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封林周子颖〕〔封林周子颖名字〕〔封林徐若影〕〔最难消受美男恩〕〔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80、崩坏的八界(完)
    谢汐的话没半句是真的,唯独深情是一点假都没有。

    这多矛盾?放到任何一个正常情境下,他都是罪不可赦之人。

    可眼下……

    这么做才是最有希望的。

    再不把这两只分开,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灾难。

    后卿精神状态极度糟糕,再刺激他,万一他做出更过激的行为,那小狮子就危险了。

    如今他借机器人把狮子斜“护送”到狮国,再让机器人换个模样去辅佐他登基,至少一两年的功夫里是不会有事的。

    仇恨和爱并存,狮子斜不可能会放手,他只会更加努力变强,以期“报仇雪恨”。

    到时候……到时候就看谢汐赌没赌对了!

    他坚信这是两个世界,虽然杂糅到一起,却有逐个修复的可能。

    不会像崩坏的神那样,必须同时稳住三个人!

    如果不是这样的,那也要必须把狮子斜支走,与其逼得两人鱼死网破,不如先分开了缓一缓。

    显然谢汐的话让后卿呆住了。

    他任由他扶起来,脑袋一片混乱,只回荡着他那一句话。

    他想他?

    他说他想他。

    谢汐见他这样,心肝直抽抽。

    虽说后卿做的事很过分,整个人也神经质得让人害怕,可在这些崩坏的世界里,魂意才是最无辜的。

    不是他们想崩坏,而是任何人面临被放弃的死境也会心生绝望。

    他们这遭遇,仿佛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是家破人亡,这换谁,谁受得了?

    魂意代表的是江斜,起初是在沉睡,他被唤醒后,看到的是自己已经无力支撑的世界,是被放逐的死地,是终究会被抹杀的存在——不是这样的痛苦与绝望,又怎么会将那样心智强大的男人逼成这幅样子。

    谢汐看着他,哑着嗓子道:“对不起,之前是我太忽视你了。”

    后卿更加怔愣了,他理解不了这三个字,谢汐怎么会对他说对不起?他有什么对不起他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错,是他伤害了他。

    谢汐将他拉过来,慢慢说道:“这阵子我想了很多,分开的时候在想,回来了仍在想……”

    后卿被他的话给带过去了,他问他:“您在想什么?”

    谢汐仰头看他:“我在想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他伸手抚上他瘦削的侧脸,给他冰冷的面颊些许温暖。

    后卿用力抓住他的手,薄唇剧烈颤着。

    谢汐鼻尖一酸,眼眶一下子红了——妈的,谁看到心上的人露出这样的表情,都会撑不住的,他绝对不是不够爷们!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后卿小声道。

    谢汐忍着涌上来的酸涩道:“刚离开王宫时我很生气,觉得受到了背叛,我想不明白,我那样用心去呵护着的小白虎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后卿垂下眼睫,难堪道:“对不起。”

    谢汐却道:“是我不对,一直以来都在让你担惊受怕。”

    后卿身体僵住了。

    看了那段前情提要,谢汐还有什么不懂的?

    蔷薇兽王四处征战,诚然是百战百胜,创下了前所未有的丰功伟绩,却也时时刻刻都把自己放在了刀尖上。

    不只是后卿,每一个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士兵背后的家属都是一样的胆战心惊。

    倘若出生入死的是江斜,谢汐也会杯弓蛇影,也会惶惶不可终日。

    他继续对后卿说:“明明战争结束了,我却还身处危险,这吓坏你了,是吗?”

