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迎来到BOSS队〕〔最强网络神豪〕〔夏日清凉记事〕〔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62、崩坏的八界6
    谢汐旁敲侧击的打听了不少关于发|情期的事。

    大多数兽人都是两三年成年,成年后短则一天,长则一个月,都会进入到发|情期里。

    所谓发|情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会性yu高涨,躁动不安,持续大概七天左右。

    据育儿专家虎二妈说:“这可是黄金七天,把握好了保准生下个大胖小子!”

    谢汐听得头皮发麻。

    虎二妈尤其对儿子嘱咐了半天:“你放心,这七天你们不用出门,我给你们熬最补的汤,做最好吃的饭,保管你们体力充沛!”

    谢汐:“……”要不是为了探听情况,他真是半个字都听不下去了!

    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发|情期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所以江斜势必会迎来长达七天的发|情期!

    谢汐更担心这七天要是不做会怎样。

    不用他问,虎二妈主动提醒他:“谢先生可得快点给小谢张罗,到了时候却没媳妇,孩子要受不住的。”

    谢汐真想问问会怎么个受不住法!但他怎么好意思问!

    好在虎二妈是个热心肠,也分不清是给谢汐解惑还是吓唬他了:“就算您医术高明,回头小谢发狂了也是治不好的。”

    谢汐:“!”发|情期不做会发狂吗?怎么个发狂法,变成凶兽吗?

    谢汐不禁想起了双子斜里面自己那个魅魔体质。

    ……江大斜你是有多欲|求不满!

    谢汐实在不敢抱有侥幸心理,毕竟这是个崩坏的世界,谁知道魂意会怎么坑自己?

    万一真的“憋死”了可怎么办!

    可是他这个身体又怎么应付得了七天?

    别说七天,谢汐觉得只一次自己就能死在床上。

    ……到时候狮子斜不得疯了?

    画面太凶残,谢汐想都不敢想。

    难道还真要给狮子斜找个媳妇?

    谢汐:哦,还不如死了算了。

    身经百战、淌过刀尖、走过针雨的十八条腿谢汐前所未有的愁了。

    这到底该怎么办?

    大半年时间,他想尽办法养身体,可惜始终不行。

    要不是江斜时时刻刻都跟着他,他都想画个便携式ct机,看看自己这心脏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他画的药都够起死回生了,竟然还治不了这破身体,也是服了。

    “想什么呢?”江斜的声音唤回了谢汐的思绪。

    谢汐看向眼前的年轻人,心情越发复杂。

    如同虎二妈说的那样,长大后的江斜真是出挑。

    金色的头发,修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他身体更是结实得很,个子一天比一天高,胸腹肌完美,一双长腿迈开的步子,顶的上谢汐迈两步。

    才半年……

    他的奶娃娃就长成大男人了,谢老父亲心情很复杂——问我想什么?我想的那些事敢告诉你吗!

    “老父亲”端起旁边的茶杯,想喝点水缓一缓。

    江斜先一步拿过杯子道:“这茶太寒,你别喝。”

    三四个月前,他的兽爪就褪去了,变成了修长的手指,有着少年特有的瘦削漂亮。

    谢汐只得接过他递来的豆奶,轻轻喝了一口。

    江斜又道:“这个有点甜,你也别喝太多。”

    谢汐点点头,放下了杯子。

    他们正在王虎二的婚礼上,旁边坐了不少熟人,他们打趣道:“小谢真会照顾人,以后谁嫁可真是有福了!”

    正在给谢汐挑鱼刺的江斜顿了下,没接话。

    谢汐听了这话,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老虎们也没恶意,都很亲切,说的也都是俏皮话。

    就听又有个雌性说道:“我要是早生几年,肯定要非小谢不嫁!”

    她老公不乐意了:“稳住,你大娃都比小谢年长了!”

    雌性锤她老公:“你好意思说,你能有小谢半分体贴,我就烧高香了!”

    她老公任她锤:“那不一样,小谢是孝敬父亲,难不成你也要让我孝敬你?”

    雌性气笑了:“你们瞧瞧他这混账东西!”

    桌上的人哄堂大笑,谢汐也扯了扯嘴角。

    是啊,他现在还是江斜的“父亲”,更扎心了。

    江斜自始至终都没说什么,挑了鱼刺又给谢汐切肉块,照顾得那叫一个仔仔细细。

    谢汐道:“不用弄太多,我吃不下。”

    江斜看向他:“你早上就没怎么吃饭。”

    谢汐这几天全忧心发|情期去了,哪里还有胃口吃饭,他道:“我不爱吃这些荤腥……”

    话没说完,江斜便道:“我去问问后厨,看能不能给你熬碗粥。”

    谢汐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哪舍得他再去折腾?于是拉住他手道:“别去麻烦人,我等一会儿吃点青菜就行。”

    江斜看着他瘦长的仿佛一折就断的手,皱了下眉:“你要是不舒服,我们先回去。”

    谢汐拍拍他手背道:“放心,我不要紧,今天是虎二大喜的日子,我们哪能先回去。”

    王大虎一家对他们非常照顾,也算是他们最交好的人家,哪里错过这样重要的日子。

    桌上的人听到他俩的谈话,纷纷担忧道:“谢先生要是不舒服的话……”

    谢汐忙摆手道:“别听这孩子的,他总大惊小怪的,我哪有那么娇气。”

    大家伙看看他白瓷一样的侧颜和纤细的脖颈,全都觉得——您不娇气,你可能是娇气本娇!

