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24. 进化日【基于《双城》细节二创】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房里,塔玛拉暗道一声不妙,睡过头了,她迅速翻身下床。

    阳光照射在她小麦色的皮肤上,勾勒出野狼一样纤细而又健美的身形。即便这样,她还是用手摸着自己的小腹,好像是在担心脂肪的堆积。

    塔玛拉站在窗口俯视街道,石子路上已经有许多商贩开始出摊了。

    他们都希望能够抓住进化日清晨的商机。一道道鲜艳的彩旗结挂在楼宇之间,狭窄的街道充满了节日的喜庆吉祥,这气氛与被塔玛拉称之为家的城市大相径庭。

    金红相间的旗帜绣着齿轮和钥匙,正飞舞在远处的塔楼顶端,那里是富人区,也是皮尔特沃夫街道中流淌着的财富的源泉。

    想到这里,塔玛拉脸上一笑,转身离开窗口。

    她的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

    工作台角落垒着笔记本,旁边依次摆放着各种工具和叠好的设计图。昨天的午餐是黑面包、奶酪和水果干,原封不动地包在细布里,摆在工具旁边。一座小型的铸铁熔炉巧妙地嵌在砖墙里,几根蜿蜒的铁管将烟尘排向屋顶。工作台正中间是一个木头箱子,里面的装置花了她好几个月的时间。设计图用蚀刻法记录在蜡纸上,一直藏在床垫底下,卷得好好的。

    她穿上了朴素的紧身裤,缝了许多兜的学工衬衣,披上裹身的上衣外套。外套上装了一套精巧的锁钩搭扣,只需要快速一拉就能把整件衣服脱掉。

    她最开始对这种设计非常不解,后来吉斯伯红着脸告诉她,如果在工坊里干活时外套一旦着火,这套设计就能够救自己一命。

    塔玛拉将木箱放在挎包里,又带上了细布包好的餐点、几本笔记还有几根铅笔。她很紧张,但这很正常。今天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她不想失败。

    她挪开了抵住门的椅子,扭开锁盘,打开门闩。相比她的故乡,皮尔特沃夫是一座安全的城市。这里的居民们不用面对其他城市习以为常的暴力,但他们还没有傻到觉得自己可以夜不闭户。

    尤其是今年的进化日——

    去年杰斯·塔利斯横空出世,说他引领了一次技术大爆炸也不为过。(作者按:注意时间线)

    今年的进化日明星人物就是这位新晋博士,并且,很有可能蝉联下一届进化日明星人物。

    他的成功和出名,让很多学工心中有了奋力追赶的榜样。

    塔玛拉沿着旋转楼梯下楼来到了公共餐厅。一些学工正在吃早饭,另一些则在调整自己的设备,希望自己能够被某个家族看中。

    塔玛拉一只手扶着挎包,对自己的作品感到一阵自豪。

    她挥挥手,回应了几个疲倦的问候,但并没有停下来交谈。在过去两周里,他们之中几乎没人能一天睡上两个小时,她敢说在今天的面试中肯定会有人睡着。她不想被人拉着闲扯,拉开门走到了街上,然而室外强烈的阳光却让她不得不站定了一会儿。

    她所住街道上的高层建筑全都由石灰岩方砖和削角的木料搭建,无处不是青铜的饰面、铅玻璃窗和黄铜的屋檐,每一面都反射着炫目的阳光。

    街上熙熙攘攘,人们穿着体面而低调的节日华服来来往往。

    塔玛拉走在街道上,一间刚开门的餐厅飘出了香味,烤鱼和新出炉的恕瑞玛太阳面包让她直咽口水,但她没有进店,而是拦下了一个推着小烤炉的妇人,从她那儿买了一杯茶汤和一块甜糕。

    “进化日快乐,亲爱的!”她接过一块银轮。

    塔玛拉示意不用找了。

    “愿齿轮顺转,可爱的姑娘。”妇人的口音有点奇怪,纤薄缓慢。

    “谢谢您。”塔玛拉答道,“愿灰霾不侵。”

    塔玛拉狼吞虎咽地吃掉了甜糕,然后沿着路走到尽头,正正好好二十步,然后进入钟表大街。她向右转,喝完最后一口茶汤,然后继续数着自己的步数,每过一个路口都核对一遍数字。这边的建筑比她居住的学工区更加宏伟,采用抛光的花岗岩和铁艺立柱搭建。

