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花都极品狂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65、崩坏的八界9
    这是迟来的叛逆期?

    小狮子在f\'e幼年和少年期都听话过头,反倒是成年后开始叛逆了?

    谢汐倒没生气,反而觉得怪好笑。

    毕竟本尊是个老气横秋得总把他当小孩哄的家伙。

    谢汐对他说:“我当然不是你的父亲……”这话要着重点一点,省得成为他们谈恋爱的绊脚石,“可哪怕是朋友,我也有资格担心你。”

    他这样成熟的一句话,让冷静下来的江斜羞愧难当。

    自己在做什么?明明全是他的错,却还要迁怒于谢汐。

    谢汐对他已是仁至义尽,他撑着那样的身体去村子给人看病,为得是什么?还不是为了给他去换取食物!

    如今他又要陪他去城里,也仍是为了给他找个妻子。

    这个病弱的男人一心一意对他好,他竟然还那样凶他。

    江斜想道歉,可一想到自己满腔心意,对方一点不懂,又难受得説不出半个字。

    谢汐轻叹口气道:“好了,去城里也不知是为了帮你度过发情期,我也……”

    他话说一半时,江斜的心揪了起来,他想起那束手捧花,想起村民说的话……

    难道谢汐去白虎城,也想给自己找个伴吗?

    他很清楚谢汐是看不上村里的老虎的,他……

    “我也想去拜访下名医,看自己这病还有没有得治。”谢汐把话说完了。

    江斜一怔,立马道:“你每日服用的药,效果不好吗?”

    他整日盯着谢汐,自然知道他早起一片药,睡前一片药,他以为那是治病的,不过周期长一些,要慢慢养。

    谢汐怕他担心,没敢说那就是治标不治本的止痛药,只道:“药用久了效果肯定差一些,所以才想去城里找人帮忙重新调一调。”

    这话一出,江斜瞬间摒弃了胡思乱想,道:“那我们尽快出发。”

    谢汐道:“急什么,收拾下东西,好好睡一觉,天亮再走。”

    江斜应道:“我先去收拾东西。”

    谢汐笑了:“去吧。”

    一说到睡觉这事,谢汐腰就有点酸,这连续三晚上的chun梦,让他有点虚。

    两人要带的东西不多,也就是换洗衣裳和一些从村子里换取的虎国货币。

    别看谢汐弱得走一步喘三口,但仅凭他这“妙手回春”的本事,足够撑起一个家。

    不仅从村里换取好多猎物,把江斜养得结结实实,更是攒了不少钱,如今就派上用场了。

    江斜给谢汐收拾衣服时,看到了那件雪白雪白的里衣。

    谢汐三晚上用了三次清洁球,这里衣是别想脏了!

    江斜道:“我怎么记得这件衣服……”

    谢汐清清嗓子道:“我还想说呢,你这衣服洗得也太干净了吧,是向虎二妈讨了什么好肥皂?”

    江斜摇头道:“没有,我还是像往常那样洗的。”

    “那厉害了。”谢汐拼命把锅甩给他,“你这手艺都能去开洗衣铺子赚钱了。”

    江斜还在思索。

    谢汐抛出杀手锏道:“好啦,男人的里衣有什么好看的?”

    这话像把火,把江斜脑子里的乱七八糟给一股脑点燃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捧着的是谢汐的贴身衣服,这才意识到自己眼睛不眨地盯着看的是包裹住谢汐身体的最后屏障。

    瞬间这雪一样白的衣裳犹如烫手山药,被江斜给收进包袱里。

    谢汐松口气,觉得自己差不多是蒙混过去了,只要今晚别再做些稀里糊涂的梦就行了。

    应该不会再做了吧……即便是梦,他也正经宣泄过了,不至于这么“不满”吧!

    谢汐睡前思索半天,最后还是把那件雪白里衣从包袱里拿出来穿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钢丝绳上行走的老船夫最懂小心驶得万年船这道理。

    睡下,睁眼。

    谢汐立刻被吻了个稀里糊涂。

    怎么又来了!

    谢汐推开抱着他的男人:“今天……”

    话没说完,他感觉到尾部一阵麻痒,转身一看,自己竟然有一条猫尾巴,他留意到江斜的视线,试着抖了下耳朵,江斜立马在他毛茸茸的猫耳朵上亲了下。

    谢汐:“!”

    他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江斜握住他的尾巴道:“真可爱。”

    他低哑的嗓音让谢汐腿一软,怎么也站不住了。

    醒来后,谢小汐自闭了。

    这算什么?难道他潜意识里想穿着猫咪装,任江斜胡来吗!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谢汐他对天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想过那样和那样再那样的事!

    那这梦又算什么?