    后卿一把抱住他,埋在他脖颈间的呼吸滚烫又炽热,像哭了很久的孩子才会有的喘息声。

    谢汐眼眶湿润,继续道:“我没察觉到你的心情,还胡乱猜疑你,还以为你是对那高高在上的位置有兴趣……”

    “是我太无能了。”国师斜低声道,“我没办法保护好你。”没办法让他在达成理想的同时护他周全,没办法守护他毫无发生地走过刀山火海……

    谢汐当然不会再向前情提要里那样偏激地说话,他温声道:“现在没事了,我不会再有危险了。”

    后卿一动没动。

    谢汐叹口气道:“回宫后,我也想了很多……蔷薇帝国很难会让百姓安康,虎兽和狮兽是最相近的兽,但彼此的生活方式也截然不同,更不要提远处的熊兽和鹿兽了。蔷薇王朝会有那么多反叛军,诚然是有野心家蠢蠢欲动,却也证明它的确是不适宜的。”

    就像谢汐所在的地球,诚然有野心家发动世界大战,但和平年代里还是有无数个国家并存,不是一个大地球。

    集权最容易产生□□,民主是由上而下的,政治最需要的是制衡。

    谢汐的字字句句都是对症下药。

    后卿越听越清醒,心里堵塞的漆黑也慢慢得有了消融的迹象。

    他这心病很复杂,一方面他不愿违逆谢汐的心愿,极力想与他一起达成他们共同的梦想;另一方面他又紧张谢汐的安危,明知这是最危险的道路,却又无法护谢汐周全。

    他非要给谢汐最完美的,却又无法做到,这矛盾的心情相互纠缠,打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好在谢汐知道怎么解开它。

    后卿心情逐渐稳定,问了他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你真的不……”

    不等他说完,谢汐就知道了,他直接道:“我如果不爱你,会把唯一干净的衣服给你穿,把最柔软的床榻给你睡,把最好吃的东西留给你?我如果不爱你,会甘愿和你平分天下,会直接把帝位给你,会日夜与你在一起?我如果不爱你,我会因为你的行为而心痛,会因为你的失常而绝望,绝望到不想活下去吗?”

    后卿害怕那最后的画面,再度拥住他道:“我……”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曾经也以为他们是相爱的,但是……

    谢汐贴着他耳边,温声道:“我爱你。”

    正如你爱我一般,爱你入骨。

    后卿越发说不出话了,他怕自己一开口便是美梦苏醒。

    谢汐也不急,狮子斜已经被安顿在深林中的某处秘地,他和后卿有很多时间。

    死结即便解开了,绳子也还是别别扭扭的,想要把它彻底抻直,只能靠时间。

    谢汐也需要时间,来为自己的行为打上补丁。

    离宫时好说,回国后和狮子斜的日子,需要谨慎对待。

    谢汐对狮子斜的“翻脸无情”也得打补丁。

    让谢汐无奈的是,后卿根本不问。

    他们在一起足足一个月,后卿瞧着一天比一天正常,两人的感情也越发融洽,但他却始终不提与狮子斜相关的任何事。

    他不提,谢汐却得聊一聊。

    那么多前车之鉴,他哪里还敢忽视这些?

    江斜满嘴骚话,骨子里其实很闷,不正经的话能说一箩筐,戳到心上的却只字不提,从他把等价交换说成不要紧,把白空间说成小事一桩,把重伤轻描淡写就可见一斑。

    谢汐想到这里,忍不住回忆了一下江斜的话。

    他说自己这些崩坏的世界很难被人接到抹杀任务——这个应该是真的吧?

    以前谢汐是深信不疑,今天忽地心一抽抽。

    不行,他以后要更加提防这个满嘴胡话的家伙!

    谢汐挑了个泡药浴的时候提起狮子斜。

    “那小狮子真的……死了吗?”他声音里难掩忧伤,心里当然是明镜一样:还死呢,那小狮子正捧着他给他辛苦准备的“秘籍”,闭关修炼呢。

    后卿顿了下道:“他逃进了凶林,生还的几率不大。”

    谢汐怔了怔,靠在浴桶里说:“……刚带他回宫时我没想明白,只是想回来,就回来了。”

    后卿终于坦白了:“我怕他抢走你,所以才把他的身世告诉了他,还说了那样的话引导他。”

    谢汐主动接锅道:“这也是早晚的事,只要他回国就会知道真相,到时候一样麻烦。”

    后卿又不出声了。

    谢汐轻吁口气,握住他手道:“以后我们不要互相猜疑了好吗?”

