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封林周子颖〕〔封林周子颖名字〕〔封林徐若影〕〔最难消受美男恩〕〔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99、不能被抹杀16
    果然不会乖乖回去睡觉!

    天蝎这招实在高。

    别人看不懂,谢汐却是一清二楚!

    他在谢汐面前不争不抢,避开射手斜的锋芒,老实离开。

    看起来是回了屋,但谢汐知道,他转身去找了摩羯斜。

    水瓶和双鱼早就身体不适,摩羯座真的想帮他们监视“入侵者”,该在晚饭时提出。

    那时候不说,现在怎么想起来和射手斜平分任务了?

    肯定是天蝎去找摩羯提了!

    理由也是合情合理的……双鱼使用了幻术,已经昏睡,监视的任务肯定无法胜任,需要交给别人,而这种小事哪里能再去让主人烦心,我们自己分担了就是。

    谢汐还能想到,天蝎肯定对摩羯提了嘴:“我本来想去和射手说的,但是他今晚要和主人在一起,所以只能麻烦你了。”

    这话一出,摩羯怎么会让射手“逍遥自在”?

    天蝎这招借力打力,堪称完美!

    老秦是最老实的,南翼一问,他就把天蝎对摩羯说的话一五一十陈述了。

    如谢汐所想,半个字都没错。

    男神团沉默三秒钟,笑成沙雕。

    颜哲骂道:“这他妈是宫斗剧吗!”

    他们不知道的是,还真宫斗过,亚特兰蒂斯的六王子,可不就是在宫里斗么。

    如果天蝎只是这样,那就低估“宫斗剧”的质量了。

    他先挑拨摩羯去拖住射手斜,再给自己安排一出苦肉计,分分钟把谢汐给哄到自己身边。

    他这算盘打得太溜。

    ——自己需要监视的入侵者交托出去,自己还跑出去老远,等谢汐来找他了,就是完美的独处时间。

    天蝎一声不吭,就把其他斜给安排得明明白白!

    谢汐……好想打他!

    其他的都好,苦肉计能别随便用吗,万一真的撞上n,被埋伏了怎么办?

    抹杀任务说是杀掉六个星座,可谢汐明白,只要死一个就全完了,哪还用六个!

    谢汐明知道是天蝎的小伎俩,也必须迎头跳下去。

    他凝神道:“胡闹,敌人的能力刚好克制他,他去了岂不是送死。”

    摩羯斜行了礼道:“输了是耻辱,他想去证明自己,属下也无法阻止。”

    谢汐信,他信摩羯恨不得天蝎直接战死。

    射手斜也道:“如果连这样的能力都没有,他也配不上天蝎之名。”

    这六个星座是谢汐赐予他们的新的名字,代表着荣耀与信任。

    谢汐白皙的手指在虚空一划,道:“我去找他。”

    射手斜道:“我同您一起!”

    摩羯沉稳得多,他没开口。

    谢汐的训斥就只降落到射手身上了:“圣殿的入侵者呢?难道你要让摩羯自己看守吗!”

    射手斜:“……”

    正所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射手虽然被算计了个底朝天,但就冲他这满含着不甘与不舍的漂亮红眸,谢汐也心软了大半截。

    凶是凶不动了,谢汐只能温声道:“留下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射手斜又不傻,事到如今哪还不明白?

    这全是天蝎的算计!

    可惜棋差一招,只能忍痛失子。

    他对谢汐说:“我等您,天荒地老我也会一直等您!”

    谢汐想到这家伙真的为了等他一直饿到这么大,更心疼了。

    他道:“我很快就回来。”

    在进到传送门前,谢汐似是听到射手斜呢喃了一句:“可您不属于我。”

    谢汐怔了下,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他不属于他吗?

    他全是他的好吗。

    全是他的……

    不知道为什么,谢汐脑中浮现出这四个字时心竟抽搐了一下。

    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在他将要触碰到什么时,都会这样。

    仿佛在茫茫海面上,看到了露在外头的一点点冰山。

    他站了上去,却仍旧无法想象还下面的山有多大多深多么得不可测。

    到底是什么?

    谢汐脑中又浮现出刚进入十二界时,系统给他的那句话。

    ——请记住,并不是因为事情是真的才相信,而是因为你相信,事情才是真实的。

    这个世上没有永恒的正确,因为你的所思所想,都不过是“假设”而已。

    世界是假设出来的。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给出这样的提示?

    谢汐回忆着走过的崩坏的小世界,感觉处处都有这句话的影子,可又像隔着一层雾,始终碰不到那最真实的地方。

    “您怎么来了……”天蝎的声音响在谢汐耳畔,将他飘忽的神经给唤了回来。

    谢汐看向他,松了口气。

    还好这家伙没真和n撞上。

    谢汐不再想那些,凝神看向天蝎道:“谁准许你擅自行动了?”

    他压低声音,天蝎立刻单膝跪下,紫发铺了一地:“之前是属下失职,被那入侵者跑了,为弥补过错,此次一定将敌人抓回圣殿。”

    谢汐道:“他的能力天生克制你,你贸然出来,与送死有什么区别?”

