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96、不能被抹杀13
    谢汐像个渣男一样哄走了俩斜,已经不敢回头了。

    无法想象,在几位前辈面前,自己的形象沦落成什么模样了。

    关门堵窗自个丢人也就算了,如今……

    哎,谢汐只能安慰自己:最后六个了,以后江斜要是再敢切魂意出去,他就……就……打死他!

    水瓶和双鱼走了,摩羯还在。

    谢汐打起精神,继续道:“你也上去吧……”

    摩羯立刻道:“他们都走了,您就让我留下吧,怎么能让您独身一人在这种污秽之地。”

    谢汐怎么就独身一人了?你的好兄弟都在呢!

    当然他的好兄弟顾不上打岔了,他们看热闹还嫌没多带双眼睛和耳朵呢!

    谢汐借口千万条,随手就捏来:“我饿了,你先去准备下晚餐吧。”

    摩羯犹豫了。

    谢汐硬着头皮说道:“只有你准备的晚餐最和我心意,别人的我吃不惯。”

    这话到底有多管用,看摩羯斜陡然亮起的眼睛就明白了。

    他俯身,单片眼镜的链条顺着肩膀落下,像流水般顺从:“能得您喜欢,是我莫大的荣幸。”

    谢汐微笑:“去吧,我很期待。”

    摩羯斜就这样被哄走了。

    谢汐转身时,看到的是嘴角高高扬起的龚锐、冷静中带了些了然的宗夏、状况外总觉得很厉害又不知道哪里厉害的秦将军、嘴巴里能塞个鸡蛋的南翼还有灰色瞳孔里满是心疼的颜哲。

    此时无声胜有声,表情能传达的意思有时候比语言还丰富啊!

    谢汐打破沉默道:“宗先生和秦将军没受伤吧?”

    秦戈争立刻道:“我不知道那是队长,所以……”他伤到了水瓶斜。

    谢汐道:“他不记得中央的事了,肯定把你逼急了。”

    他更在意的是秦戈争有没有受伤,虽然魂意受限于准世界,远没江斜巅峰时期的力量,但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颜哲回神道:“不用担心,我给他们治疗。”

    说着他掌心出现了神愈术的光团,放在了秦戈争的小腹上。

    他的确是受了伤,要不然也不会被抓回来。

    好在有颜哲,死了都能拉起来,更不用提这点小伤了。

    谢汐又看向宗夏。

    宗夏道:“我没事,只是中了最后一个幻术。”

    双鱼一个幻术接着一个幻术,宗夏的神视者虽然也是了不起的特殊职业,但和颜哲谢汐的比起来还是差不少,最多算个亚神级,是有上限的。

    起初的幻术还能轻松看破,随着双鱼的不断追击,宗夏力竭之时,也就落网了。

    双鱼消耗了精神力,宗夏也半斤八两,两人身体上都没受伤,精神上却都十分疲惫。

    这方面颜哲是帮不了了,好在他们现在没多大危险,有的是时间休息。

    经过这一打岔,之前的尴尬气氛总算散了不少。

    谢汐对他们说:“你们能联系上n吗?”

    颜哲道:“可以。”

    谢汐认真问道:“他会放弃抹杀任务吗?”

    这才是重点。

    颜哲他们是毫无疑问肯定放弃抹杀任务的,他们之所以进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江斜。

    世界被抹杀,魂意也就死了,而一旦有一个魂意死去,就意味着江斜死去。

    江斜处于这样危险的境地,他们哪会置之不理?

