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25. 一年【求月票、求追读】
    蔚入狱已经将近有一年时间了。

    那天她在得知爆爆就是金克丝的第二天,疯狂冲刺“日十万”的目标,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这还导致她身体透支虚脱,第二天,连“日一万”的底线都没法完成。

    之后她便冷静下来。

    仔细思考了一番,认真规划了接下来的目标和打算,并理智地对爆爆的情况做出了分析。

    只能说以前身为姐姐的妹控滤镜实在是太严重了。

    她现在的脑袋无比清晰。

    这一年,蔚的量和阅片量呈几何数增加。

    她看过《绿箭侠》,就像奥利弗·奎恩在香港得到的训练那样,她也能回忆起深层次被掩埋在大脑深处的记忆。

    通过深度回忆这些记忆,她在捕捉细节——脑海里不断地去闪回爆爆的一举一动。

    蔚这是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妹妹和自己并不一样。

    不只是身体机能上的区别。

    在思想认知上也有很大的不同。

    这是她以前不曾关注的。

    蔚曾以为爆爆和自己形影不离,潜意识认为姐妹俩在想法和认知上差别应该不大。

    她一直忽略了人与人不能一概而论,哪怕是姐妹。

    而且,由于身体技能的差距,和自己一直形影不离的爆爆被衬托的更加弱小。

    这也是造成她自卑、多疑的原因之一。

    关键是,蔚不只是发现了爆爆在某些时候会变得很抑郁自责低落。

    通过回忆,她发现之前房间里的玩具——尤其是爆爆自己制造的“小玩具”,经常有被撕碎砸坏的迹象。

    蔚之前彻底忽略了这一点,完全没有在意。

    而且爆爆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跟自己制造的“小玩具”对话……

    曾经的她根本不会关注这些细节。

    而现在,她惊讶地发现,爆爆其实一直有病,而她这个做姐姐的竟然浑然不知——

    爆爆患有双向情感障碍症!

    这是一种既有躁狂症发作,又有抑郁症发作的常见精神障碍。

    当躁狂发作时,患者有情感高涨、言语活动增多、精力充沛等表现;而当抑郁发作时,患者又常表现出情绪低落、愉快感丧失、言语活动减少、疲劳迟钝等症状。

    其临床表现复杂,其复杂性体现在情绪低落或者高涨、反复、交替、不规则呈现的同时,伴有注意力分散、轻率、夸大、思维奔逸、高反应性、睡眠减少和言语增多等紊乱症状。

    还常见焦虑症、强迫症、滥用金钱,还会出现幻听、被害妄想症、精神高度紧张等精神病症状。

    发作性、循环往复性、混合迁徙性、潮起潮落式病程不一而足。间歇期或长或短,间歇期社会功能相对正常,但会对大脑的功能损害,反复发作后,会出现发作频率越快、病情越发复杂的情况。

    蔚还发现。

    自己的妹妹似乎缺乏一定的同理心。

    她虽然会因为恐高而紧张,但是在用“小发明”击杀下城硕鼠的时候,完全没有半点犹豫,反倒会很兴奋,虽然下城大多数老鼠都该死……

    蔚知道,即便是地球的金融中心,也有专门的灭鼠部门,她还看过一部名为《血族》的美剧,主角团里就有一个灭鼠哥。

    因为老鼠传播病菌、诱发病毒变异的可能性实在是太高了。

    但对小孩子来说,爆爆射杀硕鼠还是太过于果断和愉悦了。

    这不正常。

    蔚记得,爆爆六岁那年,连续射杀四只硕鼠后,看向了自己,眼神里蕴含的神色,明显是想得到自己的表扬和夸赞,她更在意有没有得到自己的承认,而不是射杀了什么。

    仿佛在她眼里,其他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

    蔚发现自己作为姐姐,在很多方面都失职了,并没有设身处地地去了解自己的妹妹。

    不管怎样,爆爆都是自己的妹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也是唯一能够让她不至于彻底疯狂的解药。

    至于爆爆是善是恶,是秩序还是混乱,对现在的蔚来说,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蔚打算先把爆爆的病治好,至少别总是搁那自言自语和一些不存在的人在那对话。

