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封林周子颖〕〔封林周子颖名字〕〔封林徐若影〕〔最难消受美男恩〕〔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301、不能被抹杀18
    谢汐有机会问n吗,问了他会告诉他吗?

    听颜哲说那番话时,谢汐心头一直有着那奇怪的感觉。

    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拼图,始终缺了一部分,因为缺失,所以怎么都看不到全貌。

    此刻,谢汐觉得这就是最后的拼图。

    找到它,他心中的疑惑会豁然开朗。

    虽然他现在连自己到底在疑惑什么都说不明白。

    问n吗?

    谢汐会问的。

    不只是问n,他还会问江斜。

    以前的江斜的确是习惯了事事都自己背,可现在谢汐相信他。

    只要他问了,江斜会告诉他的。

    谢汐和颜哲分开时,天已经大亮。

    一宿没睡的谢汐也不觉得累,毕竟自己不是真正的人类。

    他先去看了看天秤斜,黑龙还在睡着,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这时摩羯来到他身边:“早餐好了。”

    谢汐点头,去餐厅的路上看到了天蝎斜。

    天蝎向他行礼,谢汐问他:“休息得好吗?”

    天蝎道:“睡得很好,感谢吾神。”

    谢汐笑了笑,正想再说点什么,又看到迎面走来的水瓶和双鱼。

    只不过休息了一夜,两人都恢复了,一个身体无碍,一个精神饱满。

    谢汐也问了他们的情况。

    两人都答得很恭敬,眼睫微垂的模样,一个比一个好看……

    咳,谢汐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经了!

    唯一没出现的是射手斜。

    昨天吃瘪的射手同志,今天生闷气了?

    谢汐挺担心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餐厅,谢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左边第一位置的红眸青年。

    他身板笔直,五官英俊,暗红色的长发偶有几根落在脸颊,衬得肤色越发白皙。

    此时他盯着面前一个华丽丽的碗,像是要把它给盯出个洞。

    这是怎么了?还在生气吗?

    谢汐道:“难得见你这么早。”

    射手斜抬头,看向他的红眸微闪着。

    不知为什么……谢汐觉得他有点可怜巴巴的意味。

    完了,心更软了,谢汐最受不了任何一款江斜的这个模样!

    射手斜起身向他行了礼,向他道早安的雌性声音里都带了点委屈。

    谢汐没入座,走过去看他:“大清早的心情不好?”

    他话音刚落,看到了那华丽丽的碗里鲜红的液体。

    射手斜嗡声道:“我可以一直饿着。”

    谢汐愣了下。

    射手斜蓦地起身道:“我已经饿了很多年了,以后也可以饿着。”直到死。

    谢汐当着满屋子人,到了嘴边的话真是说不出来。

    射手斜气性大得很,他道:“您要是不想让我吸血,可以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勉强您。”

    谢汐:“???”

    不就一碗血吗?怎么这么委屈?

    射手斜终于倒出真相:“血族从不喝冷血,请您不要这样惩罚我。”

    谢汐可算懂了一点江斜这密密麻麻的私设。

    感情给血族面前摆碗血是对他的惩罚?

    或者说是侮辱?

    说来也是……

    从射手斜的只言片语里谢汐也能知道,血族对于进食是很苛刻的,要找到喜欢的猎物,要找到喜欢的位置,喝过最喜欢的血液就不要别的,还要环境浪漫,气氛融洽,最好再做个爱什么的。

    给他面前摆盆冷血,无异于告诉他:分手快乐,飞机杯送你。

    谢汐被自己这智障比喻给雷晕了。

    但此时此刻射手斜的心思基本就是这样的。

    谢汐能怎样?只好麻利甩锅啦。

    他看了眼天蝎。

    ——想也知道这碗血是谁安排的。

    只这么一个眼神,就给了射手斜无尽的希望,他微怔,下一刻精神抖擞道:“这不是您安排的……”

    谢汐不用说话了。

    天蝎凉声道:“如今危机四伏,主人需要维持力量,哪还能让你吸血。”

    原本蔫不拉几的血族分分钟原地复活,他看向天蝎,毫不客气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手下败将,被敌人折腾到血肉模糊,惊动了主人去治疗。”

    天蝎冷笑:“总比某些没断奶的,成日里喝主人的血强。”

    这话一出,不止射手斜炸了,谢汐也面颊滚烫。

    他觉得丢脸,尤其在颜哲他们面前……

    至于附近频道的男神们,已经笑成猪叫了!

    更要命的是,射手斜那句让谢汐治疗的话涉嫌地图炮。

    不仅暗示了天蝎,还刺痛了水瓶和双鱼,毕竟这俩也受伤了,于是这俩也怼射手:“圣殿正值危机时刻,连饭都不会吃的废物就别在这碍事了。”

    射手斜双眸赤红,嘴边的小獠牙都露出来:“你说谁是废物?”

