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舐月〕〔全息网游之老婆打〕〔偏爱〕〔乡间闲人〕〔港综之特殊警察〕〔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片墓地〕〔突然成仙了怎么办〕〔东方战神江宁〕〔球匠〕〔我的宇智波过于低〕〔影视世界之我不会〕〔老祖真的是太牛了〕〔我竟成了最强校长〕〔我真的只是NPC啊〕〔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大医凌然〕〔大师兄得死一百次〕〔夏逆〕〔这只妖怪不太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末小进士 第三十三章 与毛文龙一起审案
    毛承禄来到袁方跟前低声道:“我家毛帅请袁公子去后堂议事。”

    袁方道:“请毛将军前头引路。”

    毛承禄领着袁方来到后堂前,袁方把袁福留在门口,他走进了后堂,毛文龙正在后堂等候袁方,一见袁方到来,他满面春光迎上前来:

    “袁公子,请上座!”

    两人坐定之后,毛文龙又道:“小女已经全都告诉我了,是你从强盗手中救出小女的,袁公子的大恩我毛文龙领受了,大恩不言谢,若非你我年龄悬殊,我毛文龙愿意与你结为兄弟。”

    袁方拱手道:“毛帅乃当今英雄豪杰,袁某钦佩之至,若论辈分,毛帅长辈也。家父贵为登莱巡抚,派晚辈前来,就是希望毛帅能与家父同心协力,一致对敌。还请毛帅看在你我的情分上,与家父精诚合作,共同杀敌。”

    毛文龙哈哈大笑,道:“本帅定当与巡抚大人通力合作,尽职尽责。袁公子你为人真诚、胸襟坦荡,我毛文龙喜欢,你我之交情另当别论,公是公私是私。”

    袁方听明白了,他毛文龙与袁可立的关系是上下级的关系,而与袁方却是私人间的关系。

    袁方向毛文龙解释:“令嫒非是被强盗所劫持,而是被山东总兵杨国栋的儿子杨吉雄强抢,恰巧被我撞见,这才从杨吉雄的手中把令嫒救出。”

    毛文龙脸色涨得通红,骂道:“他姥姥的,杨国栋呀杨国栋,老子与你势不两立!”

    袁方提醒道:“这杨国栋是魏忠贤的养子,毛帅最好不要招惹此人。”

    毛帅咬牙切齿道:“老子管他是何人,得罪了老子就让他不得好死!”

    袁方乘机再与毛文龙把关系拉近:“毛帅有此决心,日后对付这个杨国栋时,有用得着我袁方的,毛帅您只管开口。”

    毛文龙多云转晴,笑道:“咱不谈生气的事,袁公子请喝茶!”

    袁可立交代袁方的三件事,第一件他已经办完。第二件事就是试探毛文龙对袁可立的态度,也就是给毛文龙出个难题,看他究竟会如何处理。

    出个什么难题呢?袁方正在头疼,毛承禄匆匆地闯了进来。

    毛文龙虎着脸问:“何事如此地莽撞,不见我正与袁公子在此品茶吗!?”

    毛承禄来到毛文龙身边低语起来,听完毛承禄的话,毛文龙怒而起身道:“好大的胆子!待本帅去看看!”

    毛承禄的脸转向了袁方:“袁公子……”

    毛文龙向袁方解释道:“我们抓住了三个奸商,袁公子是不是随我一同去看一看?”

    袁方也站起身:“我也想见识奸商长什么样。”

    ……

    袁方跟着毛文龙来到军帐,有三个穿着破衣烂衫的人被几个兵丁押解在帐前,毛文龙的帅位前立着一员将领,正在审问这三个人。

    毛文龙坐在了太师椅上,他把袁方让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问站着的那位将领:

    “文高,他们都招了吗?”

    文高是一名守备,他对毛文龙道:“没有招,他们只承认自己是逃难的百姓。”

    “哦,逃难的百姓?”毛文龙讪笑道,“逃难的百姓有这么细皮嫩肉的吗?用刑没有?”

