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药王〕〔妻逢对手:乖,叫〕〔欲望人生〕〔榻上欢:邪王强宠〕〔倾城错恋:极品太〕〔花神录〕〔七界神王〕〔纨绔王妃要爬墙〕〔王妃带球跑〕〔闪婚甜妻是大佬〕〔厉少宠妻花样多〕〔第一章滚出去乔唯〕〔秦惜〕〔杨辰秦惜〕〔杨辰〕〔北境战神杨辰〕〔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97、不能被抹杀14
    总不能让这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起来。

    谢汐开口道:“双鱼你回去等我,我先给水瓶看看伤口。”

    双鱼面上淡淡的,一双眸子却像有漩涡在搅动。

    谢汐压低声音道:“我一会有事要问你。”

    这话很严肃,双鱼的神态却舒缓了些,他行礼道:“我会一直等您。”

    用这海妖族特有的空灵声音说这样的话,实在诱人。

    南翼吐槽:“老邪为了争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颜哲嘴角抽了抽:“的确是在争宠。”

    六个非酋争一个欧皇……也亏了小蔷薇爱他,要不早甩袖子走人了!

    谢汐哄走了双鱼,先无视了天蝎,问水瓶:“还疼吗?”

    水瓶道:“还好。”

    谢汐手指虚画,漆黑的传送门凭空出现,他看了龚锐一眼,龚锐心领神会,一边在附近频道劈哩叭拉打字,一边跟了过去。

    他打的字是——等我现场直播。

    其他五人也根据分配,去“服侍”某个斜了。

    谢汐来到水瓶座的房间,发现这屋子和天秤那边风格截然不同。

    水瓶是精灵,虽然是象征着黑暗的暗夜精灵,却也是与自然亲和度极高的。

    走近这屋子时有种来到某个萤火环绕的夜森林的感觉。

    桌椅都是木质的,连床榻都是在巨树上挖了个洞。

    里面簇拥着暗绿色的云被,瞧着还挺舒适。

    龚锐安分守己得很,水瓶斜只是看了他一眼。

    他没再说拒绝的话,因为这是谢汐给他们安排的任务,是命令。

    谢汐还是很担心水瓶斜的,闹归闹,伤也是真的伤,他这个药可比不上颜神的神愈术,做不到立刻恢复。

    镇痛效果散了之后,是很疼的。

    江斜不在意,谢汐却不能不在意。

    只可惜颜神的能力不适合暴露,否则就可以直接给水瓶斜治疗了。

    谢汐一边想着一边道:“把衣服脱了。”

    龚锐现场直播:谢汐这么a的吗?

    南翼好奇得很:怎么了?小蔷薇受不了老邪,上全武行了?

    龚锐:不,邪神大人命令他的仆人脱掉衣服。

    众人:………………

    这吊人胃口的直播,还不如不播!

    言语中遐想颇多,现实嘛其实挺正经的。

    毕竟有外人在,水瓶斜就是想“勾引”邪神大人,也得顾及点脸面。

    不过暗夜精灵的身体很美,特别匀称且光滑,有着渴望太阳的小麦色色泽。

    江斜又向来是个好身材,坦荡荡脱下上衣后,结实的后背足以让所有男人歆羡。

    谢汐看到的却只有那道从肩膀延伸至腰间的巨大伤口。

    秦将军用的是重型武器,这样奋力一劈,寻常人怕是早就死了。

    谢汐道:“别乱动,我给你上药。”

    水瓶低声道:“其实不用这样麻烦的,睡一觉就好了。”

    谢汐道:“顶着这样的伤口,你要怎么睡?”

    水瓶轻声道:“早就习惯了,可以睡的。”

    有天秤的前车之鉴,谢汐明白这几个星座原先的日子都过得很苦。

    就像巨龙族排斥黑龙一样,精灵族视暗夜精灵为魔物,水瓶斜这样小麦色的肌肤,只怕也受尽了欺凌与虐待。

    谢汐温声道:“那以后你要换个习惯。”

    水瓶看着他。

    谢汐对他笑了笑:“你要习惯身体上没有伤,要习惯自己健健康康的,明白吗?”

    水瓶斜眸子轻闪,嘴角露出一抹帅气的笑容,他问谢汐:“这是命令吗?”

    谢汐道:“是命令,也是我对你的期望。”

    水瓶斜想行礼,谢汐按住他道:“说了不许乱动。”

    “可是您给予我这样的恩典,我怎么能不道谢?”

    谢汐道:“道谢没有意义,别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水瓶斜立刻道:“绝对不会,您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将其刻在灵魂上,用生命守护。”

    谢汐弯唇笑了,认真给他上药。

    附近频道里,南翼问:咋样了咋样了?

