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肆〕〔大唐:开局成了公〕〔签到斗罗从史莱姆〕〔我真的不想喷人啊〕〔偏执总裁的小萌妻〕〔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网游:开局变身野〕〔重生之胭脂夫人〕〔重生后,王妃富甲〕〔徐长生周葵〕〔曲嫣薄司晏〕〔曲嫣薄司晏〕〔都市之全能学霸〕〔曲嫣薄司晏重生〕〔华夏盘龙村杨老徐〕〔暖风不及你情深〕〔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娇娇王妃是朵伪白〕〔觐神之赛〕〔封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98、不能被抹杀15
    谢汐沉下脸道:“放手。”

    射手斜道:“您跟我回屋,我就松开。”

    谢汐:“……”

    射手斜心情很好:“您连痕迹都没抹掉,不就是在邀请我吗?”

    之前在天秤斜的房间里,射手斜吸过他的血,谢汐当时拿话怼了他,这家伙一气之下消失不见。

    谢汐还有点后悔,怕他真的生气……

    接着又发生了不少事,谢汐根本没有被吸血的经验,哪知道自己还要把牙印抹掉?

    虽说他这邪神身体的确有这能耐。

    射手斜故意扯下他的领口,舌尖在那两个红点分别tian了下。

    这绝对是做给天蝎看的,但是现场还有别人啊!

    跟着射手的宗夏,跟着天蝎的颜哲,都默默低下了头。

    可是肩膀在剧烈抖动着!

    谢汐气死了,又对射手斜说:“我说了,松开我!”

    射手斜更加开心了:“您若真想我离开,为什么不施压?”

    施压是什么啊!

    谢汐这个半吊子神哪懂那么多?

    射手斜瞥了眼天蝎道:“您是顾忌旁人吗?没事的,您是我们的主人,您想怎样就怎样。”

    这话就差没明说了——谢汐想和射手一起的,但因为答应了天蝎,不得不推开射手,可其实推得不情不愿,希望天蝎座能自觉点,主动离开。

    毕竟以谢汐的神位,放出威压,射手斜根本无法靠近他。

    附近频道里,龚锐问:你们那什么情况了?

    颜哲:……

    宗夏:……

    看这省略号,南翼和龚锐就知道有好戏:愣着干嘛,直播啊!

    颜哲骂了句:操,老邪这是把一辈子的好运气都用来遇到小蔷薇了吧!

    听到这话,南翼更兴奋了!

    讲道理,这样就兴奋,那之后怕不是要吃点速效救心丸。

    谢汐正愁着该怎么稳住射手和天蝎。

    射手斜不愧是射手座,这射箭的本事真不赖,箭无虚发,全中红心。

    天蝎一声不吭地站着,可惜这心只怕都被戳成马蜂窝了。

    谢汐真的无辜,他哪知道脖子上留着痕迹就是邀请?他又哪知道自己还能用威压挣脱射手斜的怀抱?

    他不知道,可谁会信!

    哦,宗夏和颜哲信,但他们信了有什么用!

    就在颜哲都替他犯愁的关口,天蝎竟然俯身行了个礼:“既然主人另有安排,那我就先走了。”

    在场的人都愣了愣,包括射手斜。

    面色冷白的不死族神态平静,深紫色长发顺着面颊滑下,勾勒出完美无缺的侧颜。

    谢汐心咯噔一下。

    天蝎起身了,毫不犹豫地转身,径直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颜哲愣了下才跟上去。

    宗夏也愣了下,他在附近频道里说:天蝎就这样走了?

    颜哲狐疑道:性子这么好?这真的是老邪?

    由此可见,他们是何等的经验不足。

    看到这一幕的谢汐半点松口气的感觉都没有,他只觉得后背冒寒气,隐约看到了正在被酝酿的大招!

    这么多准世界,这么多魂意,从没有一个是泰然自若地放弃的。

    有的只是明面上放弃,背地里搞大事!

