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36. 心魔不袪,我亦不灭【求月票、推荐票】
    蔚把一个环保袋塞到了金克丝的怀里:“阿莱科蛋糕店买的糕点[注1],你最喜欢的纳沃利香草味。”

    “哇噢噢噢~~~蔚你真是太棒了!”金克丝一蹦三丈高,伸手抓着袋子里的蛋糕就啃了起来。

    “都说了叫你先洗手,再吃东西!”

    “蔚,你好像老妈子一样!”

    就在金克丝大快朵颐这一会儿,蔚掏出了一个内有蓝色空灵亮光跳动的宝石。

    蔚称其为——

    一阶海克斯宝石!

    这半个月,她没有冲刺“日十万”就是在研发这个玩意。

    原材料自然是从塔玛拉那收缴的海克斯水晶。

    因为海克斯水晶的质量很次,只有青铜级,造出一阶海克斯宝石已经是极限。

    而且,凭蔚现在的知识和技术,是没法稳定高品质的海克斯水晶的,她也不是金克丝、维克托这样的天才[注2]。

    一不小心,高阶宝石搞不好没造出来,静水监狱都给她炸没了。

    说实话,蔚本来是想交给金克丝研发海克斯宝石,让她练练手的,尽管蔚知道自己是个挂壁,但在发明创造上面,挂壁始终比不过天才,妹妹在这方面还是远胜于她。

    金克丝更有想象力,更有创造力,也更有探索宇宙奥秘的欲望。

    但蔚已经把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交给了金克丝,所以海克斯宝石这一部分,只能交给自己了。

    在各种签到奖励的辅助下,这种低级的海克斯水晶还是很容易稳定成宝石的。

    金克丝吃完了糕点,从蔚手中接过了海克斯宝石,仔细观摩了一小会儿,便兀自嘀咕道:“这就是海克斯宝石……吗?好漂亮……蔚你竟然可以把水晶的奥能稳定住,你真是个天才!”

    “不,我不是,我只是善于学习罢了。”蔚摇摇头说道,“你以后可以造出比这个更好的海克斯宝石。”

    金克丝突然充满歉意地说道:“蔚,对不起,如果那时候……”

    蔚按住了金克丝的小脑袋,打断了她的话。

    “过去的就过去了,人要学会把握现在,抬头往前看……对了,东西弄得怎么样了?”

    蔚知道,金克丝并不是在忏悔,她只是觉得对自己有所亏欠罢了。

    “嗯!!!姐姐你说得对!!!跟我来——”

    果然,金克丝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然后愉悦欢快地拉着蔚走到了一个大型炼金器械前——

    悲伤感怀罪恶感什么的,在金克丝心中压根就不存在,只要蔚不在意,她更是毫不在意当年的所作所为[注3]。

    蔚眼前的这个造物非常的奇特。

    在左端,是一个巨大的试管,有点类似于希尔科让辛吉德开发的怒兽沉睡舱——这个沉睡舱的研发金克丝也贡献了一部分力量。

    而在右端,是一个大型动力模组的接口。

    中间立着一个古怪的海兽头颅。

    金克丝朝蔚伸出了小手。

    姐妹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言语,蔚瞬间秒懂,从系统背包里取出了之前的四眼面具塞到了金克丝的手里。

    金克丝接过了面具,把它放到了巨大的试管内部。

    疯批美少女嗬嗬哈哈的咧嘴一笑,嘴里嘀咕着“给你这猪猡来点猛料”,与此同时,她朝试管里面注入了大量的紫色液体,没过了整个面具,将其浸泡。

    这些紫色液体显然是掺了微光的炼金药剂,从外观上看,根本无法看出具体成分到底有些什么。

    紧接着,金克丝扭开了一个特殊的炼金动力模组,将蔚给她的海克斯宝石塞到了模组内的空心圆内,然后又将模组扭合起来,插在了机器的接口处。

    呲呜呜呜嗯嗯!

