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37. 六年【求月票、推荐票】
    在不朽堡垒百公里外的一座古堡内,有一处隐秘的地下监牢。

    牢内,从负一层,负三层,关的都不是什么犯人。

    有穷凶恶极的半人半龙蜥的古怪生物,也有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女孩。

    瓦斯塔亚、人类、野兽、甚至还有魔兽和约德尔人!

    物种十分丰富。

    实际上,每一层都有其独特的名字。

    负一层名为安全层。

    负二层名为欧几里得层。

    负三层名为科特层。

    从每层的名字上可以看出,层数越低,关押的物种就危险。

    此刻,一名面容苍白的性感女人正押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来到了第三层。

    中年男子叫约翰,看上去像是皮尔特沃夫的下城人,他的双手的老茧一看就是多年打磨炼金器械形成的。

    约翰在路过一个闹房的时候,看到一个眯眯眼在对他发笑,然而做出笑容的嘴巴突然裂到了眯眯眼的耳根,与此同时,他的整个脸都像花一样绽放开来,露出了恐怖的尖锐口器。

    约翰打了个哆嗦,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畏畏缩缩地跟着旁边的女人来到了深处的一间牢房前。

    女人打开了牢房。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容绝美、身材凹凸有致的少女!

    她的四肢全都被铁链束缚着,活动范围只有一米,即便如此,在她的周围还加了一层由禁魔石为主要材料打造的特殊栏杆——可见监牢的主人是多么的重视他。

    在看到约翰的一瞬间,少女激动担忧地喊道:“爸爸!他们没有为难你吧?妈妈呢?妈妈怎么样了?”

    约翰的老脸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沧桑沟壑,他泪流满面地摇摇头说道:“没有,他们没有为难我和你妈妈,女儿,是爸爸没用,害你落得如此下场……”

    少女摇摇头说道:“不……是……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和妈妈……”

    说到这里,少女朝约翰旁边的女人冷声说道:“不要为难我的家人,我答应你们!”

    ……

    一个小时后,皮肤苍白到极致的性感女人拿着一把符文巨剑和约翰从地下监牢里回到了地面。

    与之前不同的是,约翰完全没了那副畏首畏尾的祖安老实人形象。

    他背负着双手,倒像个意气风发的枭雄。

    随着他打了个响指,旁边的女人竟在一瞬间像是烟花一样炸开,而他则是接手了那把符文巨剑,面容也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

    竟变成了之前肌肤苍白到极致的性感女人。

    她一手撑着符文巨剑,一手端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本以为冰裔的血统是最为纯正的……没想到啊,这位风裔少女还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存在啊!”

    突然,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嗯?那个女人又在皮尔特沃夫整什么幺蛾子?不行,必须阻止她……”

    ……

    ……

    今年的进化日与往年大不一样。

    海克斯科技的诞生和海克斯飞门的发明让整个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几年,随着海克斯飞门在世界各地的重要城市拔地而起,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了。

    皮尔特沃夫也变得越来越进步、越来越包容、越来越自由,仿佛成为了瓦罗兰人人向往的灯塔。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前提是,忽略到下城那些连温饱都没法解决的贫民。

    即便现在离进化日还有那么几天,但皮城的节日氛围已经相当浓厚了。

    商户们已经在店门口摆好了进化树,人们都在自家的房门上插上了齿轮旗。

    街道上充斥着不少外地游客,他们手上提着大包小包,不要钱似的四处采购。

    毕竟皮尔特沃夫有着最新最潮的商品,各种款式风格都有,甚至能拿到限定款,价格方面,也比他们家乡要便宜得多,而且绝大多数商铺卖的都是正品,毕竟没人会砸了自家店铺的招牌。

    入夜后,伊芙琳在皮尔特沃夫街道的阴影中潜行。

    她的双眼在黑暗中闪烁着微光,大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意识到平和之下蕴藏着的危险和致命。

    伊芙琳的目光锁定了一个步履蹒跚的男人,他手里还握着一瓶甜菜酒。

    换做是平常,伊芙琳可能会挑选英俊小伙,最不济也是端庄典雅的贵妇小姐。

    这种人一般情况下不在她的食谱之内。

    但她现在差点被执法官抓到了蛛丝马迹,所以低调了好几天的她已经很久没进食了。

    现在,她吃掉这个人简直易如反掌——只需要把他带进随便哪条小巷里,远离街灯的亮光就好。

    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

    通过无数次进食的经验,伊芙琳对自己的口味了如指掌:她更喜欢——确切地说,她更需要——自己的猎物能感受到每一下戳刺、每一口啃噬、每一丝被利爪剜去的血肉。

    这个木讷呆滞的醉鬼很走运,他无法给伊芙琳提供足够的愉悦。毕竟伊芙琳是一个挑食的恶魔。

    她放弃了这个醉鬼,来到了边境市场。

    伊芙琳经过一家小酒馆的窗外,一个胖女人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撞开门,踉跄地走进黑夜,手里还攥着一根吃到一半的火鸡腿。有那么一瞬,伊芙琳也考虑了一下这个女人,或许她能向她示爱、投怀送抱,然后送她进入不可言喻的绝顶地狱。

