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82、崩坏的七界(中)
    江斜松开他,冷笑道:“我不知梦到过你多少次,每次都是将你千刀万剐!”

    谢汐面色苍白,眼中像有什么东西熄灭了,他声音更低:“等我死了,你就不会再做这样的梦了。”

    一句话仿佛掏空他所有的力气,他憔悴的模样勾起了江斜久远的记忆,让他念起那简陋的山洞,和那笑得无比温柔的虚弱男人。

    尖锐的刺痛覆盖了整颗心脏,江斜松了他,转身离开。

    来得突兀,走得更突兀。

    谢汐摔倒在地,铁链撞击地面,发出的脆响回荡了整个地牢。

    恍惚间,江斜竟以为这是在山洞,谢汐不小心摔了盘子碗……

    好像他回身,就能看到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那双惦念着他、满是深爱仿佛全世界只有一个他的眼睛。

    假的,全都是假的!

    他就是被那双满含爱意的眼睛给蛊惑了!

    愤怒吞噬了他的理智,等他回过神时,他发现自己竟斩断了捆绑着谢汐的铁链。

    谢汐茫然地看着他:“小斜?”

    江斜一眼望进他眼中,黑色的,闪烁的,仿佛夏日的夜,给燥热了一天的人带去了无限的沁凉与舒适。

    他只用一双眼睛,就像是在不停地向他诉说——江斜,我爱你。

    多么可笑。

    时至今日,他的心还在为这个虚伪的男人跳动。

    江斜笑了,笑得眼中一片冰寒,他掐住了谢汐的下巴,盯着他问:“堂堂蔷薇兽王,难道只会勾引男人?”

    谢汐猛地睁大眼,眼中光芒尽散,全是灰败。

    江斜报复性的吻住他的唇,粗暴蛮横,毫无温柔可言。

    谢汐开始挣扎,拼命地想要推开他。

    江斜将他抵在墙上,恶狠狠道:“你信不信我在这里上了你?”

    谢汐一动不动了,整个人受到巨大的惊吓,面色苍白得像个停止呼吸的死人:“小斜……杀了我……杀了我好吗?”

    江斜心口滴血,更加荒唐的是,看他这副样子,他竟然比当初被他派人追杀时还要刺痛。

    背叛的绝望都比不过对他的心疼。

    意识到自己如此卑贱与软弱,江斜恨透了。

    恨谢汐,更恨无能的自己,他开口,面无表情道:“只是接个吻,就想死了?”

    谢汐脸色更难看了。

    江斜轻笑:“很耻辱、很不堪是吗?我就是要让你尝尝我当年的滋味!”

    他把谢汐抱起来,带他出了地牢。

    谢汐整个人抖得不成样子,心里嘛……总算可以去吃香喝辣啦!

    他全程都拿捏得很稳,每一句话每个表情都是翻盘点。

    小狮子可劲作吧,等“真相”大白时,有你的火葬场!

    江斜把人带出地牢,看守的人都懵了,想上来说话,又因为狮王气压太低,一个个动弹不得。

    地牢外有他的贴身侍仆,看到这一幕也怔了下。

    江斜低声道:“去准备浴池。”

    侍仆一个字都不敢多问,只垂首应道:“是。”

    谢汐可想洗个澡了,虽然有清洁球让自己保持干干净净,但能泡个热水浴那是再舒服不过的事。

    心里美滋滋,面上还得紧张不安,他抖着嗓子问江斜:“你要干什么……”

    江斜一声不吭,带他回了寝宫,在去浴池前,他拿了一瓶药,直接掰开谢汐的嘴灌了进去。

    谢汐目露惊愕,却根本挣脱不了。

    江斜面上极凶,手上却没怎么用力,药洒出了半瓶。

    不过这种药几滴就够让谢汐手脚无力了。

    喝了药,他抱他去了浴池,江斜全程面无表情,撕开他衣服后直接扔到水里。

    谢汐四肢酸软,扶在池边背对着江斜,他黑发散在后背,与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江斜下水,把他捞过来,抵在池边吻住了。

    谢汐浑身无力,再加上在水里,更是连挣扎都挣扎不了。

    江斜连前xi都没做,就着水流要了他。

    做了这样梦寐以求的事,江斜的心里却体会不到丝毫快乐。

    巨大的悲哀和绝望俘虏了他,他是在报复折磨这个死仇,可自己的心却像是被放到了砧板上,一刀一刀被剁成烂泥。

    这九年,江斜做过无数个与谢汐有关的梦。

    梦里都与蔷薇王宫无关,他们在山洞里,在村子里,在漫无边际的原野上……

    谢汐偶尔睡在太阳底下,偶尔扶着树干等他采蜜,也有时是在村子里看诊,他只要察觉到他的视线,就会望向他,而只要看到他,谢汐就会露出那样只属于江斜的的笑容。

    江斜觉得自己不是被那些梦给诱惑的,他是被他的这个笑容。

    江斜留心观察过,谢汐从不会用这样的视线看别人,也从不会给其他人这样的笑容。

    这是独属于他的,谢汐只给了他的温柔与缱绻。

    饱含了无尽的纵容和刻骨的爱。

    江斜是被这份爱给俘获的,是沉沦在了谢汐的深情不悔里。

    可是……这爱是假的。

    每次梦醒,江斜想起的都是谢汐最后那冰冷的神态,说得残酷的话:“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不能放你离开了。”

    他要杀了他……

    谢汐要杀了他……

    他的谢汐要杀了他……

    那一刻涌上来的绝望比家破人亡还要让他无力承受。

    对于那个家,江斜的记忆仅限于一面之缘的父亲和抱过他的姐姐,其他得他毫无印象。

    他只有一个月大,母亲难产而死,他能记得什么?