    整个炼金机器突然发出了一道奇特的噪音。

    左边类似于沉睡舱的试管里顿时有无数泡泡开始升腾起来,右边的动力模组缝隙里开始闪烁起蓝色的光辉。

    机器运行起来了。

    而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四眼面具的眼睛部位,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微弱的红光。

    蔚朝金克丝竖了个大拇指。

    很明显,她这个天才妹妹做到了,成功地完成了一项跨次元的发明!

    如果说海克斯科技是魔法与科技的结合……

    那这个炼金机械就是恶魔学与科技的结合!

    蔚盯着面具冷笑道:“我知道你醒了,不要装哑巴,奥贝勒斯·泽卡!”

    随着蔚的话音落下。

    一道低沉邪恶的声音从机器中央的海兽头颅里发了出来:“omoz sek, sa nith icha gluth!”

    很明显,这是一段恶魔语。

    搁这讲方言?蔚顿时乐了,讥诮地喷道:“sof izh!”

    蔚虽然对艾欧尼亚的亚扎卡纳不甚了解,但是恶魔语她可是练习到了大师级别。

    无他,唯口熟尔。

    奥贝勒斯显然被蔚怼懵了。

    “sof izh!”——类似于恶魔之间的三字真诀,万金油国骂。

    奥贝勒斯顿了顿,回过神来的祂不再搭理蔚,而是语气变得诱惑起来,很明显,祂是在蛊惑金克丝:“孩子,心魔不袪,我亦不灭,任何存在都无法逃避自己的宿命……听从我的指引,去聆听至高主宰的教诲,你就能获得无上的智慧和永恒的生命……”

    “闭嘴,蠢猪。”金克丝无情地打断了奥贝勒斯的唆使,“我姐姐问你,你是怎么离开艾欧尼亚的?”

    “桀桀桀桀……”海兽头颅突然发出一阵怪笑,“离开?愚蠢的虫子,你们永远……”

    金克丝听到这里,也不废话,直接把混杂着海泥怪肝油和猛犸羊尿液的混合液体倒进了装着面具的巨大试管里。

    灼烧的声音从海兽头颅里传了出来,与之同时响起的,还有奥贝勒斯的惨叫。

    “不……停下来……不……停下……我……我知道的不多……我是被苍白女士召唤出来的!”

    蔚努了努头,金克丝会意,倒了点魔沼蛙的唾液,和海泥怪肝油和猛犸羊尿液进行了中和。

    奥贝勒斯终于停止了尖叫和哀嚎。

    蔚神色严肃,双眼闪烁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她一脚踩在了摆放炼金机器的桌上,手撑在腿上,俏脸凑到了巨大试管的上方,朝面具沉声说道:“奥贝勒斯·泽卡,把你知道的,统统说出来。”

    注1阿莱科蛋糕店:位于皮尔特沃夫,早期在一部漫画里被金克丝和吉格斯炸毁,那个版本的设定是约德尔人都是被诺克萨斯奴役的战争机器,是邪恶的,所以被皮城人讨厌。别说《双城之战》吃书了,这个设定早就已经吃了。设定吃了,但是蛋糕店还是可以拿出来用的——这叫吃了,但没有完全吃,除非热晒来了。

    注2: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维克托最后应该也是天才病犯了——执着于光荣的进化!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要加入光荣的进化!哈哈,想看看维克托后续是怎么黑化的。

    注3:无论是《双城之战》里还是游戏里,金克丝杀人都是嗨到飞起,哪怕是暗恋她的艾克,金克丝也能毫不留情地拉闸同归于尽,她在大爆炸后,从来没有去怀念过范德尔(范德尔在金克丝心里的地位甚至不如希尔科)……全篇金克丝只在意蔚,爆爆时期也是这样。这才是金克丝就是金克丝的含义,即便是悲剧还没发生的爆爆时期,一有不如意她一样也会进入暴走状态,在房子里乱丢乱砸东西,脑子里早就有了各种“恶魔低语”。金克丝的精神状况从小就不稳定。她一直没有变,无论是爆爆还是金克丝,她都是那个脑袋疯疯癫癫的超级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