    许多建筑都安装了炼金科技的门灯,跳跃的火光给清晨的空气增添了一分干冷的化工气味。大清早亮灯看上去好像纯属浪费,不过塔玛拉已经懂得,皮尔特沃夫的社会地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显露出来的财富和权力——二者互为因果。

    塔玛拉从钟表大街来到了格璃威尔街,然后沿着蜿蜒的百酒大道进入恒星大街,最后来到了神秘广场。

    津戴罗之球依然纹丝不动地矗立在那,自从发明家津戴罗去年神秘失踪以后就一直如此。在这个庞大的网格艺术品周围,人们正在聚集起来。这群人中有立志成为发明家的年轻人,也有已成大器的艺术工匠。

    吉斯伯有一次喝醉了以后告诉过她,进化日在下城有着另一番意味,他还顺便强调了下城才是最初的进化之城,远在皮尔特沃夫出名以前就是。在上城,进化日纪念的是日之门的首次开启,它标志着瓦洛兰东西部之间的快捷贸易路线终于打通,同时也标志着贸易税收从涓涓细流变成了滚滚巨浪,注入了皮尔特沃夫城邦金库。而在下城,很多人会在这一天缅怀那些由于地貌巨变而殒命的人们:运河打通了东西两侧的大洋,同时也彻底淹没了祖安的一个城区。

    同一个节日,却是两种不同的纪念方式。

    塔玛拉此时已经来到了斜方路,面向科技魔法大道的方向,继续数着自己的步数前进。

    整座城市似乎在她面前裂开了一道口子,一条大峡谷将皮尔特沃夫分割成南北两半。深邃的沟壑看上去像是源自古代的自然地质运动,但实际上只是人类目空一切的傲慢和被资本驱使的欲望造就了它。

    塔玛拉非常钦佩那些亲手执行这一鲁莽计划的人,他们必定具备无比强大的意志力,才会认为裂地填海、毁掉半个祖安城是换取未来发展的合理代价。

    去年,在杰斯·塔利斯博士以及梅尔·米达尔达议员的推动下,皮城大学新增了一个科技魔法学院。

    科技魔法学院就坐落在悬崖边上,设置在这个位置,无非是为了方便把废料排入下城。

    学院的高塔狂放不羁地矗立着,坐落在拥有大多数家族宅邸和他们戒备森严的工坊小区的北部城区。

    而今天的人流也在涌向北侧。她看到许多学工正往那个方向去,每个人都护着自己的发明就像母亲护着刚出生的婴儿。

    “你也是去米达尔达那碰运气的?我觉得你可以试试吉拉曼恩。”塔玛拉身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长相英俊、头发黝黑、皮肤顺滑,这是富有的标志。他的口气透出昨晚的微光酒的味道。

    塔玛拉没有理睬他,继续向前走。

    他跟在她后面穷追不舍,一半是因为宿醉未醒,另一半是因为钱包太鼓。

    “喂,稍等一下,不要这么粗鲁嘛,姑娘。”

    “我一点也不粗鲁,我在赶路,我不想和你说话,”她说。

    他跟着她上了桥,放声大笑。相当于是告诉她,他觉得遇到了挑战,他觉得这个人可以用几块金海买下。

    “啊,你是个学工啊,对吧?”他终于认出了她的衣服,看到了她肩上的挎包。“正要赶去参加面试,嗯?想要攀上一个大家族,对不对?”

    “虽然跟你没什么关系,不过没错。”她答道,心里暗暗希望他能够听出她语气中的不屑,识趣走开。结果相反,他加快了脚步,抢着站在她面前挡住了桥面的过道。他对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就像是在市场里挑牲口似的眼光。

    “你这小妞挺养眼的。瘦了点儿,不过莱卡波罗餐厅吃上几顿就能调理过来,嗯?怎么样?今天是进化日,每个人都应该找点乐子,对吧?”

    “没兴趣,”塔玛拉一边说,一边将他推开,“别挡道,离我远点。”

    “你可听好了,妹子,我名叫塞拉·奥拉布洛克萨斯,城北的好多权贵大亨都跟我熟。”他继续用身子挡住她的路,“今天上午你好好陪我,我就会为你美言几句,保证给你的面试加分,你懂我的意思吧?”

