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28. 您就是我的雇主?
    时下,诺克萨斯大皇帝尚且在位,石匠会依然是隶属于杜·克卡奥大将军,主要负责刺探情报,盗取他国机密,或者窃取各大势力的隐秘。

    蔚能知晓这个组织的存在。

    一方面是近一年她在网上关注的英雄联盟背景故事越来越贴近她所在的现实世界了。

    虽然还有很多细节并不准确,但在大方向上,似乎没有“预测”错——

    诺克萨斯虽然还没有入侵艾欧尼亚,但已经开始在西、北、南三线作战了,虽然都是小规模的入侵战争——吞并一些部落、城邦,比如最近投降诺克萨斯的几个牛头人氏族。

    据说,某个氏族的族长誓死不屈,现在还在大牢里关着呢。

    蔚虽然足不出户,但却比一般人更加关注世界局势。

    而且她并不需要完全相信网上看到的那些背景故事,只需要提取一些有用的资料,然后结合现实中的时事,互相验证即可。

    蔚在发现塔玛拉是间谍后,就已经怀疑她是石匠会的成员了。

    不过,如果不是刚刚看到塔玛拉的这番反应,蔚也不会百分百确信这个猜测。

    说白了,刚刚蔚所有的举动,都是求证环节中的一环。

    塔玛拉在看到“警长”的变化后,非常果断狠辣,谁又能想到,她曾经对这个少女产生过那么一丝想要搭讪的好感呢……

    只见塔玛拉猛地朝蔚扔出了刚刚偷出来的蓝色水晶——海克斯水晶!

    然后,拔腿转身就跑!

    “果然,你成功了。”蔚微微一笑。

    早上,在科学魔法大道,蔚看到塔玛拉兜里揣着海克斯充能炸弹和海克斯水晶抑制器,就已经猜到她的目的。

    虽然蔚在监狱里,但也一直重点关注着整个皮尔特沃夫的动态。

    海克斯科技她也有所了解,甚至可以说在理论上位于世界前列——

    虽然一直没有实践,但她也抽到了不少理论书籍。

    比起塔玛拉,蔚更希望她能“帮她”带出一个海克斯水晶。

    在见闻色霸气感应到塔玛拉身上强聚合的奥术能量结晶后,蔚就知道塔玛拉已经成功把海克斯水晶偷梁换柱带出来了。

    整个过程她都已经在脑海里模拟好了——先用海克斯充能炸弹模拟一次水晶爆炸的事故,期间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颗海克斯水晶塞到抑制器里——考虑到都是一些傲慢的上等人,这个过程并不难,任何一个祖安长大的“奇才”都能做到。

    就像爆爆当年……

    蔚看到这颗海克斯水晶,想到了一些往事。

    如果当时自己有现在的实力,或许悲剧根本就不会发生吧。

    蔚摇了摇头,万事都没有如果。

    实际上,米达尔达拿给学工们表演的海克斯水晶,都是已经耗能严重或是品质较差的货色。

    说实话,这些水晶是失控爆炸还是被窃,米达尔达的权贵们并不在意。

    就像亿万富翁不会在意掉在地上的硬币,看都不带看一眼的。

    当然,偷窃这个行为一旦暴露,塔玛拉可能会面临着生不如死的结局。

    米达尔达或许不会在意水晶的失窃,他们更在意家族的威严,他们会把这次偷窃和挑衅米达尔达家族对等,所以一旦被发现,塔玛拉的下场比一般的盗窃被抓要严重得多。

    蔚比谁都清楚,海克斯水晶是一种相当不稳定的奥术能量结晶,爆炸产生的威能不知道是多少吨tnt当量,塔玛拉这是想用水晶的爆炸灭口。

    然而让塔玛拉大为震撼的是,眼前这个少女竟然堂而皇之地接住了她扔出去的海克斯水晶,面色平静如水,仿佛自己的行为就跟小丑一样可笑。

    让塔玛拉更加难以置信的是,本来已经临近暴走的水晶在被粉发少女握在手里的那一刻,逐渐趋于稳定!

    并且在一瞬间消失在了粉发少女的手里!

