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界神王〕〔杨辰〕〔北境战神杨辰〕〔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妻逢对手:总裁大〕〔王妃娘娘升职记〕〔最后一个使徒〕〔如意佳婿〕〔紫极天帝〕〔末世收割者〕〔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78、崩坏的八界22
    了解了国师斜的精神状态,谢汐再回忆一下自己最近做的事,真是后背发凉。

    发|情期他和狮子斜见面就黏糊,国师斜大多时候都在场,他一言不发,垂手看着,仿佛自己就是个无足轻重的侍卫,对于兽王做什么连注视的权利都没有。

    之前谢汐虽知道国师斜心里不好受,但事有缓急,只能先随着狮子斜,如今……他知道了,国师斜哪里是心里不好受?他是心里有病啊!

    谢汐可不会以为挖个心就能治好国师斜的神经质。

    那种过激行为只会让崩坏加重!

    谢汐越想越怕,他又想起昨天自己和狮子斜说的话,顿时坐不住了。

    得赶紧去找小狮子,他怕再晚点,小狮子就成死狮子了!

    后卿这阵子过得浑浑噩噩。

    从谢汐离开王都那天起,他就成了个空壳子,人在宫里,心却早就跟着谢汐走了。

    他知道谢汐在哪儿,却不敢去看他。

    最初是他还安排了人手暗地里保护他,谢汐一眼看穿,传话问他是不是非要逼死他。

    后卿不敢了,撤回所有人手后,他解体了短暂却辉煌的蔷薇王朝。

    这很自私,他为了一个人放弃的是无数人。

    可后卿没办法,因为他只能看到那一个人。

    这是他的王朝,他走了,哪还有什么蔷薇王朝……

    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在变相地保护谢汐。

    只要解体,那些杀不尽的反叛军立刻就会像四散的蝼蚁般消失不见。

    那样就没人再去伤害谢汐了。

    后卿已经醒过来了,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知道伤害谢汐最深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所以他不再去找谢汐,不再去看他,像自我惩罚一样的任由思念与悔恨撕咬着内心。

    他一度以为,这就是他的余生了,他后半辈子就要在那颗猩红可怖又无比脆弱的心脏跳动的梦魇中痛苦绝望了。

    谢汐却回来了。

    毫无征兆地,回到了王都。

    后卿犹如雷击,他想都没想便去了那个窄小的客栈,跪在了他面前。

    他恳请他回宫,他恳请他的原谅,只要他回来,他一定不会再做错事了。

    后卿在心里许诺了无数,像个被发配到地狱,受尽酷刑的罪人,恳请上帝最后的宽恕。

    谢汐答应了。

    他跟他回宫的那一路,后卿头重脚轻,他咬破了舌尖,指甲刺破掌心,才能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一直躲在白色的斗篷下,因为他怕自己的神态自己的目光会吓到谢汐。

    他更怕自己认真看向他时,发现这只是无数梦中的一个。

    整整一天一夜,完全没有合过眼的后卿终于确定谢汐回来了。

    他似乎忘记了那场灾难,忘记了那可怖的一幕,像以前一样回来了。

    虽然身体很糟糕,精神上也难掩疲倦,但只要看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后卿便有种噩梦苏醒的庆幸感。

