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爱如星光全文免费阅读 第1610章 等待机会逃走
    看着宋北野离开,李妮没有因此松一口气,她无力地靠在车门旁边,看着男人的背影。

    即使看不见他的正面,她似乎还能看见刚才男人的狠厉。

    癫狂至极……

    李妮心里忐忑不安,刚刚的威胁历历在目,他似乎做了什么。

    但是,他到底做了什么?

    想到他阴鸷的手段,李妮露出担心的表情,她不担心宋北野伤害自己,就怕他把怒火牵扯到自己身边的人身上。

    因为这个男人睚眦必报……

    李妮忽然想到了念穆,她身边的人,唯一得罪过宋北野的,就是念穆……

    如果宋北野要做什么,遭殃的会是她吧……

    想到这里,李妮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拨通念穆的电话,打算告知她,要小心一些。

    然而电话拨过去,显示对方已经关机……

    “是手机没电了吗?”李妮喃喃自语,毕竟宋北野刚刚才警告自己,没可能这么快就行动了,于是她在微信上留了个言,让念穆手机充电后,给自己打一通电话。

    深夜。

    念穆睁开眼睛,关着她的房间灯只开着一盏昏暗的灯。

    那是一个小时前,其中一个男人进来,把其余的灯给关了。

    念穆虽然一直闭幕休息,但是却一直警惕着,外面有什么大的动静,还有他们什么时候进来的,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听着外面的动静,好会儿,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她缓缓地坐直了身体。

    因为脚上还锁着两个大的铁球,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要动一下,铁球就会滚动,然后通知屋外的两人。

    念穆知道只有老实点,才有离开的可能。

    她现在只有自己在a市,即使失踪了,也没有人会来寻找她,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她必须要冷静。

    看了一眼床后,念穆慢慢地挪动着,最后半蹲在床边,手则是放到床边,开始慢慢磨着手上的绳子。

    看不见后面,她只能凭着感觉来,床的边缘不算锋利,但是她却是下足了狠劲,不对自己心软,所以偶尔不小心碰到手,则是剧烈的疼痛。

    念穆忍着,继续动着,同时也关注着门外的情况。

    在听到外面有一点声响以后,她立刻坐在床上,看着门口的地方。

    门被推开,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走进来,看见念穆从坐在地板的动作变成坐在床上,他压着嗓子问道:“你做什么?”

    念穆坦然道:“我坐在地板上不舒服,所以坐在床上,不可以吗?”

    男人心想着,床放在这里就是让她睡的,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他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异样,便准备转身离开。

    念穆却说道:“晚上的时候,能把我脚上的铁球打开吗?”

    “不可以。”男人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人要逃跑的时候,才不会分白天晚上,而且他们背后的人,千叮万嘱要小心这个女人。

    “我想要躺在床上睡觉,但是这脚上的铁球,实在是碍事。”念穆说道,动了动脚,铁球就滚了滚。

    男人看着她脚上的铁球,就这样挂在她纤细的脚踝上,的确惹人怜惜。

    但是,美色跟钱,他定然会选择后者,于是冷酷说道:“你睡就是,哪有那么多废话。”

    “我可不想你们听到个声响就进来。”念穆垂眸,她大方地动了动脚,球滚动了一下,“这么重,我抬不起来。”

    “少装柔弱了,你有那个本事,别在这里耍花样。”男人警告后,直接离开。

    念穆看着门被关上,绑架她的人很小心翼翼,进来也不忘记戴面具,看来是没打算直接伤害她。

    也就是说,她还有逃出去的机会,就看这背后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情跟想法了。

    念穆听着门外的动静,男人出去后,就没再有什么动静,她回到半蹲的姿势,继续磨着绳子。

    忽然,门被推开。

    她的动作被门口站着的男人看到。

    看到她磨绳子的动作,男人愕然,上前,抬起她后面的手一看,果然,绳子被磨损了一点。

    男人恼怒至极,抬手给了她一巴掌,“我说你怎么这么老实,原来你想逃?没门!”

    念穆头一歪,撞到床边的柱子上。

    疼痛在额头间蔓延开来,她感觉头部有股湿润的液体在往下流。

    因为没控制住力度,她撞破了头。

    念穆抬头看着男人,隔着狰狞的面具,她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只听到他喊着自己的同伙。

    另外一个男人走进来,看见这个情景,诧异道:“这是怎么了?”

    “这个贱人想逃,你快拿多几条绳子过来,我看她怎么逃。”男人见她额头渗血,也不管不顾,直接吩咐着同伙。

    另外一个男人听闻,立刻从房外多拿了几条绳子。

    男人粗暴地把绳子绑在她的手上,“我看你怎么逃,你想割断?割一辈子吧!”

    额头的血慢慢的落在眼睛上,念穆只能闭上眼睛,不让血渗入眼中。

    男人绑好绳子后,又道:“去拿点纸巾,帮她把血给止住了,要是死了我们都不好交代。”

    “真是麻烦,你打她就打她,怎么还给弄伤了她,要是老板绑架她有什么特殊用处,这破相了还得怪到我们的头上。”后来进来的男人抽出纸巾,粗鲁地按着念穆的额头,一边按着,一边还抱怨着。

    “我哪知道她会撞上去的。”被责备的男人语气也不好。

    念穆听着他们的话语,心里头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是不是自己受伤了,快要死了,才有办法出去?

    但是这种伤害自己的办法,最好还是不要。

    念穆不怕死,她就怕自己死了以后,见不到孩子,还有慕少凌……

    所以她要活着,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再用这个办法吧。

    男人按着她的额头按了半个小时,血才不流了,看着地上一坨坨沾上血的纸巾,他担心到:“流了这么多血真的没问题吗?要不要找个医生来看看?”

    “你傻呀,现在找医生我们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反正现在血止住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等天亮的时候再去药店买点红药水给她擦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