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图书馆全家穿〕〔木叶:被蓝染教导〕〔凶宅体验师〕〔我的成就系统大有〕〔我的七个绝代风华〕〔拉克丝的法穿棒〕〔灵能纪元〕〔诡猎小天医〕〔重生后我养了五个〕〔大明太子崛起〕〔蘑菇屋:我和虎鲸〕〔都市:西游归来的〕〔当第四天灾降临惊〕〔霓裳铁衣曲〕〔我有一把时空钥〕〔御兽:我养了一只〕〔大秦老祖:开局让〕〔七零娇女有空间〕〔湛少的替婚新妻魏〕〔我真不是文弱书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蔚:人在双城,入狱签到六年 047.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路上,蔚在一栋特殊的建筑前停顿了片刻,所有人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很多皮城人偶尔也会穿过边境市场,来到极乐大道,从某处隐秘的小门进入这栋楼。

    直白点来说,这是一个约德尔老妈子开的娼妓馆——炼金男爵芭芭塔,算是范德尔的嫡系,是看着蔚他们长大的。

    不过在范德尔死去后,出于无奈,她和其他炼金男爵一起加入了希尔科麾下。

    艾克感慨地说道:“临近进化日,芭芭塔这里都会人山人海,生意兴隆,姐妹们都忙不过来了。”

    蔚突然扬着眉头质问道:“你似乎觉得这很正常?”

    艾克不解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芭芭塔给了她们……还有他们一口饭吃,在祖安能够吃饱饭,健康的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维克托也赞同地说道:“至少他们活得比下面那些人要滋润。在皮城大学的其他学院,有人做过关于娼妓的研究调查,他们发现,只有在男女不平等的地方,比如弗雷尔卓德,寻草问柳才是不道德的,因为它构成了单向的剥削。”

    蔚摇摇头说道:“你们都被食租阶级的道德标准审美情趣规训了。看起来这就跟他们说的一样,公平买卖双向交易自由平等,实际上无意或者有意地忽略了金钱对人的异化扭曲,让人不当人,降格为商品。你们只关注了交易的公平,却忽略了有些交易本身对人类本身就是非正义的,不公平的。有买卖,就有伤害。”

    凯特琳和奥莉安娜在思考。

    艾克和维克托似乎仍然有话想说。

    但蔚却已经朝前走去,她挥了挥手:“跟上来吧,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蔚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郊外的私人工厂。

    艾克看到这个工厂,立马就把最新的情况跟蔚概述了一遍。

    “这个工厂最近被斯宾德劳买下来了,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从希尔科那里偷到了nzt-的研制方法,准备自己偷偷生产,然而几个月过去了,这座工厂毫无动静。”艾克蹙眉问道,“蔚,你带我们来这里干嘛?”

    nzt-——实际上很少有人这么称呼它,绝大多数人只知道这玩意叫炫光,一种添加了大量微光的瘾品。

    蔚平静地说道:“这个工厂,斯宾德劳看中它并不是为了生产什么,而是看中了它的地理位置和里面的私人压力运送机,现在已经被改造成了更加稳定高效的海克斯压力运送机,它只在特定的时间工作。”

    说话的同时,海克斯压力运送机已经开始发出巨大吵闹的轰鸣声,而蔚则是领着众人,通过一个隐秘废弃的通道,爬上了一栋废弃的工厂危楼。

    这时候,凯特琳忍不住问道:“那个……斯宾德劳是谁?”

    艾克极为厌恶地说道:“曾经是某个炼金男爵手底下的帮派头目,后来他干掉了自己的老大,成功上位,是个无恶不作的混球。”

    从危楼顶部朝下俯视。

    可以发现,穿着五颜六色且极为刻奇的斯宾德劳帮派成员正端着最新款的炼金科技步枪。

    他们守在海克斯压力运送机周围。

    不多时,一个由玻璃和钢铁打造的球形运送舱从地下升了起来。

    舱门打开,先是走下了一名斯宾德劳帮派成员,紧接着,一群孩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最后,是一名驱赶孩子的帮派成员。

    蔚冷声说道:“这些孩子,大多是地沟的孤儿,也有被拐走的黑巷甚至是上城的孩子,有些会成为手术台上的实验品,有些会被卖到诺克萨斯,成为奴隶,姿色不错的男孩、女孩,会经过训练,高价卖到芭芭塔或是其他娼妓馆。”

    “可恶……!”凯特琳取下步枪,“蔚,给帮帮这些孩子。”

    “少安毋躁,小蛋糕。好戏还没开始。”蔚拍了拍凯特琳,然后又朝艾克和维克托说道,“你们还觉得是芭芭塔是不需要改造的‘朋友’吗?”

