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迎来到BOSS队〕〔最强网络神豪〕〔夏日清凉记事〕〔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84、不能被抹杀1
    谢汐推开他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斜道:“你先把猫耳朵猫尾巴放出来,我就和你说。”

    谢汐:“……”忽然好怀念魂意怎么办!

    江斜哄他道:“看看嘛,我不会做什么的。”

    谢汐服了:“你这语气不像白羊座,像灰狼座!”

    江斜没脸没皮的:“那也是你的大灰狼,只吃你这只小猫咪。”

    谢汐到底是面皮薄,哪里比得上这老流氓,他恼羞成怒道:“你再胡说八道,我生气了!”

    江斜满嘴火车,但也不是瞎跑,还是懂分寸的:“好啦,开个玩笑,你什么样子都好看。”

    谢汐:“……”真的怀念‘老实巴交’的魂意了!

    因为江斜还头顶倒计时,所以谢汐不敢和他废话,赶忙问起正事:“是因为收回了六个魂意,所以你才醒来?”

    江斜道:“应该说是收回了大部分魂意,我才能有这样的精神强度,冲破中央设下的禁制。”

    谢汐听到禁制二字就紧张,他问道:“你这样醒来不会有事吧?”他怕有反噬。

    看谢汐这样,江斜心里顿时抹了蜜一样甜:“放心,这在规则内,只要足够强大……”

    他顿了下没说完。

    谢汐等着后续呢:“怎样?”

    江斜又耍贱了:“只要足够强大,就能娶到这样貌美聪明迷人的小宝贝……”

    谢汐面无表情:“滚!”

    江斜道:“难道不是吗,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谢汐如今太了解他了,这男人胡话能说一天一夜都不会累,可稍微有点危险的事,却嘴紧如河蚌,撬都撬不开!

    谢汐冷笑道:“不说算了,你歇着,我去下个世界了。”

    收拾了这么多魂意,谢汐已经从青铜混成了王者,哪里还收拾不了这坏东西。

    江斜连忙道:“我说我说……”

    谢汐看他。

    江斜薄唇微扬,这老流氓的笑容在白羊斜清秀的面庞上反差极大,竟让人心跳漏了半拍。

    谢汐不想看他了!

    江斜道:“我说了又怕你嫌我说大话。”

    谢汐毫不客气地戳穿他:“你哪句不是?”

    信誉扫地,江斜也不在乎,这么多世界走过来,谢汐连他的底裤有几条都了如指掌了,还有什么好别扭的。

    江斜道:“也许我们足够强大,连中央都可以超越。”

    谢汐睁大眼,有些怔愣。

    江斜伸出食指在他漂亮的眼睛前晃了晃:“小朋友,回神了。”

    谢汐拧眉道:“超越了中央又怎样。”

    “谁知道呢?”江斜道,“这是我在遇到你之前,给自己订的小目标之一。”

    谢汐送他个白眼。

    江斜说情话的本事和骚话不相上下:“现在有了你,我唯一的目的就是和你长相厮守。”

    这话听着不正经,其实满含心声。

    越是接触魂意越是了解江斜,谢汐也越明白在这家伙的不正经之下有一颗多么颓丧的心。

    人总是需要一个活着的目标的。

    在谢汐来到中央前,江斜给自己找了不少目标,比如不惜切割自己来设计准世界,以维持中央的平衡,也守护了生活在中央的朋友们;再比如探索中央的秘密,也许超越了他会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人生都是迷惘的,尤其心空落落的时候,最不知所措。

    谢汐幸运的早早遇到了江斜,江斜却孤单了那么多年。

    想到这里,谢汐又心软了,他依偎到他怀里道:“我可不想和一个缺斤少两的人长相厮守。”

    江斜笑出声道:“缺斤少两?”

    谢汐瞥了眼那六个光团道:“缺不少呢!”

    江斜不服了,他拿起谢汐的手道:“怎么会缺,你试试他这么大……”

    谢汐:“……”什么时候硬的,这满脑子废料的家伙!

    江斜忍不住了,压到他身上道:“来,你来切身感受下……”

    谢汐气道:“别胡闹,只有一个半小时了。”

    江斜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上方道:“你看它动吗?”

    谢汐抬眼看去,这才发现……倒计时静止了!

    他们闲扯了一通,怎么也得五六分钟了,怎么还维持在了一个半小时。

    江斜道:“放心,我醒着,倒计时就不会变化。”

    谢汐疑惑道:“这倒计时到底有什么含义?”

    江斜道:“等你把魂意都带回来就能知道了。”

    线索太少,盲目猜测,反而会误导自己,这道理谢汐懂。

    既然倒计时不变……谢汐就……推不开这家伙了。

    两人亲热一番,谢汐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还得在神鉴上画出浴池。

    江斜道:“是狮子宫的浴池呢。”

    谢汐瞥他一眼。

    江斜装可怜道:“先生,你把我骗得好惨。”说着还用上了狮子斜的声调。

    谢汐理他个鬼:“你还有脸说!”

    江斜又装成了后卿的模样:“陛下,您真的爱我吗?”

    谢汐瞥他一眼:“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

    江斜秒怂,下水抱着他道:“宝贝,我错了。”

    那些前情提要……他如今再回首,饶是脸皮厚如城墙,也有点撑不住。

    太脑残了,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谢汐总气他胡说八道,却又怕他真的在意,立刻又说道:“这与你有什么干系。”

    江斜立马道:“对,都是那些脑残魂意的错!”

