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23.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玩游戏
    江晨在qq上回复了略显讥诮的群主:在跟新人双排,是真人,不用踢。

    群主本以为江晨被耍了,相当错愕,好奇地问道:晨总,真是妹子?不是变声器?

    江晨也不废话:没空和你解释,能不能帮我搞一个满配的lol账号?

    群主:借能借到。

    江晨:借的不要,我直接送人的……算了,我去淘宝买一个。

    群主:慎重,有照片吗?小心三百斤泰山压顶人财两空。

    江晨:凸(`⌒′メ)凸

    最终,江晨还是从淘宝上买了一个全英雄满符文页的账号,花了一千多大洋。

    他直接把账号密码密保什么的一股脑全发给了蔚。

    江晨已经开始幻想自己送出的第一份礼物,能给他刷到不少的好感度。

    他估计这是他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冲动了。

    然而江晨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复。

    越是等待,人就越是焦灼。

    难道被讨厌了?

    还是说刚刚打人机的时候自己说错话了?

    不会是我太得意忘形了吧?

    就在江晨胡思乱想的时候。

    蔚回复了:谢谢。

    她已经喝下了「焦糖玛奇朵★」,整个人非常亢奋,但心情却很沉重低落,她需要做一些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像江晨这种大龄单身青年,找不到对象主要有两点。

    第一,接触二刺螈太久,颜控,三次元歪瓜裂枣看不上。

    第二,性格太敏感,外加讨好型人格,很容易察觉到对方的情绪,从而作出相应的讨好举动。

    一连上麦,江晨就能明显感觉到蔚的情绪变得低落了。

    江晨化身私人空调,各种询问情况,企图制热,然而蔚似乎并不想搭理他。

    碰壁后,江晨依然没有气馁,他用完了脑子里所有的段子,想尽办法逗蔚开心。这就跟打赏女主播一样,越是讨好,就越容易倾注感情,脑海里的那个网线背后的形象也就越来越丰满完美。

    蔚显然和江晨不在一个频道上,她只是想靠游戏稳定下紊乱的思绪,打算通宵到早上五点,然后用尽底牌奋力冲刺第六档的奖励!

    这个时候,若不给自己找点事做,忘掉纷乱杂糅的各种猜测,时间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蔚换好了江晨送给她的账号,登录游戏,和江晨再次互相加上了好友。

    江晨又一次拉她。

    只不过,这一次是匹配。

    没想到蔚拒绝了,她语气出奇平静地说道:“我们直接打排位吧。”

    她也算是搞清楚了这个游戏的玩法机制。

    值得一提的是,她发现这个游戏的段位和部分奖励的品级相近。

    比如之前获得的白银级查克拉果实。

    她看了看这个号的段位——白银二。

    蔚自认为在这个段位玩几把应该就能适应了,没想到的是,她高估了这个段位的水平。

    江晨愣了愣,如果是之前那个像是大姐头一样开朗的蔚的话,他可能会再建议打一次匹配先试试,但现在察觉到蔚心情的江晨没有犹豫,直接拉蔚进了双排。

    无论蔚现在说什么,江晨都会无条件答应。

    他现在也是上的朋友小号,白银一晋级赛,不说帮朋友过晋级赛吧,江晨也是想在蔚前面表现表现,秒选了他最擅长的金克丝。

    没想到,蔚在语音里说道:“我想玩金克丝,这个游戏选好英雄后能进行互换吗?”

