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42. 但金克丝已经原谅你们啦!
    凯特琳有很多问题想要问。

    但音乐不愧是灵魂的语言,这段音乐仿佛在讲述着一个故事,这让凯特琳一瞬间沉浸其中,不忍心打断。

    听着听着,她那已经很久没有湿润的双眼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氤氲了起来。

    凯特琳承认音乐有时候能抚平她的情绪,但从未想过,音乐会这般接近她的灵魂。

    诚然,蔚的演奏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不过,效果这么好,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把小提琴是一把哨兵武器,能更加简单直白地诠释出音乐里蕴含的感情和意境——

    毕竟它的作用是洗涤灵魂,驱散恶念的具现化。

    如果凯特琳是恶魔伪装的话,此刻应该无从遁形了。

    蔚很庆幸能够顺利完成这场演奏。

    “这个曲子……它有名字吗?”凯特琳稍微有些哽咽地问道。

    她有很多问题,也想过找到粉发少女第一个问题会问什么,却没想到在这一刻问出了一个她最不可能问的问题。

    “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神秘园)。”蔚微笑着看着凯特琳,她继续不急不慢地说道:

    “有一次,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被带到了一片幽深的森林之中,并被父母抛弃在那里。因为他们的父母无法再继续喂养他们了。但是,在进入森林的路途中,聪明的男孩在路上撒下了许多白色的石子。夜幕降临,月亮的光芒照亮了这些白色的石子。石子反射出的光线则带领孩子们逃出森林,到了安全的地方。”

    “凯特琳·吉拉曼恩,恭喜你找到了白色石子,到达了神秘园。”此刻,蔚穿着优雅的男士礼服,说话的同时,她朝着身后的别墅做了个“lady first”的姿势。

    凯特琳在这一刻变得恍然呆滞起来,紧接着,她似乎恢复了思考,微微皱了皱眉头,凯特琳似乎从蔚身上看出了什么,又像是从小提琴上看出了什么,总而言之,观察力拉满的她脑海里已经有了个猜想——

    那张照片……拍到的那个粉发少女,和眼前这位,并不是同一个人。

    眼前这位,才是她熟悉的粉发少女,那个每年进化日都会来见她,送她最喜欢的礼物,陪她狩猎听她抱怨的粉发少女。

    凯特琳得到了最想得到的答案,但依然面无表情地顺着蔚的指引,朝别墅走去。

    虽说她神色古井无波,但熟悉这位执法官的人都知道,她此刻内心正酝酿着一股莫名的怒火,她正在强压着这股怒火。

    蔚把凯特琳带到了一个特殊的房间。

    这间房间像是一个会议厅,但不仅仅只是会议厅。

    进门的正对面的墙上,贴满了五花八门的资料、线索,每一份关联的线索都用红线牵连起来,最后形成了一张星罗棋布的蛛网。

    这是美剧里比较常见的马赛克调查墙。

    而凯特琳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奥妙——这是个行家!比她的调查墙还要管用!

    她走到墙边,扫视着墙上的线索和资料。

    最终,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个人——一位沧桑的下城黑人老者——德斯蒙德!

    根据这些线索来看,德斯蒙德是长生教的领袖,数次大规模的屠戮事件,都是他聚集教众,进行某种特殊的仪式所导致的。

    恶魔,真的存在吗?

    就在凯特琳疑惑之时。

    一个投影屏突然从上方降了下来。

    与此同时,整个房间黑了下来,亮光从她后方投照射到了投影屏上,画面开始浮现。

    首先出现在画面里的是地面和墙壁。

    满满的,用鲜血和不知名的红色液体涂满了杂乱无章让人看了只感觉不适的复杂线条。

    地板上最中心处的原型图案似乎象征着某种意义,但凯特琳也说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像是一只充满绝望、恐怖、恶心、混乱的眼睛。

    但仔细看的话,又给人一种置身于案发现场的错觉——四处都是半干涸的血,碎裂的肉体,散落的内脏。

    然而令凯特琳惊讶的是,她见多了这样的场景,平日在案发现场倒也没觉得什么,但此刻,她即便隔着屏幕,都有种被一股浓烈的腥味熏得无法呼吸只欲作呕的感觉。

    就在这时,画面中,有一群身穿白袍的长生教教徒陆续走了进来。

    此刻,音箱里似乎发出了吱吱吱的古怪杂音,但凯特琳知道,现场一定没有人发出声音,而且绝对死寂得可怕。

    就在这时。

    几名白袍上绣了黑云的高级教徒陆陆续续进入这间压抑到极致的屋子——似乎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他们两人一组,拖着一条黑色的东西——凯特琳能看出来这些都是被黑色胶带紧紧缠绕着的人。

    他们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种直击灵魂的绝望让凯特琳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尤其是当她开始推衍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她不是不能出声,而是不想出声,因为她不知道应该是感到悲哀还是愤怒。

    有过料理经验的人一定会有这样的感受——看到一块肉,首先想到的是切丁还是切块。

    而不是思考曾经拥有这块肉的那个整体在死亡时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这无可厚非。

    然而在这一刻,人类竟沦落成了砧板上的肉块,审视这些肉块的,依然是人类。

    仪式开始了。

    炙热的焰光开始在房间里跳动起来。

    被火焰包裹住的“肉块”们在诡异的图案里失去了心智般地痛苦扭动……

    直到这一刻,凯特琳才发现,这些黑色的胶带,并非普通材质,它无法被火焰轻易地熔化,但又有着超出寻常材料的绝对导热性。

    这时,音响里传出了影片第一道属于人类的声音——

    欢呼声。

    这些信徒们组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圆圈,围着燃烧的肉块,发自内心地祈祷着,欢呼着,舞动着。

    焰火照射着这些手舞足蹈的信徒,影子在他们身后跳动,却并不和信徒们的动作完全一致。

    它们的动作更加邪恶……扭曲……

    就在这时,圈内中央的地板似乎出现了一条裂缝。

    就像眼睛睁开了一天。

    凯特琳秀眼微眯,这条裂缝的构造——并不像是正常的地面开裂,其构造更像这个禁闭室的大门一样。

    那是另一个次元、另一个位面的通道。

    一个阴影从中爬了出来,先是它那毛茸茸的前爪,然后是长着两个犄角的脑袋,接着是漆黑如墨遍布脓疱疮痍的翅膀……

    凯特琳隔着屏幕似乎都闻到了一股其散发出来的腐臭味。

    然而就在这时。

    整个场地的光暗协调似乎被疯狂的某人打破了。

    这些教徒在这一瞬间像是在网吧上网被家长逮住了般惊慌。

    “啊哈~原来你们这些白皮小可爱在这里玩耍啊,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我的演奏会呢,你们没有邀请金克丝,但金克丝已经原谅你们啦!金克丝就是这么的善良大度……啦啦啦!”

    一段疯狂的蹩脚rap,从影像里传了出来。

    接着镜头一黑,什么都看不见。

    但声音还在继续。

    先是响起了一声不甘且邪恶的非人怒嚎。

    紧接着,便是如暴雨般的子弹声和惨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