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16. 无耻之徒和庸人
    “蠢货们,我是飞斧帮的阿雅!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谁干掉这个阴沟佬,我私人送十瓶微光,还可以举荐这位功臣加入我们飞斧帮!”

    白毛瓦斯塔亚阿雅·凤铃画出了一个大饼。

    说白了,她之所以这么气愤,不只是因为面子问题。

    更多还是里子——利益。

    飞斧帮这名字听起来像是一群睿智墨菲特组成的团体。

    但实际上,它是专门从下城走私违禁品的一个皮城帮派,皮城帮派的名字,就没几个听起来像是带了智商的,什么骄傲女侠、天佑诺克希……都是大帮派。

    皮城安全吗?

    如果只统计上城的犯罪率,那当然安全!

    但现在祖安可没独立。

    上下城都是皮城,上城也只是相对于下城来说,较为安全。

    但哪怕是塔国的汽车之城,也不是只有下城危险,其他地方虽然较为安全,但并不是绝对安全,给白领丽人夜店公子供货的帮派也不是没有。

    有买卖,就有伤害。

    飞斧帮就是这样的帮派。

    阿雅是诺克萨斯移民,家里供她读书已经耗光了祖辈积蓄,而她的智商也相当有限,进不了皮城学院。

    最后回诺克萨斯乡下老家打了一年地下拳赛,又嫌乡下落后,便又回到皮城,凭借着打黑拳磨炼出来的手艺加入了飞斧帮,搭上了一个炼金男爵,靠在上城走私微光和一些炼金违禁品过日子。

    虽说她的工作要和下城人打交道,但阿雅打心底就瞧不起粗鄙丑陋的下城人,每次提货都会耀武扬威地压价。

    阿雅后来在一次出货过程中,被皮城警局抓了,送到静水监狱,一直被关在负三层。

    在听说负四层有个说一不二的下城“小女帝”后,她就主动搞事,“晋级”到了负四层。

    别的不说,只要她干掉这个下城佬,刷一波声望,等出狱后,她在飞斧帮的地位绝对会水涨船高。

    去下城提货就需要她这样有资历有名气的人才。

    而且,阿雅和炼金男爵打交道打多了,很清楚那些孬货的尿性。

    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凶神恶煞,其实给一点甜头好处,就妥协了,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可以没有底线。

    洞悉这一点的她,更加歧视下城人了。

    不管是里子还是面子,阿雅自认为必须吃下这个负四层的阴沟佬。

    然而阿雅来负四层一个星期了,她连话事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同行耍了?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这个阴沟佬压根就是同行放出来的假消息?

    今天,在见到蔚后,阿雅终于打消掉了心中的怀疑,兴奋到了热血难耐。

    她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出狱后帮派老大带着一个车队来接她的风光场面。

    说实话,阿雅刚才那句话也只是随便说说,大家可以一起上,但人头肯定是她k。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话音落下后,绝大多数负四层的老囚犯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一副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

    本以为至少会有几个男人上去试探试探那个粉毛的实力,然而事情的发展和阿雅预料的剧情简直是天差地别。

    阿雅气得差点脑淤血。

    “一群怂货!”

    她怒不可遏地撸了撸袖子,只想把拳头呼到对面阴沟佬的脸上!

    阿雅快步朝蔚冲刺而去。

    渡在心底叹了口气:“唉,好久没见到头儿,有点事想拜托她……正好,送上门来一个垃圾,我去清扫一下吧……”

    他思考的同时,扣了扣自己的喉咙,刚准备动手。

    然而在这个念头刚兴起的时候,就听到蔚稍显兴奋地说道:“渡,你不要出手。”

    渡惊了。

    两个月不见,头儿又变强了?!

    竟然能提前预知到他准备动手?!

    此刻,蔚也很激动。

    她在获得了《八门遁甲》和「见闻色霸气」后,还没有机会出手实战测验。

    在这负四层,几乎所有人看到她都是绕道走,难得碰到个不怕死的稀有动物,蔚怎么会放过?

    这就跟在山区买了一辆超跑,没有路开,只能闲置两个月,好不容易村子里建了一条大马路,这哪里还能忍得住?

    肯定要飙车才爽啊!

    “你这混蛋……敢小瞧我?!”

    阿雅已经逼近到蔚的三米开外,她脚步一踏,施展费尽心思学到的相位俯冲,一拳朝蔚的正脸砸去!

    蔚这是第一次在实战中开启见闻色霸气,虽然阿雅的步法让蔚稍许有点刮目相看,但她也是明显看出来了,这个瓦斯塔亚只学到点皮毛,在她眼里,就像慢动作回放一样迟钝。

    同时,她轻松预知了阿雅毫无章法的王八拳路数。

    轻松地一个侧移,避开了这一拳。

    这就是见闻色霸气么?还真是好用啊……

    蔚忍不住感慨道。

    比起用脸硬接拳头,然后再用更硬的拳头干翻敌人,蔚现在更加偏好这种游刃有余的战斗方式。

    阿雅一击不中,接二连三地疯狂出拳。

    她曾经在诺克萨斯一个小县城打过地下拳赛,被她干翻在地的对手少说也有两位数了。

    她的拳法是在实战磨练出来的!

    然而阿雅不知道的是,她引以为傲的实战拳法,在蔚眼里,全是破绽。

    蔚甚至有种祖安老太婆都比这丫打得好的错觉。

    说实话,并不是祖安的老奶奶拳法好,而是蔚的眼界提高太多了!

    蔚就像跳舞一样,躲闪着阿雅一拳接一拳,同时在思考一个问题。

    自己似乎不再称呼下城,而是称下城为——祖安!

    最近的让她很难对皮尔特沃夫有认同感。

    这个充斥着世界各地投机者的城市——上城人今天可以是皮城人,明天又有可能是诺克萨斯人,或许又会是德玛西亚人?

    她曾在一本自传里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

    “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押在青年身上,要让它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要做到。”

    眼前这个瓦斯塔亚,就有着浓厚的诺克萨斯鼻音。

    在看到这句话后,蔚虽然还没有什么深刻的理解,但她很反感这些外来的上城人!

    而此时,这个上城人正满脸愤怒和讥讽地朝她说道:“嘿,阴沟佬,你可真像阴沟里的老鼠,只知道东躲西臧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