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迎来到BOSS队〕〔最强网络神豪〕〔夏日清凉记事〕〔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303、不能被抹杀(完)
    要不是n的语气太由衷,谢汐都要以为他在讽刺江斜了……

    毕竟江斜是众所周知的非,脸黑到无人能及。

    当然这些也就是颜哲他们知道,旁人只看到x的风光,哪知道他是怎样一路走来的。

    谢汐等着n接下来的话,他觉得他会告诉他。

    n看向谢汐,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一会儿后才道:“不确定x是怎样的,我只能说一下自己的。”

    谢汐道:“十分感谢。”

    n那双让人看了就会忘的眸子轻闪了下,似乎是在回忆:“那是很难形容的体验,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彻底理解……”

    他慢慢说着,谢汐听得竟有些心驰神往。

    所谓的触碰中央,并不是真的碰到了什么,而是有那么一瞬间,玩家的意识成为了中央的意识,从单独的个体,变成了全知全能的存在。

    那一眼看去,瞬间看到的是万千世界……看到了每座山、每棵树、每株草、甚至是藏在草丛中的小小蝼蚁,和无数微小却遍布一切的微生物……

    无限大的视角,却又无限精细;无法丈量的空间,却又似乎只有一个点。

    只是一眼,看到了过去未来和无数世界的无数人与事。

    这一眼,也像是生生世世了。

    n道:“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撼,没有经历过是很难体会到一丝一毫的。”

    谢汐点点头道:“的确是很难理解。”

    无限大和无限小,过去和未来,各种矛盾的事务交杂在一起,以人类的思绪,何止是不能理解,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谢汐又问:“你们从中体会到了什么才会开始设计准世界?”

    n笑了下,答非所问:“我可以帮你猜一下x的想法。”

    谢汐一愣。

    n继续道:“在那一眼中,是可以跳过时空看到未来的,比如……运气好的话会看一个与他灵魂契合的人诞生,那个人会填补他空缺的灵魂,会成为他活下去的信念,会让他枯寂的生命绚烂多姿。”

    谢汐睁大眼,越发无法理解了。

    n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x肯定看到了你。”

    谢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这些话……他忽然间很想见到江斜,想问他。

    n垂眸,接着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设计准世界,不只是为了中央的延续,而是因为只有向前走,才能走出孤岛。”

    过了好一会儿,n又重复了之前的话:“x很幸运。”

    他在“未来”里看到了曙光,他拼了命地向前冲,总算等来了这个人。

    谢汐久久不能回神,n道:“我的技能时效到了,我们马上将回到准世界。”

    谢汐没问他这是什么地方,也顾不上问了。

    不过他也能够想象,估计是类似于江斜的白空间的地方。

    江斜是把谢汐拉扯到白空间,从而守护他;n是利用这个夹缝空间来克制敌人。

    一阵头重脚轻后,谢汐站在了圣殿黑金色的地面上。

    n仍旧是那副模样,他对谢汐说:“我已经放弃了抹杀任务,我们中央见。”

    谢汐看到他的身影消失,隔了一会才回神道:“谢谢……”

    n说:“希望你能修复我设计过的准世界。”

    谢汐应道:“会的,每一个我将要修复的世界,我都会认真对待。”

    n消失了,他离开了这个准世界。

    这时颜哲五人匆匆赶到:“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这样问着,颜哲白皙的手掌上已经有了神愈术独有的光芒。

    谢汐回神,嘴角弯了弯:“没事的,没有受伤。”

    颜哲松了口气。

    这时南翼惊呼道:“n放弃任务了!”

    他们是一个小队,看得到消息。

    其余四人也都愣了下,纷纷看向谢汐。

    谢汐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把来龙去脉都说了。当然关于触碰中央那段,他没提。

    那一段他即便提了也说不清楚,与其模模糊糊的,不如等到了时候他们自己去触碰。

    听完整个经过,南翼道:“也是……我要是设计了那么多失败的世界,冷不丁碰到个能修复还能提升等级的人,我也得罪不起。”

    何止是得罪不起,完全是要当祖宗供着!

    颜哲看了谢汐一眼,他没开口,但谢汐明白,他轻轻点了点头,颜哲也懂了,他笑了下,更加放松了。

    “既然这样……”颜哲道,“那我们也快点放弃任务吧。”

    放弃了就要离开这个准世界了,龚锐和南翼目露惋惜,明显是热闹没看够,还想继续看老邪们自己撕自己。

    颜哲给他俩一人一爆栗:“走了,超大号的电灯泡!”

