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海从图腾神开始〕〔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的老婆怎么能这〕〔主神:时代变了〕〔玄幻:我能无限加〕〔我的武道靠破案〕〔穿成农女后拥有了〕〔医路芳华〕〔穿成娱乐圈中的恶〕〔李治你别怂〕〔满级幼崽是宗门团〕〔天启无限进化〕〔星界使徒〕〔我在镇抚司探案那〕〔秦时天行者〕〔重生九零甜心崽〕〔分手热搜后,玄学〕〔从斗罗开始的妖姬〕〔女友成名不甩我怎〕〔诸天:克苏鲁从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30. 那你可千万不要喊疼
    金克丝目光疑惑,眼前这个“蔚”身上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气息让她感到安心。

    这是之前那个“蔚”所不具备的。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金克丝差点遗忘掉了这种安全感。

    金克丝顺着蔚的目光看过去,一个模糊的形体悬浮在迷雾中,如果不是这个“蔚”提醒她,金克丝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迷雾扭曲着变成一双瞪大的眼睛和狭长的瞳孔,随后巨大的身体凭空出现挤走了雾气,留下黑暗阴晦的空间。

    雾气之中还有别的东西在发光,像是……牙齿?

    她从未见过任何类似的东西,但却有种熟悉的感觉。

    站在金克丝旁边的这个“蔚”毫无疑问就是蔚奥莱特本蔚。

    即便蔚的恶魔学学得很好,但说实话,她也不大了解眼前这个不可名状的“怪物”。

    毕竟这种名为“亚扎卡纳”的灵体,它们通常在艾欧尼亚活动,出现在皮尔特沃夫属实是不大可能。

    哪怕就是整个瓦罗兰大陆,蔚也没听说过有亚扎卡纳出现过的记录。

    倒是费德提克这个远祖恶魔的传说屡见不鲜,别说止小儿夜啼了,甚至能止老儿夜啼。

    值得一提的是,亚扎卡纳一开始并不是恶魔,它们只有在吞噬够足够多的“情绪”后,才能从普通的灵体升华成恶魔。

    所以最初的亚扎卡纳非常弱小,只要知道它们的真名,就能轻而易举地趋避它们,甚至将它们封印成一个面具。

    亚扎卡纳近似于伊芙琳、塔姆·肯奇,但实力天差地别。而且后者身上表现出的是欲望与痴迷这类原始情感,而亚扎卡纳则代表了更为具象的个人感受:不停侵蚀的自我怀疑,害怕被人遗忘的恐惧感,诸如此类。

    每一个“亚扎卡纳”都会本能地以成为恶魔为目标而行动。

    对亚扎卡纳来说,金克丝说是最美味的甜点也不为过。亚扎卡纳找上金克丝无可厚非。

    但在蔚看来,这依然是可能性为零的事情,还是那句话——这里是祖安!不是艾欧尼亚!

    “滚开,虫子,离开我的食物……”这只亚扎卡纳用祂那邪恶地嗓音朝蔚嘶吼着。

    “虽然不知道你的真名,但有一件事我想要确认下……”蔚面无表情地朝怪物走去。

    而这只怪物也迅猛地朝她冲了过来。

    蔚双眼紧闭,像是在冥想。

    忽的,一股能量在她的身体里酝酿,紧接着,随着她双手目不暇接的一阵变幻,外加一声大喝——

    火遁·豪火球之术!

    汹涌的能量集结在了蔚的喉口处,接下来,让金克丝难以置信的神奇一幕出现了!

    蔚鼓动嘴巴,突然,一颗火球从蔚的飒气红唇中喷射而出,这颗火球在喷出口的一瞬间,体积瞬间膨胀到和津戴罗之球一般无二。

    蔚也不知道忍术有没有效,但她想试试。

    毕竟,物理攻击对亚扎卡纳多半是没用的,除非她使用能伤到灵体的武器,比如均衡教派的某些特殊武器——

    蔚在一些艾欧尼亚的书籍上了解过这样的武器。

    而忍术和物理攻击有本质区别。

    因为,忍术的能量来源「查克拉」——不过是精神能量和身体能量的结合,如果吸收了自然能量,那就是仙术查克拉。

    不管怎样,查克拉都含有精神能量。

    所以,理论上来说,忍术是能伤害到灵体的!

    蔚在这一年内,并没有因为成功将自己的八门遁甲磨炼到第六门·景门就沾沾自喜,她没有蔑视其他手段,笃信自己的一拳之力。

    在吞噬了查克拉果实后,她就没有浪费从书本上学来的忍术传承,甚至专门进行过一段时间的忍术专精修炼。

    其中的艰辛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然而这只亚扎卡纳却不这么想。

    “元素魔法?奥术之力?哈哈哈哈……愚蠢的虫子!这伤不到我。”

    只要不是克制祂的精神魔法或者光魔法,奥贝勒斯·泽卡无所畏惧!

