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界神王〕〔杨辰〕〔北境战神杨辰〕〔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妻逢对手:总裁大〕〔王妃娘娘升职记〕〔最后一个使徒〕〔如意佳婿〕〔紫极天帝〕〔末世收割者〕〔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56、崩坏的九界(完)
    抵触?

    他为什么要抵触?他在抵触什么?

    是因为想到了离开了?

    谢汐似是捕捉到什么东西,不等他细想,就听到了江斜和颜哲的谈话声。

    颜哲低声问:“小啾睡了?”

    谢汐待在江斜胸前的小口袋里,刚醒。

    当然江斜不知道,往常他一醒来就会探出头,或者蹲到他脑袋上看风景。

    江斜点头道:“还在睡。”

    时候还早,小啾一般不会醒。

    颜哲显然是想和江斜谈谈的,谢汐也竖起耳朵,想听他们聊什么。

    只听颜哲道:“你是怎么想的?”

    江斜顿了下。

    颜哲挑开了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小啾,但他毕竟……”

    谢汐一怔,还真没想到他们是要谈这个。

    江斜敛眉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颜哲与他们情分非比寻常,自然不愿看他们难过,便道:“小啾肯定不懂你的心意。”

    江斜说:“不懂也没关系,我会一直和他在一起。”

    颜哲轻叹口气道:“只是这样就甘心了?”

    江斜顿了下道:“他还小。”

    颜哲说:“他是鸟类,这么大的鸟儿都能生儿育女了。”

    江斜皱了皱眉,又道:“他才刚适应了人形……”

    颜哲道:“所以我才希望你想清楚。”

    江斜不出声了。

    颜哲道:“小啾不可能离开你,即便他能变成人,认主契约也在,可是他不懂,难道你不懂吗?”

    颜哲这话全是好意,他希望江斜认清自己的心意,把这些教给谢汐,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和和美美地在一起,而不是这样拖着。

    可谢汐太了解江斜了——颜神你说得这么模棱俩可,某人听不懂的!

    果不其然,江斜的面色淡了些:“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谢汐对江斜:你明白个鬼!

    颜哲显然高估了江斜,他道:“你明白就好。”

    谢汐又对颜哲:他明白个鬼!

    可惜没人听得到谢汐的心声。

    难道这个世界也要谈恋爱才行?得和江斜恩恩爱爱,甚至结个婚才叫有家?

    因为这哥俩的谈话,谢汐最先涌起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已经淡去,再想捕捉是很难的。

    谈过这么多次恋爱——这话没歧义——的谢汐很有经验了。

    结婚还不简单?分分钟的事!

    谢汐很快就找到了自然而然的绝佳机会。

    重建家园这么久,大家的人际关系已经缓和许多。

    江斜和颜哲也有了邻居。

    他们帮了对方不少,邻居房子盖好后非要请他们去做客。

    盛情难却,他们结伴去了。

    邻居是一对年轻夫妇,地裂时两人在公园里野餐,有幸活了下来,可惜也没了其他家人。

    他们都是异变者,但都不是很强那种,男的能简单的隔空取物,女的手心会发热,真的可以用手板心煎鱼。

    像这种异变者有很多,在灾后的世界是注定的平凡人。

    可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快乐,他们所求不多,有个家、有个平稳的生活就好。

    虽说女主人李茜衣的手心会发热,但下厨的却是男主人。

    江斜和颜哲坐在一起,谢汐也有个小位子。

    李茜衣很喜欢谢汐,给他准备了各种果仁,小圆啾啄得很开心。

    他们这样照顾谢汐,江斜和颜哲都心情好,一顿饭吃得很开心。

    男主人开了瓶酒,江斜和颜哲都跟着喝了点。

    酒后彼此关系更亲昵了些,李茜衣是个活泼性子,她眼睛在江斜和颜哲身上转了转,借着酒胆问道:“你们是情侣吗?”

    她老公一愣,知道媳妇醉了,连忙想打圆场。

    她这一问,把对面的小鸟都给吓住了。

    谢汐心一跳:什么鬼!

    反倒两个当事人平静得很,颜哲嘴角抽了抽,离江斜远了点道:“我不喜欢男人。”

    江斜更有毒,点了下小啾道:“我喜欢他。”

    年轻的夫妇俩:“???”

    颜直男道:“对,他喜欢小啾。”

    李茜衣被老公揪了一下,酒醒了大半,尴尬道:“哈、哈哈,我喝多了,都说起胡话了。”

    谢汐也回过神来了,他很心疼李茜衣了,估计正常人都想象不到长得比小仙女还仙的颜神是个钢铁直男,更想不到人模人样的有为青年江斜是个喜欢鸟的变态!

    因为这一顿饭,谢汐找到了机会。

    回到他们的房间,一变成人后,谢汐就问江斜:“什么是情侣?”

    江斜一愣,给他找衣服的手顿住了。

    谢汐看着他,又问道:“李茜衣为什么说你和颜哲是情侣?”

    江斜回过神来了,他找出衣服,仔细给谢汐穿好。

    谢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江斜干咽了一下,说道:“情侣就是……永远在一起的两个人。”

    谢汐摆出失落的模样:“你要和颜哲永远在一起吗?”对不起了颜神,借您名头一用!

    江斜立马道:“当然不会。”

    谢汐笑了:“那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对吗?”

    江斜心直颤颤,应道:“嗯。”

    谢汐一记直球砸他脸上:“我们是情侣吗?”

    江斜:“!”

    谢汐又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情侣就是永远在一起,所以我们是情侣!”

    疑问句都不给你了,肯定句看你还怎么躲!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这一长句话里有好几个啾。

    这么美妙的内容和这么动听的音调,江斜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不是这样简单的……”江斜轻喘着气,努力说道。

    谢汐歪头看他:“那是怎样?”

