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09. 流放之渡!【第四更】
    希尔薇见到蔚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工地上,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似乎是因为监狱要扩建,她和蔚今天被安排到了一个工地施工。

    看到蔚走过来,希尔薇激动地问道:“蔚,你到哪去了?你没事吧?”

    她其实也很奇怪,别的不说,蔚快旷工一天了,竟然都没有人来找麻烦。

    总而言之,希尔薇在看到蔚安然无恙地回来,心里悬着的石头也是落下了。

    在她看来,只要蔚不去得罪舒莱雅,什么都好说。

    蔚摇摇头说道:“没事,去和几个老朋友聊了聊。”

    庆幸的是,工地上的监工还算人性化——他们也是难得能上陆地呼吸新鲜空气,所以一直在旁边吸烟摸鱼。

    因此,工地上的囚犯只要不是做过于离谱的事情,是可以慢慢做工的。

    这群监工也希望这些囚犯效率低一点,这样他们也可以多享受下这样的好差事。

    无论对哪个世界来说,摸鱼都是普遍存在的。

    蔚在回来后,主动帮希尔薇承担了一些工作。

    蔚的效率远比希尔薇要高,可能后者做一天的事,都赶不上蔚一个小时的成果。

    希尔薇实在太瘦弱了,而且,还受了伤。

    对于希尔薇来说,眼前这个年龄比她还小的粉发女孩就像是山一样可靠。

    唯一让希尔薇感到担忧的是,这怕不是一个火山。

    拜托了!可别轻易爆发啊!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夜间23点整。

    工地收工的铃声响了起来。

    随着大型照明灯一盏一盏地关闭。

    众人纷纷把工具放回统一收纳的地方,乘上了通往四层监牢的电梯。

    下了电梯后,蔚和希尔薇有说有笑地径直朝浴室走去。

    刚一走进浴室……

    糟了!

    希尔薇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当她察觉到周围没有其他的囚犯,就意识到出问题了!

    她冷汗连连地回头,彻底绝望了。

    这时候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在浴室的门口,赫然立着两个面无表情的壮汉。

    与此同时,舒莱雅一伙人也是一个个从浴室的隔间里走了出来。

    领头的是一个浑身肌肉的光头女人,年轻的时候,她是个探险家。

    后来实在捣鼓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就回皮城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营生。

    光头女人就是舒莱雅,此刻,她面无表情,不怒自威,像是审判众生的神一样看着蔚和希尔薇。

    舒莱雅喜欢这种凌驾于一切的感觉。

    即便这种感觉只限定于当下。

    出了澡堂,她还是那个要讨好马格纳斯的囚犯。

    所以她格外享受这一刻。

    舒莱雅还没说话,之前在禁闭室被关在蔚隔壁的斯雷德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羞辱蔚了。

    他得意洋洋地走出来嘲弄地朝蔚说道:“阴沟佬!见了舒莱雅大人还不跪下?!”

    斯雷德对蔚的称呼让舒莱雅旁边的斯温紧锁眉头。

    这些上城人对下城人赤裸裸的歧视是刻在骨子里的。

    从出生开始,就天生具备的优越感。

    哪怕是人格扭曲的疯子都拥有这样的优越感。

    让斯温没想到的是,蔚的话就像一把刀子直插斯雷德的自尊心,让斯温非常地解气。

    “嗯?看样子你这是找到失散多年的亲妈了?大人还没说话,小屁孩闭嘴!”

    蔚不屑地看了眼斯雷德,仿佛在看一只得了狂犬病的疯狗。

    斯雷德年龄比蔚的三倍还要大。

    被一个小孩子这样辱骂轻视,斯雷德瞬间脑淤血。

    撕碎她!

    撕碎她!

    虐杀她!

    虐杀她!

    折磨她!

    折磨她!

    ……

    一瞬间,斯雷德脑子里充斥着一些疯狂的声音。

    这些声音,并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而是一个个被他折磨过的女人汇聚起来的声音。

    就在斯雷德踏出第一步的时候。

    他就被站在舒莱雅左边的男人拦下来了。

    这个男人叫渡!