    几乎是在接到n的组队邀请后,想都没想便进来了。

    可n不是他们,这位云阁阁主本就与江斜不和,他又凭什么为了江斜放弃任务。

    颜哲道:“老n这个人,我们一直都看不太透,说他野心勃勃吧,云阁的确庞大,简直是中央的‘帝国’,但是……”

    他顿了下,宗夏接话道,“云阁内部混乱,他建立这样一个组织,却并不费心去管理,下头玩家乱来,什么破事都能整出来。”

    谢汐对云阁半点好感都没有,早在开放世界时,他就遇到过云阁的成员,那都是些什么下三滥货色,毫无大组织的纪律可言。

    也因为这点,他对n的印象很糟糕。

    不过江斜对n的感官似乎挺客观,不讨厌也不亲近,有种不是一路人没必要强行走一起的感觉。

    南翼也道:“他挺奇怪的,别看有那么大个组织,却比谁都独。”

    秦戈争也点头道:“的确如此。”

    中央最强悍的两个人,一个是x一个是n。

    x没有任何组织,独身一人潇洒自在;n身在云阁,被无数成员簇拥,却似乎身处孤岛。

    江斜好歹还有这几个有着过命交情的朋友,n却从未听说与谁特别交好过,云阁的长老甚至连他的好友都加不到。

    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设计准世界。

    可惜……

    颜哲叹口气道:“老n一共设计过三个准世界,唯一一个成功的还只有f级。”

    谢汐沉默了。

    他没记错的话,当初他第二个小世界是参加了一个小组织的小世界。

    就那还是个d级人物呢,堂堂云阁阁主辛苦设计,就搞出个f级?

    颜哲道:“云阁内部倒是设计出过高级准世界,但老n从不和人搭伙,非要自己设计,就……”

    天赋这玩意,还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气死人啊。

    n辛辛苦苦设计半天,唯一成功的就是f级。

    江斜设计的准世界,最低也是a级,甚至还创造了中央的奇迹,最高的ss级。

    难怪n无论如何也想在演武场打败江斜。

    这实在太生气啦!

    然而更生气的是,江斜下手毫不留情,在演武场也从没输过一次。

    谢汐都有点心疼这位阁主了。

    颜哲道:“我觉得江斜的事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他比较好。”

    谢汐会问这些,想知道的就是这个答案。

    他自然信任谢汐他们,但陌生人n他是无法信任的。

    n是有足够退路的,江斜却没有。

    这个准世界如果被抹杀,那江斜就死了。

    n对江斜到底是个什么心态,实在不好说。

    也许他顾全中央,不希望最优秀的设计者死去;也许他早就怨恨江斜,恨不得杀了他。

    谁知道呢?人心隔肚皮。

    谢汐不会拿江斜冒险。

    谢汐道:“那就请你们保守秘密了。”

    颜哲应道:“这个你放心,我们不会说的。”

    南翼是个冲动性子:“老n要是搞事,我就先弄死他!”

    龚锐冷笑:“把你给能的。”

    南翼道:“比你能!”

    龚锐没了好戏看,又懒上了,瘫在墙边像个没骨头的软体人……

    宗夏道:“不要莽撞行事,我们最好在n动手之前修复了这个世界。”

    一旦谢汐将魂意们带出去,抹杀世界也就不存在了,那也就没有所谓的抹杀任务了。

    谢汐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

    颜哲忧心忡忡道:“真的要同时和六个老邪谈恋爱?”他加重了同时二字。

    谢汐因为巨蟹斜的世界,对颜哲十分亲切,看向他的视线都忍不住带了点无可奈何。

    颜哲是早把他当自己人了,从没见外过,他道:“一个老畜生就骚断腿了,这六个一起上……”

    “重点是,”龚锐又来精神了,“六个老邪都不知道彼此就是自己。”

    宗夏道:“以队长的性格,他肯定不会和人共享爱人。”

    秦将军总算跟上点节奏了,他点头道:“爱情是两个人的事。”

    的确是是两个人的事,只不过其中一人他自带复数体质!

    这可如何是好?

    吃瓜五人组还是有点担心的。

    谢汐道:“其实也不难……”

    这算什么?当年亚特兰蒂斯才是真正的死亡模式,他还不是走过来了。

    如今这个嘛,也就那样吧……

    五人看向谢汐,目光复杂得需要给每人八百字时间来自我阐述!

    谢汐清清嗓子道:“如果你们能帮忙,那会更稳妥些。”

    龚锐坐直了身体道:“尽管说,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南翼像见了鬼一样看他:“是你疯了还是我耳朵聋了?”

    懒鬼这么勤快?天要变色,地要崩塌啊!

