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绝世大少陈歌〕〔陈歌马晓楠〕〔花都极品狂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85、不能被抹杀2
    这倒省事了,谢汐正犯愁自己哪来的六只手来同时按六个光团。

    光团能融合成一个就方便了!

    谢汐道:“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江斜忽地拉住他。

    谢汐转头看他,江斜苦笑道:“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谢汐怔了下。

    江斜露出了极其罕见的神态,这个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居然会摆出这样不自信的模样:“一直都在辛苦你,而我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谢汐通关了他的准世界,是认可了他存在的价值。

    谢汐修复了他崩坏的准世界,是在延续他的生命。

    从头到尾,一直都是谢汐在付出,而他……

    谢汐笑了,果然这个老流氓的外表下,放着一颗敏感的心。

    他走近江斜,认真看着他:“想什么呢,在其他玩家在准世界里直面凶险时,我却在你的世界里和你谈恋爱。”

    江斜一怔。

    谢汐道:“第一个世界里你给我了致命伤免痛,第二世界里你给了我易容术……每个魂意都舍不得伤害我,无论面对怎样糟糕的境地,他们都选择了相信我,守护我——像你这样。”

    诚然谢汐走过的每一个世界,似乎都是在救赎江斜。

    可反过来想,这每个世界又何尝不是在拯救谢汐。

    从最开始对一切失望的少年走到现在勇敢的谢汐,他经历了最好的成长之路。

    谢汐对江斜来说是唯一的。

    江斜对谢汐来说又何尝不是唯一的。

    江斜弯唇笑了:“小汐。”

    谢汐看他:“嗯?”

    江斜道:“我爱你。”

    谢汐也笑了,他捧着他面颊,在他唇上印了一下:“爱我的话,就好好活着!”

    江斜眸中明亮,回吻他道:“你也是。”

    对爱人最好的保护,其实是保护好自己。

    因为失去挚爱,是比死亡还要残酷的事。

    谢汐碰到了黑色光团,同时白羊斜也昏睡过去。

    黑色光团上现出了六个模糊的身影,谢汐看不清他们,但知道这是江斜。

    低沉的声音似乎是冲破了无尽黑暗,艰辛地传到了这里。

    他问他:“是我吗?”

    谢汐应道:“是。”

    在进入这个将被抹杀的世界时,谢汐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江斜说过,中央是不夹带私人感情的,祂不懂偏心为何物,祂的意志全部在维持平衡上。

    不是维持中央平衡,而是维持万千世界的资源平衡。

    诚然有谢汐在,崩坏的世界能够被修复,一旦修复,这样高等级的世界会给中央带来良性的循环,可惜这是有限度的。

    崩坏的世界对中央来说就像寄生的毒瘤,很有可能他等不及医生把毒瘤治好,就已经被毒瘤给侵蚀到体无完肤。

    所以他需要切除恶化得十分严重的毒瘤。

    中央不在乎江斜的生死,祂看到的只有万千世界。

    祂发布了修复任务,同时又发布了抹杀任务,这不矛盾,因为这都是治疗的手段。

    的确前者更温和,治疗的效果也更好,但在紧急情况下,后者也能避免事态过度恶化。

    谢汐明白这些,所以心里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他知道这是一次硬仗,而他一定要赢!

    睁开眼的瞬间,谢汐恍惚间似乎听到了江斜的声音:“——我在。”

    谢汐笑了下,他当然知道他在,还不少呢!

    挺奇妙,谢汐只身一人,却一点都不觉得孤单。

    他睁开眼,有些惊讶。

    这是一个极为空旷的地方,周围一片漆黑,仿佛乌云密布的旷野,没有丝毫人烟。

    谢汐动了下,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身体……

    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四肢,体会不到脚踏实地的感觉,只是在悬空飘着。

    他试着低头,发现自己被笼罩在一团黑雾里,或者该说他本身就是一团黑雾?

    搞不清楚。

    谢汐试着动了下,他发誓自己意识里这一动,仅仅是迈一小步的意思,可他这身体却好像窜出了十万八千里。

    按理说周围一片漆黑,没有对照物的情况下,人无法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但谢汐就是能清晰感觉到,自己这一动,至少绕着中国来了三圈!

    什么情况?

    谢汐各种稀奇古怪的身份都当过,可也没试过这种情况……

    果然将被抹杀的世界很不一般吗?

    而且这还是六个将被抹杀的世界,谢汐必须谨慎对待了!