    回来就好……只要回来就好……

    后卿谨小慎微,时刻留意着他的心思,不敢让他有丝毫生气与烦躁。

    那样的一幕,后卿绝对不能再看到了。

    慢慢的,后卿看到了那头刚成年的狮子兽。

    后卿从惊喜中缓过来,也看到了谢汐对他的关心与爱护。

    这一幕一幕,熟悉又刺眼。

    谢汐以前就是这样待他的,就是这样对他好的。

    好到让后卿一度以为这是爱情。

    而此时他彻底明白了,这的确不是爱情。

    对于谢汐来说真的不是爱情。

    他对人好,就是掏心掏肺得好,好到让人窃喜,让人甜蜜,也让人误会。

    所以后卿的心情还算平静。

    他是这样过来的,狮子兽和以前的他没什么不同,把关爱和照顾当成爱,盲目告白后,得来的只有失望。

    后卿觉得谢汐不会爱上这样一头小狮子的,他只是习惯性地照顾弱者,而一旦被他归入羽翼,那就是死心塌地的守护。

    后卿是这样认为的,可狮子兽告白了。

    他坦率得把心中的想法全说给了谢汐,他直白地告诉谢汐他只想要他。

    当时后卿很紧张,他明知道结果,但还是心提了起来。

    如他所料,谢汐没有接受。

    狮子兽急迫之下,用发|情期威胁了谢汐。

    此时后卿放下心来,他觉得狮子兽完了,谢汐最厌烦的就是被人掌控。

    可从这时起,一切都不一样了。

    谢汐没有生气,反而无奈答应了……

    答应了狮子兽这堪称无礼的要求。

    那一瞬间,后卿甚至以为,谢汐之所以回王都,就是想要治好身体,帮狮子兽度过发|情期。

    因为他早就知道了,这狮子兽除了他谁都不要。

    怎、怎么可能呢?

    后卿把这让他手心冒汗的念头从脑中赶了出去。

    谢汐怎么会爱上那样一个少不更事的毛头小子?

    不可能的。

    绝对不可能。

    随后就是发|情期……

    这七天对于后卿无异于用刀子在心脏上割肉,一刀一刀,每一下都片在了他的心尖上。

    他知道谢汐是用了入梦术来帮狮子兽,他知道谢汐没有和狮子兽怎样。

    可这有什么区别?

    他们的发|情期也是谢汐这样解决的。

    在梦里可以比现实还要放肆,他那阵子甚至想永远睡过去。

    一想到自己弥足珍贵的经历都成了另外一个人的,后卿连呼吸都火辣辣的。

    他告诉自己不能多想,不能再犯错了,不能再做让谢汐生气的事了。

    可一切都向着他无法想象的方向发展了。

    谢汐对狮子兽就像当年对他时一样好,那双黑色眼睛里的赞美与喜爱是真挚且无法遮掩的。

    曾经后卿只能在里面看到自己,如今却成了别人。

    更让后卿惊慌失措的是,狮子兽和他不一样……

    诚然,狮子兽没有与谢汐同生共死过,没有生死相依过,没有他和谢汐走过的那些坎坷与荆棘……但同样的,他也没有那些心结与顾虑,没有那紧张与后怕,没有那似乎时刻会失去他的恐惧。

    狮子兽和他截然不同。

    狮子兽直白炽热,毫无拘束。

    他的爱激烈坦荡,什么样的心情都敢表达给谢汐。

    他不怕失去,不怕拒绝,不畏分别。

    他像扑火的飞蛾,哪怕是自我奉献,也心甘情愿成为火焰的助燃物。

    谢汐显然更喜欢他这样子……

    意识到这一点,后卿慌了。

    也许谢汐真的是为了给狮子兽度过发|情期才回来。

    他真的只是为了狮子兽才想要健康地活下去。

    他之所以能从可怕的过去中走出来,是因为遇到了这头狮子兽。

    谢汐真正爱上了这头狮子。

    巨大的恐慌擭住了后卿的心脏,他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再犯错了,他已经把一切全毁了,他已经没有资格拥有谢汐了……

    可无论说多少,都不能缓解那源自灵魂的恐惧。

    这是对生的渴望,是强大的生存本能在驱使他。

    他不能失去谢汐。

    不能再失去他。

    后卿毫不怀疑,如果谢汐跟着狮子兽走了,他会沦为一个没有人性的凶兽。

    那对他来说,比死还可怕。

    可是能怎么办?

    到底还能怎么办?

    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直到他查到了狮子兽的身世。

    后卿在书房里待了整整一夜,盯着手里的资料,眼睛不眨地看了一整夜。

    把这些都告诉狮子兽,他会离开谢汐的。

    可是谢汐呢?