    谢汐嘴角抽了抽,自己骂自己很爽吗?哦,这还是个自己杀自己的家伙。

    谢汐道:“和魂意也没干系,如果是我的世界崩坏,我会想得更悲观。”

    在地球时,独自一人生活在破旧小楼里数月都没出门的日子里,谢汐的情绪如果能影响到一个小世界,只怕更加阴暗更加悲观。

    江斜心里一甜,手上就不老实了。

    谢汐又气了:“你有完没完!”

    说起来在准世界时他想过无数次要给这家伙禁欲的!

    江斜道:“不做什么,就想抱抱你。”

    怎么抱都抱不够,怎么亲都觉得窝心。

    这种滋味饶是江斜那丰富的词汇量,也不知道该如何诉说。

    大概只有拥抱着一生所爱的人,才能体会到。

    两人腻歪了一阵子,也交流了一下这几个世界的情况。

    谢汐道:“我太不小心了,竟然一下子碰到了两个魂意。”

    两个凑一起真是太要命了,简直给了魂意们虐自己的丰沃土壤,他们吞起刀子来更是面不改色了。

    江斜道:“也许不是你不小心……”

    谢汐一愣:“什么意思?”

    江斜看向光团道:“这些准世界和这里还是有一定牵连的,也许是处女座等不及了,故意让你摔一跤,碰到了他。”

    谢汐睁大眼:“这也行?”

    江斜道:“为什么不行?后卿那状态……”

    他顿了下没再说下去。

    谢汐却懂了,后卿那状态的确太严重了,也许是准世界崩坏得太过厉害,所以希望谢汐先把他带回来吗?

    谢汐不由地心一紧:“还剩下六个光团,会不会有哪个准世界也很严重?”

    江斜眸色闪了闪。

    若以前谢汐没准就忽略了,但经历了这么多,他简直是这混蛋肚子里的蛔虫,对他这要命的性格是一清二楚。

    谢汐追问道:“你之前说的……中央不会发布抹杀你的崩坏世界的任务,是假的吧!”

    江斜明显停顿了下。

    谢汐急了:“会发布的是吗!”

    江斜轻叹口气道:“中央大概不会因为我是你老公,就特别照顾我……”

    谢汐:“………………”这种时候还有心情皮!

    谢汐道:“倘若有哪个崩坏的世界被接受了抹杀任务,那……”

    抹杀是彻底抹杀整个准世界,连魂意也无法幸存,到时候……江斜该怎么办?

    阵阵寒意窜到头顶,谢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如果江斜死了,他绝对没有独自活下去的勇气。

    江斜心疼坏了,把他拥入怀里道:“别担心,即便有人接到了抹杀任务,也完不成。”

    谢汐怔了怔。

    江斜道:“我设计的准世界最低也是s,这样等级的准世界沦为抹杀任务,可能会成长为超神级,放眼整个中央也没几个人能接。”

    谢汐才不信他:“还需要几个人吗,一个人就够了!”

    他知道的,云阁阁主n就是一位和x齐名的神级玩家!

    江斜清清嗓子道:“老n天性怂包,很少作死。”

    谢汐可不会被他糊弄:“如果是中央唯一的超神级任务,一个连x都没有通关过的任务呢?”

    江斜:“……”小朋友真是越来越难糊弄了。

    谢汐想得一点错都没有。

    任务等级越高,奖励也高得惊人。

    云阁阁主早就什么都不缺,但是x始终站在他前头。

    凡是到了那个位置的人,谁不好胜?谁甘心一直被人压着?

    更何况江斜这家伙又是个嚣张性子,但凡云阁阁主有一点骨气,也会想赢他一次。

    如果中央发布了抹杀任务,云阁阁主不会知道这是江斜设计的准世界,但可以确定的是,江斜肯定没有完成过这样高等级的任务,那么……

    怎么看都值得一试啊!

    谢汐想得这些,江斜自然都明白。

    他宽慰他道:“即便老n真去了,也搞不定魂意,别忘了,魂意就是我,准世界如果提升到超神级难度,那魂意也会挣脱限制,相当于巅峰期的我了。”江斜眨了眨眼道,“在演武堂,老n一次都没赢过我。”

    谢汐冷笑:“魂意有技能有道具有好几条命吗!”

    江斜:“……”

    在中央,江斜和n是一对一,可在崩坏的世界里可没有公平可言。

    这就像一个满级玩家去刷最高boss,即便玩家比boss弱很多,可最后胜利的也只有玩家!

    谢汐越想越慌张,只想赶紧进入到准世界里,快点把魂意们都带出来!

    正所谓怕什么就来什么……

    就在谢汐满心不安时,剩下的六个光团忽地变了颜色。

    原本代表着各自星座颜色的光团全部成了黑色。

    镜面一般的光团也成了旋涡状,那不断加深的黑色充斥着浓浓的不详。

    谢汐握紧了江斜的手。

    江斜反手握住他,声音依旧沉稳:“别怕。”

    谢汐声音颤抖着:“他们是被发布了抹杀任务吗?”

    江斜应道:“嗯。”

    在这样凶险的时刻,江斜强大的心理素质完全展现出来,他经历了太多生死,在悬崖边徘徊了无数次,那些经历锤炼了他越是凶险越是冷静的心态。

    这感染了谢汐,谢汐慌张的心平静了下来,他轻吁口气道:“我们还在修复任务中,要抢在他们前头带走魂意!”

    江斜温声道:“没问题的。”

    这时像是感应到了谢汐的心声,六个黑色光团融合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鬼喘气〕〔超级警监〕〔凰妃演技太高超〕〔重生之嫡女不善〕〔我若离去,后会无〕〔超极品太子〕〔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武逆九天〕〔冷血杀手四公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