    他有着一头白色短发,盯着斯雷德的眯眯眼弯成了月牙儿,同时,他面带笑容地说道:“医生,冷静,等老大把话说完。”

    斯雷德的代号就是医生。

    他在皮城的时候是一个外科医生。

    即便是斯雷德,在看到渡的笑容后,也是禁不住打了寒颤,像是在面对一条毒蛇,他脑袋里嘈杂的各种怪叫声也是降下去了不少。

    他收起了刚刚藏在“大腿里”的手术刀。

    无论是舒莱雅左边笑眯眯的渡,还是右边面无表情的斯温,都不是斯雷德能惹得起的。

    这两人手上的人命都是两位数起步。

    斯雷德即便再疯狂,也只能高山仰止。

    在斯雷德冷静下来后。

    整个浴室陷入了一片沉寂。

    能清晰地听到水滴顺着生锈龙头滴落下来的声音。

    舒莱雅背负着双手,像一名审判罪人的君王一样打破了臣子们的沉默:“蔚奥莱特,我欣赏你无知无畏的活力和不可限量的潜力,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朝我跪下!?还是永远地躺下?!选一个吧。”

    在舒莱雅压迫感十足的声音落下后。

    最先紧张的是希尔薇。

    她非常害怕蔚去顶撞舒莱雅。

    希尔薇拉了拉蔚的衣袖,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蔚,我们……”

    蔚摸了摸希尔薇肿胀的脸颊,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

    她自信地朝希尔薇笑了笑,说道:“希尔薇,不用担心,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紧接着,蔚跟川剧变脸一样,看向了舒莱雅,指着自己突然煞气十足的脸说道:“光头大妈,看到我这个表情了吗?知道我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吗?”

    “是滚啊!”

    舒莱雅见蔚这般无视她的态度,也是怒不可遏。

    真是不识好歹!

    她自认为自己给蔚的机会已经够多了。

    是她自己把握不住!

    舒莱雅冷漠地朝蔚努了努头,淡淡地说道:“先断她一条手臂。”

    在她话音落下的一瞬间。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站在她旁边的渡,收到命令后,竟不可思议地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猛然从嘴里掏出了一把阔剑!

    希尔薇看到这一幕,双腿在一瞬间发软,如果不是蔚扶着她,肯定已经跌倒在地了。

    只见渡提着裹着他体液的阔剑微笑着、眯着眼朝蔚走了过来,像是哄孩子一样温柔地说道:“头儿,放心,我会很快的。”

    在渡说话的时候,站在舒莱雅旁边的斯温吞了吞口水。

    他看向了舒莱雅的脖颈。

    该他行动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

    蔚只是打了个哈欠,朝渡兴致缺缺地说道:“行吧,时间确实不早了。”

    接下来,让斯温震撼三十年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面带着诡异笑容的渡竟双手握剑,一个干净利落的回身斩击,猛地斩向了舒莱雅!

    剑起头落。

    光头女人的脑袋像是一个铁球一样,滚落到了斯温的面前。

    斯温愣住了。

    这……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不是蔚牵制渡,然后由他动手杀死舒莱雅的吗?

    怎么渡直接把舒莱雅秒了?

    这是什么操作……等等!

    一时间,斯温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冷汗连连。

    如果自己在今天中午,拒绝了蔚,这里的尸体会不会多一具?

    想到这里,蔚在他的眼里变得更加不一样了。

    明明只是一个小女孩,但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巨兽。

    昨晚。

    蔚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

    不只是她有矛盾需要解决!矛盾是普遍存在的!

    舒莱雅也有矛盾,她的主要矛盾就是她上位的方式不清不白,屁股没坐稳。

    从马格纳斯那得知舒莱雅是毒死了诺维斯特上位后,蔚就知道稳了。

    诺维斯特和渡情同手足,渡在知道真相后,舒莱雅就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蔚之所以觉得自己无法用拳头解决这件事。

    也是因为她忌惮渡。

    这一层,能和她五五开的,应该就是这个渡了。

    身体里藏着武器对蔚来说没什么好惊讶的,关键是渡的剑法!

    似乎是师承艾欧尼亚一个古老的门派。

    现在,场面比较复杂,所有人都一脸懵逼,包括希尔薇。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唯独斯雷德思路比较清晰。

    他知道自己若是还留在这里必然死路一条。

    连忙转身朝门口逃遁。

    然而他哪怕是做梦,也不可能想到,马格纳斯早就在门口等着他了。

    砰的一声!

    只看到斯雷德被一个穿着警服的大胡子壮汉一脚踹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