    他会不会恨死他。

    天快亮了,后卿起身,站到了窗前。

    蔷薇宫是他一手设计的,从他这里能看到美丽的蔷薇花园,能看到谢汐寝宫的窗户。

    后卿喜欢这美丽的花园,仿佛这就是谢汐的化身,代表着他的美丽与坚强。

    ——如此绚烂,如此娇丽,却又如此强大。

    让人目眩神迷。

    当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照在被露珠亲吻的花瓣上时,后卿握紧了手中的资料。

    恨就恨吧。

    如果狮子兽真的爱谢汐,他们……会在一起。

    到那时,他死而无憾。

    后卿不再犹豫,大步走出了自己的宫殿。

    谢汐之所以这样慌张,纯碎是担心自己昨天说的话。

    但当时狮子斜问他:“发|情期结束了,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谢汐小声回他:“废话。”

    狮子斜喜出望外,抱着他亲了一下:“你不讨厌我对吗?”

    谢汐道:“我讨厌你的话,早就把你赶走了。”

    狮子斜问他:“那你喜欢我吗?”

    谢汐只说了一个我字,后卿就走进来了。

    他及时闭嘴,狮子斜也没再追问,他笑得英俊帅气:“你如果不喜欢我,早就把我赶走了,是吗。”

    谢汐没回答,岔开了话题。

    后卿当时怔了下,却一个字都没说。

    谢汐心里疙疙瘩瘩的,但后卿实在太冷静了,对前情提要始终错过重要一段的谢汐,大意了。

    如今再品一品,这简直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太危险了!

    谢汐起来得不算早,按理说这时候该泡药浴了。

    雷打不动地来伺候他泡浴的后卿竟然没来,反而是让一个侍仆候在门外。

    谢汐心神紧绷,凭本能都知道大事不妙。

    他哪还顾得上泡药浴,直接用了拂袖里的迷药弄晕了侍仆。

    这是谢汐早就画好准备周全的,万一俩斜打起来,他就先弄昏他们。

    迷药是妙笔绘山海里的,那个世界规格很高,应该能对付了这里的大多数兽类。

    谢汐一时都不敢耽误,他把迷你探测器放出去,满王宫的搜寻后卿的身影。

    他是向着狮子斜的偏殿去的,自然而然扑了个空,好在其中一个探测器给出了反馈。

    后卿和狮子斜在蔷薇花园!

    谢汐急了,直接磕瓶体力药,向着花园跑去。

    与此同时他也从探测器里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只听后卿说:“你的父亲曾经是反叛军,多次暗杀陛下。”

    听到这话,心一提:果然搞事了!

    后卿又道:“陛下致力于天下太平,对于主战派深恶痛绝,你们江家灭门是咎由自取。”

    狮子斜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住了:“你胡说八道!”

    后卿道:“你觉得陛下凭什么如此看重你?他培养你只是为了让你成为一个听话的狮王。”

    狮子斜道:“你是嫉妒我和他的关系,你这是在污蔑他!”

    后卿轻笑道:“你为什么会爱上他?”

    这问题太突兀了,狮子斜哪里答得上。

    后卿慢慢说:“你是不是经常梦到这个花园?在发|情期之前,就梦到过和陛下在这里……”

    狮子斜瞳孔猛缩,他什么都没说,表情已经暴露了一切。

    后卿讽刺道:“想来陛下也不会告诉你,他天生有操纵梦境的能力。”

    狮子斜反应不过来:“你什么意思?”

    后卿道:“你真的爱他吗?还是仅仅被他送给你的这些梦,诱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嘿

    国师股们等糖吧!

    狮子股也别急着抛啦。

    至于老邪股,e,就这只配家暴的玩意,不抛是想留着生小邪嘛!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我的一天有48小时〕〔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阴婚不散:我的高〕〔万界圆梦师〕〔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