    这个恶魔注视着那个女人狼吞虎咽地啃光了剩下的火鸡腿,根本没有去品尝。在她内心深处压抑着一股痛楚,这会破坏掉伊芙琳进食的体验。

    伊芙琳更喜欢自己制造的痛苦。

    她失望地在这个城市游荡着,直到在钟表大街看见了一个男人……

    这位绅士从一家高档酒吧里走出来,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雄性生物的朝气。

    他衣冠楚楚却不花哨造作,自顾自地低声哼着一段欢快的旋律,沿街向前走去,将一捧花束放在了停车场的环骑车后备箱里,男人上了这辆新款环骑车的驾驶座,驶离了停车场。

    伊芙琳背后的两根鞭绳激动地抽搐了一下。

    即使隔着很远距离,她也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悠然自得、心满意足。

    她在这位绅士的背后闪躲腾挪,小心翼翼地既不跟丢猎物,又不打草惊蛇。

    没多久,伊芙琳跟着他走进了一幢中等户型的石砌庄园。

    男人将环骑车开进了车库。

    伊芙琳目不转睛地凝望着房子的窗户一扇一扇地被温馨的烛光点亮。

    一个身材瘦高、端庄朴素的女人身着一袭高领晚礼服走进视线,用温柔的拥抱迎接男人回家。

    她假装惊讶地接过了男人带回来的花束,然后放进一只干净的花瓶中。花瓶旁是另外一束稍旧一些的花。

    伊芙琳看得兴致盎然。

    不一会,两个刚刚摆脱了尿布的孩子跑进了房间,双手挥舞着扑到男人的大腿上。虽然这一幕就像最典型的和睦家庭,但伊芙琳知道自己将会找到一些东西,只要她再试探得更深一点。

    她耐心地等待,看着烛光一个接一个地熄灭,直到最后只剩下客厅的光亮。那个男人独自站在窗前,点燃了一根香烟。

    伊芙琳从阴影中窜出,她黑暗缥缈的四肢逐渐化成温暖的肉体,后背上恶魔般的鞭绳也消失了,显露出女人的形态,玲珑的曲线让任何人都无法抗拒。

    她腰肢轻摆,款款穿过草坪来到窗前。距离窗玻璃还有一臂远的时候,里面的男人就看到了她。

    本来已经困顿的男人,身体像是充满了魔力一般,变得前所未有的精力充沛,嘴里的香烟差点都被他咬断。

    伊芙琳伸出一根手指,朝他勾了一下。

    男人蹑手蹑脚地来到正门口,试探性地开了一道缝,好奇地打量着藏在自己窗外的这位陌生美人。他踩到草坪上向她走来,小心翼翼,同时又满心期许。

    “你是……谁?”他局促地问。

    “你想我是谁,我就是谁。”伊芙琳柔声细语地说道。

    伊芙琳与那个人四目相对,她钻进他灵魂深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是这个,她心想。

    然而就在这时。

    男人昏倒了。

    伊芙琳暗道一声晦气!那个该死的女人来了!

    出现在伊芙琳身后的是一个下城贫民,他是个肌肤黝黑浑身骨瘦如柴的老头。

    老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伊芙琳,注意选择你的食谱,这个人是我们黑色玫瑰的密探。”

    伊芙琳撇撇嘴说道:“抱歉,我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尊敬的苍白女士,或许,你可以给我一份名单。”

    这种要求显然只能当做一个玩笑。

    老头讥诮地说道:“你又一个同类——祂失败了……”

    伊芙琳扭了扭性感地腰身:“并不是所有恶魔都像我这样出色,对了,房里面的女人孩子是你们的人吗?”

    “显然不是。”

    “给我十分钟,不,五分钟,等我吃完再谈,一个饿昏了的恶魔可没有多少理智可言——”

    在伊芙琳话音落下后。

    房子里先是传来欢愉的声音。

    然后,便是一段深入灵魂的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