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63、崩坏的八界7
    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渗出层层薄汗,可在谢汐身上,却仿佛给冷玉镶了金光,美好得让人怦然心动。

    江斜定定地看着,魔怔了一般地抬起手……

    他的皮肤是热的还是微凉?触感是不是像看到的这样细滑?碰一下会不会像嫩豆腐一样?

    江斜口有些干,而眼前的人就像荒漠中的绿洲,能给他清凉,能为他解渴,能熄灭他心头翻滚的无可名状的热火。

    他轻轻碰了谢汐一下,碰到的是他的手背。

    他不是第一次碰他,或者该说,在之前大半年里,他无数次握住过这双手。

    可从未有哪次像现在这样,仿佛被吸住了一般,又仿佛有无数细小的蚂蚁在啃噬指尖,让他……

    我在做什么!

    江斜快速抽回手,面上一片苍白。

    他逃也似的回到屋里,抵在冰凉的墙上深吸气。

    发情期这么可怕吗?

    他已经丧心病狂到把收养自己的男人当成雌兽了吗!

    怎么能这样!

    江斜端起一盆冷水,兜头浇了自己一身。

    指尖的滚烫散去了,可是心头的悸动仍然存在。

    他忽地想起那束手捧花,想起旁人对谢汐说的话——谢先生,您也该找个伴了。

    谢汐推说自己身体不好,不想拖累旁人。这话是不是意味着,等他身体康复了,他就会娶妻?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谁想孤单地过一辈子了。

    江斜慢慢滑坐在地上,双手抓住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别想了,等谢汐身体好了,他也该踏上复仇之路,能有个人陪着谢汐挺好的……他、他也会放心一些。

    这样告诉着自己,可胸腔却像是被捅了一刀。

    江斜呆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去换了衣服。

    他平静下来了,刚才他只是被无聊的生理霸占了思绪,才会想那些乱七八糟。

    没什么好想的,不提他背负着血海深仇,即便他能留在他身边又如何?

    谢汐是个雄性,他也是。

    谢汐救了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般爱护教导,他怎么能以德报怨,去用污秽的念想折辱他。

    江斜轻吁口气,出门去喊谢汐起来了。

    晒晒太阳固然有好处,但晒久了他也吃不消。

    “先生?”他唤他。

    谢汐睁开眼,一双略带茫然的眸子像剔透的黑水晶,席卷着漫天星辰撞到了江斜的心尖上。

    江斜那些被强压下去的念头,变本加厉地翻涌上来。

    谢汐嗓音里带些懊恼:“我怎么睡着了。”

    说着他起身,似乎是晒久了头有些晕,他从竹椅起来时身体晃了晃。

    江斜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谢汐对他笑笑:“你瞧我,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江斜怔怔地,他的手落在他的腰上,隔着被太阳晒热的衣裳,他仿佛能捏断这薄薄的瘦腰……

    “小斜?”

    江斜猛地惊醒,第一念头是抽出手,可是谢汐会摔倒。

    他喉结涌动了下,低头又看到谢汐干燥的唇。

    谢汐与他对视:“嗯?”

    江斜身体里像是有□□炸开,把他给轰地七魂六魄全飞了。

    “回……”他强压着声音道,“回屋吧,晚饭好了。”

    谢汐眸子闪了闪,低声道:“总是麻烦你做饭。”

    江斜道:“不过是举手之劳。”

    谢汐道:“如果我真是你父亲,那可有够不称职的。”

    无心的一句话却像那盆冷水一样,浇了江斜一头。

    父亲……

    长辈……

    雄性……

    江斜勉强笑了下:“别这样说,你待我很好,没有你我早死了。”

    谢汐顿了下,轻叹口气道:“你是个好孩子。”

    平日里谢汐也常说这样的话,尤其在他幼年期,更是经常这样哄他。

    那时江斜虽觉得自己不是小孩子,却打心眼里爱听,觉得自己得到了认可。

    如今再听谢汐这样说,他的心脏像被扎了针。

    “我已经成年了。”江斜闷声道,“不是小孩子了。”

    谢汐看向他,眸中闪过一丝忧色,道:“是啊,你成年了。”

    江斜知道他在忧心自己的婚事,心里便更难受了一些。

    “我买了甜玉米,打碎后熬了粥,味道很好,你进屋吃点吧。”江斜知道谢汐喜欢吃村子外产的玉米,那种甜甜的,脆脆多汁的鲜玉米。

    谢汐果然来了兴致:“那得快点,放凉了就不好喝了。”

    江斜领他进屋:“不急,我还在用小火温着。”

    谢汐又道:“你真的很能干。”

    江斜道:“都是些琐事,没什么。”

    谢汐似是想说什么,又顿住了没说。

    玉米粥香甜可口,谢汐多吃了半碗。

    江斜怕他积食,没再给他盛:“想吃的话,晚点我再给你热一碗。”

    谢汐也的确不敢多吃,他身体太差劲,运动量严重不足,稍微吃多点,晚上都得受罪。

    他应道:“好东西是吃不完的,明天再说吧。”

    谢汐吃得素淡,江斜吃得却是大块烤肉,能化形后他就不再吃生肉了,而是像人类一样均衡饮食。

    他切着盘子里的肉,忽然开口道:“等身体好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谢汐苦笑道:“我这身体……”

    江斜不爱听他说丧气话:“肯定会好的。”

    谢汐语气里满是纵容:“嗯,会好的。”

    “那你好了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谢汐似乎看了他一眼,但很快又别开了:“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江斜手上切肉,心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你今天接住手捧花是很吉利的事,等身体好了你就可以找个雌性……”

    成亲两个字像梗在喉咙的刀子,说不出咽不下。

    谢汐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微讶后反问他:“你想我找个雌性成亲?”

