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肆〕〔大唐:开局成了公〕〔签到斗罗从史莱姆〕〔我真的不想喷人啊〕〔偏执总裁的小萌妻〕〔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网游:开局变身野〕〔重生之胭脂夫人〕〔重生后,王妃富甲〕〔徐长生周葵〕〔曲嫣薄司晏〕〔曲嫣薄司晏〕〔都市之全能学霸〕〔曲嫣薄司晏重生〕〔华夏盘龙村杨老徐〕〔暖风不及你情深〕〔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娇娇王妃是朵伪白〕〔觐神之赛〕〔封林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307、番外3
    修复n的崩坏的准世界,只有江斜和谢汐去了。

    男神们分头去刷他俩设计的准世界,一个个争先恐后,像在比赛集邮,看谁刷得多。

    颜哲没法单独行动,南翼诚挚邀请,但他为了少生点气,和秦将军组队了。

    后来他也被这根木头气个半死就都是后话了。

    修复崩坏的世界,设计者也是可以参加的,也就是说可以邀请n一起。

    但是江斜不许。

    江斜理直气壮道:“我们的二人世界,要什么第三者?”

    谢汐也没想邀请n一起,毕竟不熟。

    而且他几乎没有和完整的江斜单独行动过,所以挺期待的。

    “我们是去正经做任务的,你也正经点!”谢汐看江斜。

    江斜美滋滋的:“只要没旁人,我就是再正经不过的。”

    谢汐真是信了他的邪!

    对于这次修复任务,两人都很轻松,没有心理负担。

    虽然也要好好修复,努力让它从崩坏的世界变为完整的准世界,但即便失败了也可以重来一次,不会有人因此丧命。

    更何况江斜已经是巅峰状态,要实在修复不了,他直接一路杀过去,改做抹杀任务了。

    对于抹杀任务,江斜太熟,熟到毫无悬念。

    进到准世界之前,谢汐问江斜:“n唯一设计成功的准世界是f级,为什么崩坏后等级这么高?”

    谢汐记得江斜说过,他们接过很多抹杀任务都是n的准世界。

    江斜道:“因为他想要更好的。”

    谢汐看向他:“嗯?”

    江斜道:“他只有设计f级准世界的能力,却非要去设计s级准世界,投入大量心血和资源,最后却失败了,但‘东西’已经摆在那了,想要抹杀就要清理干净,所以等级很高。”

    谢汐明白了。

    n的这些准世界之所以崩坏,是因为他想要设计出更加高级的。

    就好比有人想盖一栋大楼,最后失败了,但钢筋水泥砖块等建筑材料已经用了,甚至建了一大半,想将这些用过的材料分门别类重新安置,难度不比盖楼轻松。

    所以崩坏的世界发布的抹杀任务会提升很多。

    谢汐的手指点在了接受任务的按钮上。

    他稍微有一点点紧张,毕竟某种意义上,这是他和江斜真正的第一次做任务。

    开放世界那时也算,但江斜毕竟没了脑子,哦,是失去了记忆,什么都忘了。

    这次不一样,江斜是完整的江斜,什么都不缺的江斜。

    这次他们第一次旅行,有点像婚后许多年补齐遗漏的蜜月。

    谢汐带着这样的心情进入到准世界,然后……

    蜜个鬼的月啊,哪有人蜜月会在这么恐怖的地方!

    谢汐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监狱中。

    这里阴森潮湿,处处透漏着死气,铁窗外也是阴暗的,有森然寒气涌进来,好像外头在下着绵延不绝的冰雨。

    谢汐打了个寒颤,看到了信息面板。

    游戏名:崩坏的少女

    游戏概要:女孩的母亲因生她难产而死,父亲犯了重罪,被关在海岛监狱,少女和奶奶相依为命,生活艰辛。更凄惨的是,奶奶精神状态不稳,经常发狂伤人,少女不离不弃,守在家里照顾奶奶,期盼着父亲刑满释放……

    主线任务:修复崩坏的少女。

    支线任务:无。

    读档次数:无

    携带道具:金色道具箱,九格。

    回到中央后,谢汐的神鉴就变成初级模样,没了之前的无所不能。

    当然他的技能和道具还有小猫咪都回来了。

    如今到了准世界,谢汐把叉烧包给放了出来。

    小猫咪扑到他怀里,蹭了他一身星芒。

    谢汐抱着它,也不觉得这监狱阴森了,他对小猫咪说:“去找一下江斜,看他在哪儿。”

    叉烧包立刻道:“收到!”

    还用猫爪子敬了个礼,谢汐笑了下,戳它脑瓜:“别走太远,找不到就算了。”

    叉烧包道:“好哒!”扑闪着小翅膀飞走了。

    这时传来了脚步声,门推开后,一个穿着警服的胖男人扔下警帽道:“操……”

    他刚骂了句,看到谢汐后一愣,立马拿起帽子,敬了个礼:“长官!”