    天蝎条理清晰道:“秦戈争擅长重型武器,压制了水瓶的灵活敏捷;宗夏的有着异于常人的灵视,可以看穿双鱼的幻象。他们都被克制,但他们都完成了任务。”

    这样看还真是很有道理,但是对手不同啊!

    云阁阁主可是仅次于你本体的人,又有克制你能力的法子,你打得过才怪了!

    谢汐道:“逃出去的是他们的队长,力量不同。”

    天蝎道:“我本就比水瓶和双鱼年长……”

    未尽之语就是,我原本就比双鱼和水瓶强一些,但我输了。

    谢汐不得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他严肃道:“逃跑的人叫n,我怀疑他的力量在我之上。”

    天蝎猛地抬头,紫眸深邃:“不可能,您是唯一的神。”

    谢汐又恍惚了一下。

    天蝎道:“即便是六主神也不可能与您比肩,更遑论一个无名小卒!”

    谢汐回神,眉心拧了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天蝎道:“不可能有人超越您。”

    被爱人这样盲目崇拜……

    咳,谢汐怪不好意思,好在这会儿没旁人,要不他得脸颊滚烫。

    谢汐没急着回圣殿,而是问天蝎:“有n的踪迹吗?”

    天蝎道:“他解了我放在他身上的毒雾,已经很难追踪了。”

    当时n把天蝎弄得没了一半的皮肉,想必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谢汐记得n是个神级炼药师,肯定有不少自己的手段,能够解开天蝎的毒。

    说起来还真是挺巧的。

    秦将军压制暗夜精灵的水瓶座。

    宗夏的神视也克制了海妖族的双鱼座。

    n的丹药也能够化解巫妖族的天蝎座。

    说是巧合吧,又巧合得太刻意……

    谢汐经历了那么多,无论怎么多想都不算多。

    之前他就想过……

    这是个与他之前遇到的所有准世界都不同的世界。

    这是一个正在被抹杀的准世界。

    之前的只是崩坏了,却没有被发布抹杀任务,这里确实已经在抹杀中了。

    这意味着什么?

    不仅仅是小世界的恶化,也不仅仅是有接了任务的玩家出现,更代表了中央的意志。

    是的……

    谢汐之前就在想,修复一个正在抹杀的准世界,能和之前一样吗?

    主导这个将被抹杀的小世界的意志,可不单单是魂意了。

    看看魂意们的能力,再看看进入的玩家的能力,再想想中央的意志……真的会是巧合吗?

    谢汐脑中灵光一闪,有了想法。

    谢汐握住天蝎的手道:“回圣殿。”

    天蝎道:“请让属下继续……”

    谢汐道:“跟我回去,他能袭击第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

    天蝎道:“那属下更应该查明他的下落,提前解决掉。”

    谢汐看向他:“你觉得我为什么救你?”

    突兀的问话让天蝎愣住了。

    谢汐看向巫妖冷白色的面庞,视线温柔得像是要融化他。

    天蝎垂下了眼睫,他回答不了。

    谢汐握紧他冰冷的手道:“我需要你。”

    天蝎猛地看向他,深邃的紫眸有着无法掩饰的热切。

    谢汐拿起他的手,在他手背上亲了下:“别让自己受伤,我希望你的身体能更温暖一些。”

    经验都是总结出来的……

    射手斜能一直不喝别人的血,天蝎斜也肯定有自己的苦衷。

    巫妖是不死族,没有温热的体温,时刻像冷玉一样。

    正所谓缺什么就想要什么,谢汐留意到了,天蝎很喜欢热的东西。

    这话无疑戳到了他的心坎上,天蝎声音微颤:“感谢吾神。”

    谢汐道:“走吧,我们回去。”

    天蝎不再坚持,跟他一起回了圣殿。

    经过这一番折腾,最后谢汐“独守空房”。

    他是故意的,他有事要和前辈们商谈。

    虽然自己这没人,但谢汐还是撑开一个隔音的护罩后,才用通讯器联系了颜哲他们。

    谢汐道:“颜神,你能联系n吗?”

    颜哲压低声音问:“怎么?”

    谢汐道:“我希望你能向他传递一个消息……”

    听谢汐说完,颜哲迟疑道:“这……”

    大家伙都在,也听到了谢汐的话,宗夏冷静道:“n不一定会听我们的。”

    南翼道:“对,老n也见过双鱼的幻术,他会以为我们都被控制了。”

    这就是前辈们的经验了。

    别看玩家有超然于准世界的“系统”,但实质上这些都受限于操作者。

    倘若玩家被控制,甚至会利用自己系统来反杀队友,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永远不要低估任何准世界,身处中央的玩家从来都不是凌驾于小世界的“神”。

    谢汐道:“给出建议就行,只要我不放六星座出去,他早晚得进攻圣殿。”

    秦戈争问道:“如果他真的召集了六主神,你不会有危险吗?”

    谢汐道:“我必须身处险境。”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