    她刚刚转身就跑,不是逃离蔚,而是为了躲避海克斯水晶的爆炸。

    然而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

    塔玛拉呆若木鸡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逃跑对她来说已经是多余且可笑的行为了。

    法师!

    而且还是个技术精湛的大法师!

    这么年轻,怎么可能?

    蔚的这套操作让塔玛拉把她错认成了一名诺克萨斯法爷。

    塔玛拉整个身躯就像是被冰冻了一样,一动不动,但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脊背嗖嗖窜凉,她知道得罪法师的下场。

    在她惊骇震怖的注视下。

    蔚以一种塔玛拉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紧接着,蔚一把掐住了塔玛拉的脖子,仿佛丧钟鸣响一样带着忽男忽女的重音说道:“孩子,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蔚的这段话就像是在塔玛拉脑子里轰鸣一样,让她几近疯狂,各种痛苦突然加诸于身,更加恐怖的是……这些痛楚都曾是由她自己制造的!

    塔玛拉此时的感受如同被千刀万剐,疼痛直入灵魂,生理上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食侵嗜一般,心理上塔玛拉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快要被不可名状的痛苦折磨到炸裂了!

    她痛哭流涕,浑身颤抖,双目充血……

    好在蔚在这个时候停止了释放审判之眼,不然接下来塔玛拉的死法可能会相当难看。

    审判之眼之所以对塔玛拉效果这么显著,是因为恐惧。

    塔玛拉恐惧蔚这个存在。

    蔚也在这一刻深切体会到了,恐惧确实能滋生人对罪恶的忏悔,这也是为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若是有一身浩然正气,天生就能辟易百鬼。

    在那个世界,某些先哲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蔚松开了塔玛拉的脖颈。

    后者像死狗一样瘫倒在地。

    蔚从系统背包里取出海克斯水晶仔细观摩了起来。

    “品质太差,能量不足,按照系统品级评级的话,最多青铜级。”蔚在心底嘀咕道,“不过用来做研究足够了,品质太好反倒更不可控,容易引起大爆炸。”

    蔚这些年了不少关于海克斯科技的著作,这颗水晶对她接下来的研究很有帮助。

    她检查海克斯水晶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为了给地上吓尿了的纤美少女一个缓和的时间。

    蔚收起了手中的海克斯水晶,踢了踢脚下的塔玛拉,问道:“赫璧,能动了吗?”

    赫璧是塔拉玛另外一个职业的代号,在塔玛拉的家乡,赫璧是美女蛇的意思。

    听到这个两个字,塔玛拉再次惊骇地瞪大了双眼,她虚弱地喘息着,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像费城某大街的奇行种一样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虚弱地说道:“您……您……就是……我的雇主?”

    这时,如果有旁观者的话,一定会有人问塔玛拉到底是怎么做到以这个姿势站立却不会摔倒的。

    蔚点点头,然后居高临下地说道:“塔玛拉,从现在开始,你只为我工作,以前的代号就不要用了,就叫蝮蛇吧。”

    “是……老板。”塔玛拉恭敬地低下了头。

    蔚知道,对待蛇,不需要让她感恩怀德,只需要让她从灵魂上感到畏惧即可。

    没有人能够坦然面对灵魂被苦痛折磨,哪怕是一条美女蛇。

    蔚相信刚刚那段痛苦的回忆塔玛拉会记住一辈子。

    “蝮蛇,你继续做你的战争石匠,收集到的皮城情报先传给我,我看完后,会告诉你哪些是可以传回诺克萨斯的……另外,塔利斯博士不久后一定会找上你,你只需要答应他即可,当然,给他一些难度,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不会懂得珍惜……”

    塔玛拉心折首肯地点了点头。

    她暗叹这个年纪轻轻的雇主仿佛像只活了千年的老妖怪,深不可测,也是,法师的外表往往具有欺骗性,比如某位传说中的神秘女士。

    “好了,跟我汇报下,下城最近发生了什么,金克丝又做了什么,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塔玛拉惊讶地发现,雇主在提到金克丝那个疯子的时候,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抹她未曾见过的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