得不太对,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可幻境是从他心底生出来的,它能够根据他的需求去调整。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一个真正的江斜。

    江斜说的话可能大半都是真的,这更加让他难以区分真假。

    如果黑雾里都是这样的景象,那的确是没法走出去了。

    这比梦想成真还要可怕,因为它是延续性的,让你保留了黑雾外的记忆,进来后又像踏入一个新世界。

    如何分辨真假?

    怎么能判定这不是真正的新世界?

    人类本就是个感官生物,本来就连真实的世界是否真实都无法确定,又怎么去分辨这真实的虚假?

    更何况外头是末日,这里是新生,为什么要出去?

    谢汐不禁想到,如果他没清醒过来会怎样?

    刚才的江斜也是江斜,刚才的中央和中央也没有缺别,如果他没醒来,是不是仍会接受新的修复任务,继续收集魂意,就那样继续……在自己的想象中,继续下去……

    寒意笼罩全身,谢汐哆嗦了一下。

    真实与虚假,怎么分辨?!

    ——这是一场梦,但却是我们两个人的真实。

    江斜的这句话在他心底响起,给陷入混乱的谢汐一根强有力的支柱。

    他一下子冷静下来,心情也恢复自然。

    不要想那么多,谢汐告诉自己,无论怎样,江斜是真实的。

    只要他和江斜在,一切就都是真实的。

    这一刻,谢汐有些明白这个世界的概要了:并不是因为事情是真的才相信,而是因为你相信,事情才是真实的。

    相信是真实唯一的坐标。

    谢汐轻吁口气,从魔怔中挣脱出来了。

    “小啾?”谢汐听到江斜的声音。

    会这样叫他,只会是巨蟹斜。

    果然他还在这个准世界里,谢汐眨了下眼,发现身处之地竟然一片光明。

    颜哲的声音也响起来了:“醒了,没事的。”

    谢汐一愣,扭头看向颜哲。

    怎么回事?颜哲怎么也在这?还是幻觉吗?

    江斜用力抱住他,轻轻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吻了下:“你睡了半个多月,吓坏我了。”

    谢汐更惊讶了:“半个多月?”

    他发现自己是小啾形态,说不出话。

    颜哲给他解惑:“半个月前江斜从黑雾里出来了,可你却一直昏迷不醒。”

    谢汐更惊讶了,他们从黑雾里出来了?怎么就出来了?

    江斜对谢汐说:“你觉得怎样,能变大吗?”他怕谢汐刚醒,身体受不住。

    谢汐没有丝毫问题,他只是满肚子疑惑,很想说话,所以不住的点头。

    江斜按住他小脑袋道:“我知道了。”他怕小家伙把自己晃晕。

    谢汐虽然还是迷糊的,但比之前好太多,至少他能确定这是巨蟹斜,他还在准世界里。

    江斜对他说:“大。”

    谢汐感觉到身体像气球般被吹大,他一变大就开口道:“我们是怎么从黑雾里出来的?”

    然而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在他面前的两个人都成了雕像。

    谢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

    他看向江斜,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谢汐:“!”

    他变成人了?

    何止是变成人,他还是个披着纯白羽衣的小美人。

    谢汐原本的五官是很好看的,和颜哲不同,他更精致也更稚嫩些。

    水墨一般的黑发上有白色的翎羽,长的部分垂在肩膀上,短的地方微翘着,衬得一张白嫩小脸越发呆萌可爱。

    他因为惊讶而睁大了乌黑的眼睛,仿佛有晨星在闪烁。

    那一身柔软的白羽化作斗篷,堪堪遮住白皙的身体,露出的细长胳膊和腰身……

    江斜对着他的脑袋猛的一拍:“小、小……啾。”

    砰地一下,白羽小美人不见了,小肥啾落在了江斜的掌心。

    谢汐反应过来了,他叽里呱啦啾了一堆。

    江斜心砰砰直跳,捧着他的手都在抖。

    颜哲回过神来了:“刚才……”

    江斜道:“我……我带他去屋里。”

    颜哲点点头,刚才小啾那模样,的确不适合被外人看到。

    江斜像捧着一尊小佛一样把谢汐带回到屋里。

    进屋后谢汐四下打量了一番,心里实在纳闷:这到底是哪儿?他真睡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发生什么事了?