    这动作配上那语调,江斜满脑子都是“那是啾啾?”,一时间竟弄不清谢汐说了什么。

    直到谢汐又重复一遍。

    江斜道:“情侣、情侣还要互相喜欢的。”

    谢汐惊喜道:“那我们肯定是情侣了,我最喜欢你了!”

    江斜:“…………”

    谢汐不给他丁点退缩的机会:“你也喜欢我的,对吗?我听到了,你说你喜欢我。”

    饭桌上江斜刚说的。

    江斜解释不了了,他快被这温软的言语给甜化了。

    淡淡的酒意涌上来,江斜低哑着嗓音道:“情侣的话,还会做一些特别的事。”

    谢汐问:“嗯?”

    江斜看向他,视线落在他干净的唇瓣上。

    他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扣住他的腰,吻上了他的唇。

    谢汐心里好笑又甜蜜,竟也被这个青涩的吻给弄得不好意思。

    江斜吻得很没章法,乱七八糟得毫无技巧可言。

    可是……谢汐还是心砰砰直跳。

    江斜松开他,低声道:“像这样的事,讨厌吗?”

    谢汐声音变得很轻,面颊绯红道:“不讨厌啊……很舒服……”

    说完他舔了下唇,这让江斜脑袋嗡得一声,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把人压在墙上,亲得乱七八糟了。

    “小啾……”江斜抵着他鼻尖唤他。

    这种情况下听到这个名字,谢汐又被激起满身得不好意思:“嗯?”

    江斜道:“永远和我在一起好吗?永远的,永远不分开。”

    这也是谢汐希望的:“好,永远不分开。”

    江斜快要无法压抑心底的喜悦了,他说:“总觉得像在做梦……”

    乍听到这话,谢汐没想太多,任谁得偿所愿时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江斜又低声道:“从黑雾出来后,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得好像我想什么,就会有什么。”

    一句话像冷水一样泼醒了谢汐。

    从黑雾出来后……一切都太顺利了……

    江斜想什么,就会有什么……

    寒意钻进后背,谢汐的心揪成了一团。

    原来这还是一场幻觉,这次不是他的,而是江斜的。

    江斜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他问他:“怎么了?”

    谢汐张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他打破自己的幻境时,心情很平静,因为他知道只要走过十二界,回去就是中央,就是完整的江斜和他。

    可对于眼前的江斜来说,打破幻境实在太残忍了……

    江斜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握住了谢汐的手臂,笑容牵强得很:“不是……不是说好永远在一起吗?在这里……在这里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听到他打颤的声音,听到他自欺欺人的话语,谢汐像吞了块火石,呼吸间便把心脏给烧焦了。

    以江斜的精神力,不可能看不透幻境。

    刚离开梦想成真时,他就问过江斜:“你以前遇到过这样的幻境吗?”

    江斜说:“很多。”

    没错,江斜遇到过很多很多,但是他从来没有沉迷过,因为他很清醒的知道那是幻境,也很容易就能走出来。

    可梦想成真里,江斜为他“死”了一次。

    这里江斜的选择还是一样。

    一旦谢汐也在,那幻境对他来说就成了值得坚守的真实。

    谢汐心疼得厉害,却也不得不把他给拉出来。

    因为在幻境之外,他们有更加美好的真实。

    “江斜……”谢汐对他说,“我们还是在黑雾中对吗?”

    江斜瞳孔猛缩,神态间有着颓败和抗拒。

    谢汐捧着他的脸,望进他眼中,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相信我,离开黑雾我们还是会永远在一起!”

    江斜用力抱住他,仿佛怕他化作一阵烟雾消失:“待在这里不好吗?待在这里我们会很幸福。”

    谢汐也抱住了他,声音温柔得像在哄一个无助的孩子:“离开这里,我们也会很幸福。”

    “不!”江斜道,“外面一片混乱,十分危险,我……”

    其实他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认可了自己在黑雾中,一旦他醒来,幻觉也就支离破碎。

    谢汐轻声问他:“你为什么要走进黑雾?”

    江斜怔住了。

    谢汐叹口气,道:“因为你不想逃避,你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你宁愿直面生死,也不愿坐以待毙,对吗。”

    不需要问,这就是江斜一直以来信奉的人生准则。

    他相信自己,面对任何苦难,他想的都是去面对。

    辛辛苦苦来到zone,听到那位警卫队长说的话,知道zone里的人也在组织着探索黑雾,江斜便坚定了探索黑雾的心。

    夸张点说,他只相信自己,他认定连自己都解决不了事,那就没有人能够解决。

    所以他来到黑雾中。

    “这样的你……”谢汐看向他说,“怎么会想要逃避呢。”

    留在黑雾里,留在幻觉中,待在这里和谢汐长相厮守,不是逃避又是什么。

    江斜埋在他脖颈间,什么都没说。

    谢汐道:“跟我离开好吗?相信我,离开这里我们会更好。”

    过了很久,江斜压低的声音响在他耳畔:“像在蔷薇花园里那样吗?”

    谢汐怔住了。

    在花园的幻觉是他的,江斜也在其中,他看到了中央的景象。

    这刹那谢汐感觉自己说的早就不是黑雾,而是这个崩坏的世界。

    ……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谢汐温声对他承诺:“嗯,不管在哪,我都爱你,我们一直在一起。”

    话音落下时,谢汐感觉到了一阵拉扯感,他真正离开了巨蟹座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会有妹子担心颜神……

    咳,说多会剧透,很影响美感,反正不用担心啦,记住他还在当星球努力孵化草履虫就行了【……

    下个世界是大狮子座啦!

    会是什么背景什么设定呢?

    明天见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我的一天有48小时〕〔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阴婚不散:我的高〕〔万界圆梦师〕〔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