    颜哲瞪了南翼一眼:“别打岔,谈正事呢!”

    谢汐:“……”

    他真觉得自己这事很不正经。

    眼看五个人都凝神看向他,表情专注,眼神认真,谢汐有点开不了口。

    但是……

    为保万全,谢汐只能暂时把面子给丢下了。

    毕竟外头还有个未知数n,谢汐不想出任何意外,自然是能越快修复越好。

    “这样……”谢汐对他们说道,“我会把你们收为信徒,可能要委屈一下你们,暂时给五个星座当贴身侍仆……”

    除了木讷的秦将军,其他人心里都暗搓搓的:“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这么个直击现场的机会,怎么会委屈!

    谢汐继续道:“我这里有个微型通讯器,你们都佩戴上,主要是为了监视他们的行踪,尽量把他们分开。”

    五人明白,接过了谢汐给他们的通讯器放到了耳廓里。

    他们不知道谢汐用不了道具,只以为是他在进入准世界前就准备好的东西。

    谢汐又嘱咐了一些,最后大家安排了一下对应的星座。

    秦戈争是摩羯座,颜哲选择了天蝎,宗夏选择了射手,龚锐和南翼分别是水瓶和双鱼。

    只有天秤座是没人看着的。

    这也是谢汐有意安排的,天秤是初来乍到,不太需要盯着,谢汐对他又足够了解,应该稳得住。

    如此安排妥当,剩下就是谢汐的主场了。

    晚餐时,除了天秤斜,其他五个人都聚集到了餐厅里。

    谢汐坐在主座上,扫过下手的五个人,在摩羯视线对上时他赞许的笑了笑,然后道:“入侵者已经归顺于我,以后他们会会成为你们的贴身侍仆。”

    这话一出,五个人都愣了下。

    射手斜立刻道:“我不需要任何人侍奉。”暗红色眸子盯着谢汐,眼中只有他。

    天蝎起身,优雅地行了个礼道:“我是您最忠实的仆人,仆人怎么还会有仆人。”

    谢汐干脆利落道:“这是命令。”

    这话一出,五个星座都站起身,左手同时抵在心口,俯身道:“感谢吾神。”

    亏了男神团们不在,这要是在了又得啊哈哈了。

    老邪!

    妻管严!

    实锤!

    谢汐又道:“你们是我最重要的星象,我希望你们能越来越好。”

    就这样的话都能稳住五个人,除了谢汐也是没旁人了。

    星座们又虔诚地感谢了一番。

    谢汐又打了个补丁,让一切顺理成章:“这五个人虽然已经归顺于我,但我怀疑他们仍有外援,我将他们安排在你们身边,也是希望你们能密切监视着,记住了,不要和他们分开。”

    五星座应道:“是。”

    谢汐松口气,如此安排,前辈们能盯紧五个斜了。

    颜哲他们刚从地牢出来,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遇上了如此刺激的一幕。

    只听暗夜精灵道:“……您说过的,晚点要去我那里。”

    海妖道:“你伤口已经恢复了,还要劳烦主人去做什么?”

    暗夜精灵竖瞳危险的眯起,看向海妖:“我的伤口如何我自己知道。”

    海妖道:“一个人类都能让你受伤,你还好意思张扬。”

    暗夜精灵讽刺道:“一个人类都能逃过你的幻术,海妖族不过如此。”

    颜哲&龚锐&南翼&宗夏&老秦:“…………”

    附近频道里,南翼大叫:“我怎么觉得他俩要打起来了!”

    龚锐语重心长问:“这莫非究竟是传说中的自己打自己?”

    宗夏冷静总结:“不,现在正在上演的自己撕自己。”

    颜哲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也来了句:“能骚过老邪的,果然只有他自己……”

    他们的谈话谢汐不知道,他需要对付的可不只是这俩“舞刀弄枪”的,他更要留心安静站在一旁,一语不发的天蝎座。

    明面上得都好哄,肚子里全墨水的才要加倍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了五个帮手,谢汐好开心哦

    今晚真的长了!捧大脸求营养液!

    明天见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