    进到屋里,谢小啾又吵着要变大。

    江斜被啾得心乱如麻,一想到那白羽少年的模样,他心跳得快从胸腔里出来了。

    怎么回事……小啾……

    这个形态谢汐是没法说话的,江斜只能颤着手拍拍他的小脑袋:“大……”

    谢汐又变大了,仍旧是之前的人形。

    白羽披风若隐若现地遮着白皙的身体,反而比不穿还……还……

    江斜用力把他的羽毛裹紧,恨不得找个东西给他缝上。

    谢汐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变成了人形,可说话的声音还是清脆悦耳,夹杂着几个啾音,萌得江斜心肝乱颤。

    江斜嗡声道:“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谢汐好想给他个白眼:谁问你这个了!

    他又道:“我是说怎么就从黑雾里出来了?”

    江斜被他这声音给啾得耳朵根直痒。

    谢汐:“哥?”本来想直呼姓名的,想起某人让他叫哥,他就叫了。

    江斜:“……”

    谢汐:“诶……”跑什么啊!

    江斜出去洗了把脸,才冷静下来。

    不怪他,以前是啾的,现在却成了哥……

    被大圆啾叫声哥还行,被眼前的少年啾叫哥哥……

    原谅江斜,他也只不过是个不到二十的年轻人!

    谢汐也是服了……颜神这样的大美人天天在你面前晃,也不见得你面红心跳,怎么我一变人你就……

    好吧,十有是本体影响了魂意。

    他会变成这个样子,也肯定是某人肖想很久了。

    就像黑白猫变人时的猫耳朵和猫尾巴……不会江斜在中央还有一套鸟人服吧?

    谢汐觉得自己可能碰到了真相。

    等了会儿,江斜回来了,两人可算能好好谈一谈了。

    江斜目不斜视地盯着他的白羽披风道:“我从黑雾出来后,它就慢慢退去了。”

    谢汐翎羽抖了下,认真听着。

    江斜继续道:“我什么事都没有,只是你一直在沉睡,我请了很多人帮你看,也给你喝了颜哲的血,但你就是睡着,一直不醒。”

    谢汐听得怔怔地。

    黑雾就这么退了?这个世界得救了?

    江斜说:“zone也开放了,幸存的人都出来重新建设自己的家园,我们也回来了,这栋房子是前不久才建起来的。”

    没了黑雾的吞噬,一切百废待兴,而聚集起来的人就像蚂蚁,对于重建家园有着极高的效率,短短半个月已经初见雏形。

    这些谢汐倒也能理解,他不懂的是:“你在黑雾里经历了什么?”

    江斜是怎样从黑雾中出来的,又是怎样退散了黑雾?

    江斜顿了下说道:“我看到自己在一片蔷薇花园里,你也在,我是说人形的你,我们说了很多话,有些我记不太清了……”

    他含含糊糊的说的,竟全是谢汐经历过的幻境。

    虽然猜到那个虚幻的江斜是巨蟹斜,但切实听他说出来,还是感觉很奇妙。

    难道是因为谢汐从幻境中醒来,间接把江斜给带出来了?

    而只要打破幻境,黑雾就散了?

    快要把整个世界都吞没的黑雾就这样不堪一击吗?

    谢汐认真思索着。

    江斜略微抬眼看了看他:“小啾……”

    谢汐:“嗯?”

    江斜顿了下道:“还记得什么吗?”

    谢汐当然记得,他知道得比巨蟹斜多多了,但是他不确定这些该不该说出来。

    “好像和你说的差不多。”谢汐这样回复了江斜。

    江斜道:“可能黑雾的存在就是吞噬人心,进去了看到一些渴望的幻觉,进而不愿醒来。”

    谢汐点点头。

    江斜终于鼓起勇气看他了,他看着他美丽的翎羽,看着他乌黑的长发,看着他精致的面庞和细嫩的肌肤……

    江斜嗓音微哑道:“我没想到你能变成人。”

    谢汐本来就是人,他逗他:“不喜欢吗?”

    江斜:“!”

    谢汐故意歪了下头:“我变成这样不好吗?”

    江斜只觉一阵热流上涌,浑身血液都涌到脑子里去了!

    “好……”他干巴巴道,“你怎样都好的。”

    谢汐心里好笑,面上还得撑住。

    江斜好不容易压住澎湃的心跳,问他:“这身体能适应吗?”

    这有什么不适应的,谢汐站起来,刚要走两步。

    脚下一软,径直向前扑去,江斜一把抱住他,垫在他身下。

    白羽披风乍起,又落下,盖住了交叠的两个人。

    谢汐光溜溜的身体就这样压在江斜身上。

    门没关,实在好奇谢汐情况的颜哲看到了这一幕……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有个聚会,早点发啦,么么哒。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