    为了安抚江斜,等上了青菜后,谢汐多吃了几筷子,他家小狮子紧锁的眉这才松开。

    这时隔壁桌一个样貌俊秀的小姑娘走了过来。

    桌上互相打趣的老虎们都闭了嘴,眨眨眼看着她。

    小姑娘脸蹭地红了,她本就紧张极了,这下更是结结巴巴的:“小、小、小谢!”

    江斜抬头看她:“嗯?”

    小姑娘根本不敢和他对视,丢下一个信封就落荒而逃。

    谢汐:“…………”情书吗???

    江斜愣了下,看着手里的信有些不知怎么办,他看了眼谢汐——谢汐肝疼。

    桌上的老虎们立马都笑了:“哎呀,我早就看出粟粟喜欢小谢了!”

    “何止是粟粟?老李家的小花也是吧!”

    “老孙家的妮妮就不是了?”

    “还有老高家的莉莉!”

    老虎们你一言我一语,几乎把村里的适龄女孩数了个遍。

    最后还有人总结道:“看来我们村要迎来一只狮虎兽啦!”

    全程插不上话的谢汐只能忍了……

    他能怎样?但凡他有个稍微差不多的身体也会去勾引江斜,帮他解决发|情期的问题,可如今他这身体,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桌上的人已经开始讨论狮虎兽的问题了。

    这个村子比较小,全村老虎,还真没有过和狮子结合的。

    但是大城市里是有不少这情况的,就听他们说道:“你们别有偏见,狮虎兽也是很厉害的,只要父母强健,娃娃肯定错不了。”

    “我二姨妈的儿子的同学就是半个狮虎兽。”

    “半个狮虎兽是什么啊?”

    “就是他母亲是狮虎兽,但父亲是虎兽,所以就半个了呗。”

    “什么半个狮虎兽?那该叫虎狮虎兽!”

    众人哄堂大笑。

    谢汐猜得没错,果然这个世界没有生殖隔离,当初虎二妈刚提起狮虎兽时他就想到了,以他们那旺盛的繁衍欲,要是狮虎兽无法产出后代,那肯定不会被认可,也就根本不会那样喜滋滋地提起来。

    想想也对,兽类都能化人,没准都是同一祖先呢。

    这边的风俗很有趣,新娘的手捧花是背对着往宴席上扔的。

    也不用刻意去抢,扔到谁怀里就是谁的。

    结婚的老虎们都在说:“媳妇你放心,我会躲开的。”

    他媳妇冷笑:“躲什么,你另娶我再嫁,互不相干。”

    那老虎也不怕,甜言蜜语地哄媳妇——也都是情趣了。

    谢汐根本没当回事,他在想要是江斜真娶媳妇了怎么办?

    他可做不到你另娶我再娶!他会打死这个混账东西的!

    正出着神,一道光影飞过来,手捧花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怀里。

    桌上的人一愣,接着都笑开了:“是谢先生,丢中谢先生啦!”

    新人走过来,给谢汐敬酒,说了一堆吉利话,谢汐勉强笑着,实际上快被手捧花给砸出内伤了。

    虎二妈道:“说起来谢先生也还年轻,何不再找个伴搭伙过日子?”他们都以为谢汐是鳏夫。

    谢汐愣了下,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给江斜说完亲又给他说吗?

    虎二妈这话点醒了大家伙,一群人又讨论起来了。

    “谢先生一表人才,又精通医术,村里的小姑娘们都喜欢他得很。”

    “小姑娘不行的,还是要相一相成熟稳重的……”

    他们说得有模有样,江斜的心莫名坠了坠。

    谢汐打断道:“好啦,就我这身体,还是别拖累旁人了。”

    他颇有些吃力的拿起手捧花道:“这么一束花,都撞得我腰酸背痛,我哪里还……”

    他还没说完,江斜上前接过花问道:“撞到哪了吗?难受吗?”

    谢汐如今这身体还好,就是脑壳痛,他看着江斜,就愁他的发|情期。

    他这状况大家也知道,说实话这半年之所以没人给谢汐递情书,他的身体是大问题。

    否则以他这样貌气度和才能,早不知有多少姑娘前仆后继了。

    虎二妈忧心道:“谢先生这身体,哎……”

    桌上的人也有跟着叹气,谢汐治好了村里那么多人的伤,可惜却治不好自己的,实在让人惋惜。

    这样大喜的日子,谢汐不愿扫兴,于是起身道:“时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瞧他这苍白的面庞,老虎们也不敢久留他。

    关于那封情书,江斜在离开宴席时对谢汐说:“我还回去了。”

    谢汐:“哦。”

    他能说什么?他除了淡淡的应一声还能说什么!

    江斜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道:“我不想娶妻。”

    谢汐:“……”我也不想你娶妻!

    江斜又道:“你不用操心我,把自己身体养好就行。”

    谢汐也想养好自己的身体,可他养不好!

    再怎么愁,该来的也还是来了。

    江斜彻底成年了,伴随而来的是躲也躲不掉的发|情期。

    谢汐一直留意着,所以当江斜的视线黏在他身上时,他感觉到了。

    可是他只能装不知道。

    成年也好,发|情期也好,江斜都没太在意。

    他对那些情情爱爱没兴趣,他只想照顾好谢汐,把他的身体养好,算是报了恩。

    之后他要去游历四方,努力变强,回国报仇!

    抱着这样的想法,江斜仍是迎来了生命的本能。

    十分突兀却又像是理所当然的,当他看到在外面晒太阳小憩的谢汐,看到他在阳光下趋近于透明的白皙肌肤时,他的心猛地一颤。

    谢汐很好看,他一直都知道,可是却似乎从未这样看过他。

    毕竟自己算是被他收养的……

    作者有话要说:  捂眼睛~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超级警监〕〔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阴婚不散:我的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