    谢汐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感谢前辈们。”

    看他这样,没个正形的南翼也怪不好意思的,他挠挠后脑勺道:“我们也没做什么啦。”就吃瓜看热闹顺便录像去了。

    谢汐正色道:“你们能进到这个世界,就是最大的帮助。”

    这话没错,倘若不是颜哲他们进到这个将被抹杀的世界里,换成旁人,谢汐绝对不会这样轻松。

    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江斜。谢汐明白,单单是这份情意他也要好好感谢。

    颜哲道:“好啦,虽然老邪不是个东西,但他真的为我们拼过命。”

    情意都是相互的,有付出才有收获,不是江斜掏心掏肺得待他们,他们也不会这样信重他。

    谢汐胸腔里热热的,他很想江斜,很想这个很坏却又十万分温柔的男人。

    颜哲他们一一消失在他面前,谢汐大步走出了圣殿。

    外面是一片阳光明媚。

    战争已经结束,空旷的原野上没有丁点血污。

    主神陨落是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的。

    其他人早已落荒而逃,只剩下六个星座站在那儿。

    谢汐看到了张开黑翼的摩羯座,看到了从巨龙化成人形的天秤座,看到了红发张扬眉眼俊秀的射手斜,也看到了身形矫捷的水瓶斜、长发像波浪般垂在地上的双鱼斜,还有背后悬着巨大镰刀的天蝎斜。

    他看向他们时,他们六人也都在看着他。

    不同的人,在这一刻却有着相同的视线。

    他们都是欣慰且满足的——因为他们守护住了他们的神。

    谢汐鼻尖泛酸,热气涌到了眼眶,他道:“辛苦你们了。”

    谢汐离开了这个准世界,在蔷薇花园中醒来。

    他看着花园里的十二个江斜,愣了下……

    还没结束吗?

    他以为自己会直接回到中央。

    这时离他最近的人动了动。

    谢汐刚想转身,背后的人就用力抱住他,微凉的唇瓣在他脖颈上印了下:“主人,我饿了。”

    他故意用射手斜的腔调,可谢汐却分得清清楚楚,他转头看他:“饿死活该!”

    江斜眼中全是笑意,扬唇道:“好狠心的小朋友。”

    谢汐仰头看他,眼中忽然就蓄满了泪水,他用力抱住他,紧紧地抱着。

    江斜愣了下,问他:“怎么了?”

    谢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胸中涌动了太多东西,多到无法去分辨到底是什么。

    江斜有了六个星座的记忆,哪能猜不到是什么事。

    他问道:“颜哲又大嘴巴了?”

    谢汐不吭声。

    江斜叹口气问:“老n和你说什么了?”

    谢汐松开他,认真问他:“你在触碰中央时,看到了什么?”

    那是何其久远的事,久到江斜都快忘了。

    看到了什么……

    就像n说的那样,看到了无数,又好像只看到了一点。

    万千世界的万千事物,到最后却只是一个小小的人。

    一个将他带离孤岛的人。

    江斜轻叹口气道:“……看到了你。”

    谢汐看向他:“我不懂。”

    江斜顿了下,对他说:“你理解时间吗?”

    谢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理解……又无法理解。

    江斜曾说过,时间是人类创造的,它究竟是否存在是无法确定的。

    谢汐不出声,江斜温声道:“时间的流逝是因为我们会生老病死。”

    江斜又道:“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热量流逝的状态。”

    比如一张纸被点燃,变成了灰烬,无法再变回纸,对它来说时间过去了;一个人,从年轻到老,最后死去,对他来说也是时间过去了。

    可在中央要如何定义时间?

    玩家不会变老,变成灰烬的纸张也能重新变回纸张。

    失去了参照物,时间到底是什么。

    谢汐能理解这些,可是又想不太明白。

    江斜笑了下,继续道:“我触碰中央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未来。”

    谢汐睁大眼:“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至今为止发生的一切,江斜早都知道了吗?

    江斜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安慰他道:“我的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我看到了无数种结局,最后决定寻找一个新的。”

    谢汐明白了一点点:“你是说……你的未来……”很多都没有我吗。

    他说不出这句话。

    江斜在他鼻尖上碰了下道:“你是我最渴望的。”

    为此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谢汐好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江斜拥着他道:“别想太多,时间存在也不存在,未来就是现在。”

    江斜在触碰中央的时候,看到了无数,同时他也放弃了无数。

    看到未来又如何。

    他站在哪里,时间就在哪里,他只想要自己渴望的,一个有谢汐的未来。

    不。

    其实根本没有未来,因为每时每刻都是现在。

    只要踩住了现在这个点,哪怕周围无限空旷,也没什么好畏惧的。

    谢汐怔了怔,稍微明白了一些:“你放弃了已知的未来,选择了最难的一条路吗?”

    江斜笑了:“总算遇到了你。”

    江斜运气很差,时常在生死边缘徘徊,全是因为他避开了既定的未来,避开了顺遂的前方,走上了最荆棘的完全未知的道路。

    因为这条路的尽头,有一片美丽的蔷薇花园,那里站着他最渴望的未来。

    就是现在——拥抱着谢汐的现在。

    作者有话要说:  一百多万字了……

    写得最长的一篇啦,当然也写得很开心。

    正很快结束啦,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陪伴,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超级警监〕〔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阴婚不散:我的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