    江晨依然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顺从,他想了想,虽然想辅助蔚,但他觉得玩辅助不好carry,而且辅助蔚容易紧张,输了就太丢丑了,于是说:“可以的,蔚姐,帮我选个剑圣吧,我打野。”

    这个分段,他玩剑圣应该问题不大。

    “好。”

    这一局队友素质还比较高,没有抢位置,江晨和蔚换好英雄后,正常开局。

    符文蔚随便选了套已经配好的ad符文,天赋也是用的tgp一键天赋,她现在还在熟悉游戏,没有去研究这些。

    进入游戏后。

    蔚很快地就适应了补刀节奏。

    说实话,她更多的是在听金克丝的语音,把自己整个人都代入进去了,想体验下游戏里这个金克丝的想法和性格。

    即便如此,她也感觉到对面的adc卢锡安补刀有点差,而且在补刀的时候,走位也很糟糕。

    于是蔚频繁切换q技能,不但把卢锡安打得没血了,线也推到了对面塔下。

    卢锡安的塔刀更是一言难尽,在专注补刀的过程中,直接被蔚耗掉了大半管血。

    这个时候,蔚这边的辅助莫甘娜找到了机会,q中了卢锡安。

    蔚直接ewa一套带走,触发了罪恶快感。

    first blood!

    “卧槽!蔚姐你怕不是三千年才出一个的电竞天才吧?第一把排位不说……算上新手教程你这也才第三把,打得对面ad跟儿子一样,天气冷天气冷。”江晨在这一刻感觉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

    他想要表达心中的震惊和钦佩,想了半天,也只想到平常看弹幕看到的词汇。

    而蔚看着屏幕中兴奋起来的“金克丝”,没有理会江晨的夸赞,却是陷入了沉思。

    她想到了一个细思甚恐的问题——

    如果金克丝就是爆爆成长起来的另一面……自己还能够接受她吗?

    这一场江晨特别想c,非常想在蔚的面前展现下真正的技术,然而没想到上路还在对线,下路十分钟就被蔚打通关了。

    对面上单盖伦在[所有人]里连续打了好几行问号,然后就发起20投了,对面直接全票通过。

    这还不算什么。

    第二把,江晨很想说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玩游戏。

    第二场对局,江晨玩的是adc,辅助2级到中路游走一波2打1被反杀两人后中单和辅助直接互喷摆烂,江晨下路一打二,没打出什么大优势。

    而这时,蔚又站出来了。

    她这把玩的“本命英雄”——皮城执法官。

    江晨从没见过这种纯暴力流的蔚,关键是还能操作,一直没死。

    到了中期,“蔚”已经是残暴之力、穿甲弓、三相之力,看到对面adc金克丝,蔚毫不留情,直接一个q上去三拳打死,这个段位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蔚代入进去了,她想将爆爆心里的金克丝杀死!

    而江晨却看不懂,他只知道这姐们玩游戏真是又细又暴力!

    最后,蔚用一次五杀终结了比赛。

    江晨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真的没有词汇来形容此刻的震撼了。

    三十年后,单身了五十年的江晨回想起此刻的感受,依然是目瞪狗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甚至怀疑蔚姐根本不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

    然而从前几把的操作、意识甚至问的一些问题来看,江晨能够断言。

    蔚姐绝对是第一次玩这款游戏。

    这是什么天才少女?

    江晨庆幸的是……他把整晚的对局和对话都录了下来。

    到了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江晨想要征求蔚的意见,做一期双排视频。

    然而这个时候,他却收到了蔚的一条消息:“暮光之晨,我有点事,先下了。”

    江晨立马回道:“哦哦,要睡觉了吗?蔚姐晚安!”

    他似乎还是相当不舍,想跟蔚再多说几句:“下次玩记得叫我啊,小晨随叫随到(?????)”

    然而这个时候,蔚的头像已经变灰了。

    江晨失落地关掉了聊天窗口,又打开了聊天窗口,重复了好几遍。

    他整个人内心空荡荡的,似乎少了些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他这种症状持续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消退,因为这一个月,他再也没有看到蔚姐上线。

    每天醒来,江晨都是第一时间打开手机qq,看看蔚的头像有没有亮。

    甚至有时候半夜凌晨三四点醒来,也会看一遍。

    白天剪辑视频的时候,也会不断地去看qq列表里那个灰色头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