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35. ?她是,最强的~?【求月票、推荐票】
    时光荏苒,半个月眨眼就过去了。

    在这半个月期间,蔚来看过一次金克丝。

    此时的蔚已经学会了最为基础的忍术——变身术。

    所以她把盖亚粉底送给了金克丝。

    然后姐妹二人伪装成了普通的皮城姐妹,去了弧光区的游乐场玩了大半天。

    谁又能想到,当初那个恐高的小女孩现在会在过山车、跳楼机上如此地疯狂且愉悦。

    在蔚看来,金克丝虽然是天才,但她这种天才往往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金克丝有按时服用蔚留给她的药丸,这段时间,她基本上听不到那些纷乱嘈杂的脑内低语,思维也变得活跃起来。

    一些研究上的难点疑点也被她轻松地解决掉了。

    这个状态的金克丝更加专注于自己的爱好——发明创造武器。

    每一件武器的诞生都会给她提供不亚于爆炸带来的快感。

    然而有些武器只能让她在发明创造的过程中感到愉悦,造出来后,她就索然无味了。

    她更喜欢那些能制造爆炸的武器。

    蔚的评价是——艺术就是爆炸,艺术就是派大星!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迪达拉也是个天才艺术家,这恒河里。

    金克丝此时已经基于早就熟练掌握的微光炼金技术开发出了猩红光刃——一种增加刃物锋锐程度的附魔科技,并不是光刃,可以说是刃光,微光提供的能量加持会使得刃物周围附着猩红色的光芒。

    并且在微光供能足够的情况下,猩红光刃可以释放红月天冲——两个名字都是金克丝征求姐姐的意见取的。

    关于这一点,金克丝没少吐槽蔚,这两个名字的取名水准低了砰砰枪好几个档次。

    此刻,福根酒馆已经变成了福根club。

    在夜店楼顶的办公室里,塞薇卡正在向希尔科汇报最近的出货情况,她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更新换代的炼金义肢,感叹道:“头儿,说实话我也没想到那个小姑娘会这么有用,抱歉,是我看走眼了。”

    希尔科很早就让塞薇卡干活的时候带着金克丝出去“锻炼锻炼”。

    一开始,金克丝会因为“害怕”而派不上用场,使得塞薇卡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当一个保姆,这让她感到窝火。

    然而她并没有意识到,一个会害怕的金克丝远比一个疯狂的金克丝要可爱多了。

    “害怕”并没有持续几天,金克丝dna里的“疯狂因子”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她成功用她的新发明炸死了敌人,那一天她欢呼着说道:“笨蛋塞薇卡,看我多厉害,boom~~~他们全被我炸死了,哈哈哈哈!?她就是个小太妹?总是不停地开着枪?她是,最强的~?她就是个loser?总是一副司马的样子?嗒嗒嗒嗒~”

    不只是歌词让塞薇卡咬牙切齿,更加让塞薇卡觉得这家伙就是个祸害的是,这一次爆炸,也让半个月的微光付诸东流。

    她本以为希尔科会惩罚金克丝,没想到这件事轻描淡写的就这么过去了。

    这件事塞薇卡一直记着,如同骨鲠在喉,让她十分不痛快。

    还有一次,塞薇卡带着金克丝去调查被比尔吉沃特海盗抢走的货物,本来是去抓活口的,没想到一个照面所有海盗都被金克丝炸成了碎片,并且她还直呼不过硬,还想再去炸几艘渔船玩玩,这让塞薇卡气得差点把她丢进守望之海。(注意时间线)

    然而,让塞薇卡难以置信的事情就在这段时间切实地发生了。

    金克丝不但帮塞薇卡更新了炼金义肢的“火力”——像猩红光刃这种不能爆炸的武器,金克丝毫无兴趣使用,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发明,她更喜欢能爆炸的大家伙。

    另外,就在前几天,塞薇卡带着金克丝去铁水城谈一笔交易,差点被一群人阴了,是金克丝把她救了出来。

    这次行动,甚至让塞薇卡选择性遗忘掉了自己的左臂是金克丝炸没的。

    希尔科听了塞薇卡的汇报,摆弄着手中的炼金器械——他专用的微光注射器,量少、精准、能抑制眼睛的病变,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语气中的自豪和欣慰自不用多说:“塞薇卡,那个小姑娘和我们不一样,她比我们要纯粹……对了,你去见了芬恩吗?他怎么说?”

    塞薇卡把腿往对面的凳子上一架,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汇报道:“还能怎么说……金克丝枪口抵在了他的脑袋上,他也宣示向您效忠。”

    希尔科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端着下巴,思考着。

    现在祖安所有的炼金男爵都已经摆平了,金克丝也越来越趋于完美,是时候了。

    他突然用那惯有的低沉声音开口说道:“塞薇卡,答应那个诺克萨斯人,他们如果可以提供足够的经费,我们可以和他们共享最新的……研究成果。”

    “头儿……我们还有野火帮这个麻烦。”塞薇卡担忧地说道,她不担心眼前这个祖安教父的行动力和意志力,塞薇卡知道,没有谁比希尔科更在意祖安人民的尊严,更希望实现祖安的独立,她担心的是希尔科步子迈得太大。

    希尔科站了起来,他背负着双手,走到了落地窗前,抬头看了看,然后落寞失望地说道:“金克斯会解决的。”

    就在希尔科和塞薇卡议事的这一会儿。

    金克丝在看《雨人》。

    这部电影,她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也不知道哭了多少遍。

    不只是电影的内容让她这个天才大脑都产生了共情,电影的剧情更是让她明白了一件事——

    重要的不是姐姐不抛弃她,她也要主动跟上姐姐的脚步!

    就在这时。

    砰的一声!

    一个粉发少女从天空中落了下来,以黑夜传说女主般的姿态落在了金克丝的面前。

    “蔚,你是不是……这里有问题?”金克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模仿着蔚出现时的姿势,“有必要这样吗?你觉得自己很帅?”

    说到这里,金克丝端着下巴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好吧,确实很帅。”

    蔚走过去擦了擦金克丝的眼泪——却被后者制止了,金克丝噘着嘴说道:“我没哭,我只是在洗脸。”

    蔚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开始“怀念”当年那个乖巧的爆爆了,完全接受了金克丝的金克丝,和曾经的爆爆完全是两个性格。

    她看过不少小说、电影、电视剧、漫画,她现在的感受似乎是做父母的通病,孩子小时候都是可爱的,长大了都跟恶魔一样,大概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蔚虽然是姐姐,但其实也一直在扮演着母亲的角色。

    不过好处是金克丝再也不用压抑内心真实的自己,不用再按照姐姐的期望走不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而备受折磨。

    像金克丝这样的天才,如果快乐的话最后可能是死侍,压抑内心的冲动伪装成正常人的话,最后可能发现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闹剧从而化身为蝙蝠侠的死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