    “不,谢谢。”塔玛拉说道,她知道这场对话会变成什么样了。他伸手去抓她的胳膊,但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粉发少女在半空中钳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扭,疼得轻浮男人发出一声惊叫。如果少女稍微再用一丝力量,他的手腕就会像火柴棍一样断掉。她扭着他的手腕将他逼到大道的栏杆旁,将塞拉·奥拉布洛克萨斯紧紧按在齐腰高的石头栏杆上。

    “嘿,我想这位小姐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滚开点,不然我就把你从这送到下城,你不想变成一滩烂泥,对吧,奥拉布洛克萨斯先生?”

    轻浮男人疯狂地点了点头,疼痛让他无法开口。

    在塞拉·奥拉布洛克萨斯夹着屁股溜走后。

    “谢谢。”塔玛拉向粉发少女道谢。

    “女孩子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粉发少女微微一笑,微不足道地摇了摇头,示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便朝吉拉曼恩那边的豪宅走去。

    粉发少女的笑容让塔玛拉心跳骤然有些加快,刚想追上去问那少女名字。

    没想到后方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刚才怎么回事?”

    塔玛拉叹了口气,转身摇摇头说道:“没事,就是一醉鬼,想拿我碰碰运气。”

    后方来人一共有两个,分别是吉斯伯和科莱特。

    “你迟到了,”吉斯伯一边说,一边指向桥下一百英尺开外的一座灰暗的机械钟塔,“看。”

    “你说什么呢?”塔玛拉问,“老饿鬼的时间已经好几年都走不准了。”

    “的确。”他想要装出生气的样子,不过他的眼睛里只透着迷恋,“但我们约的是在老饿鬼的影子盖过科技魔法学院塔之前。看吧——”

    此刻,科莱特翻了个白眼说道:“走吧,该动身了。吉斯伯可能会傻乎乎地原谅你迟到,但米达尔达家可不会。他们会在第三遍钟响的时候关上大门,我们到桥头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响了。”

    米达尔达家族的宅邸距离北侧桥头并不远,不过街道非常拥挤,而且前去面试的人会有很多。

    “你说得对,”塔玛拉说着提了提挎包,拍了拍里面的装置,“让那些有钱的狗杂种们见识一下我们的作品吧。”

    米达尔达的家族豪宅用雪白的岩石砌成高墙,屋顶用精炼钢材搭建。长长的墙上布满壁龛,里面摆放着家族成员的铜铸半身像。

    杰斯·塔利斯的成功成为了无数学工的榜样,以得到米达尔达家族的赞助而奋斗成了绝大多数逐梦者的首选。

    数十名焦急的学工正聚集在门前,每个人都带着自己最得意的发明,希望能够通过面试和这个著名的家族签一份劳役契约。人们表现出的礼貌让塔玛拉十分喜欢,每个学工都尽量不碰到周围人的作品。

    有一些人穿着米达尔达家族代表色的制服,配备了吉拉曼恩家族生产的重型步枪,守在入口处,查验每个申请人的证单文书,随后放行入场。

    塔玛拉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对他们的专业和细致感到钦佩。有几人被拒绝入场,他们有的是证单印章不标准,有的则是完全伪造。这些人并无任何怨言,全都顺从地耸耸肩,乖乖离开了。

    轮到他们的时候,塔玛拉、科莱特和吉斯伯全都顺利地进去了。

    科莱特主动负责,担保他们的证单全都符合规定,这个年轻人非常注重细节。塔玛拉相信这个品质必将让科莱特在未来的几年中脱颖而出。

    他们刚进门,皮尔特沃夫金库的第三遍钟就敲响了。

    大门关上后,几十人一起目瞪口呆地盯着屋子中间。

    塔玛拉第一眼看过去觉得不过是一架普通的马车车厢,不过随后她留意到了下方主轴上的海克斯动力舱,还有连接前后轮轴的金银布线。动力舱正在放出柔光,塔玛拉感到自己舌尖泛起一股铜锈的味道。

    “这是自驱动机车。”吉斯伯说,“是乌贝蒂的设计,如果我没看错。”

    “不会吧。”塔玛拉说。“她只为凯沃尔德家族工作。”

    “并没有很久,我听说。”柯莱特说。

    “你的意思是?”吉斯伯问到。

    “工坊附近有传闻,说米达尔达的一位情报员偷走了一份设计图。”柯莱特逐渐放低了声音说,“听说后来搞得很血腥,碎尸万段了,之类的。有人说托莱克家想要挖走她,不过凯沃尔德家当然不会承认任何事。”

