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29. 我的妹妹【求月票、求推荐票】
    星火巷。

    金克丝从破碎的大门入口走进了废弃的游戏厅,往年的进化日她都会和蔚一起来这里……

    触景生情。

    刹那间,金克丝的神色变得恍然起来,一些往日欢声笑语在金克斯的脑海里不断响起。

    她目光迷离地踩着灰尘和一地碎裂的玻璃碴,神情呆滞地往里走去,回忆着往事,抬头看向了拳斗机的计分板……

    从第一到第十名,全是蔚的记录,只有第十一、第十二是克莱格的记录。

    金克丝脑海里的欢声笑语在一瞬间突然变了,变成了麦罗恶毒的讥笑——

    “爆爆,哈哈哈,别费劲了,你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追上蔚的,不,你连我都不如——”

    就在这时,一只乌鸦振翅的声音吸引到了金克丝的注意,打断了她紊乱的思绪。

    金克丝随手从腰间抽出一把自制手枪,枪口对准了乌鸦,她面无表情地歪着头,盯着乌鸦看了看,似乎在想什么心事,等回过神来后——砰的一声!

    枪响过后,只剩下一地的黑羽。

    金克丝踏步走到了拳斗机的面前,她插上了炼金动力模组,推动动力闸,打开了整个游戏厅的电源。

    与此同时,她脑海里不断有片段闪回,尤其是去年的那个场景数次在她的脑海里出现——蔚朝她打来的那一拳……

    金克丝猛地甩了甩脑袋。

    似乎想把这段回忆甩出大脑。

    紧接着,她低着头,又回忆起了和姐姐在孩童时期玩的游戏——比谁是更为恐怖的大怪兽。然而随着温馨的回忆不断闪现,金克丝的脑袋似乎隐隐作痛起来,与此同时,蔚的名字逐渐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出现,不断地出现,充斥着她的大脑,似乎要撑爆她的脑袋!然后……然后这些名字变成了一个个怪物的深渊巨嘴!

    随着脑内幻想出来的画面越来越抽象恐怖。

    金克丝猛地抬头,眼神变得坚毅起来,她紧咬牙关,戴上了拳套,开启了拳斗机,她疯狂地出拳,更多的回忆在脑海里浮现,闪躲,更多的幻想在大脑里闪回……然后再出拳!

    砰!

    砰!

    呼!

    砰!

    ……

    不知不觉,金克丝已经痛哭流涕,在最后一拳重重地砸下去后。

    拳斗机的一轮round已经结束。

    她喘息着、双手撑着大腿,即便满脸涕泪,但依然眼神坚毅地望向了计分板,然而残酷的是……计分板毫无反应。

    这也就意味着,尽管她这一年进行了刻苦地锻炼,然而依然是连上榜都做不到,也就是说,她连一年前的克莱格都不如,更别说追逐蔚的脚步了。

    金克丝眉头痛苦地紧蹙了起来,愤懑不甘地看向了眼前的拳斗机。

    她抬起了手枪,指着游戏机上画着麦罗画像的标靶。

    砰的一声!

    她扣动了扳机。

    标靶很结实,被子弹打中后并没有损坏,而是弹飞到了游戏厅的大门口——

    诡异的是,并没有发出落地的声音!

    “谁!”

    金克丝立马回头,望向了游戏厅门口。

    只见,一个粉发少女接住了刚刚弹飞的标靶,这不是蔚还会是谁?

    在金克丝呆若木鸡的注视下,蔚面带微笑,温柔似水地走进来说道:“妹妹,你为何总要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和自己过意不去呢?你的头脑很好,枪法很准,比我的优点多多了,完全可以——”

    “蔚!”尽管金克丝有很多不解,但她依然向蔚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姐姐,痛哭流涕。

    “对不起,爆爆,那天是我的错。”蔚道歉道,她确实不该情绪化,那是最后一次了。

    然而就在这时。

    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枪口突然顶在了蔚的下巴上面,刚刚还在痛哭流涕的金克丝突然冷声问道:“虽然蔚也会道歉,但语气这么诚恳的蔚我是第一次见,这么温柔的蔚我也是第一次见,而且我的姐姐可不会这样夸我,所以,粉发小妞,你到底是谁?”

    蔚却无视了金克丝指着她的枪口,揉了揉她那已经可以扎辫子的蓝色中长发,夸赞道:“不愧是爆爆,脑袋一直很好使嘛。”

    “爆爆,一年时间不算短,沧海可能变成农田,农田也可能变成沧海,我变了,相信你也变了。还记得我俩小时候比谁是最恐怖的怪物吗?”

    金克丝听了这番话,愣住了。

    确实,她也变了很多,即便是蔚的话,也不一定能够……能够接受现在的自己。

    她猛地甩了甩头,一脸疑惑地盯着蔚问道:“你……你是真的吗?蔚,你真的是蔚吗?”

    蔚抱住了小脑袋已经纷乱如麻的金克丝说道:“当然是真的,蔚,你的姐姐,爆爆,如果你不信,可以打我试试看——”

    她弯腰把脸凑到了金克丝的面前,拍了拍比去年要嫩滑许多的脸蛋——虽然英气十足,但保养得比以往都要好。

    然后朝金克丝说道:“妹妹,打我一拳,就像你刚才对付那个铁疙瘩那样——”

    金克丝微微一愣,然后眼神一凛,猛地朝蔚的脸蛋一拳轰去,然而在触碰到蔚那俏脸的一瞬间,却是轻飘飘的。

    “蔚!我想你!希尔科骗我……说……说你死了!你……你不要再抛弃我了……!”金克丝终于蚌埠住了,抱着姐姐痛哭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

    诡异骇然的一幕出现了!

    金克丝身前的粉发少女竟然突然一阵变幻——

    她的身体就像是化作肉泥一般开始蠕动,变形,腐败的恶臭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诡异邪恶的重音从她的身上发出:“爆爆!我的爆爆……你是我的!我当然……当然不会离开你!来吧,来我这里……让我们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说实话,金克丝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到恐惧的滋味了,此刻,一阵缓缓爬上来的夺心恐慌将她笼罩,她的双腿开始打颤,就像当年站在皮城别墅的房顶边沿。

    蔚幻化而成的怪物忽明忽暗,祂睁开了一双冒着蓝光的眼睛。

    就像去年被执法官发现他们躲在这里那样,金克丝宛如化作了当年爆爆,一脸畏怯,慌不择路地朝靶场区逃跑。

    她毫无规律地喘息着,面容因恐惧而扭曲着,嘴里机械地喊着:“滚开!不要过来!滚开!不要过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拦在了她的面前。

    金克丝像是爆爆一样被吓倒在地,面容满是娇弱和恐惧。

    “怪物!别……别过来!”

    金克丝沙哑畏怯地呐喊道。

    “你要害怕的不是我,”人影开口说道,她的声音低沉却充满温柔,眼神却看向了金克丝身后的某个地方,语气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我的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