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界神王〕〔杨辰〕〔北境战神杨辰〕〔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妻逢对手:总裁大〕〔王妃娘娘升职记〕〔最后一个使徒〕〔如意佳婿〕〔紫极天帝〕〔末世收割者〕〔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89、不能被抹杀6
    哦,没衣服是常态,有衣服才不正常了!

    这深更半夜,孤男寡男,两人身上加一起统共一件要遮不遮的斗篷……

    江老邪的心思昭然若揭啊!

    到底谁才是邪神?谢汐真想把这口大锅砸到某人脑壳上!

    “起来。”谢汐谨慎开口,发现“翻译器”没坏,能精准翻译了。

    天秤斜慢慢起身,依旧垂着眼眸,没有看向谢汐。

    直视神明,是不敬,他很清楚。

    谢汐道:“你的名字。”

    天秤斜毕恭毕敬道:“天琤。”

    谢汐又问:“唤醒我,是想要什么?”

    他这话应该问题不大,之前天秤斜只是举行了召唤仪式,把他这个邪神给召唤出来了,通过不间断的“投喂”,才让谢汐幻化出身体,也算是苏醒了,所以他才用唤醒这个词。

    天秤斜身体蓦地一崩,他赤身o体,紧绷身体后尤其明显,那性感的线条越发充盈着强悍的力量。

    他低声道:“我想杀死龙神。”

    谢汐隐在兜帽下的唇瓣微扬:弑神啊,果然不是省心的家伙。

    他本以为天秤斜做多也就向龙族复仇,让他们自食恶果,没想到他直接想弄死龙神。

    看过他的经历,倒也不难理解。

    他和他母亲的悲剧就是从诞生开始的。

    而他的诞生,是龙神赐福。

    这里就必须介绍下龙族的繁衍机制了,这个种族寿命很长,随随便便也能活到百岁,相当于人类的十倍。

    但是他们的繁衍能力很差,同族间产下的龙蛋全都很难孵化。

    为了不让种族灭亡,龙族长老像龙神乞求,得到了新的繁衍方式。

    每隔十年,龙神会向信仰他的人族赐福,被选中的女人在三年后会诞下一头健康茁壮的巨龙。

    而这位女人也会被龙族尊为圣女,她所在的国家都会得到巨龙族的庇护。

    天琤的母亲就是这十年被选中的女人,她在怀孕的三年里,享受到了堪比女王的优渥待遇,她被自己的国家奉为贵人,被高贵的龙族善待,每日都在幸福中等待着孩子的降生。

    然而……

    生下孩子的那一刻,她的命运也画上了终止符。

    天琤也开始了自己的厄运。

    一切的根源就是龙神,天琤恨祂!

    所以他背弃了信仰,召唤邪神,想要杀死龙神!

    谢汐低喃道:“你想弑神?”

    天秤斜再度跪下他,黑色短发落在了修长的脖颈上,他虽低头,后背却依旧笔直,声音也充斥着勇敢与无畏:“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只想杀死龙神!”

    谢汐愁得慌,不是代价的问题,而是龙神是神,他却是个半吊子神,他自个儿说不定都弄不死龙神,怎么教天琤弑神?

    哦……他做不到,但江斜肯定做得到,是他想岔了。

    行吧行吧,你想干嘛就干嘛。

    谢汐想了下,问他:“你觉得我是什么?”

    这个问题显然是天秤斜没想到的,他愣了愣。

    谢汐道:“龙神是六主神之一,你觉得我会为了你去杀了他吗?”

    天秤斜抬头,面上一片苍白,衬得眸子越发漆黑。

    谢汐摘下了自己的兜帽,弯腰靠近,与他对视。

    天秤斜怔住了,面前这张脸漂亮到了极点,代表着不祥的黑发落在他白皙的面庞上,仿佛烘托着白珍珠的黑色锦缎,天真美丽,却又邪恶诱人。

    砰砰砰,天琤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不是因为这惊人的美貌,而是他薄唇微弯后,呢喃在他耳畔的话语:“会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恶魔的低语,邪神的诱惑,这都是蛊惑人心的手段。

    可是天琤甘愿堕落,他低下头,哑声道:“感谢吾神。”

    谢汐皮这一下可开心了。

    能趁机逗弄一下江斜,十倍快乐了解下!

    他站起身,手指虚晃了下,其实是素描笔画神鉴,凭空出现两身衣服:“穿上。”

    天秤斜接过那身衣服,道了谢后穿戴整齐。

    人靠衣装马靠鞍,打扮整齐的青年更帅了。

    谢汐画了身“情侣”装,不过自己还是披着斗篷,把黑色长发和过分白皙的肤色给挡了起来。

    他那模样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就差没把“我是邪神”给写到脸上了。

    穿着斗篷是为了低调些。

    收拾利索后,谢汐也基本想好了弑神的路要怎么走。

    这个大陆有六大主神,龙神是其中之一。

    他这个邪神因为路数不正,可以被召唤出来,主神却是不可能的。

    但主神会庇护自己的后裔,尤其是龙族首领,是有机会见到龙神的。

    暴力弑神难度高风险大,谢汐不建议。

    他给天秤斜想得方案是——成为龙族首领,找机会接近龙神,摸清底细后来再弄死他。

    至于如何成为龙族首领?

    染个色就行,金色最尊贵?