    艾克和维克托陷入了沉默,主要是因为斯宾德劳的罪恶行径让他们感到愤怒。

    而不是因为完全认同了蔚的话。

    奥莉安娜则是在这个时候坚定地说道:“我认同蔚的观点,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你们或许觉得没了芭芭塔,这些孩子可能会过得更差,你们错了。在见了这么多罪恶后,我明白了那位伟人的话。”

    奥莉安娜悲悯地说道:“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我们主张无产阶级的人性,人民大众的人性,而地主阶级食租阶级则主张地主阶级食租阶级的人性,不过他们口头上不这样说,却说成为唯一的人性。道德是阶级社会的行为规范,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道德。嫖与娼的公平交易,迎合的是这个阶级的审美情趣,反映的是食租阶级道德观,满足的是食租阶级对自身美德的想象,黄与暴的自由,看似是在歌颂人性的自由、民主、博爱、个性,实际上只有人上人的光鲜美好,这种人性,它没有光,照不进底层人民的黑暗。”

    “他们歌颂人类之爱,爱可以是出发点,但是还有一个基本出发点。爱是观念的东西,是客观实践的产物。我们根本上不是从观念出发,而是从客观实践出发。希尔科恨上城贵族,是上城压迫下城的结果。艾克你厌恶这些炼金男爵,是炼金男爵不顾底层人民死活无底线剥削的结果。吉拉曼恩女士一路上感叹的不公与罪恶,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压迫导致的结果,所以……世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至于他们规训所有人要追逐‘人类共同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以后,就没有过这种统一的爱。德玛西亚、弗雷尔卓德、恕瑞玛的统治阶级都喜欢提倡这个东西,许多所谓圣人贤人也喜欢提倡这个东西,但是无论谁都没有真正实行过,因为它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可能实行的。真正的人类之爱是会有的,那是在全世界消灭了阶级之后。阶级使社会分化为许多对立体,阶级消灭后,那时就有了整个的人类之爱,但是现在还没有。就像希尔科不可能爱上城贵族,艾克你不可能爱炼金男爵,维克托教授也不可能爱祖安不断滋生的丑恶现象,吉拉曼恩女士也不可能爱静水监狱穷凶恶极的罪犯,我们的目的是消灭这些东西。对这些东西是零容忍的,难道你们还不懂吗?”

    维克托有些疑惑的说道:“零容忍意味着这要限制妓出卖肉体的自由,这不是侵犯了他们的人权吗?”

    蔚摇摇头无奈地说道:“所以说啊教授,道德是阶级社会的行为规范,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道德。食租阶级把自己的道德强加给所有人,规训所有人,说成是全社会的乃至全智慧生命共同的情感和价值。在道德层面上,你已经被规训了,你虽然心系祖安的底层人民,但在思想上仍然需要学习,改造。”

    然而就在蔚说话的同时,异变突起!

    只见,在那群孩子中,一个容貌精致的小女孩,她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诱人魅色,恐怖诡异的是,她的背后突然伸出了两个突刺,瞬间将一前一后两个帮派成员的脑袋刺了个通透!

    一瞬间,血花脑浆飞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开局地摊卖大力下〕〔玄幻,我顿悟了混〕〔快穿:我揣着空间〕〔我爸是狗血文里的〕〔玄学大佬穿进豪门〕〔科技:为了上大学〕〔流放后,我靠签到〕〔穿书:逆徒他又想〕〔重生:人在王朝,〕〔穿越:战神王爷被〕〔完美白莲花〕〔他们不是人!(无〕〔我真不想当反贼[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