    龚锐幽幽道:颜奶,我有点不大好。

    颜神:……

    听到这个称呼就知道没正经话。

    果不其然龚锐他又道:我快被狗粮给噎死了。

    上完药,水瓶也不打算放谢汐走,故意拖延时间道:“时候不早了,您……”

    谢汐一眼看穿他的心思:“我有事要问双鱼。”

    他余光瞥了眼龚锐的位置,暗示水瓶他要去双鱼那里,通过幻术了解下外援的情况。

    水瓶知道,但就是不乐意让他走:“让双鱼休息一晚上吧,明天更好一些。”

    因为龚锐,他说得隐晦,但谢汐听得懂。

    双鱼用了大量幻术,精神疲惫,休息一晚上再使用的确是更好,但是……

    谢汐道:“做事求早不求晚,以免夜长梦多。”

    水瓶斜没辙了,只能看着谢汐离开。

    谢汐临走前对他说:“好好休息。”

    水瓶斜道:“暗夜精灵不需要睡眠。”

    谢汐道:“谁都需要休息,别用以前的规矩束缚自己。”

    水瓶斜道:“可是……”

    谢汐道:“你现在不是在精灵族,而是在我这里。”

    水瓶斜束起的长发松开,铺在后背上给冷峻的五官添了丝温柔,他垂首道:“感谢吾神。”

    谢汐轻声道:“睡吧。”

    围观全程的龚锐向后方发去“战报”:我记得谢汐刚入中央时才十九岁?

    颜哲道:江斜是他初恋。

    龚锐:事实告诉我们,初恋选对人,秒变老司机。

    南翼就没龚锐这么好运气了,他“侍奉”双鱼座,但双鱼这边因为要和谢汐讨论入侵者相关,所以将他留在了门外。

    南翼好气: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龚锐懒洋洋道:他们单独相处还是别看了,对单身狗极其不友好,我们还是等群……

    他没敲完字,然而大家都懂。

    谢汐到双鱼斜这边是有小算盘的。

    他要看看双鱼的幻术,尝试下自己能不能使用出更高等级的幻术。

    他有神鉴在,如今的地位又很高,如果可以使用幻术,很多事就方便多了。

    谢汐问双鱼:“感觉如何,精神上受得了吗?”

    双鱼道:“不碍事。”

    谢汐道:“可以的话,就把抓捕入侵者的情况幻化给我看吧。”

    双鱼应下来,他起身时,拖地的长发像海浪般微晃,一点点星芒从他周身蔓延,很快便像站在了星海之中般,脚下空了,上方也空了,偌大的漆黑空间里,只有闭着眼睛的海妖族。

    谢汐知道这是幻象了。

    他留神看着,却不是在看双鱼如何抓捕宗夏,而是在看双鱼如何施展幻术。

    应该可以……

    素描笔可以呈现出他看到的一切,哪怕谢汐不了解其原理,素描笔也能将它画出来。

    而完整体的神鉴什么都可以创造……

    幻象结束后,双鱼斜睁开眼竟,他眼底有点黑晕,精神状态很差。

    谢汐道:“还好吧?”

    双鱼站得很稳:“没事。”

    谢汐道:“我基本了解了,你休息会吧。”

    双鱼道:“他们还有个队长在外面,我们……”

    谢汐道:“他会再来的,我们只要等着就行。”

    双鱼应了下来。

    接二连三用了那么多幻术,双鱼的确是很疲惫了,虽然也想和谢汐再说说话,但眼皮却在不停打架。

    谢汐没走,而是坐在床边看着他。

    双鱼靠在床榻前,努力睁着眼看他:“大人……”

    谢汐:“嗯?”

    双鱼道:“您是我唯一的族人了。”

    谢汐一愣……族人?他也是海妖族?

    双鱼顿了下又道:“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

    他声音太轻,谢汐没听清楚。

    而双鱼竟也没再说下去,他垂首,在手腕处的黑色蔷薇花上吻了下,道:“能等我睡了再走吗?”

    谢汐温声应下:“好。”

    双鱼枕在雪色床铺上,海水般的长发铺了半边床,他容貌相对其他星座要年轻些,睡着后更有一丝少年态流露出来。

    谢汐定定地看着,心里徘徊着他的那句话。

    您是我唯一的族人了。

    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

    谢汐心思一动。

    这个世界……

    其实和他之前经历过得所有的世界都不一样。

    从双鱼座屋子走出来时,谢汐是打算去天蝎那边的。

    他可没忘了自己给他的暗示,虽然不打算做什么,但也得哄一哄,省得被“釜底抽薪”。

    谁知刚出屋,射手座迎面而来,把他抱了个满怀。

    谢汐:“!”

    宗夏:“!”

    跟这天蝎过来的颜哲:“!!”

    射手斜谁都没看见,抱着谢汐就在他脖颈见亲了一口,末了还扬起狭长的眉,挑衅地看着天蝎斜。

    他对谢汐说:“……您答应我的,今晚要让我吃饱。”

    谢汐什么时候答应过他!

    他背对着天蝎,都能感觉到那家伙的眼神。

    要么把他戳个洞,要么把射手戳个洞,再要么就是一个洞把他俩都戳穿!

    作者有话要说:  所剩无几,就不剧透啦~

    希望能给你们带去最后的快落!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我的一天有48小时〕〔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阴婚不散:我的高〕〔万界圆梦师〕〔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