    谢汐:“……”

    没错,虽然谢汐在监狱里,但他是个狱警,瞧架势,他职位还不低。

    胖男人道:“没想到您会在这里,属下失礼了。”

    谢汐道:“没事。”他站起身,黑皮鞋踏在地上,有着低沉的声响。

    胖狱警似乎很怕他,努力绷着身体,额头已经汗淋淋了。

    谢汐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拿了根鞭子……

    怎么觉得怪怪的……

    要不是想到这是n的准世界,谢汐都要以为魂意们又在玩什么情|趣py了。

    胖狱警瞥到他的鞭子,眼都直了,一副快哭了的模样:“长、长官,我不是在偷懒,实在是那疯子、疯子……”

    这时小猫咪飞了回来,它在准世界里是隐身的,连声音也不会被人听见。

    叉烧包道:“找到爸爸了,他被关在笼子。”

    谢汐也不算太意外。

    一个监狱里他是狱警,江斜是囚犯,都是常规操作。

    谢汐对胖狱警说:“带我去看看。”

    胖狱警立刻道:“好的!”

    他们走出了这间阴森的房间。

    这虽然是间办公室,但却和牢笼相差无几,有着同样潮湿的墙壁和铁门。

    唯一的区别是,狱警可以离开这个牢笼,而囚犯不行。

    谢汐一路走来,所有人见了他都是笔直行礼,怕得不行,仿佛他是一个残酷的暴君。

    谢汐心里掂量着游戏概要,觉得线索之一应该是找到少女的父亲。

    没准还要救出父亲?

    他脑中转了不少念头,和江斜碰头后慢慢商量就是了。

    他来到了一扇坚固的铁门面前,叉烧包道:“爸爸就在里面!”

    谢汐道:“打开门。”

    胖狱警面露惊恐之色,道:“刚给那疯子用了药,要是现在放出来,可能会继续发狂……”

    哦,疯子就是江斜……

    谢汐沉声道:“开门。”

    显然这里是他的一言堂,狱警们虽然忐忑,却还是照做的。

    层层加固的铁门轰隆隆打开,谢汐看到了靠墙坐在角落里的男人。

    他左腿撑起,胳膊搭在膝盖上,右腿闲闲地曲在一旁,闲适的姿态一点不像被枷锁桎梏着。

    谢汐看向他,他也抬头,一双异色瞳孔在漆黑的夜色中妖异诡魅。

    狱警们立刻道:“长官请小心,这小子发起狂来……”

    谢汐努力绷住了不笑,但眼中还是带了点笑意。

    组队频道里,江斜:“狱长大人这么美的吗?”

    谢汐:“囚犯先生这么狼狈吗?”

    江斜:“我看狱长大人挺喜欢的。”

    说着还扬了下眉,一脸骚包!

    谢汐再和他聊下去,面上就要笑出声了,他道:“正经点,你那什么情况。”

    江斜给他共享了任务,和谢汐的一般无二。

    谢汐道:“你不会就是那少女的父亲吧?”

    江斜道:“怎么可能,我的伴侣是男人,生不了孩子。”

    谢汐骂他:“滚!”

    这时狱警又出声了:“长官,还是不要刺激他了……”

    谢汐道:“你们都出去。”

    他得想办法带江斜越狱,最好再去查一下少女的父亲。

    狱警们犹豫了一下,眼中全是恐慌。

    谢汐斜了他们一眼,狱警们也很怕谢汐,于是老老实实出去了。

    人都走了,但也还有监控,谢汐没贸然靠近江斜,只是走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情况。

    手腕和脚腕都束缚着重重的铁链,寻常人被这样绑着,怕是都站不起来。

    谢汐看着他,在组队频道戳字:“怎么出去?”

    江斜道:“你想怎么出去?”

    谢汐挺正经地想了几个方案,脑回路定格在越狱这个脑回路上。

    然而江斜……

    他笑了声道:“我是问,你想被我抱着出去,还是被我抱着出去,还是……”

    下一瞬,束缚了他的铁链像松软的面条般被他扯断,他站起身,长腿高个子,在阴影里坏坏的看着一身黑色制服的美丽典狱长。

    谢汐:“…………”

    江斜一把将他拉入怀里,视线落在他脖颈间:“人好看,真是穿什么都好看。”紧束的领口将脖颈修饰得完美修长,冷漠中带着无法言说的诱惑。

    谢汐哭笑不得:“正经点!”

    江斜正要开口,铁门开了,外头的狱警一看这情况,立马大叫:“x发狂了!杀了他!”

    谢汐愣了下,身后已经传来了密密麻麻的子弹声。

    他还没来得及拿出异空间盾,江斜已经护住他,挡住了子弹。

    谢汐瞳孔一缩。

    江斜道:“别怕,这种武器伤不到我。”

    谢汐想到他的神级满级资质,大大松了口气。

    谁知江斜又苦笑了一声:“不过我这角色有个毛病,一旦受到攻击就会发狂。”

    谢汐一愣,问他:“发狂了会怎样。”

    江斜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然后……

    犹如核|弹爆炸般,这座海岛监狱被夷为平地。

    谢汐站在空旷的海面上,目瞪口呆。

    江斜抱着他道:“角色设定是这样的,发狂后会不由自主地释放力量。”

    释放力量的后果就是……整个海岛都像被蒸发了一半,凭空消失。

    他们落脚处还是有个大窟窿,无数海水涌上来,形成了一个深蓝色的漩涡。

    谢汐呆呆看着,半晌抬头望他:“我们是来修复准世界的。”

    江斜挺委屈的:“我已经很克制了。”

    如果不克制,任务已经结束了。

    当然不是完成修复任务,而是……抹杀任务。

    谢汐脑壳痛!

    他忽然明白了颜神他们的烦恼——和江斜一起过任务,太无聊了。

    的确是……毫无乐趣可言!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