    “是啊,他们当然不会承认了。”塔玛拉话音未落,通往主宅的漆黑大门打开了。

    “自家首席工匠的设计被偷,这种事情显得他们很无能。”

    一名管家走出门,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黑色手杖,身上穿着暗红色和金色的制服,这是米达尔达家族的颜色。

    他带领学工们前往主宅,一路上经过了陈列藏品的接待室、豪华奢侈的会客厅和宽敞的画廊,期间塔玛拉身边的赞叹声不绝于耳。

    这个家族毫不遮掩地将财富展示给所有人,足以覆盖整面墙的肖像画用金框装裱;花重金从恕瑞玛古墓里运回来的兽首战士雕像;还有带着艾欧尼亚标志性设计的异域武器。地面全都用明亮的大理石板铺就,楼梯宽敞宏伟,使用整块弗雷尔卓德铁木板材拼接,年轮清晰可见。

    塔玛拉明白,这所宅子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在用精湛的工艺威胁和提醒着访客,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成就在米达尔达的收藏面前有多渺小。

    她抬头刚好瞥见最后一眼,一个五官精致的女人穿着灰色拖地长裙,上面还点缀着暗红色皮质流苏,身后跟着另外一位女管家,从错层的楼梯口路过。她的皮靴跟在地板上敲击出奇怪的金属响动。她向下看了一眼学徒人群,嘴角拂过一抹鬼魅的微笑,消失在视线中。

    最后,管家把他们领进了一间中等大小的等候室,地面铺着平行交错的地板,屋里摆着一台李维克座钟,采用象牙和珍珠母打造,保持时间分秒不差。屋子尽头一对黑漆漆的门庄严肃穆,与视线的高度平齐的位置留着一扇闸窗。

    管家用手杖敲了敲木质地板,示意所有人坐到靠墙的长椅上等候。

    “被念到名字的,进入面试间,”他开始说。“走到讲台前,报上姓名。简单介绍你要演示的内容,然后解释原理的梗概,我再强调一遍,梗概。米达尔达家族博学的工匠们将会对你作出评判,他们毫无疑问比你们更内行。我个人建议你们尽量简短地回答问题,因为他们很容易不耐烦。如果你成功了,走左边的门。如果你没有成功,走右边的门。就是这样,祝好运。”

    管家这段话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塔玛拉用心听进了每一个词。她一只手扶住挎包,告诉自己,无论何时,这里面的装置都足以帮她赢得任何皮尔特沃夫家族的青睐。

    她和吉斯伯、科莱特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两个都很紧张,她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心跳也在加速。她已经为进化日的面试准备了这么久,可一想象到自己可能在最后一步搞砸一切,就不禁一阵烧心。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于是她微笑起来。这种感觉将会让她保持机敏和专注。

    黑门上的闸窗打开了,所有人都立刻紧张起来。里面的人叫出了一个名字,一个年轻女孩站了起来,她紧张地钻进去。

    后续又有几名学工进去了,之后就轮到他们。科莱特是第一个。她坚决地站起身,呼出一口气,头也不回地穿过了黑门。

    “她没问题的。”吉斯伯悄悄地说,“一定没问题。”

    “你也是,吉斯。”塔玛拉说,虽然她担心他会紧张过度。这个祖安来的孩子手艺很好,但他紧张的神经很容易在皮尔特沃夫名望贵族面前对他产生不利影响。

    又有两个学工被念了名字。塔玛拉看看钟,发现每个人面试的时间越来越短。米达尔达家族的博学的工匠们是不是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这对其余的学工是好是坏?

