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27.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蔚没有回答凯特琳,她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脸狡黠鬼魅地踏步继续向前,边走边用那略显轻佻但不轻浮的语气说道:“这位姐姐,你身材这么好,看上去不像是会崴脚的笨蛋。”

    凯特琳没有因为蔚比她年龄小就轻视她,而是摆出极为戒备的姿势,冷声说道:“你可以试试看。”

    蔚停下了脚步,摊摊手,一脸无辜地说道:“别这么见外嘛,初次见面,不成敬意,这个……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进化日礼物吧。”

    说话的同时,蔚不知何时已经是掏出了一个巨大的箱子,她直接朝凯特琳丢了过去。

    凯特琳躲闪不及,一脸疑惑和忌惮地接过了箱子,好沉……

    “打开看看,你会喜欢的。”蔚讳莫如深地笑道。

    箱子的重量超过了凯特琳的想象,她狐疑地看了粉发少女一眼,警惕后者动作的同时,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箱子。

    在打开箱子的一瞬间。

    凯特琳瞬间惊呆了!

    这比父亲曾经送她的礼物还要令她感到……震撼!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礼物!

    毫不夸张地说,身在军工世家,凯特琳阅枪无数,几乎已经能从嗅觉上对这种造物进行判别。

    她的所有感官都在告诉她一个事实……

    这……这简直就是艺术!

    “她……她叫什么?”凯特琳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地问道。

    “巴雷特-极光,试试看,后坐力很大,悠着点。”

    蔚说话的同时,又不知从何处搞出了一只食腐秃鹫。

    这种魔物在皮尔特山脉的森林中并不罕见,长期被当作新人执法官训练用的标靶使用。

    蔚直接把它朝空中放飞抛去。

    食腐秃鹫本能地感觉到了蔚强大的生命气息,在获得自由的一瞬间便朝空中疯狂逃遁而去。

    在它的认知里,蔚就像是屹立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

    食腐秃鹫趋利避害的本能让它以最快的速度在逃跑。

    凯特琳就像是智商正常的猫到了一定年龄就会用猫砂一样,无师自通地把这把霸气外漏的狙击步枪组装完毕。

    上膛解锁,打开激光瞄准器,一气呵成。

    只能说人与人不能一概而论。

    按理说,激光瞄准器是很难瞄准天空中的物体的,没有背景参照物。

    然而凯特琳抱着巴雷特-极光,身子一晃,瞬间就有一个红点锁定在了食腐秃鹫的身上!

    这个激光瞄准器在她手里看上去就像是一种“被我盯上你死定了”的装饰品!

    蔚看到这一幕,脑海里想起了一个漫画角色——死亡射手。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

    食腐秃鹫毫无悬念地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在地。

    凯特琳并没有被后坐力影响到,在开枪之后,她爱不释手地抚摸枪身,欣喜若狂,刚想问粉发少女的名字。

    却发现早已不知所踪,所立之处,只剩下几箱装满子弹的补给箱。

    这声枪响也是把凯特琳豪宅里的家人、客人以及附近巡逻的执法官吸引了过来。

    一群人或是紧张或是担忧或是你在进化日搁这整什么幺蛾子的表情涌向了这里。

    凯特琳没有在意汹涌而来或是关心她或是兴师问罪的人群,仿佛这些人都不存在似的。

    她面色平静地四处观望,甚至用上了巴雷特-极光的狙击镜……

    然而所见依然是失望和后悔。

    那个送她礼物——她最喜欢的礼物的粉发少女,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

    就连凯特琳也没找出一丝蛛丝马迹。

    “早知道应该先问她名字的……”

    凯特琳抱着巴雷特-极光,若有所思地呢喃道。

    ……

    ……

    塔玛拉从置物台上端起了那块水晶,触感温润柔和,还带着一丝极难察觉的细微震动。

    它比看上去重很多。

    塔玛拉小心翼翼地将水晶放进球形舱中,用纤细的链条固定住位置。她检查了一遍,确保每个环节都已经稳妥,然后关紧了舱门。正方体顶端是可动的机械结构,用来旋转装置内部环环相扣的零件。她将核心接触点调整到了合适的位置。

    装置开始发出低沉的声响,导线环路接收到了水晶内部的能量,柔和的蓝光从内部漫射而出。

    塔玛拉看着自己的装置开始转动,不禁露齿而笑。

    低沉的机械噪音逐渐变大,她嘴里也泛起了愈加浓重的金属腥味。

    现在声音越来越大了,有点让人担心,而且像波浪一样起伏。

    房间周围的小光球的亮度随着她的装置中的线圈噪音一同涨落。而她的装置这时已经开始在工作台上动了起来。剧烈的震动让它左右上下摇摆不定。能量的闪光开始伴随着爆裂的声音迸出球体,像逆行的闪电一样从顶面射出电光。

    “关了它,罗塔利小姐!”

    塔玛拉伸手摸向她的装置,但是一记蓝色的光鞭抽了出来,在她手背上留下了一道灼烧的深痕。

    她惊恐地连退了几步,虽然她的工作性质如同在断头台下面反复横跳是,那是她艺高人胆大。

    此刻,如此近距离地接近死亡,塔玛拉求生本能让她回想起了被恐惧支配的感觉——她不想被炸成碎片!