    水瓶斜扬眉:“人要有自知之明。”

    射手斜左手虚握,一把黑色长剑破空而出,他站在餐桌前,冷声道:“来一场,我看在你受伤的份上,让你十招。”

    他又在受伤二字上重读了。

    暗夜精灵的水瓶斜立刻亮出了自己的武器,道:“是我让你十招吧,饿肚子的小屁孩。”

    谢汐:“………………”

    脸都丢尽了啊江大斜!!

    眼看着前辈们憋笑憋得脸都扭曲了,谢汐不得不制止他们的小屁孩对决。

    “行了,”谢汐第一次尝试了‘邪神的威压’,可算是让要打起来的斜们消停了。

    对此龚锐表示惋惜:差点就能录下精彩镜头了呢。

    南翼道:我都押注了,快打啊!射手上,一挑三不要怂!

    颜哲:真情实感地替小蔷薇心累……

    早餐结束,谢汐给他们开了个小会——外敌当前,不许打架;危险将至,不许打架;好好养伤,不许打架;饿了就吃,不许打架。

    没错,核心就是不许打架!

    谢汐怀疑自己不是什么狗屁邪神,而是幼儿园老师,领了一群小破斜!

    值得庆幸的是,只要谢汐不同是和两个斜以上相处,他们就挺正常的,瞧着一个比一个冷静,一个比一个优秀,一个比一个可靠。

    谢汐为了让他们少丢点脸,只能尽量分开相处了。

    中午的时候他去看了天秤斜,天秤斜醒了,还有些茫然。

    谢汐检查了他的身体,发现他恢复得很好,连喉咙都已经康复了。

    谢汐松口气,凝神问他:“你还想杀死龙神吗?”

    天秤斜瞳孔猛缩,看向谢汐的视线极其认真:“想。”

    谢汐握住他手道:“那就养好身体,你的愿望很快就能达成。”

    天秤愣了下,看着他白皙的手掌,他忍不住动了下手指:“大人……”

    谢汐:“嗯?”

    天秤斜顿了会,忽然抬头看他:“等愿望达成,能给我三天时间吗。”

    谢汐一愣——哦,他想起来了,天秤斜是献祭了自己的灵魂的,一旦愿望达成,他就奉献自己的灵魂。

    可实际上……谢汐正要宽慰他。

    天秤斜竟笑了,温柔的视线包裹着谢汐,仿佛已经倾付了灵魂:“只需要三天,我想毫无牵挂地待在您身边三天。”

    笨蛋……

    何止是三天?三年三十年三百年三千年三万年……都没问题。

    谢汐笑了下,对他说:“别想太多,养好身体,弑神可不是轻松的事。”

    天秤斜鼓起勇气反手握住他道:“有您在,我无所不能。”

    谢汐眼底笑容更深,他什么都没说,可心里却轻轻重复了一遍——

    有你在,我也是无所不能。

    大约四五天后,宗夏这边收到了n的消息。

    他在通讯器里说了:“一切就绪,他们预计明晚行动!”

    宗夏这边已经把圣殿的坐标发给n,六主神有他引路,很轻松就能找到圣殿。

    明天晚上……

    谢汐看看灰暗的天空,感受到了暴风雨前的平静。

    他已经做足了完全准备,能画出来的全都画出来了,他甚至把异空间盾做成了符咒,每个斜都塞了一沓,还有颜神他们也都有份。

    南翼刚看到这东西时一脸懵逼:“这也太牛批了吧!开挂啊这是!”

    谢汐想想自个儿的神鉴……可不就是开挂吗!

    宗夏心细,他问道:“你能携带这么多道具?”

    即便是金色道具箱也不可能装得下这么多东西吧。

    谢汐顿了下道:“修复者特权,出了这个小世界就没有这样的能力了。”

    他没说假话,的确是因为修复任务,他才有了完整版的神鉴,等离开这个小世界,神鉴就没有这样无敌了。

    宗夏也没多问,只道:“不愧是独一无二的神级职业。”

    龚锐道:“六主神不用担心,我们得小心n,他也是独一无二的神级职业。”

    颜哲是神愈者,谢汐是修复者,n的职业和他们同级,如此对比,足以想象他有多强大。

    谢汐点头道:“的确要小心提防。”

    从眼下这情况来看,n是被蒙在鼓里,可谁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以及他还有没有什么后手。

    总之怎样谨慎都不为过,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场不可以输的战斗!

    作者有话要说:  嗷呜一口亲亲你们!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