    药物方面,蔚已经准备就绪,话术引导洗脑,她也烂熟于胸。

    万事俱备,只欠出狱。

    虽然那天她失败了,没有完成“日十万”的“壮举”。

    然而在这将近一年的时光里,蔚不是没有成功过。

    但往往成功一次,就要缓个十天半个月,才有能力继续冲刺“日十万”。

    这一年的积累,蔚已经有了离开监狱的筹码。

    没错,不是越狱,而是离开,光明正大地离开。

    今天是进化日。

    虽然是整个城市不分男女老幼万民同庆的日子,但如今的蔚已经能够理解,进化日可不只是一个单纯的节日。

    表面歌舞升平,背后却暗流汹涌。

    在这一天。

    年轻的能工巧匠们会挤破头皮祈求能得到大家族的赞助,大家族也会想方设法网络各个有潜力的人才,甚至派遣间谍,伪装学工,加入其他家族。

    然而这些只是开胃菜。

    在这一天,世界各地的权贵、军阀、豪族、商人都有可能会造访皮尔特沃夫,哪个家族若是能在这一天展示出更有“钱途”、更有“含金量”、更有“杀伤力”的科技成果,可以确定的是,该家族一定会收获最多的订单,并认识不少新的“朋友”,巩固之前的“老友谊”,在城内的话语权也会进一步得到提升。

    就比如这一届进化日,梅尔·米达尔达就打算让杰斯展示海克斯动力舱。

    虽说海克斯动力舱的研究并不完全是杰斯工作室的功劳,但梅尔不介意捧红这位潜力无限的小伙子。

    目前,海克斯动力舱只应用于机动车和飞艇,并没有实现大规模的民用,毕竟价格不菲,还需要昂贵的维护和保养费用,只有富有的商人和权贵有财力购买。

    即便如此,杰斯尚且还未在晚上的发布会上展示这一成果,第一笔订单已经被各国贵族预订一空。

    梅尔已经预见了海克斯科技的潜力,她在期待杰斯后续更加伟大的发明。

    静水监狱这边,福克斯今天依然是准时下班。

    不过今天的他似乎被节日氛围感染,格外愉悦。

    由于静水监狱是一座离岸小岛,要回市里必须坐船。

    员工是有专门接送上下班的渡轮的,甲板上,福克斯欢快地哼唱着旁人听不懂的歌曲。

    和福克斯一个班的狱警忍不住问道:“老哥,你唱得是什么啊?从没听过的风格,挺好听的。”

    “听妈妈的话。”

    “能用皮城方言唱吗?”

    福克斯想了想,便说道:“可以。”

    然后他便开始尽可能地贴合原著歌词哼唱起来……

    ?将来大家看的都是我画的漫画?

    ?大家唱的都是我写的歌?

    ?妈妈的心她不让你看见?

    ?温暖的事都在她心里面?

    ?有空就得多摸摸她的手?

    ?把手牵着一起梦游?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

    船靠岸后。

    福克斯的同事非常激动地说道:“天啊,福~,没想到你还挺有艺术细胞的,如果今天不是进化日,我恨不得拉你回家教我小女儿唱这首歌,她从小就梦想进大剧院一展歌喉。”

    福克斯微微一笑:“改天吧,我家那位祖宗还等着我带她去参加进化日的游园。”

    “回头见,福~”同事热情地与福克斯进行了告别。

    在和这名狱警分开后,福克斯走到边境市场一个无人角落的时候。

    “他”脱掉了警服,丢到了垃圾桶里,露出了里面的黑色无袖衫,整个身形也逐渐变得高挑矫健起来。

    最神奇的是……

    “福克斯”的头发竟然变得粉红飘逸起来!

    毫无疑问,这不是福克斯,而是蔚奥莱特!

    蔚变回了自己的模样,深吸了一口空气。

    外面的空气……真好!

    至少充满了自由的味道。

    值得一提的是,离开监狱后,她的意识里多了一个24小时的倒计时。

    蔚知道,只要倒计时结束,她没有被抓回监狱,就算越狱成功了。

    不过出来后的蔚,并没有像个蛮牛一样直接朝下城冲去。

    而是按照早已制定好的计划,先去富人区——

    她要去找那位一直给马格纳斯的线人提供照片的狗仔,顺便看看那位凯特琳·吉拉曼恩到底是何方神圣。

    巧的是,蔚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那位狗仔——据说是一个叫塔玛拉的苗条美人。

    蔚一路上跟着塔玛拉,即便塔玛拉是一个业务精湛的……诺克萨斯间谍,仍然没有发现被蔚跟踪了。

    没错。

    塔玛拉业务虽然繁多。

    但来到这个城市的初衷,还是为那位传说中的刺客——杜·克卡奥大将军服务。

    ps:只是根据《双城之战》修改了一些矛盾的细节和时间线,人物都是联盟宇宙里出现过的,跪求月票和追读,救救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