    祂把蔚喷出来的豪火球错认成了驱动奥术之力施展出来的火球术。

    “哦?是吗?那你可千万不要喊疼呐。”蔚实在是受不了了,她禁不住感叹,亚扎卡纳还真是一种聒噪的存在啊。

    奥贝勒斯·泽卡不屑且自大地张开了嘴,就像是化作了一堵巨齿獠牙组成的壁障。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祂至“封”难忘。

    感受到豪火球逼近所带来的炙烤感后,这下轮到奥贝勒斯·泽卡感到恐惧了:“不……这不可能……!”

    在祂邪恶的声音还没落下的这一瞬间,轰的一声!

    豪火球正面击中了奥贝勒斯·泽卡。

    “不!”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这个难以名状的怪物,身躯消散成为飘浮的雾气,怪异的面孔歪曲着做出不同的表情,随后缩小、固化,一阵扭曲收缩,变成了近似人类的脸,最后成为了……一副面具。哐当一声,坠落在地。

    金克丝大为震惊。虽然这副面孔有四只眼睛,而且表情扭曲夸张,但看上去却与她自己的面孔相似得可怕。

    与此同时,金克丝在这一瞬间,察觉到自己变得轻松了,似乎有某种负担从身上剥离。

    刚刚在那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了灵魂在震颤、倾覆,那个家伙的存在本身就让她感受到一种邪恶力量……

    在解决了亚扎卡纳后,蔚捡起了那副面具,将它存放到了系统背包,然后走到了金克丝的面前,朝地上惊魂未定的少女伸出了手。

    蔚通过这些年的,她知道,像妹妹这样的天才,绝大多数脑袋或多或少都有问题,不是自杀,就是疯了,譬如梵高、尼采,海明威一家更是“满门忠烈”,精神最棒的几个天才科学家也狂信上帝去了。很难找到一个正常的天才,达芬奇算一个。让蔚感到奇怪的是,那个东方大国在没有全盘学习西方思想前倒是很少有天才发病,或许《论语》《孟子》能治病?

    蔚摇摇头,能治病的肯定不是《论语》《孟子》,哪怕是地球的西方世界,处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才发病概率也远低于后世,天才必定发病这个定律应该是不成立的。

    目前看来,妹妹还算正常,从一系列反应来看至少没有到晚期。

    “蔚……你是真的吗?你真的是蔚奥莱……吗?!”金克丝的表情充满着希冀与恐慌,她害怕这又是一个怪物的化身,或者只是她脑海里的残念。

    “是的,如假包换,你的姐姐。”蔚保持着伸手姿势,笑道。

    然后学着那个“蔚”,把脸凑到了金克丝的面前,拍了拍比去年要嫩滑许多的脸蛋——虽然英气十足,但保养得比以往都要好。

    “如果你不信,可以打一拳试试看,就像你刚才对付那个铁疙瘩那样——”

    金克丝微微一愣,然后像个金克丝似的笑得花枝乱颤,伸出了手。蔚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金克丝抱住了蔚,脑袋贴在了她的怀里,“姐姐,确实如‘你’所说,你变了。不过,我也变了……”

    蔚温柔地抱着自己的妹妹,她不再像以前那么情绪化。

    相较于金克丝的欣喜和激动,蔚的内心就显得相当平静了。

    不是说她不激动不开心,而是她计划这一次“出狱”的时候,脑海里已经模拟过这样的画面了。

    所以对她来说,发生的这些事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蔚在获得了走一步看三步的理智的同时,也扼杀了自己那冲动感性的一面。

    她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这么说可能有些没心没肺,蔚此时此刻脑子无比清晰,她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有趣的画面——

    “愚蠢的一抹多啊,当初我抛弃就是嫌弃你是个废物,怨恨吧,诅咒吧,然后丑陋地苟活下去吧,不断逃避逃避,只是为了活着,然后有一天等你拥有和我一样的眼睛后,就来我的面前吧……”

    然后金克丝的眼睛就跟游戏里一样红,吵着要找她中门对狙了。

    蔚摇了摇头,把这些无聊但是有趣的脑洞甩出脑袋,然后拍了拍金克丝纤柔的背部说道:“希尔科大概没有骗你,他应该不知道我还活着。”

    “已经无所谓了,蔚,这次你不能再抛弃我了。”金克丝逐渐哽咽了起来。

    她不只是在对蔚这么说,更是在否定反对脑海里那些嘲笑她、鼓动她杀死蔚的声音——

    “她变了,她已经不是你姐姐了!她还会再离开你的!她还会再让你伤心的!”

    “杀死她……这样她就能永远留在你身边了,她再也不能离开你了!”

    “把她的脑袋带给希尔科,希尔科会想办法让你天天见到你那可爱的姐姐,还是个永远不会骂你揍你的好姐姐!”

    “都是她的错,快把子弹送进她那愚蠢的脑袋,不是她带你们去偷东西,根本就不会发生爆炸!”

    “杀死她!她就是个随时可能把你当成废物垃圾丢掉的蠢货!根本不知道你有多厉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禁止殴打逃生游戏〕〔南太太马甲A爆了〕〔拯救卑微偏执男配〕〔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