    那就当金龙呗。

    谢汐这想法还没说给天秤斜听,他们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凶险。

    天秤斜这一天一夜的杀戮彻底惊动了法尔王室,他们派出了大魔导师,誓要剿灭这条恶龙。

    谢汐感觉到偷袭时,天秤斜已经将他护在身后。

    谢汐正要说话,却在天秤斜变身后,自己也随之消散。

    是了,他是凭借天秤斜的力量才拥有了身体,并不是真正的邪神本体,所以当天秤斜使用力量时,他也就消失了。

    消失得太快,谢汐没画出异空间盾,可惜。

    这次的敌人比之前又强大不少,黑龙一口黑色火焰喷出来,那位人族大魔导师立刻撑起了一个水色光盾,在那水盾的护卫下,毫发无伤。

    谢汐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这次有些棘手。

    黑龙俯冲而下,撞在了那水盾上。

    魔导师不愧是人族的最强者,他几乎没有吟唱,法杖顶端已经卷起了一道汹涌澎湃的水浪。

    那水浪中闪烁着针芒,刺向黑龙后发出了密密麻麻的清脆撞击声。

    毫无疑问,倘若不是黑龙的身体刀枪不入,这些密不透风的冰针已经把他刺成马蜂窝!

    不好办啊!

    谢汐死盯着那位魔导师,心里有些紧张。

    他差不多了解了天秤斜的力量,在与龙族精英的那次对战中,天秤斜活了下来,却也受了重伤。

    之后他又用鲜血献祭召唤邪神,愣是把自己折腾成了幼童模样。

    如今虽然通过杀戮觉醒了邪神的力量,但距离鼎盛时期还是有段距离的。

    而这位人族魔导师不仅有着克制黑龙的法术,还对天秤斜了解颇深。

    当天秤斜变成人形时……谢汐一慌,觉得是圈套!

    人族魔导师冷笑,下一瞬他身后有冰蓝色火焰冲天而起,一个巨型法阵在他身后形成……

    坏了!

    他们知道天秤斜人形不是刀枪不入,所以故意用魔导师为诱饵,遮掩住后面在吟唱准备的巨型法术!

    等天琤以为自己的龙形态无法伤到这魔导师,切换成人形后,这时法术已然吟唱完毕!

    如此可怕的法术一旦发动,人形的天秤斜无论拥有怎样的速度,也不可能躲得开!

    只要被扫到一点,天秤斜也……

    就在这紧急关头,谢汐却忽地感觉到了一阵拉扯感。

    他一愣,眼睁睁看着眼前的光景不断压缩变窄,自己回到了“观众席”。

    这感觉就像从全息影像切换到了二维平面。

    他看着“荧幕”上的天秤斜,意识到自己回到了之前那虚无的混沌空间。

    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天秤斜重伤,召唤术被切断了?

    谢汐心一急,想重新进到“荧幕”里。

    然而连荧幕都开始后退,变回了之前那褐色星点的模样。

    与此同时,谢汐又听到了低语声……

    “我愿意奉献自己的血肉,奉献自己的灵魂,虔诚地渴望您的降临……”

    ——是因为又被召唤,所以他才离开天秤斜那边?

    谢汐脑中极快地闪过这个念头。

    毫无疑问,能召唤他的肯定是某个斜,看那星点上闪烁着的紫色,难道是天蝎斜?

    真要命,怎么卡在这么个关键时候?天秤斜出事了可怎么办!

    可是不回应天蝎斜,天蝎出事了又该怎么办?

    从天秤斜的经历能猜出来,会逼到召唤邪神,肯定是穷途末路了。

    不理会的话,十有会死!

    谢汐略微权衡,先回应了天蝎斜。

    天秤斜那边虽然凶险,却还不是绝路,也许会受伤,但不至于一命呜呼。

    谢汐只能先去看看天蝎斜的情况。

    在凝视着紫色星点时,谢汐余光瞥了眼天秤座的褐色星点。

    星点很小很小,可谢汐却能透过这么小的一个点,隐约看到里面的景象。

    好像是静止的?

    静止在天秤座即将被攻击的瞬间?

    即便无法进一步确定,谢汐也稍微松了口气,也许他这个空间与他们的现实是不同的时间流速。

    就像中央和准世界。

    嗯?

    谢汐脑中极快地闪过了什么,可仔细思索,又无法捕捉到……

    顾不上多想了,谢汐靠近了紫色的光团。

    很快他又像从二维到三维的跨越般,眼前豁然开朗。

    他看到了站在黑暗中的男人,他有着黯淡的紫色长发,侧脸完美无瑕,好看得让人忘却呼吸。

    当他转过头时,另一半的白骨触目惊心。

    谢汐怔住了。

    天蝎斜你这是什么情况!

    更加让人心惊肉跳的是,他的脚下爬着无数的尸鬼,他们像蠕动的虫子一般让人作呕,它们嘶吼着,啃噬着,仿佛要将这个唯一站着的紫发男人拖到他们中间。

    谢汐总觉得自己被他看到了。

    男人一半身体俊美如神邸,一半身体是彻头彻尾的白骨,画面惊悚,却又带着诡谲的魅力。

    他修长的手握拳,抵在了心口,低沉的嗓音仿佛从胸腔震动而出:“……甘愿做您最忠诚的奴仆。”

    作者有话要说:  二话不说,先来个比惨大赛吧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阴婚不散:我的高〕〔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超级警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