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肆〕〔大唐:开局成了公〕〔签到斗罗从史莱姆〕〔我真的不想喷人啊〕〔偏执总裁的小萌妻〕〔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网游:开局变身野〕〔重生之胭脂夫人〕〔重生后,王妃富甲〕〔徐长生周葵〕〔曲嫣薄司晏〕〔曲嫣薄司晏〕〔都市之全能学霸〕〔曲嫣薄司晏重生〕〔华夏盘龙村杨老徐〕〔暖风不及你情深〕〔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娇娇王妃是朵伪白〕〔觐神之赛〕〔封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87、不能被抹杀4
    能怎样?

    谢汐这位强大却无助又可怜的“神”,只能在反派的道路上勇往直前了。

    虽然谢汐一脸懵逼,但凭借被培养出来的脑洞,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天秤斜十有是启动了某个邪恶的仪式,召唤了他这位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的神。

    一个有龙神的世界,想必也有其他神,这肯定不是无神论世界中纯粹的信仰,这里的神是切实存在的,凌驾于整个大陆之上的某种强大的生物。

    谢汐无疑是很强的,这令他欣慰,但如果他是光明一方的,他会更欣慰一些……

    天秤斜召唤了谢汐,获得了力量,需要付出的代价是炽热的鲜血。

    注意炽热的二字,血液有温度且是新鲜的,那就只能是现杀现取了,就像刚才那样,数十人的血液都涌进到黑色蔷薇花里。

    谢汐想得更多一些,看那些人的身体,失去的可能不止鲜血……连生的气息都没了。

    而奉献了“供品”,天秤斜也获得了力量,从稚嫩的幼童变成了高挑的少年。

    至于得到力量前的那段记忆……

    谢汐暂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许和天秤斜的心愿有关?

    召唤某个邪恶的东西,肯定是为了达成某个强烈的愿望吧?

    这种套路挺多,尤其是这种背景下,不惜一切代价召唤恶魔什么的,大多是为了复仇。

    小黑龙这经历的确有复仇的基础。

    那么他要向谁复仇?

    谢汐带着这些疑惑,静等着之后的发展。

    他现在只能被动跟着,究竟会发生什么,留神看着就行。

    短短一个月功夫,天秤斜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魔龙。

    他黝黑的巨龙身体本就容易激起人类心底的恐惧,再加上残酷的杀戮手段,更是让人惊恐万分。

    第二次的供品显然比第一次还要多一些。

    天秤斜根本不掩饰自己的行踪,他等着人来杀他,然后反杀……

    让谢汐略微有点点欣慰的是,天秤斜没有伤及无辜百姓,杀的人全是对他起了杀心的。

    而且尽量选在了空旷的地方,不牵扯到其他人。

    但谢汐还是很愁……即便都是些该杀之人,小黑龙这状态也很致命了。

    完全不把人当人,也从不用任何武器,用手指来掐断脖颈的方式实在是暴虐到了极点。

    第二次供品,足足用了三倍的鲜血。

    当手腕的蔷薇花吸满血液后,天秤斜一直面无表情的面庞上流露出些许悲伤。

    只是一闪即过,却让人感受到了巨大的悲哀。

    再度有黑雾从蔷薇花中涌出,形成了一个灰色的镜面。

    此时天秤斜正在一片空旷的荒野中,他瘦削的身形仿佛天地崩塌前最后一棵树,倔强地遥望着逼近的天空,眼睁睁自己被压得粉碎,无法回避与躲闪。

    谢汐知道这是重要的线索,也凝神看了过去。

    镜面中又出现了天琤的母亲,那位原本美丽丰润的女子已经彻底瘦脱了形。

    她长发凌乱成枯草,眼中再无丝毫光彩,牵着一个黑发黑瞳的孩子,漫无目的地走着。

    男孩小声唤她:“妈妈……”

    女人浑身一颤,声音哆嗦着:“怎、怎么了?”

    男孩道:“我饿了。”

    女人如同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面色毫无血色:“我……我去给你……给你找吃的。”

    男孩点点头,安静地等在原地。

    女人走了,她走向森林的背影好像要一去不回。

    谢汐心揪了下,他还真怕这位母亲就这样抛下自己不祥的孩子。

    然而很快他就改变了念头,也许她还不如就这样抛弃他……

    女人带回来一些红色的果子,放到了男孩面前:“吃点吧。”

    男孩伸出苍白的小手,拿起一个果子放到嘴边,他咬了一口,眉峰皱了皱。

    女人不知为什么,似乎十分紧张。

    男孩停了下来。

    女人整个人都绷紧了,像是快要断掉的琴弦:“怎么了?”