    谢汐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还是一片空茫,一片黑暗。

    周围的黑和他身体的黑雾还不一样。

    周围的要更淡一些,作为他身体的黑雾要重很多,就像一幅水墨画,有着笔轻重之分。

    谢汐觉得自己的身体就是团黑雾,而这地方嘛……鬼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谢汐继续往前走,他迈步相当于瞬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然而这黑暗地带却像是没有尽头般,铺天盖地充斥了整个空间。

    谢汐倒也不着急,他耐着性子继续走,想着早晚会走出去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更无法知道走了多远,谢汐听到了一个断断续续地声音。

    “……神……请……子……甘……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

    首先这语言很陌生,谢汐只能听明白其中的几个发音,其它的要么是太模糊了,要么是听到了也不懂。

    这就奇怪了,中央的玩家大多都修习了通用语,只要是准世界里的语言,就没有听不懂的。

    谢汐向着声源走去,想知道他说了什么,也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走了约莫两步,谢汐看到了一个微微闪烁的点,它散发着极其微弱的褐色光芒。

    这样的颜色在这样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很容易被淹没,但谢汐却看得清清楚楚,哪怕它就像宇宙中的一粒尘埃般微不足道,谢汐却精准地看到了它。

    褐色?

    谢汐心思一动,他记得剩余六个星座的的颜色。

    天秤座之前似乎就是褐色的光团?这难道是天秤斜?

    谢汐这样想着,走近了那个小小的褐色光点。

    离得越近,他看得越发清楚。

    这小光点极小,小到仿佛一滴水珠,可是透过这小小的水珠,谢汐却看到了漆黑以外的世界。

    这视角很有趣,好像在电影院里看电影般,身处黑暗,却看到了荧幕上的广袤世界。

    谢汐看到了一个黑发黑眸的幼童。

    他生得白嫩可爱,只是衣服破破烂烂,头发也乱糟糟的,一双黑眸极大,却没有孩童的天真烂漫,里面一片漆黑,盘旋着无穷尽的仇恨与怨怼。

    谢汐冷不丁和他对视,竟怔了下。

    男孩开口了,清脆的声音里有着谢汐不懂的词汇:“你是……”

    谢汐听不懂他后面的单词,他有些诧异,男孩看得到他?

    谢汐尝试发出声音,却发现声音只回荡在黑暗里,无法进入到“水珠”里。

    所以男孩根本听不到。

    谢汐这感觉就像看电影的人尝试与影片里的人说话一样,怎么可能做到。

    他不再出声。

    男孩竟单膝跪下,额间的发落下,声音里满是虔诚与无法遮掩的怨恨。

    谢汐听不懂他说了什么,只能模糊分辨出——力量。

    他在向他乞求力量吗?

    谢汐感觉这位黑发少年,极有可能是年幼的天秤斜,但因为隔着“水珠”,所以感觉的不那么真切。

    想要力量的话……他该怎么给他力量?

    这个念头一动,一根极细的黑雾冲向了水珠,像是墨滴般,迅速污染了清澈的水面。

    谢汐看到了萦绕着黑雾的水珠,也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男孩所在之地,竟是一片尸海。

    他脚下躺着让人作呕的残尸,紫红色的血充斥着不详,映衬着雪白的幼童,满是诡异与惊悚。

    谢汐饶是见多了大场面,也还是被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男孩站在这样的地方,竟连一点表情都没有,他不怕这地狱一般的景象,不怕腐臭与血腥,不怕漆黑与冷寂,他站在那里,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谢汐。

    谢汐无法从他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全是黑色,他的眼睛里只有无穷无尽的黑色。

    男孩伸出手,向着谢汐这边伸了过来。

    那一瞬间,谢汐以为他要抓住他的心脏。

    然而男孩只是抓住了那一缕黑雾,他白皙的手掌在触碰到黑雾后立马像被腐蚀了一半,变得血肉模糊。

    那是何等稚嫩的手掌,此刻却血肉外翻,汩汩冒着的鲜血像是要把男孩身体内的血液全部抽干。

    谢汐一阵心疼,可惜也做不了什么。

    男孩死咬着牙,面上青筋暴起,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疼痛,但是他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意思,他死死握着那团几乎要将他吞噬的黑雾,像将死之人抓住了最后的浮木。

    漫长的时间过去,黑雾彻底融入到男孩体内,他站直身体,手腕处有了一个黑色的纹路。

    那是一朵繁复的蔷薇花,层层花瓣分明,栩栩如生,却因为纯黑的颜色,带着浓浓的不详。

    男孩低下头,唇瓣吻在了黑色的蔷薇花上,他低语道:“……甘愿做您忠诚的奴仆。”

    谢汐终于听懂他的话了,下一瞬,他感觉到自己离开了身处的漆黑,来到了“水珠”里。

    谢汐终于看到了全部的景象。

    这似乎是一个恢弘的大殿,可此时已经血流成河。

    大殿成了坟墓,承载着数之不尽的尸体。

    谢汐看到男孩一跃而起,稚嫩的幼童在天空变为黑色的巨龙。

    这的确是江斜,也许是天秤斜,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自己又是个什么情况?

    谢汐怎么感觉自己身上挂满了大反派三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天秤座报道~

    小声比比:真的不是因为我是天秤座的,所以天秤斜是巨龙,真的不是!

    大家可以盲猜一下其他星座对应的种族,哈哈哈。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鬼喘气〕〔超级警监〕〔凰妃演技太高超〕〔重生之嫡女不善〕〔我若离去,后会无〕〔超极品太子〕〔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武逆九天〕〔冷血杀手四公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