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41. 凯特琳梦游仙境?【求月票】
    “明天就是进化日了……她还会来吗?”

    凯特琳心跳骤然加快,患得患失,就像是在qq上表白等待回复的纯情少女,巧的是,此刻她脑海里也是浮现出了一个英姿飒爽的粉发少女形象……

    怀着期望和担忧,她若有所思地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就是每年都会在进化日送她礼物的粉发少女。

    让凯特琳心烦意乱的是,照片上的粉发少女正一脸欢愉地搂着一个风姿绰约的贵妇——同时,这个贵妇恰好是上上个屠戮案件的受害者。

    说实话,凯特琳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粉发少女可能是凶手这件事而心烦,还是因为只是单纯地因为感到“被背叛”而心烦。

    “凯特琳她只是一个每年送你礼物的陌生人罢了,冷静,淡定……”

    凯特琳一边在边境市场巡逻,一边自我安慰着。

    她知道,自己已经抓到了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已经接近答案了——

    凯特琳望向了不远处宛若笼罩在黑暗中的静水监狱。

    天色渐暗,和她一起巡逻的几名执法官早早地和她告别,没人会在进化日的前一天兢兢业业,一旦到了下班时间,这些人跑得跟兔子一样快。

    同事们和她告别的时候虽然都面带微笑——挂着皮城人特有的虚假客套的微笑。

    但凯特琳能看出来,在这些人的眼神深处,都把她当成了不可理喻的怪胎。

    只有……只有那个家伙懂我……她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但是……但是我好像一点都不了解她……

    凯特琳落寞地低下了脑袋。

    凯特琳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在追逐线索,还是在追逐她。

    见时间差不多了。

    凯特琳乘船来到了静水监狱,她直接找到典狱长,开门见山地说道:“我要找你们这里一个犯人谈谈。”

    “我这里的犯人都不怎么爱说话。”典狱长生得身宽体胖,体重大概是凯特琳的六七倍,看上去也不像是瓦斯塔亚,应该是拥有特殊血脉的亚人种族。

    “这个人被自己的同伙打伤了,他一定有什么话要说。”凯特琳试探性地问道,“应该就是今天送来……的?”

    典狱长沉吟了片刻,讳莫如深地摇摇头说道:“哦……你是说2135号犯人啊,他恐怕没有办法见你。因为发生了一起事故。”

    凯特琳追问:“什么事故?”

    典狱长含糊其辞地说道:“反正不是太好的事故。”

    凯特着急地说道:“你不明白,我必须见他。”

    典狱长用食指挠了挠他那肥厚的老脸说道:“那你给等他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什么?!”凯特琳大吃一惊。

    ……

    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凯特琳还是决定乘坐电梯,去见一见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电梯停到了四楼,凯特琳绕了一圈后,在一处幽暗寂静的走廊里,响起了她那略显突兀的脚步声。

    她正在朝一个禁闭室走去——关押囚犯439号的禁闭室。

    到了目的地后,凯特琳透过禁闭室的窗口朝里望去,她本以为囚犯439号会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壮汉。

    没想到会是一位看上去小鸟依人的女人。

    在凯特琳的想象里,眼前女人这般娇小软糯的身躯,一旦和那个下城壮汉发生冲突,骨头都可能被那壮汉轻而易举地捏碎。

    然而凯特琳很快就发现了蹊跷之处——她瞄到了女人脖颈上的禁魔项圈。

    是个法师!

    蹊跷的地方在于被禁魔的法师,又能有什么用呢?

    凯特琳相当地疑惑不解。

    女人自然就是希尔薇,那个下城壮汉已经被她轻而易举地“消化”掉了。

    这就不得不提到她的阿尼马格斯了。

    通常而言,阿尼马格斯不能随意地变成任何动物,且所变化的动物与施法者的性格和体重有关。一般情况下施术者只能变成一种动物。同时,阿尼玛格斯变形通常限定于普通动物,如果变身成元素龙、千尾宁然甚至是变身成一只库莽古树怪都将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