    江斜手中的刀子一歪,切在了盘子上,金属撞击瓷器的声音很刺耳,尤其响在山洞里,更是难听。

    江斜放下了刀子,说:“只要你身体好了,肯定会有很多女孩愿意嫁给你。”

    谢汐坐在椅子里,静静地看着他。

    这一瞬间,江斜竟觉得自己的妄念被他看穿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江斜收在桌下的手攥拳,道:“这很正常吧,娶妻生子,大家都这样。”

    越是说越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谢汐深深地看他一眼道:“你也到了娶妻的年纪。”

    江斜快速道:“我不想娶妻。”

    谢汐问他:“为什么?”

    江斜不想把复仇的事告诉他,只道:“这里没有合适的人。”

    谢汐顿了下,又道:“这么说你想回狮国再成亲?”

    明明是江斜先挑起的话头,明明是他先询问谢汐的,可此刻听谢汐这样平淡的问他,他反倒心拧成了结,委屈且不甘,恨不得大喊一声——不要再提娶妻的事,我们就这样过下去,这样就很好!

    怎么可以呢?

    即便他想,他也不会想。

    江斜道:“我不想回狮国。”

    谢汐没出声。

    江斜又补充了一句:“但也不会娶任何虎兽。”

    谢汐应了下,神态间有些倦怠道:“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江斜闷声道:“晚安。”

    谢汐起身道:“晚安。”

    江斜收拾了碗筷,待在厨房里想三想四。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其实他的身体还好,没有被束缚,也没有那种无法控制的燥热。

    他最难受的是胸腔里的那颗心,不止该怎么形容,仿佛它一夜之间苏醒,要命的是里面不知何时早就放着了一个人。

    这天晚上,江斜做了个梦。

    梦里他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那似乎是个花园,里面的蔷薇花争相绽放,如同翻滚着的红色海浪。

    远处有个小亭子,由不知名的白玉所建,里面一张圆桌,两方小凳。

    亭子里有个人,他没坐在小凳上,而是倚靠在亭边。

    他似乎在看什么东西,神态认真且专注。

    江斜一步一步走近,心跳得很快。

    似乎是察觉到他,那人转头,对他笑了笑。

    顷刻间,红色的蔷薇花变成了纯净的白色,整个天地都瞬间明朗。

    江斜感觉有阵风拂来,吹开了他郁结的心胸,给了他无穷尽的畅快与舒适。

    他走向他,想都没想便拥住他。

    那人不仅不推开他,还环住了他的脖颈。

    江斜垂首含住他的唇,密密麻麻的吻着他。

    他说:“别、别在这。”

    江斜不听,把他抵在白玉柱子上,欺负他。

    他有些着恼,可露出的声音又甜蜜诱人。

    江斜想吻他,又想听他的声音,一时间竟觉得怎样都不够。

    他气道:“行了行了!”

    江斜在他脖颈上轻轻咬了一下:“不行。”

    他一双湿润的眸子瞪他:“江斜!”

    江斜低笑:“嗯。”

    他道:“你差不多就……”

    江斜道:“差很远,小汐,我想你……”

    陡然间,江斜从梦中惊醒。

    他一身冷汗地坐起,眼中全是惊惧。

    梦里的人是谢汐,是救了他一命,把他抚养成人的谢汐。

    他妄想也就罢了,竟然做了这样糊涂的梦。

    他真是……真是混账极了!

    却说另一间屋里,谢汐也从梦中醒来。

    怎么又梦到中央了……

    谢汐揉了揉太阳穴,起身喝了口水。

    他一动,感觉到自己身下的黏腻,有点头大。

    梦到中央也就罢了,还梦到和江斜做那档子事,莫非他也有点欲求不满?

    可惜爱人近在眼前,却想让他去和别人成亲。

    真想揪起小狮子,摇摇他脑袋里的水,让他清醒清醒!

    不过……

    谢汐慢腾腾地换下衣服,想着:也怪不得江斜,是他不敢表态,惹得他胡思乱想。

    可他要怎么表态?就这儿破烂身体,哪能帮他度过发|情期。

    收回思绪后,谢汐又有了新愁:这黏黏糊糊的里衣该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江斜:我不行,我不能,我不可以!

    谢汐:装,使劲装,能装回中央我叫你爸爸!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