    男孩将果子推到了女人面前:“妈妈,您也饿了吧。”

    女人愣了愣,看着面前的红色果子,一层层热泪像翻滚的海浪般从她碧蓝的眼睛里涌出来。

    她崩溃了,打掉男孩手中的果子,一把抱住他,不断地道歉:“对不起,小琤,对不起,妈妈很怕,妈妈真的……太害怕了……”

    男孩垂眸,轻轻环住她的身体,道:“妈妈不怕,妈妈不要怕。”

    他用着无机质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女人给予他的只有流不完的眼泪。

    谢汐看到了,那从男孩手中滚落的红色果子,缺口处流出的红色液体迅速让碧绿的小草枯萎。

    果子有毒。

    谢汐看得到,天秤斜肯定也看到了。

    也许他早在那时候就知道了。

    连他唯一的母亲都因为无法承受,而想要杀了自己的孩子。

    天秤斜面无表情地看着,似乎并未因此而悲伤。

    谢汐也继续看下去,很快他就无法再指责这个凄惨的女人。

    她想要毒死亲生儿子,也许不仅是受不了被追杀的痛苦,更是因为心理上巨大的恐怖与折磨。

    夜晚,本该在睡梦中的男孩忽地睁眼醒来。

    他眸中没有丝毫睡意,动作也轻缓得像只猫,他一点没有惊动母亲,脚步像空气一般轻盈,连薄脆的枯叶都没有发出声响。

    谢汐看到男孩站在了山坡处,望着远处的小村子。

    那里有着温暖的房屋,香甜的食物,是让人向往的天堂。

    男孩慢慢走下山坡,走进了小村子里……

    他很饿,饿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知道那里有好吃的,有很多很多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

    看到这里,谢汐心咯噔了一下,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天秤斜不会真的是什么厄运之子吧……

    他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只是物种不同,做的某些事就会显得异常残酷。

    比如对于猪来说,吃他们肉的人无疑是魔鬼。

    天秤斜总不会……

    好在男孩没有去屠杀人类,他只是像只小狐狸般进到了鸡圈里,抓了很多鸡。

    他不懂得该如何烤熟,只是知道自己吃过它。

    他想带一些回去,让妈妈……

    然而悲剧诞生了。

    听到动静的村民出来,看到了满手血腥的黑发男孩。

    村民尖叫出声,拿出斧头掷向男孩。

    男孩看着近到眼前的斧头,根本不知躲闪。

    可惜他到底不是人类,巨龙强悍的躯体不是一把普通斧头能够伤到的。

    这斧头不仅伤不到他分毫,还像撞上了钢铁般反弹出去……

    原本要杀死男孩的斧头,劈中了村民的胸口。

    凄厉的惨叫唤醒了沉睡的村庄,随之而来的是真正的厄难。

    村民们发疯一般的袭击男孩,男孩不懂得躲避,他的茫然无措酿成了巨大的悲剧。

    射向他的箭,全部被反弹,想要杀他的村民却死了无数。

    这助长了人们的畏惧,他们惊慌逃窜,大叫着魔鬼魔鬼……

    混乱产生了更大的灾难,村民们在深夜推挤踩踏,失手撞翻了炉火后,把半个村庄都快给烧没了。

    等到母亲从噩梦中惊醒,慌忙跑到山坡下,看到的是在冲天烈火中,满身鲜血的幼童。

    他白皙的面庞上沾满了血迹,在一片惨叫与火焰中,他鲜红的唇瓣犹如食人的怪物。

    女人崩溃了,面对孩子的靠近,她疯狂后退,终于说出了压抑在心底的言语:“厄运……厄运之子,你不是我的孩子,你不是……”

    男孩小小的手里还攥着死去的鸡,他站住了,用懵懂的表情看着面前陌生的母亲。

    “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女人转身,逃进森林里。

    看到这里,谢汐快要看不下去了。

    但这还不是结束。

    男孩追了上去,仍旧想要跟随母亲。

    这位遭受了无数磨难与痛苦的女人,彻底垮了。

    她歇斯底里的漫骂着,诉说自己的不幸与痛苦,质问龙神的不公,恐惧与怨恨让她的理智彻底崩塌。

    她当着男孩的面,用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鲜血汩汩从她的胸口涌出,男孩踉踉跄跄地上前,一双大大的黑眸里全是茫然与无助。

    到底怎么了?

    一切的一切究竟怎么了?

    男孩跪倒在地上,眼泪夺眶涌出,滴落在母亲苍白的面庞上。

    濒死的时刻,这个不幸的女人找回了一丝真正的清明,她看着男孩,露出了充满爱意的笑容,她说:“好孩子,恶魔不会哭泣,你是我的孩子……”

    这是她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留给她不幸的孩子最后一丝善念。

    可这一丝善念,真的会给男孩带来幸福吗?

    怕是更加深重的磨难。

    黑雾散去了,天秤斜怔怔地。

    他俊秀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没有悲痛没有失落,他的眸子里只有暗无天日的黑暗。

    “感谢吾神。”

    他亲吻了黑色的蔷薇花,紧接着那黑雾缩成的荆棘藤蔓再度裹住了他。

    尖刺刺进白皙的皮肤,那鲜明的对比让看着的人都觉得疼痛不止。

    可少年更加平静了,他似乎什么都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也好,心里的疼痛也好,都感知不到了。

    随着天秤斜的这次成长,谢汐终于有了变化。

    他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甚至能够操纵空间中的某些元素……

    等天秤斜成长为一位英俊的青年时,谢汐也聚拢了一个淡淡的身影。

    睁开眼的天秤斜看到了这极其模糊的身影。

    他瞳孔猛缩,单膝跪地:“吾神,您的仆人期盼聆听您的圣言。”

    谢汐试着操纵了下这黑雾般的身体,总算发出了声音:“天琤……”

    他只是唤了他的名字,然而回荡在天空中的,犹如从远古而来的声音低喃的却是:“杀戮,永恒的杀戮。”

    作者有话要说:  谢汐:???还能篡改台词?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