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34. 四眼面具【求月票、求推荐票】
    一、死者在睡梦中死亡。

    二、尸体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中毒。

    从渡的尸体上,蔚确认了这两点信息。

    蔚完全没有想到,这么一个随性洒脱的男人竟然就这样在物质位面泯灭了,说实话,她有些接受不了。

    她知道,渡似乎是为了逃避什么,才移居到皮尔特沃夫的。

    而现在,蔚大概已经知道渡躲避的“东西”……是什么了。

    进监狱,很可能是他有意为之,他大概认为监狱反倒比外面的世界更加安全。

    这不是渡跟她说的,是蔚自己揣摩出来的。

    蔚收起了紧紧捏在手里的枫树种子,压制住了内心对死者的感怀,把注意力转移到分析死者死因上来。

    她朝斯温和旁边一头雾水的年轻狱警拉姆齐问道:“昨晚有什么异常吗?”

    斯温回忆了片刻,蹙眉说道:“我记得,昨天整个房间突然变得很冷……然后……然后房间里的味道变得有些奇怪,现在也是,你们闻到了吗?”

    拉姆齐沉吟了片刻,突然捶手说道:“我知道是什么味道了……硫磺……是硫磺的味道。”

    蔚看了看渡僵硬的尸体,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杀死他了——

    恶魔。

    而且是一只强大的恶魔,能在睡梦中致人于死地的恶魔。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早上,狱警拉姆齐在听到斯温惊慌失措的呼喊后,先是汇报了马格纳斯,是马格纳斯让他喊斯温去找蔚的。

    蔚一脸严肃地朝拉姆齐说道:“告诉马格纳斯,低调处理这件事情,不要引起恐慌。”

    “好……好的。”拉姆齐有些牙齿打颤地说道,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蔚脱掉了一次性手套,塞到了拉姆齐的怀里,然后走出了牢房,去查看了下希尔薇的状况。

    希尔薇给她展示了几个新学会的法术,叽叽喳喳地说了一些近况,她看出了蔚有心事,便以练习魔法为由,打发蔚先回去了。

    蔚感慨这只小猫也是越来越有灵性了,叮嘱她最近小心点,便朝自己的禁闭室走去。

    此时的禁闭室,已经和往昔大为不同。

    因为之前有一次监狱领导搞大检查,马格纳斯就让人全都翻修了一遍,从外面看,蔚的这间禁闭室和普通禁闭室没什么区别。

    但进去后,别有一番天地。

    整个禁闭室已经超越了三维空间的范畴,进去后,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内置空间为一栋三层别墅,甚至还有一个室外游泳池,远超外观上的空间大小。

    关键是。

    这一套居住设施蔚还可以随时搬走。

    当然,这一切肯定来自福袋奖励。

    然而这仅仅只是紫色福袋开出来的奖励,在紫色福袋中,算是比较稀有的奖励了,但还达不到橙色福袋的奖励级别,如果橙色福袋开出这玩意,那属实是非到家了。

    反正在蔚看来,能提升实力的奖励才是好奖励,这些生活附属品,只是一种稀释奖池的奖励。

    她又不是没玩过抽卡游戏,别的不说,刚刚公测的《崩坏3》她已经让江晨给她氪了快七位数了——蔚配合江晨搞直播效果,虽然不要报酬,但经常会让他帮忙氪一些东西。

    不过她本人倒也没什么时间玩手游,通常前期用模拟器玩一段时间就丢给江晨肝去了。

    蔚深知自己的系统远比那些抽卡游戏良心多了。

    毕竟游戏的卡池是在图你钱包里的钱,自己的系统似乎是属于灵魂的一部分,虽然没有自主意识,但设定好的“程序”就是尽可能地利用权限帮助自己——蔚察觉到了这一点。

    她倒是有些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获得这个签到系统了,不过这个答案不是她现在能够探寻的。

    在回到禁闭室后,蔚按部就班地完成了“日一万”的基础任务。

    今天挑战“日十万”是不太可能了,或许这半个月都不大可能,一次“日十万”要休整十天半个月,在这个节骨眼上,实在是伤不起。她还有不少重要的事情要做。

    首先,她需要研究亚扎卡纳。

    这四个字在地球的互联网上是搜不到的(注:永恩还没出)。

    而在她的那些恶魔学书籍里,大多也是一笔带过,资料少得可怜。

    目前蔚只知道亚扎卡纳是一种仅活跃在艾欧尼亚的灵体,为进化成恶魔,亚扎卡纳会引导生灵产生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从而吞噬情绪具现化到物质位面,再吞噬他们的灵魂,甚至肉体……

    知道亚扎卡纳的真名,可以立刻将弱小的亚扎卡纳封印成一个面具。

    物理攻击对亚扎卡纳没有用,只要被祂视为猎物的存在依然有心魔,亚扎卡纳随时还能从精神位面回来。

    好在蔚吃了查克拉果实,忍术攻击蕴含精神能量,能在精神层面伤害到亚扎卡纳,从而封印祂。

    通常,亚扎卡纳在具现化于物质位面的时候,会伪装成猎物的熟人,或是更容易接近猎物的身份[注1]。

    按照这些资料的记载,蔚发现了两个疑点。

    第一个疑点很明显,亚扎卡纳理应不可能出现在祖安,更不可能“附身”于自己的妹妹!

    所谓的附身,并不是附体的意思,而是隐藏在精神位面,不断地观测物质世界的猎物,想办法对他们的精神产生影响……吸食了猎物足够多的情绪后,亚扎卡纳就能在物质位面实现部分的具现化。

    第二个疑点就是昨天的那个亚扎卡纳和渡的死亡,有没有什么关联?

    渡显然不是被亚扎卡纳所杀,至少蔚没听说过有睡梦中完成猎杀的亚扎卡纳。

    蔚猜测,会不会是一种名为“梦魇”的恶魔?

    关于这种恶魔,蔚倒是搜集到了不少资料。

    她知道,有一个叫魔腾的上位恶魔就是这种恶魔,关于魔腾的传说,她在一本资料里到过——

    “没人能说清楚,究竟是这些苦难从无到有地造就了魔腾,还是某个低级的刺客构造体受到费德提克的腐化变成了某种更加自我、更加纯粹、更加夺命的存在,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让这个新生的暗影生物具备了非物质的形体和不可捉摸的恐怖。魔腾不理解任何友善、荣誉或高尚——祂是恐惧的实体化身,不需要那些自我约束和控制。”

    蔚紧蹙眉头,现有的线索还无法让她得出答案,她掏出了酷似金克丝完全体的四眼面具,目光紧锁于此物,仔细地琢磨了起来。

    注1:在乘风归里,想要吞噬亚索的亚扎卡纳就伪装成了一个精通绽灵习俗的崴里老者。另外,提一句,灵魂莲华皮肤和角色本体在背景故事里不是一个人(身份),是两个不同的存在,这样设定去卖皮肤还能理解,光明哨兵就有点直接骑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