    后卿看向他,干净的眼睛里像飘着云朵,他应道:“嗯。”

    谢汐又道:“有什么都说出来,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行吗?”

    “好……”后卿在他额间吻了下,“我什么都不会瞒你,什么都告诉你。”

    谢汐拉过他,在他唇上吻了下。

    一年后,谢汐胸口那可怕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

    他的身体彻底恢复,再也没有丁点不适之处。

    谢汐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兽态……

    虽然猜到了自己是只老虎,但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只小老虎!

    没错……

    小,太他妈小了,仿佛一只黑猫!

    后卿将他抱起来,眼睛都笑弯了:“难以想象,这么小的身体里蕴藏着那样强大的力量。”

    谢汐好气哦:“你也变成兽态,我看看你什么样子了。”

    后卿道:“没你好看。”

    谢汐:“……”挠你哦!

    一年多光景过去,后卿早就被暖成绕指柔了,哪还有丁点之前那冰冷残忍的模样。

    他在他鼻尖吻了下道:“你好久没看我的兽态了吧?”

    谢汐瞪他:“快点。”说着他变回了人形。

    接着白雾乍起,厚重的白色斗篷落地,一头漂亮的白虎出现在谢汐面前。

    谢汐眼睛一亮,赞叹道:“好看!”

    或者该说是帅,孤傲又威风,这才是兽王嘛!

    谢汐去摸他柔顺的毛发,被白虎给扑倒在身下。

    谢汐笑出声道:“别tian啊,你这大舌头太……太……”

    白虎变成人,把他的“黑猫”陛下抱回床上了。

    谢汐盯着自己的胸口看了好一会儿,后卿从床上起来,给他披上外衣。

    他透过镜子看谢汐,黑色的绸缎覆盖在白皙的身体上,对称出惊人的美。

    这具漂亮的身体终于没了任何伤疤,他光洁的胸口上再也找不到那吓人的疤痕。

    后卿从后面伸手,碰到他的心口。

    谢汐笑道:“一点都不疼了。”

    后卿看着他眼里的笑意,轻声说了一句:“我也是。”

    谢汐的心不痛了,后卿的心也不痛了。

    谢汐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和江斜被抽离世界的景象。

    只见镜子里的景象扭曲了,后卿吻在他脖颈上,两人的身体像漩涡般缠在一起,下一刻便体会到了熟悉的拉扯感,谢汐从小世界里弹了出来。

    他看到了睡着的白发处女斜……

    果然没押错,这是两个小世界,可以分开修复!

    谢汐轻吁口气,看向仍旧散发着光芒的狮子座。

    这次只有小狮子了。

    谢汐进入前默默祷告了一下,小狮子请务必手下留情!

    他进去了,看到的是身着战甲,手持长|枪,站在火光中的高大男人。

    哪还有什么小狮子,这是个强大霸气的成熟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回家一看留言吓一跳……

    嗯……宝宝们,难道你们忘了这篇的核心之一就是崩坏的世界吗?

    虽然我总骂老邪作死,但实际上世界会崩坏他也很无辜啦,魂意会这么悲观,就像面对世界末日的人一样,不是他们想悲观,而是已经这么惨了。

    而且渣渣汐已经在努力让他们不虐了,跟了他这么久,你们还信不过他吗?

    他可是征服了作精(什么鬼)老邪的男人……

    八界结束了,七界很短,不用怕拖沓。

    哎,其实在作话里解释挺无奈的,这变相说明我没写明白。

    但是我真的没法在里重复提示了,只能安慰自己——是宝贝们追太久,前头挺多都忘了qaq。

    爱你们,让你们生出弃的念头我也很难受,可剧情只能这样走,我觉得自己没写错q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