    可怜谢汐被射手给缠住了,没法用通讯器嘱咐颜哲,让他别掉以轻心!

    赶走了天蝎,射手斜心情大好,他凑近谢汐,声音低沉暧昧:“晚上他们都好好吃饭了,只有我一直在等,请您一定满足我好吗?我也会满足您的。”

    谢汐:“………………”

    宗夏目不斜视地盯着脚尖,仿佛自己是个多余的,哦,他本来就是多余的……

    天蝎已经走了,如果谢汐现在追上去,估计射手会当场爆炸。

    没招,虽然忐忑不安,却也只能提防着天蝎,抓紧时间稳住这一个了。

    谢汐对射手斜道:“只准吸血。”有别人在,谢汐实在不好意思说其他的。

    射手斜可不管那些,他开门见山道:“在血族,只吸血不做|爱是非常无礼的!”

    宗夏:“……”涨、涨知识了呢。

    谢汐脸颊发烫,又不敢把宗夏支开,有个人在比没人强。

    回头射手真的弄他,他怕自己控制不住。

    反正谢汐相信,江斜是不可能让任何人看到他……那模样的。

    射手斜又道:“白天我已经非常惶恐不安了,您是我最尊敬的人,我怎能那样对您?”

    谢汐早就习惯了他的创世神式的胡说八道,然而旁人显然是第一次见。

    宗夏在附近频道里问道:“有个问题?”

    众人都竖着耳朵呢。

    南翼道:“快说!”

    龚锐道:“狗粮的话请独自享用。”

    宗夏把血族的礼仪说了一下。

    这骚操作让南翼乐了:“秒啊!”

    颜哲道:“臭不要脸。”

    龚锐懒洋洋道:“拒收狗粮。”

    也就秦戈争还一本正经了,他忧心忡忡道:“这样的话,那射手座以前岂不是和很多人……”

    宗夏也纳闷过,而此时……

    他直接把射手座的话给原样复制黏贴了。

    射手斜对谢汐说:“在遇到您之前,我一口血都不喝,您那时也答应过我,以后决不让我饿肚子。”

    老秦沉默了,还能这样??

    射手斜眼睛亮闪闪的:“请满足我好嘛?我的主人。”

    龚锐道:看来今晚小蔷薇要临幸射手座了?

    宗夏道:我是不是该撤了?

    南翼道:赶紧走吧,你真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回中央会出大事!

    这时颜哲忽然说道:“天蝎不见了!”

    他这话不是在附近频道里说的,而是在谢汐给他们安排的通讯器里。

    龚锐他们乍听到还没反应过来,谢汐却满心都是:果然出事了!

    射手斜已经三言两语把谢汐的退路全堵死了。

    他好不容易把谢汐截下,今晚说什么也不会放他走。

    射手斜一边拥着谢汐往自己的房间走,一边又在他脖颈间吻了下,他低哑着嗓音道:“拜托了,我从未真正吃饱过,您忍心看您最忠诚的信徒一直饿着肚子吗?”

    “吾神……”射手斜将他拖进了自己的房间道,“请怜悯一下您的仆人吧。”

    他话音刚落,一道古井无波的嗓音响起:“主人如此信重你,你就是这样回馈吗?”

    射手一愣,看到了冷冷站在门边的摩羯座。

    谢汐心里仍记挂着忽然消失的天蝎座。

    摩羯身后飘起零星的黑色羽毛,谢汐看得清楚,这些羽毛形成了一个透明的隔离层,将声音拦在其中。

    是不想让秦戈争他们听到。

    他对射手座道:“双鱼昏睡,他的仆人由我监管;水瓶受伤,他的仆人就交给你了。”

    射手斜眯起眼睛:“天蝎呢?”

    摩羯道:“他去抓捕逃跑的入侵者了。”

    谢汐:“!”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短我有罪……躺平任打……

    今晚临时有事,忙到很晚才回来,实在写不多啦,明天再努力,爱你们qaq!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