    当吉斯伯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是从长椅上跳起来的。他差点就把他的背包摔在地上,不过在最后一刻抓稳了。他面红耳赤,满头大汗。

    “深呼吸,”塔玛拉向他建议道,“什么问题都难不住你。你的作品很好。”

    “能过关吗?”他问。

    塔玛拉觉得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但她还是点头说,“能。”

    他穿过了门,随后其他学徒陆续被念到名字,最后只剩下塔玛拉自己。等候室已经空了,但她还是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当她最后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如释重负。她让自己冷静了一会,然后转身进门,走进了面试间。

    大门另一侧的房间是圆形的,照亮整个房间的是无数发光的电灯,全都悬在灯台上方。每个灯台都被雕成了张开的双手的形状,似乎是在给世界散播光明。面对如此自大的装饰,塔玛拉尽力忍住了嘲讽的欲望。

    这个房间是专门用于演讲的场所,圆弧形的长椅座位呈阶梯状向后方攀升延伸。正中间是一架朴素的木质讲台和一张工作台,房间两侧各有一扇门。成功是左边,失败是右边。

    阶梯长椅至少有一百个座位,不过她面前只坐了五个人,两男三女,除了一个穿着科技魔法学院制服的博士以外,全都穿着工匠大师的暗红色长袍。

    他们正在用镀金的羽毛笔在巨大的记事本上写着什么,刮擦纸面的声音在房间出色的回音设计下听起来一清二楚。

    “姓名?”其中一个女人头也不抬地说道。

    “塔玛拉·罗塔利。”

    “你要演示什么?”其中一个男人问道。

    塔玛拉把她的挎包放在工作台上,拿出了她的作品。一套导线在一个正方体里有序地交织,中心是个覆以酸蚀纹路的球体。

    “我称之为海克斯同心环增幅器。”

    “设计目的?”他再次发问,机械般的发音让塔玛拉非常不舒服,她极力压抑自己不要表现出来。

    “通过控制一枚水晶的性状,从而以指数级放大它的输出效果,超越目前的一切手段,当然,整个过程极其稳定,不会爆炸。”

    她的语气非常平和,但措辞上的狂妄已经足够刺耳。

    房间里的五人现在全都抬起了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他们对学徒的自吹自擂可能已经司空见惯了,但她语气中的自信显然提起了他们的兴趣。

    尤其是五人里面装束独特的杰斯·塔利斯博士。

    自从他将海克斯水晶的参数公布出去后,一直在利用米达尔达家族的影响力,招揽各种能工巧匠,作为助手。

    然而一年时间过去了,也只录用了维克托推荐的斯凯。

    如果眼前这名学工的发明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管用,杰斯能保证这会大大地缩短他研发海克斯宝石的进程。

    杰斯兴奋地说道:“罗塔利女士,我很期待您接下来的表现,请开始!”

    “水晶的几何形状非常重要,转动的轴心也同样重要。”塔玛拉一边说,一边打开装置中心球形结构的舱门,展示出里面精工细作的托架。球心顶端垂下精致的金属链条,就像昂贵的项链一样,正期待着拴上一块能量水晶。“我的装置能够读取转动速度和轴心的偏角,随时进行调整,以获得最优化最稳定的能量输出。”

    “荒谬!”一个装了义肢的女人说道。她的目光非常锐利,只有那种见惯了学生的异想天开,并且否定了全部想法的学术专家才有这样的眼神,“水晶释放能量的瞬间绝对来不及进行任何程度的调整。帕拉文曾一个月前做过同样的尝试,几乎毁掉了半个金匠区。”

    “无意冒犯,夫人,但我有异议。”

    “你有什么异议无关紧要,学工。你能证明吗?你能演示你的理论吗?”

    “我相信如此。”塔玛拉回答说。

    “科学的基础不是相信,”那名女人说,似乎是在教训某个执迷不悟的孩子,“我们需要实践的证据。”

    “我可以。”塔玛拉信誓旦旦地说。

    那个女人看上去依然充满怀疑,但她点点头说,“好吧,你可以开始了。”

    塔玛拉旁边的工作台上,一道舱门滑开,一个雕花置物台缓缓升起,上面放着一小块切割好的水晶,内里透出蓝宝石的光芒。

    一块海克斯科技水晶。

    这块水晶还不及她指甲大小,但它却代表着未来。

    在梅尔·米达尔达看来,它能让米达尔达家族坐拥统治世界的能力,前提是他们有这个打算。

    目前只有杰斯·塔利斯有能力制造出海克斯水晶,而在杰斯最困难的时候,是她梅尔·米达尔达不计后果资助了他,并力排众议地站在了他的那边……

    眼前这块水晶只剩下很少的能量了,但它依然蕴含着无法估量的潜力,也凝聚着令人无法想象的价值。

    塔玛拉也没想到实物竟然这么美。

    “好吧,请开始吧,让我们开开眼。”杰斯和另一个男人齐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