    塔玛拉惊慌失措地说道:“它……它的优化速度太快了!要……要爆炸了。”

    突然,一道蓝色电弧从装置里射出,窜向一枚小光球。

    小光球炸裂开来,白热的光点像下雨一样从天而降。

    又是一次电弧,紧接着还有三次。很快,屋子里的光源就只剩下塔玛拉崩溃边缘的装置里激烈反应的蓝光了。

    而那位装有义肢的女人站起来做了一个握拳的姿势,随着一阵金属的滑动,整张工作台都降到了地板下,然后立刻闭合起来。活板门的边缘缝隙透出一缕强光,同时从脚下传来一声剧烈的闷响。

    “安全防爆间。”塔玛拉自言自语,暗自庆幸她的装置没有早几秒钟爆炸。

    “是的,罗塔利小姐。”女人说着坐回自己的座位,拿起镀金羽毛笔,“在我们面前进行这种危险演示的学工,你觉得自己是头一个吗?”

    “应该不是。”塔玛拉答道。

    她很失望,但并不意外。

    这本来就是预料中的结果,除了那些专家们的倨傲无礼差点儿让她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

    杰斯旁边的男人在自己的手账上继续写字,头也不抬地说道:“你知道自己该走哪扇门吧。”

    与另外四名工匠大师不同的是,塔利斯博士此刻心里却在嘀咕。

    在完全只靠理论支撑的情况下,研发到这个地步,是个好苗子……

    不被吉拉曼恩家看中或许不是什么坏事?

    塔利斯博士打算在不久之后,私底下接触接触这位颇有创造力的学工。

    说不定能给他正在研发的海克斯飞门项目提供些许灵感。

    离开米达尔达宅邸的路远没有刚才进去时那么华丽。

    穿过最右面的门,立刻是一条毫无装饰的石头走廊,尽头是一扇钢铁栅栏门,强度足以经受攻城锤的冲撞。

    一名肌肉壮硕的看门人开门后,还没等她完全走出去,就狠狠把门关上了。

    此时,门外,吉斯伯正靠在一堵残破的砖墙坐在地上,他的装置被摔得破破烂烂,七零八落地躺在他脚边。

    他看到她以后笑了起来,问:“不顺利?”

    “不太顺利。”

    “怎么了?”

    “炸了。”

    他惊讶地瞪大双眼,大笑一声然后赶紧用手捂住嘴:“对不起,不该笑的。炸了?”

    她点头笑了笑。然后他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我的也就是碎了而已。”他说,“不过无所谓。米达尔达怎么可能让一个祖安佬和他们平起平坐呢!”

    她没有关心他的自嘲,而是问他:“你看到科莱特了吗?”

    吉斯伯双眼放光,看来是个好消息。

    “没。我觉得她成功了。”

    塔玛拉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至少有一个人选上了,所以,借酒浇愁怎么样?毕竟今天是进化日。既然我们差点崩了那帮博学的专家们,我觉得我们应该犒劳一下自己。”

    就在这时,一名面容像是时刻都陷入某种纠结的执法官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他走了过来,冷声说道:“对不起,罗塔利小姐,我觉得你今天的酒喝不成了。”

    吉斯伯的抗议声在马可斯警长的枪管子顶在他头上后,就哑火了。

    诚然,他暗恋塔玛拉很久了,但在死亡面前,他的那份爱慕似乎并不能供给他多少勇气。

    塔玛拉倒是很欣慰,这样就不用把这个无关的人牵连进来。

    她被马可斯用枪管子顶着,来到了一个鲜有人迹的死胡同里。

    塔玛拉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总之,好在这里是皮尔特沃夫,这里的人按章办事。

    在她的家乡,她现在可能已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或者已经在空中等着被下方的尖刺穿成肉串了。

    “你要逮捕我吗?”塔玛拉吞了吞口水,“我犯什么事了?”

    “嗯?到这份上了,你还要装傻吗?”警长马可斯冷笑道。

    塔玛拉一脸畏怯不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的声音开始嘶哑,呼吸因为啜泣变得急促,“求求您,我只是个讨生活的学工。父亲留给我的钱很快就要花完了,米达尔达家的技师是我最后的机会。不然我就要把自己卖给下城花坊了!”

    “演得不错,你这口音装的很像,值得称赞。可惜全是感情,没有技巧,我的评价是,要想以假乱真,你去下城住个十年就好了,下城的炼金废气倒是能把你那诺克萨斯的嗓子磨得平和一点。”

    “你到底在说什么?”塔玛拉疯狂辩解道,“我长在皮尔特沃夫上城区,我是金库边上玩大的孩子,每天对着黄道地库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发誓我没有说谎!”

    “好了,杜·克卡奥的战争石匠,把东西交出来吧。”马可斯警长伸出了他那粗糙的手掌,“据我说知,战争石匠从来都是两人一起行事。有的时候需要牺牲其中一人,好让另一个隐藏得更深。你最好识趣一点,这样在米达尔达家族中心服侍的科莱特或许还能够为杜·克卡奥收集情报,顺从我——这也是延续你们家人寿命的唯一办法。”

    仿佛被扒光底裤的塔玛拉暗道完了,一切都完了,脸上逐渐开始浮现绝望多神色。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震撼塔玛拉一辈子的神奇一幕出现了。

    眼前这个像死马了一样的中年男子在说话的同时,竟然身形一阵鬼魅地变幻。

    让塔玛拉难以置信的是,中年人最终变成了一个高挑矫健的粉发少女……!

    一瞬间,塔玛拉惊呆了!眼珠子都快要炸裂出来了!

    眼前这位……

    这……这不正是早上帮自己解围的那个热心少女吗?!

    ps:二合一大章!感谢lovehigh连续追读支持以及秋时雨凉我心、凉_薇、厶林生、中单键圣、书友20170821213141746和书友202008201750280的打赏!还有人看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