    “还没有。”文高答道。

    毛文龙看着袁方:“正好推官在此,袁公子,请你来断这个案子。”

    袁方走进大帐的时候就已经认出这三个人,一个是矮胖子,一个是瘦高个,一个是刀疤脸,刀疤脸的疤痕就在眼角处。他只是没做声,坐在椅子上静静地观察,现在毛文龙要他来断这个案子,他不得不开口。

    “请问毛帅,此三人是……?”

    毛文龙道:“袁公子,我们怀疑这三人是鞑子的探子,烦请袁公子来断一断。”

    袁方问那三人:“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其中一个胖子回答:“回禀官爷,我们是江东的百姓,是去山东避难的。”

    袁方怒而一拍案几:“一派胡言!黄云发!”

    “在!”胖子很自然地应了一声,又急忙改口,“你,你说什么?”

    袁方笑道:“别装聋作哑了,你就是晋商黄云发,之前我们还在单县的喜来客栈见过面,怎么,这么快就变成了江东百姓了?”

    袁方怎样肯定此人就是晋商黄云发的呢?因为在单县的时候,就怀疑这三个人有鬼,当时他离开喜来客栈后,又倒回去找掌柜的,并向掌柜的亮明身份,掌柜的这才向袁方透露三人的基本情况。

    刀疤脸似乎对袁方有印象,他惊慌地用手遮挡着眼角低下头去。

    黄云发知道自己被人认出来了,他理直气壮道:“没错,我的确是一个生意人,你能把我怎么样?”

    袁方冷笑道:“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人,打他二十军棍!”

    不一会,毛承禄就招来了五六个手执大棒的汉子,他问袁方:“是打一个,还是三个全打?”

    袁方指着黄云发道:“只打此人。”

    听说只打黄云发,另外两个都默不作声了。

    黄云发立即跪倒在地,高声求饶:“求求你们不要打我,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我是黄云发,一个买卖人而已呀,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

    袁方摆摆手,让执大棒的汉子先退一边,他问黄云发:“你都做些什么买卖?”

    “我就是贩运了一些铁和盐买给北边的人。”

    袁方问:“现在正打仗,你是怎么过去的?”

    “这个,这个……”黄云发吞吞吐吐。

    手执大棒的汉子把大棒往地上敲得“咚咚”响,高声喝道:“说!”

    “我说我说,是你们的人放我们过去的。”

    “我们的人?”袁方站起身,“你想推卸责任,冤枉好人?”

    黄云发连忙道:“不敢不敢,我的确是通过你们的人才把货物运过去的,不信你问他们俩。”

    袁方把目光转向旁边的两个:“你两个说!”

    那个刀疤脸吓得瑟瑟发抖:“的、的确是你们的人,是一个把总放我们过去的。”

    毛文龙也站了起来:“一个把总,他叫什么名字?”

    瘦高个为了表功,抢在刀疤脸前面开口了:“是三个,是三个。”

    袁方用犀利的眼睛瞪着这个瘦高个,突然他改变了主意,回头对毛文龙耳语了一番,毛文龙不住地点头。

    袁方对毛承禄道:“毛将军,麻烦你把那两个人带出去。”

    毛承禄挥了挥手,他身边的兵丁就把黄云发和刀疤脸推出了帐外。

    此时袁方才对瘦高个道:“你说实话,如果你说得不对,就别怪我不仁义了。”

    “小的一定说实话,一定说实话。”

    袁方提醒道:“你说的是不是实话,等一下我问外面的两个人就知道了,说吧!”

    瘦高个道:“我们的确是通过你们的三位把总把生铁和盐贩运过去的。”

    袁方问:“刚才那个刀疤脸为什么说的是一个?”

    瘦高个解释道:“他是第一次跟我们来的,这一次就一个。”

    “这么说,你们来了还不止一次。”

    “小的不敢说谎。”瘦高个诚恐诚惶道。

    袁方语气缓和道:“你说吧,只要你如实说,我会减轻对你的处罚。”

    瘦高个想了想,道:“这一次放我们过去的是你们的一位把总,叫孔有德。”

    “还有两位呢?”袁方追问道。

    瘦高个努力地回忆:“还有一个叫耿仲明,另一个,另一个,时间久了,小的忘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绍宋〕〔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