    谢汐靠在床边,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自己……

    某狮子却是自暴自弃了。

    他越来越过分,越来越荒唐了,他竟然梦到谢汐的半兽态,他是一只黑色的老虎吗?耳朵和尾巴都是缎带一样的黑色,有些像小猫,又软又敏感,只要轻轻一碰,浑身都会哆嗦。

    江斜梦了一晚上,竟也没熄火,这一幻想又恨不得再睡过去。

    好在隔壁的动静让他冷静下来,赶紧冲个冷水澡后,把昨晚就熬上的粥温了温端出来。

    谢汐似乎在想事,坐下后也是魂不守舍的模样。

    江斜悄悄看他,只觉得他黑发如墨,肤白如雪,脖颈线条极好……他满脑子都是他兴奋时仰起来任他亲吻的姿态。

    谢汐轻叹口气道:“小斜,能帮我拿份酱肉丁吗?”用来配粥刚好,不过平日里谢汐不敢吃多,可今早实在没胃口,白天却要赶路,不多吃点饭身体更加没力气。

    江斜回神,却有些不敢起身:“那个吃了你路上会渴。”

    谢汐觉得自己是被chun梦附体了,他怎么觉得小狮子的声音有点那个……

    他道:“少吃点没事。”

    江斜顿了下道:“好,我去拿。”

    他起身时姿势有点别扭,然而谢汐也心事重重的,并未留意到。

    江斜去了厨房,他低头看看自己撑起的帐篷,心里十分难受。

    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了……

    那样的梦真的不能再做了……

    他们出发前,村里很多人都来送他们,大家也许是感觉到这父子俩不会回来了,挺伤感的。

    谢汐也怪舍不得,虽然起初还被熊孩子欺凌,但熟悉了也知道,这里民风淳朴,所想的就是踏实活下去,简单得很。

    虎二妈抹泪道:“谢先生有空常回来看看。”

    谢汐应道:“会的。”

    王虎二都成亲了也还是带着孩子气:“小谢,你成亲了就和媳妇一起回来玩!”

    江斜:“……”

    谢汐带他说道:“要真成亲了,肯定要回来摆宴席。”

    众人这才开心了,七嘴八舌得说起城里媳妇。

    估计是因为最后这句话,一路上江斜都没怎么和谢汐说话。

    谢汐也顾不上哄他了,即便给自己画了个防震腰带,他也快被这马车给颠死了!

    江斜虽不说话,却一直留意着他的情况,照顾得十分妥帖。

    早晨出发,直到太阳落日他们才到城里。

    就近找了个旅店后,谢汐是怎么也走不动了。

    旅店小二道:“客官,我们店里就剩下一间房了,你们凑合住下行吗?”

    谢汐可不想再另找地方了,应道:“行。”

    江斜知道他累,也不忍心再说什么。

    小二道:“好嘞,我这就去备热水!”

    谢汐要往常可定让江斜帮他洗澡,但如今他哪敢?

    虽然小狮子仿佛还没发情,万一他一勾搭就发了呢?

    谢汐不想死在床上……

    客房还不错,一间卧室一件盥洗室,卧室里还有套桌椅,能坐下喝茶吃饭,甚至写点东西。

    洗澡是分开了,睡觉却是只有一张床。

    谢汐是有些紧张的,连做四天chun梦后他已经对自己丧失了信心,如今再睡一起,他半夜不会把江斜给办了吧?

    哦,办完自己也死了……

    这笑话可真有够冷的。

    睡前江斜提议道:“你睡床上,我打地铺。”

    谢汐哪里舍得:“床这么大,又给了两床被子,我们一起睡。”

    江斜怕谢汐发现自己的龌龊心思,也不敢拒绝得太狠了。

    特殊情况下,两个雄性睡一起很正常,一味避嫌才心里有鬼。

    两人各自裹着自己的被子,一个在外头,一个在里头,中间仿佛隔了一条河。

    谢汐对江斜说:“好梦。”

    江斜听到梦这个字就心痒,他干着嗓子道:“好梦。”

    说完却都没立刻睡着。

    江斜睁大眼看着床帏,感受着谢汐的呼吸声,整个人仿佛都飘在云端……身心轻飘飘的,却有着从万丈高空坠落的风险。

    谢汐睡着了。

    江斜也慢慢睡着了。

    两人同时醒来在花园里。

    奇妙的是这次他们有一张床,是相拥而眠的。

    江斜有那么一瞬间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知道听到谢汐诱人的轻哼声……

    是梦。

    江斜吻住他的后颈,粗暴地脱了他的衣服。

    谢汐半推半就的,任他折腾。

    江斜简直爱死了他这模样,恨不得永远留在这梦里,永远不要醒来。

    然而是梦终会醒。

    江斜感觉到怀里的温热,恍惚间……应该还是梦。

    他垂首在他干燥的唇上吻了下。

    这时谢汐睁开了眼,黑色的眸子里全是惊慌。

    瞬间,江斜如坠冰窟。

    白虎城·王宫。

    银白色大殿气势恢宏,穹顶是漂亮的玻璃窗,雕琢着无数绽放的蔷薇花,阳光照射而下,仿佛将花朵的光辉洒落在大殿中。

    殿中有位男子,他身量颀长,全身都被裹在白色的斗篷裹住,连头发都没有露出丝毫。

    这时殿门开了,一个侍卫匆忙进来,半跪在地:“国师大人,陛下回都城了!”

    男人猛地转身,因动作太快有雪一样的白发从斗篷间滑出。

    作者有话要说:  江斜:完了,他发现了。

    谢汐:完了,我要死了!

    咳……

    处女斜高调上线~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鬼喘气〕〔超级警监〕〔凰妃演技太高超〕〔重生之嫡女不善〕〔我若离去,后会无〕〔超极品太子〕〔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武逆九天〕〔冷血杀手四公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