    只有漫天的火光和恐惧的尖叫,以及那份因求生欲而滋生的复仇欲。

    活下去,是为了报仇。

    他狼狈的逃离了狮国,遇到了谢汐。

    这才是他人生真正的开始,谢汐才是给了他生命的人。

    可最后这个认可他存在的,却要抹杀掉他。

    狮子斜没有流过一滴泪,可他的胸口时刻都是冷凉的,那里全是压抑的血与泪。

    结束后,谢汐昏睡过去。

    江斜撑起的坚强崩盘,他用力抱住谢汐,像是要将他镶嵌到身体里:“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想永远留在那个小小的村子里,甘愿沉沦在不实际的梦里。

    谢汐切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被干到下不了床。

    咳……

    其实就还挺爽的。

    反正江斜也不敢真怎样,他假装一昏,这家伙秒怂,还要抱着他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谢汐要不是怕醒了再被艹,倒是很乐意哄哄他。

    三四天后,谢汐倒不是怕年轻的狮王x尽人亡,他是怕他把自己的心肝肺给虐成窟窿洞。

    估计着火候差不多后,谢汐操纵了机器人来“死谏”。

    江斜不准任何人靠近寝宫,所有侍仆都被赶了出来,他就一个人看着谢汐。

    谢汐被用了类似于化功散的玩意,反正一身力气都使不出来,再加上还要“侍寝”,更是手脚无力。

    江斜一点好脸色不给他,说话也难听至极,但是行为却温柔备至,不让他有丝毫不适。

    谢汐一开始还问他到底想怎样。

    江斜说:“折磨你。”

    谢汐就不再问了。

    行叭,某种程度上,这样高频率的做|爱是挺折磨人的。

    机器人冒着必死的风险来到了寝殿里。

    侍卫们自然是不敢拦他的,他是狮王的救命恩人,也是狮王无比敬重的老师。

    江斜此时正在翻看奏折,谢汐就睡在里面的软榻上,在他视线可及之处。他这样安排,对自己的解释是怕谢汐耍花招跑了,至于内心深处吧……反正谢汐懂。

    机器人砰地一声跪在地上:“陛下!”

    江斜放下折子,面色冷淡:“老师这是做什么?”

    “陛下慎重啊,那蔷薇兽王虽以身败名裂,但他好歹是曾经的战神,您将他斩首示众是立下不世威名,可您这样羞辱他,实在、实在是……”

    江斜看得折子里全是说这些的,他一把扔下去,起身道:“他是孤的世仇,孤要怎么对他,由不得你们议论!”

    机器人道:“可您将他从地牢带出来,安置在寝宫里,这……这……”

    江斜恼羞成怒:“行了,若是老师只有这一件事,那就请回吧!”

    机器人伏在地上道:“陛下,您大婚在即,却和一个男人这样……有伤国运啊!”

    谢汐恰到好处的醒来,恰到好处的听到这句话,恰到好处地向江斜投去了震惊的视线。

    江斜感觉到了,但是他不能转头。

    谢汐轻声问道:“你要成亲了?”

    大殿里安静得不行,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江斜转头,看向他道:“怎么,你以为我还记挂着你,不肯立后?”

    谢汐这几天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血色又全没了:“不是……我……我为你高兴。”

    江斜心一下子揪成了一团,他冷笑:“你没有资格为我高兴。”

    谢汐垂眸,手指死死攥紧了床褥。

    机器人又开口了:“陛下,递上来的名册都是重臣之女,您不能这样寒了他们的心啊!”

    江斜怒不可遏:“孤的事,用不着你们指手画脚!”

    机器人不出声了,他几不可察地抬头,看了眼谢汐。

    谢汐垂下眼帘。

    江斜察觉到了,心里莫名一跳,但是他没想太多,只以为是老师对谢汐起了杀心。

    当天晚上,江斜没和谢汐怎样,谢汐坐在床上发呆。

    江斜看他这样,只觉得胸口透不过气,他知道自己该杀了他,知道自己不该再荒唐下去了。

    可如果理智能够控制住情感,人生又哪有如此多的无可奈何!

    他实在待不下去了,起身出屋,站在月下透气。

    江斜知道谢汐跑不了,他那手脚无力的状态,出得了寝宫也逃不出宫墙。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过。

    江斜何等敏锐的五感,瞬间发现。

    他心一提,迅速赶回寝宫,他看到一个黑衣人跪在了谢汐面前。

    黑衣人低声道:“陛下,请跟老奴走吧!”

    谢汐什么都没说,江斜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立马出手袭向那黑衣人。

    好啊!他果然留有后手,他果然还想逃!

    江斜与黑衣人对战了几个回合后,感觉到了强烈的熟悉感。

    他究竟是更胜一筹,一把扯掉了蒙面人的伪装。

    苍老的一张脸露出来后,江斜愣住了:“老师?!”

    怎么会这样?

    将他从凶林救出来,教了他一身功夫,辅佐他登上狮王之位的老师,怎么会是谢汐的人?

    谢汐铺垫了这么久,可算是把戏给铺开了。

    机器人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对不起陛下,对不起小殿下,老奴办事不利,只能……”

    眼看着他要自杀,江斜一个短刀击飞了他的武器。

    江斜脑子一片混乱,走近逼问:“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要出去吃饭,提前更啦~

    明天见,么么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