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40. 她就是疯狂的化身!【求月票】
    又一处案发现场。

    凯特琳缓缓地走进了充斥着血腥味的飞船。

    血,到处都是血、残肢断臂、各种器官混乱地四处散落。

    大多数执法官都在飞船外面,询问目击证人,四处调查,几乎无人调查这个恐怖的案发现场。

    正常人多半都是如此,毕竟没人会主动让自己置身于“地狱”。

    但是凯特琳不一样,无论案发现场如何血腥恐怖,对她来说仅仅只是案发现场罢了,她沉浸其中。

    这次案件本来就不在她的辖区内,她是主动前来调查的。

    如果让蔚来评价的话,绝对可以评选年度感动种花十大杰出青年。

    然而在皮城,上司只会觉得她碍事罢了。

    凯特琳眯着眼睛,露出猎人般的眼神,四处查看着。

    她拿出拍立得(注:在双城之战里凯特琳查案也用)拍摄着现场一个又一个她认为重要的物件。

    一个破碎的木桶上残留着幽紫色的液体,凯特琳用食指刮了刮,然后用鼻子嗅了嗅。

    越往深处走,凯特琳发现,地上的弹壳数量就越多。

    她开始根据现场的蛛丝马迹。

    还原“凶手”射击的场面……

    一幕幕现场可能发生的画面在她脑海里逐步清晰起来。

    这是她与生俱来的天赋,能够根据蛛丝马迹还原案发现场的大致情况,就像罗曼大师笔下的福尔摩斯一样。

    但问题来了,凶手为什么要射杀了这些人?已经都是尸体了,还有必要费尽心思将这些人撕碎制造如此血腥的案发现场?

    这不合理。

    凯特琳根据脑海里的画面推演,追寻到了飞船底部的货仓。

    她打开货仓的盖阀,找到了一个浑身纹满古老图腾的光头壮汉。

    “你是下城的人。”凯特琳跳到了躺在角落的壮汉面前。

    “我什么也没做,那个不祥之人(这里指单词jinx)疯了,她眼里只有那个女人……”壮汉像是受到了极致的惊吓,瑟瑟发抖,答非所问地自言自语着。

    “冷静。”凯特琳安抚道。

    壮汉继续兀自复述着一些当时发生的事情:“她冲我开枪!她说那个……那个女人是……恶魔……必须杀死……没错……她是恶魔,恶魔撕碎了他们……”

    凯特琳听了壮汉的胡言乱语,眉头皱得更深了,她不太能理解壮汉说的恶魔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在说那个不祥之人,还是另有其人?

    “谁朝你开枪?你为谁工作?”

    虽然壮汉看上去神头鬼脸的,扰乱了凯特琳刚刚已经理顺的思路——她感觉自己已经找到突破口了。

    她似乎已经把这些年的连环屠戮案的线索给连起来了。

    壮汉似乎突然想起了极为恐怖的画面,疯狂地摇头说道:“我不能说……他……他会杀了我……”

    “谁?我可以保护你。”凯特琳继续追问。

    然而就在这时。

    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凯特琳的身后。

    是警长马可斯!

    他背着手高高在上地说道:“凯特琳·吉拉曼恩,我怎么一点也不意外?你老是擅自介入调查,没完没了。他的审问由我负责,你去边境市场那边巡逻!”

    凯特琳刚想辩驳,但最终只能无奈地说道:“是,长官。”

    “很好。”马可斯点点头,他盯着下城壮汉朝部下说道,“把这个人带上船,送往静水监狱。”

    ……

    ……

    下城,黑巷,灯红酒绿,人声鼎沸。

    这里极具赛博风格的荧光灯几乎是24小时都在跟着地下风味十足的rap闪烁,不会停歇。

    各种新式汽车在人流中穿梭着——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马路上、人行道上,全是人。

    红男绿女们穿得光鲜亮丽的同时,也要远比上城人标新立异,或是彰显刻奇主义,或是贯彻森冷风格。

    在福根酒馆的顶楼办公室。

    希尔科靠在座椅上听着塞薇卡抱怨金克丝发病的所作所为。

    塞薇卡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应付场面,她一个人就能干掉那群长生教的信徒。

    而金克丝却拿着那个让塞薇卡都忌惮不已的武器360度不分敌我aoe扫射,把她部下都给霍霍完了。

    几年前,塞薇卡好不容易对金克丝的看法有所改观,但近几年,塞薇卡发现自己错了。

    金克丝依然是那个金克丝,她不是疯狂,她就是疯狂的化身!

    塞薇卡已经受够了。

    希尔科依然是一脸不满地朝二把手塞薇卡说道:“我以为你不会一出事就找借口,你的职责是保证所有的命令顺利执行,你失职了,别再让我失望了。”

    被希尔科批评后。

    塞薇卡不甘地冷哼一声,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办公室。

    “这世界一天比一天小了,都怪海克斯飞门所赐,现在,我们还被孤立了,上城会把我们甩得越来越远的。”希尔科看上去在自言自语。

    他突然发问:“到底怎么回事?”

    就在希尔科话音落下之际。

    “她都告诉你了。”房梁上传来一道少女的声音。

    希尔科弹了弹手中的专用炼金器械:“我要听你说。”

    砰的一声!

    一个蓝发麻花双马尾少女突然从楼顶落了下来,砸在了桌上。

    桌上的她抱着双腿说道:“长生教那群疯子里有个女的,她的头发是粉色的……”

    希尔科柔声地沉吟道:“你的姐姐已经死了,你我都心知肚明。”

    毫无疑问,少女就是金克丝,她突然一脸癫狂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姐妹嘛,是吧。过不到一块去,也不能把她们塞回造她们的婴儿机里。”

    希尔科有点担忧地说道:“今天这事会毁了我们好几周的努力。”

    “对不起。”金克丝诚恳地道歉。

    然而心里却在狂笑,我姐姐可没死,都六年了,还没发现,老头,你太逊了啊。

    希尔科禁不住感慨道:“我做这些都是为了我们,为了大家,金克丝……祖安的儿女应该拥有更多,不该只有臭水沟!”

    “不会有下次了。”金克丝似乎在反省——祖安的儿女应该拥有更多,她赞同这句话,因为这也是姐姐的想法。

    “我相信你。”

    紧接着,希尔科又说道:“今天这烂摊子塞薇卡会收拾。”

    “塞薇卡?她懂个吉尔的恶魔……那些家伙都是被……算了……随她吧……”金克丝不满地嘀咕道。

    希尔科已经听多了金克丝的这些呓语。

    恶魔真的存在吗?

    如果存在的话,那也应该是自己。

    他顺了顺自己赌神般的大佬发型:“塞薇卡还是顶用的,你就去专注研发你那个能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发明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