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45. You know nothing
    一个伟人的诞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某位姓马的伟人也不是天降唯物猛男,思想上,这位伟人是通过不断地学习和成长,经历一个漫长而又艰辛的进步过程,才从唯心主义转向了辩证唯物主义。

    两位导师一开始追随黑格尔,学习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成为唯心主义者,但他们并没有盲目信奉,经过广泛的社会实践及理论探索后逐渐发现黑格尔唯心主义的错误,转而对其进行批判。

    就像唯物主义者信奉的那样,事物的发展是呈螺旋上升的,不是一条一帆风顺的直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一个点。

    人的一生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思维并不会只定格在某一时期,不可能存在“历史的终结”。

    一个人不同时期的思想很可能截然不同。

    蔚就是在不断进行自我批判、自我反省中成长起来了。

    其实,这并非因为她一开始就很辩证唯物,而是因为在《论语》上看到的一段话——

    “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不得不说,那个世界的古代先贤是有大智慧的。

    然而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甚至是中东地区,都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对先贤的思想进行了扭曲的二创。

    这也证实了,历史的发展并不是一条可以看到终点的直线。

    现在的蔚和曾经的那个她已经截然不同,比起信奉拳头带来的直白的力量,她更愿意从福袋里开出一些思想上的武器。

    因为这些年她走遍了祖安的每一个角落,包括上城,她明白了,之前的想法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没有错。

    拳头过硬确实可以改变祖安,但这一拳应该是无产阶级铁拳。

    此刻,蔚已经带着凯特琳来到了星火巷和黑巷的交界处——极乐大道。

    这里的孩子明显比地沟下面的孤儿看上去要正常多了,至少维持着正常的人型,当然,他们看上去要远比实际年龄沧桑,而且大多穿着刻奇,眼神畏畏缩缩鬼鬼祟祟。

    即便如此,凯特琳也想帮助他们。

    但蔚却冷笑道:“这里的孩子可不像地沟里的那些孩子那般无害,他们多半都是被炼金男爵手底下帮派成员控制的扒手、乞丐、骗子,只要你稍有不注意,可能底裤都会被这些孩子偷掉或是骗走。”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凯特琳听了蔚的话依然是大为震撼:“天啊,怎么能这样……他们……他们都还是孩子啊!”

    即便是凯特琳,她也能联想到自己这个年龄根本不用为吃穿发愁,而是有精力想着怎样和家族对抗,去追逐自己真正热爱的事物。

    “祖安的孩子从出生那一刻就要学会如何生存,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出生在罗马。”

    “罗马……是什么意思?”

    “上城的意思。”

    “我们上城人也不全是妖魔鬼怪,都是人,就像你和我一样。”

    “呵呵,你什么都不知道,凯特琳·吉拉曼恩。”

    说着说着,蔚领着凯特琳走到了一处黑暗的地下废弃矿洞。

    好在凯特琳带着炼金呼吸面罩,不然扑鼻而来的腥臭味混杂着陈年屎尿的气味,她这个在上城呼吸惯了新鲜空气的大小姐很可能直接昏死过去。

    随着两人的深入,凯特琳震惊了。

    在这个矿洞里,里面扎满了帐篷,四处传来痛苦的呓语声。

    醒目的注射器、生活垃圾以及生蛆的屎尿混合物四处都是,除此之外,还有油桶里焚烧着的垃圾和……尸体——处理尸体和取暖对这些人来说,很重要。

    帐篷外面的人或站着,或躺着。

    然而他们的身体已经和正常人判若两人。

    情况好一点的人,能够直立,只是姿势有些奇怪,有些人一直弯腰埋头,不知道在干嘛。

    严重一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皮包骨,身上生满了紫色的脓疱,他们或匍匐在地上或坐在地上发呆,或是在地上打滚。

    凯特琳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尤其她还是一名执法官。

    这些人不是嗨了,就是出现了戒断反应。

    这个世界目前还没有互联网,不会有人为了流量专门来这个地方拍摄上传到网上,即便身为执法官,她也压根没想到,在皮尔特沃夫会有这如同地狱般的景象。

    这里面这些人的行为艺术,就和刚上映的电影《炼金危机》里的丧尸如出一辙。

    凯特琳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她咬牙问道:“难道……这些都是炼金男爵造成的?”

    “是,也不是。”蔚感叹不愧是凯特琳,虽然她和凯特琳仅仅只在每年的进化日见一面,但在游戏和背景故事里,她已经认识到了这个小蛋糕的推理分析能力非同小可。如今近距离交流下来,确实比一般人超出太多,至少蔚是自愧不如的。

    蔚知道,自己看起来似乎全知全能,实际上,无非是有吉迪恩这个超级ai兜底罢了。

    她继续解释道:“这些人……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主要因为炼金男爵偷卖微光瘾品。”

    微光其实只是下城诸多瘾品的主要原材料。

    一些药物和酒类,也含有少量微光,但并不会对身体造成过多的伤害,然而俗话说得好,是药三分毒,能不吃当然尽量不要吃。

    接下来,蔚话锋一转:“但一个结果的原因绝对不可能是单一的,如果这些人有一个能够温饱的工作,有能够负担得起的住房,如果执法官能在他们堕落深渊前对他们的行为进行强制干预,如果下城有足够的警力打击贩微和吸微,他们绝大多数人,不会沦落至此。”

    说到这里,凯特琳再次弱弱地低下头:“对不起,我们……”

    “不,这跟你没关系,实际上,议员付钱给警局并没有要求你们维持整个皮尔特沃夫的安全和法律,他们只是雇佣你们当他们的私人保镖罢了,维持好上城的治安和他们利益一致,所以才会被写进律法,而下城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所以只要不挑衅上城,是不会耗费警力维系下城秩序的,制度如此,你已经尽力了。”蔚摇摇头打断了凯特琳,“症结在皮城的体制,而不在于执法官这个群体。”

    凯特琳端着下巴,正在消化蔚的这段话,体制上的问题的么……好像确实如此,他们执法官就没有维护下城治安的职责,除非下城挑衅上城,他们就会集体出动,对下城进行清扫。

    实际上,凯特琳进入执法官队伍后,她发现,绝大部分执法官极度厌恶下城,这和长期以来上城的宣传不无关系——下城人都是阴沟里的臭老鼠,是皮尔特沃夫的污点,但谁家不都有个厕所,不是吗?然而只要不是拉屎拉尿,没有人会长期待在厕所。

    就在凯特琳思考之际,让她感到吃惊的一幕出现了,竟然有几个正常健康的人从黑暗深处走了出来。

    哪怕是蔚也颇为惊讶地朝那几人喊道:“嗯?小不点?!你怎么在这里?”

    -----------------------

    放一段凯特琳对艾克说的话,怎么解读小作者就不班门弄斧了(狗头保命):

    “艾克,你们确实不该被那样对待,你也有权留下宝石,我没资格责怪你,但是你这么做,会让上下争斗永无止境,想要两边消除误会,这正是最好的机会,这座城市需要磨平裂痕,比我曾意识到的还要紧迫,求你了,让我帮帮你们。”

    ps:基于《双城之战》和部分资料分析的话,皮尔特沃夫的科技差不多就和地球上世纪90年代末期差不多。拍立得、灭火器、手电筒、电话、唱片、手表、音响……都在动漫里或者背景故事里出现过。而在海克斯科技——尤其是海克斯宝石发明后,那就进入科技大爆炸时代了,可能接下来科技会飞速发展超越地球科技也说不定,毕竟结合魔法这个概念……实在是超纲了,这已经不是科幻了,毕竟海克斯飞门以及配套的基于飞艇升级迭代的飞船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