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39. 暴风雨前的宁静【求月票】
    蔚回到了静水监狱。

    她现在回禁闭室可比早起的时候容易多了。

    蔚在一年前,打开橙色福袋,获得了一个名为“炉石”的奖励,现在,她无论身处何处,只要使用“炉石”,都能传送回绑定为“家”的地方。

    不得不说,有了炉石后,蔚底气十足,因为她再也不用精准计算时间。

    到点了,无论在哪,她都可以直接使用炉石传送回家。

    而且,现在蔚即便不把“网卡”带出监狱,也可以在皮尔特沃夫的任何地方连上地球的互联网。

    当然,离开皮尔特沃夫的范围就不管用了。

    这主要归功于蔚开黑色福袋获得的奖励——超级人工智能——吉迪恩。

    六年了,蔚仅在半年前拿到过一次黑色福袋,这还是她拼死超越了自我的极限,在极限超频状态下,完成了一次最为凶险的挑战。

    毫不夸张地说,即便是面对十恶之一魔腾,也没有这般凶险。

    好在蔚是有备而来,她储备了大量的恢复用品,靠着这些灵丹妙药,她这才从濒死状态缓了过来。

    吉迪恩这种超级人工智能,在蛮荒地区功能受限,但在皮尔特沃夫这样高度发达的现代化城市,如鱼得水。

    她能够通过各种炼金设备、海克斯科技,监视周围的一切。

    蔚回到空旷的浴室,这时,一道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蔚奥莱特女士,打扰了,皮尔特沃夫有几个重要的事件发生,或许您需要了解并引起重视。”

    这是蔚给吉迪恩设置好的功能——收集情报,并做出预警和分析推衍。

    “说吧,吉迪恩。”蔚扭开水龙头,沐浴在淋浴喷洒的温水中。

    “是,女士。杰斯·塔利斯议员计划在进化日晚会上公布海克斯宝石这项跨时代的发明,与其说是一场节日晚会,最后可能演变成塔利斯和米达尔达集团的私人发布会。”

    蔚关注点不在这里,她倒是有些好奇地问道:“黑默丁格教授没有阻止吗?”

    “教授似乎是受到了罗曼大师发布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篇论文的影响,并没有过多地干涉塔利斯议员的计划。”

    毫无疑问,这篇论文不可能是罗曼写出来的。

    这是蔚有意引导而借罗曼之手发表的。

    现在罗曼已经离不开斯温的儿子小凯了。

    罗曼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根本无法抽身,想看他倒的人太多了,包括自己的亲族,所以他必须继续维持大师形象。

    蔚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她觉得自己需要给皮尔特沃夫在海克斯科技的研发和应用上,踩一脚油门。

    蔚多次利用罗曼·吉拉曼恩发表论文、学术报告、人文社科类的科普研究书籍。

    这也把罗曼·吉拉曼恩吹捧成了精通政治、科学、历史、军事、文娱等全能型的大师。

    甚至在去年进化日人物的角逐上获得了胜利。

    也是近些年除杰斯外,唯二荣获进化日人物的青年俊彦。

    蔚不置可否地点头说道:“知道了,这正是我所期望的,比起爆爆,他们的研究还很滞后,这对我们有利。”

    很显然,蔚已经开始图穷匕见了,这是因为,她觉得今年是个出狱的好时机。

    是时候出来做一些什么了,希尔科虽然没有小资产阶级的妥协性,但……似乎没有掌握到正确的方法,没有搞清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几年的时间,虽然造就了一批先富的炼金寡头,但祖安底层人民的生活,反倒更加艰难了。

    这还是在金克丝强烈要求希尔科严禁把微光售卖给祖安平民,否则情况只会更糟糕。

    或许会像蔚在网上看到的某些视频一样——灯塔某些城市的街道,贫民如丧尸般游荡着,摆出只有奇行种才能做出的姿势,全世界人民都在好奇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站而不倒的。

    “还有呢?”

    “我观察到近期有很多诺克萨斯的飞船停靠在港口,隶属于诺克萨斯军功贵族的飞船,他们从祖安走私了大量的炼金炸药,并且从欧什拉实业购买走了一批祖安怒兽-试作型t-001。”

    蔚沉吟道:“t-001都买上了?难道诺克萨斯已经准备好进攻艾欧尼亚了吗?还是这些大家族和她一样,嗅到了蛛丝马迹,开始做战争的准备,企图用军事实力获得话语权……吉迪恩,继续说。”

    “维克托博士(刀客塔)创造出的海克斯核心似乎初步诞生了自我意识——一种和人工智能极为相似的存在。”吉迪恩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倒有点像走到路边麻辣小摊就迈不动腿唾液狂涌的小萝莉。

    她虽然是超级ai,但还很幼小,需要进食其他ai,以此来完成升级进化。

    所以,在发现其他人工智能的一瞬间,激发了她内心的本能,想要进食,想要吞噬。

    “海克斯核心?维克托还真是祖安奇才啊……就连爆爆都还在研究的项目竟然被维克托捣鼓出来了。”蔚苦笑地自嘲道。

    虽然吉迪恩不存在实体,但能感觉到她此刻正微笑地说道:“维克托博士因为身体上的原因,不得不进行这方面的开发,这其中有那么一点运气成分,蔚奥莱特女士,请不要妄自菲薄。”

    “即便如此,要做到这一点,也非天才中的天才不可,吉迪恩,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吉迪恩继续说道:“塞拉·奥拉布洛克萨斯的妻儿全部惨死于家中,塞拉本人没事,但精神状况似乎有些不大好。”

    蔚虽然没见过几次塞拉,但因为几年前的某次进化日,也算是老熟人了,或许是因为被审判之眼洗涤过,从而改邪归正,就在四年前,塞拉结婚了。

    他的两个孩子大概都能打酱油了,没想到现如今一家人四口只剩下塞拉一人了。

    蔚用脚指头想,都能猜到,十有八九,是恶魔所为。

    可是……

    为什么塞拉还活着?

    蔚蹙眉深思。

    是运气好?还是恶魔良心发现了……亦或是,有其他什么隐情?

    “蔚奥莱特女士,还有一件事您需要知道——塞拉·奥拉布洛克萨斯受人指使,在《前卫艺术》上刊登了一篇关于艾尔登神器店的介绍。”

    “艾尔登神器店,那是什么?”

    “新开的一家武器店,名字只是噱头罢了。”

    “那我需要知道什么?”

    “里面有一件哨兵武器出售!”

    蔚听到这里,双眼骤然瞪大,她凛声问道:“吉迪恩,描绘下指使塞拉的那个人。”

    “一个祖安的老人,皮肤黝黑,满脸褶皱,瘦骨如柴,仿佛历尽了沧桑。”

    ps之辟几个谣:

    1.老杜家的杜等同于某d,卡特琳娜全名是卡特琳娜·杜·克卡奥,不是卡特琳娜·克卡奥,老杜不叫杜,他是姓杜(狗头)。

    2.暗影之拳是职位,不是指特定的某个人。“暗影之拳是我的母亲”这个语音没错,不是吃书,阿卡丽的母亲确实是上一任的暗影之拳。阿卡丽是辞去了暗影之拳的职位后,才成离群之刺的。苦说之前还是暮光之眼呢。这个没有吃书,唯独凯南自立派就一直活着,所以狂暴之心这个职位从来只有他一人。弓箭与苦无的剧情肯定要二创,里面阿卡丽的年龄设置得太小了,慎和劫都可以当她的大伯、二伯了,和其他背景故事对不上。本书设定是三人年龄有差距,但相差不大,基本就是大师兄二师弟和小师妹的差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