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72、崩坏的八界16
    谢汐凝声屏气,不让自己弄出丁点动静。

    他要是醒了,国师斜肯定会丢下狮子斜进来,他就没机会了解前情了。

    摸着石头过河的谢汐太需要一根竹竿了,请国师斜务必递到他眼前!

    国师斜道:“我认识陛下时,比你大不了多少。”

    谢汐听得相当认真了——自己这次真是个老古董,比国师斜还大?

    国师斜用清淡的声音,平铺直述了一个战乱纷飞的年代里中相互依偎的故事。

    谢汐猜错了,其实他没比国师斜大多少,两人年龄相仿,都是在战火中失去家庭的孤儿。

    国师斜经历更惨一些他,他正在成年的档口就失去了家人,孤零零的他差点被怪物吃掉。

    刚成年的谢汐出现,带着他逃离凶兽的追击,躲在一个山洞里。

    小狮子听得怔愣,他道:“我遇到他时,他也在一个山洞里。”

    国师斜道:“真巧。”

    小狮子道:“你们在患难中相识,是彼此的依靠,那他后来为什么要离开王宫。”其实狮子斜更想问的是国师斜为什么背叛蔷薇兽王。

    毕竟在老百姓的谣传里,都是这样说的。

    国师斜轻笑一声,道:“他对我很好,是你无法想象得好。”

    狮子斜语气里带了些酸气:“他对我也很好。”

    这孩子般赌气的话,国师斜并未在意,他继续道:“八国乱战的年代,最痛苦的就是老百姓。陛下见多了流离失所的人,见多了家破人亡的惨剧,最期望的就是结束战争。”

    狮子斜憧憬:“他做到了。”

    “对,”国师斜道,“他做到了,做到了所有人都望尘莫及的伟业,他统一八国,结束战乱,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说着他话锋急转,低声道:“可谁又知道他到底付出了多少?经历了多少痛不欲生的磨难?以及有多少次死里逃生!”

    狮子斜一愣,接不上话。

    国师斜继续道:“我就在他身边,看着他的努力、他的辛苦,看着他向着那渺茫的理想前进,看着他一次一次从鲜血淋漓中走来,看着他最终碰到了天上的月亮!”

    月亮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其他人只敢胆怯抬头看一眼时,蔷薇兽王却碰到了它。

    狮子斜声音里有些低落:“我不曾见过那样的陛下。”

    国师斜依旧是平声静气的:“所以,你也无法想象他对我有多好。”

    狮子斜握紧了拳头。

    国师斜清淡的声音里有着沉浸在回忆中的温柔:“他在那样混乱的年代里,仍旧纵容着我的一身坏毛病。他不惜冲到敌营里,只为了给我带一桶清水回来;他自己睡在茅草堆上,把衣服脱下来给我当床垫;他会用拳头教训所有嘲弄我发色的人;他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总是怕我受伤,总是……”

    狮子斜听怔住了,国师斜的声音也越发颤抖。

    难怪他会说,这是小狮子无法想象的好。的确是这样,不处在那样的年代,不身在那样的环境下,是无法体会到那份好有多么得弥足珍贵。

    两人停顿了半晌,狮子斜有些难受道:“他这样对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他才……”

    国师斜道:“我向他告白了。”

    狮子斜拧眉道:“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国师斜说接下来的话时,仿佛在割裂自己的灵魂:“因为他对我的所有好,都和爱情无关。”

    狮子斜不懂。

    国师斜慢慢说道:“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冷静一下。”

    狮子斜道:“什么意思?”

    国师斜道:“他对你好不是因为爱你,而是单纯的照顾弱者。”

    狮子斜抿唇道:“我和你不一样,我不弱!”

    国师斜不反驳他,仅是讥讽地笑了下,道:“我只是不想看你步我后尘,也不想你给他制造困扰,你一味地折腾,他会心软迎合你,但你记住了,这不是爱。”

    狮子斜到底是年轻,他道:“是不是爱,我自己能分辨!”

    国师斜平静道:“等你分辨出来时,你就疯了。”

    他最后这毫无起伏的一句话,像阵寒气般钻进了谢汐的后颈。

    谢汐哆嗦了一下,裹紧了被子。

    两人的谈话结束了,谢汐仔细揣摩了一下。

    国师斜和蔷薇兽王的相遇相知十分浪漫,相依相偎的两个年轻人,并肩走上权利的巅峰,实在是让人羡慕。

    但谢汐不是稚嫩的小狮子,他知道国师斜隐瞒了不少东西。

    他待他好是肯定的——谢汐本来就待他极好。

    可两人闹掰绝对另有隐情。

    单纯的告白能让对他极好的蔷薇兽王离开他?

    这不合乎情理,其中肯定还发生了什么。

    小狮子忽然又问道:“他胸口的伤……”

    听到这个问题,谢汐赶紧敛住思绪,凝神仔细听着。

    他太想知道自己这伤是怎么来的了!

    小狮子果然问出来了,“……是当年征战时留下的吗?”

    那样可怖的伤口,仿佛将心脏给挖出来了一般,实在让人心惊。

    国师斜顿了下,平静道:“是的。”

    谢汐耳朵轻颤了下,他的本能告诉他,国师斜撒谎了。

    哪怕看不到人,只是听声音,他都能分辨出国师斜隐瞒了真相。

    狮子斜肯定听不出来,他神色微黯道:“他受了很多苦。”

    国师斜道:“所以你别再折腾他了。”

    “我没有!”狮子斜说完也意识到自己这话很孩子气,又道,“他的伤,你能治好吗?”