    希尔薇的阿尼马格斯是变身成一只巨蟒,但绝不是什么普通的巨蟒。

    在蔚看来,希尔薇的阿尼玛格斯就跟卡兹克一样,不是一成不变的,是会随着吞噬而进化的。

    虽然现在仅仅只是在长度和体重上发生变化——蔚是看着希尔薇从一米多的蟒蛇吃成四米有余的巨蟒的。

    如今的希尔薇,已经和之前的模样大为不同。

    几年的滋补下来,她的皮肤已经恢复了光泽,她的脸型偏小,身材也一直保持得很好,嘴角上有一颗细微的小痣,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但一旦发现了,就像是在一碗脆皮鸡里翻到了一块外焦里酥的鸡翅一样让人感到意外惊喜。

    娇小依人的外表里蕴含着一种成熟女人的别致风味。

    外加她的法师身份。

    在凯特琳脑洞大开地想象下,希尔薇看起来已经不似初见那般无害,反倒像是一位高深莫测智珠在握的蛇蝎美人。

    让凯特琳更加惊讶的是,这个让她感到困惑的女人突然开口了:“尊敬的吉拉曼恩女士,boss等你很久了。”

    “boss?”刚想问话的凯特琳柳眉微微一扬,一脸懵逼。

    等等,这个女人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凯特琳瞬间头皮发麻,她感觉到了自己似乎深陷了某种阴谋布局之中。

    她自以为是破局者,却身在局中而不自知。

    在凯特琳惊愕地注视下,女人指了指隔壁。

    与此同时。

    咯吱一声。

    旁边另一间禁闭室的门竟自动打开了!

    即便是凯特琳,也是大为震惊。

    要知道,这里可是静水监狱的禁闭室……先不说门为何自动开了,凯特琳至少知道一点。

    这一层关的都是一些穷凶恶极的罪犯,能进禁闭室的,都是罪犯中的罪犯。

    她立刻掏出了腰间的手枪,摆好了射击姿势,忌惮地凝视着门口。

    凯特琳有些后悔没带上她那个趁手的大家伙了。

    等等……亮光……禁闭室里怎么会有亮光?!

    凯特琳惊讶地发现了……居然有光源从那个禁闭室里蔓延出来,一瞬间,她头皮发麻。

    毕竟这可是暗无天日的禁闭室啊!亮光?怎么回事?这个禁闭室里到底关的是什么?

    凯特琳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她的想象了。

    一时半会,她也顾不得质问希尔薇了。

    然而就在这时,凯特琳的耳边传来了希尔薇妖娆的声音:“淡定,淡定,boss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她很强大,超出你我想象的强大,相信我,如果她想对你做点什么,你手里那个破铜烂铁毫无帮助,整个皮尔特沃夫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能够帮到你。”

    “少吓唬人了。”凯特琳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挪到了隔壁禁闭室的门旁,然后,慢慢地,一寸一寸地……突然爆发,她端着枪闪到了隔壁禁闭室的门前。

    刹那间,凯特琳惊讶得合不拢嘴。

    眼前的景象简直超出了她的想象!

    一个花园。

    禁闭室里竟然藏着一个大大的花园?

    这不科学!

    难道……难道是魔法?

    这更不科学了。

    不说有魔力的囚犯都佩戴了禁魔项圈,整个监狱都有一层禁魔夹层,怎么可能在禁闭室里施展这样一个超乎常理的法术?

    这太不正常了!

    “看守!狱警!”凯特琳大声地呼喊起来。

    没有回应。

    是退,还是进?

    凯特琳想了想,依然是选择了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她不想这样放弃!

    而且,这条线索蕴含的信息量也远超她的想象。

    显然……整个事件并没有她想象的这么简单,她还有更深的线索和真相需要挖掘。

    她端着枪,保持着随时能够快速精准射击的姿势,蹑手蹑脚地腾挪进了花园。

    下一刻,凯特琳宛如爱丽丝梦游仙境般瞠目结舌,尤其是在身处此处的时候,她的听觉才能够把这条信息反馈给她的大脑——这片花园正萦绕享受着一段优雅的小提琴曲里。

    花园里的花草随着微风轻抚着,像是在跟随着欢快的音符在跳动。

    “是你!”

    凯特琳发现了拉小提琴的粉发少女,一瞬间,这位执法官变得迟钝呆滞起来,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松懈了,她一脸困惑不解,除此之外,眼神中还略带了那么一丝埋怨和愠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