    国师斜道:“需要时间。”

    狮子斜明显松了口气,他道:“时候不早了,他应该快醒了。”

    谢汐赶紧摘了微型扩音器,把它藏到了枕头下。

    他听到了推门生才朦胧的睁开眼,看到了一袭白袍的国师斜。

    国师斜看向他,温声道:“陛下晨安,药浴备好了。”

    谢汐坐起来,点头道:“睡得有些沉。”

    国师斜道:“能睡个好觉,对于恢复身体很有好处。”

    谢汐心里想的是:小狮子真的年轻没经验,他这伤要是战时留下的,蔷薇王朝都这么久了,国师怎么还没给他治好?

    泡了药浴,谢汐感觉身体更好了些,早上用餐时胃口都有显著提升。

    别管私下里在琢磨什么,两个斜见他多喝了半碗粥,心里都是舒坦的。

    饭后国师斜去参加朝会,谢汐昨日就说好了要和小狮子谈谈,这会正是绝佳的机会。

    听了早上国师斜对狮子斜说的话,他其实有些不安。

    国师斜那话里全是话,分明给谢汐挖好了坑。

    他迎合狮子斜也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心软。

    他对狮子斜好不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他对国师斜才是真正无可复制的好。

    平声静气一番话,埋下的雷可着实不少。

    谢汐要是没“偷听”,此刻真是摔进坑里都不知道自己被什么给埋了!

    两人又去了后花园,因为昨晚的梦,谢汐留意观察了狮子斜的神态。

    如果狮子斜也梦到了两人在这花园里做的事,那看到这花园神态间肯定还会有点变化。

    可惜狮子斜全程心不在焉。

    这不能说明他没做chun梦,毕竟他不是第一次到花园来,而且还一肚子心事,会这样也正常。

    谢汐暂时压住了这个问题,集中注意力和他“谈心”。

    他们坐到了亭子里,狮子斜先刚开口了:“早上的时候,国师和我说了你们以前的事。”

    谢汐也听到了,不至于被一问三不知:“我和他认识很久了。”

    狮子斜看向他:“他说你对他很好,好得让人无法想象。”

    谢汐笑道:“他那时候比我小,我俩又都是孤儿,我把他当唯一的家人。”

    狮子斜抿唇道:“可他不是你的家人。”

    谢汐道:“家人不一定非得有血缘关系。”

    恋人到最后也是家人嘛,谢小汐他真是个机灵鬼。

    狮子斜当然领会不到这点,他道:“你也把我当成你的家人对吗?”

    谢汐应道:“当然。”

    可怜他只有一个恋(家)人,却恋出了千百种花样。

    狮子斜又道:“国师说,他向你告白后,你离开了王都。”

    真是个直白的小伙子,什么话都抖出来了!

    谢汐心里有数,假装怔了下道:“这些……都过去了。”

    狮子斜盯着他问:“我也向你告白了,你……”

    谢汐苦笑道:“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此时此刻的狮子斜最怕被谢汐当成小孩子了:“我想不了那么复杂,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要是不喜欢你就告诉我,我会痛痛快快地离开你!”

    这直球的杀伤力真大,对“渣男”来说太不友好了!

    谢渣渣心里是有腹稿的,他轻叹口气道:“你考虑过现实问题吗?”

    狮子斜道:“这是你和我的问题。”

    这字字句句倒是全说到谢汐心坎上了,要不是斜斜太多,还哪个都不能缺,他早接了直球,和他双宿双飞去了。

    什么现实问题?

    在真正相爱的两个人面前,全是狗屁!

    可怜谢汐爱上一个戏比魂意多的不省心的男人……

    谢汐语重心长道:“你觉得我这身体,能给你什么样的未来?”

    狮子斜愣住了。

    谢汐早就酝酿好了苦肉计:“我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

    他话没说完,狮子斜道:“国师说他能治好你的身体!”

    谢汐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所以……能等我康复了吗?”

    这话里全是暗示,狮子斜眼睛一亮道:“你是说……”

    谢汐摇头道:“我这样子给不了你任何承诺,你还年轻,但我是个成年人,我不能说自己无法负责的话。”

    等回了中央,谢汐决定匿名出版一本《渣男语录》。

    狮子斜有些激动道:“我等你,我等多久都可以的!”

    谢汐笑了笑,说:“你不是一直想习武吗?留在王宫里,我安排人教你好不好?”

    狮子斜终于被他稳住了:“好!”

    他心中的愁闷,因为他的这个笑容一扫而空。

    因为谢汐给了他希望。

    只是一点一点希望,江斜却看到了无限的曙光!

    他要变强,他要强大到毫发无伤地报仇雪恨,他要强大到得到这个曾经一统八国的男人的认可!

    狮子斜就这样留在了王宫里。

    国师斜对此没有任何表示,他没有在找狮子斜说过任何话,也没有在谢汐面前提及过。

    谢汐吩咐的事他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找了最好的师傅教导狮子斜。

    他这样平静,谢汐却很难心安。

    国师斜那句——等你分辨出时,你就疯了——时刻萦绕在谢汐心头,让他不安。

    奇妙的是从这天起,谢汐的chun梦停止了。

    他还来不及松口气,一个多月后,狮子斜迎来了发|情期。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明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