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级赘婿〕〔太平客栈〕〔当表情包成为金手〕〔王者战神江南〕〔重生九零小俏媳〕〔少年闯花都陈飞宇〕〔你跑不过我吧〕〔女神的上门豪婿(又〕〔盖世豪门之王者归〕〔大周仙吏〕〔沐少夫人超燃的〕〔江南王〕〔萧天策高薇薇最新〕〔战神殿萧天策〕〔萧天策小说〕〔男主是萧天策的小〕〔都市超级医圣〕〔大罗金仙〕〔熊古〕〔从精神病院走出的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末小进士 第六十三章 北镇抚司
    袁方的确走累了,他很需要一张凳子坐一坐,喝一杯茶。

    许显纯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四方脸,目光锐利。

    “袁千户,魏公公已经交代过了,你虽然是副千户行的却是千户的职责,所以一切待遇按千户计。”许显纯微笑的用手示意袁方喝茶,然后他继续说道,“你先喝杯茶,一会儿我带你在我们这里四处走走,熟悉熟悉情况,顺便去看看你的府宅。”

    袁方端起杯子喝了口茶,道:“袁方听候许镇抚使吩咐!”

    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报——”

    许显纯松弛的脸顿时绷紧了,他立即换了一副面孔,一副凶神的样子道:“进来!”

    从门外进来一名锦衣卫,手中拿着一封信。

    “报镇抚使,这是遵化送来的信件。”

    许显纯接过信挥挥手,让这名锦衣卫退下。他拆开信看了起来,这封信很短,只有两行字,看完信之后他将信揉成一团扔在地上,然后对袁方道:

    “我调了一名百户给你辖制,这名百户现在在遵化一时回不来,可能会晚个一两天,等他回来了我会令他立即到你处报到。”

    “没关系,晚一两天耽误不了什么事,正好这两天我还有些私事要办。”

    许显纯紧绷的脸再次松弛下来,又变得亲切随和,笑道:“袁千户有事尽管去忙,如果需要人手我可暂时调拨几名部下给你差遣。”

    “多谢许镇抚使,我身边有几位随从,不必麻烦许镇抚使的部属。”

    “那就好,那就好。”许显纯站起身,“我们先去千户所看看。”

    于是,许显纯带着袁方出了签押房,分别坐上了两顶轿子,向袁方的千户所而去,有五名缇骑紧跟在许显纯的轿子左右。

    这个千户所坐落在北镇抚司大院内的最北边,他们来到千户所大门前落轿,许显纯留下两个缇骑守在大门口,便领着袁方走进了千户所的大院。

    这个院子很大,袁方感到奇怪的是如此重要的院子,门口却没有设岗,他跟着许显纯走进院子,院子里不见一人,右边一排马厩,左边是兵舍,兵舍是空的,许显纯告诉袁方这些兵舍能够住下五六十人。

    穿过院子便是正堂,堂前也不见有岗哨,进到正堂里面才见有几个杂役,正堂有一张翘头案依墙摆在正中,不用说这张翘头案就是千户平时办公所用,案几上只有一块砚台,看上去很是洁净,看得出是常有人在此收拾,翘头案后有一张楠木椅,椅子不是新的,靠背已经磨得很光滑。

    许显纯站在正堂的中央,不多会儿,就有几个文官模样的人匆匆前来拜见,后面又跟了几个杂役,袁方暗中点了一下人头,一共是十七人。

    “人都到齐了吗?”许显纯虎着脸问。

    其中一个身着七品官服的答道:“回禀镇抚使,按照您的吩咐,我把所有人都召集齐了,包括厨子和马夫。”

    在锦衣卫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穿飞鱼服的,飞鱼服是高品级锦衣卫专用制服。能穿飞鱼服的基本上属于锦衣卫军官,至于校尉和力士,则根本穿不到飞鱼服,这位七品文职官员也只能穿平常的官服,所以袁方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个七品的文官。

    许显纯紧绷着脸道:“这位是你们新来的袁千户,今后你们就跟着袁千户了,都快向袁千户行礼吧!”

    那位七品文官带头向袁方行礼,后面的十多人也一起向袁方行礼。

    礼毕,许显纯又道:“你们都各忙各的去吧!”

    这些人领命散去。

    后来袁方才知道,这里之前的主人就是许显纯,许显纯也是刚不久被魏忠贤提升为镇抚使佥事的。难怪千户所门口不见一个岗哨,这里的锦衣卫都跟着许显纯去了北镇抚司的府衙,所以这里才如此的冷清。

    袁方认过门之后,许显纯又带他去看其他各处,北镇抚司是专治诏狱的,令人色变的诏狱就设在袁方千户所的隔壁。

    在这个年代,如果犯了罪被缇骑抓捕,押送来这里,必魂飞汤火,惨毒难言。锦衣卫之所以凶名赫赫,就是因为这个北镇抚司,而北镇抚司的凶名,就来自于诏狱。北镇抚司有权拷掠刑讯,取旨行事,就是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法司都无权过问锦衣卫审案。

    许显纯把袁方带到了一座高有两丈的青砖深墙的庭院前,这里便是锦衣卫的诏狱之所在,高墙上设有铁蒺藜,想要翻墙而过是不可能的,院门前是一道漆黑而沉重铁门。

    许显纯来到两个值守的锦衣卫跟前:“打开门来,我们要进去看一看。”

    黑洞洞的大门被开打,这道铁门打开后,还有一道铁珊门,门后面有一个锦衣卫百户在值守。

    “镇抚使大人!”百户笑盈盈地跟许显纯打招呼。

    许显纯把袁方让在了前面:“这是新来的袁千户,今天我特地带他来看看,把门打开吧!”

    这位百户一边开门一边道:“哦,你就是新来的袁千户,久仰久仰!”

    袁方走进这道门后才发现,这里不止百户一人,在转角出还有十多个狱卒守卫着。

    袁方向这个百户客套了一句,便跟着许显纯往里走去。

    许显纯带着袁方去见了这里的牢头,牢头也是千户,袁方与他认识之后,牢头就带袁方去看刑房,刑房就是行刑的地方,相当于审讯室,刑房有好几间,牢头只是让袁方看了其中的一间。

    据明史记载,东厂、锦衣卫常用的刑具有十八种,什么杖刑、夹棍、脑箍、拦马棍、钉指等等,相对于杖刑、夹棍等刑罚,厂卫不常使用的几大酷刑可就令世人不寒而栗,比如刷洗、油煎、灌毒药、站重枷能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刷洗:就是将犯人脱光衣服按在铁床上,用滚烫的开水浇在犯人的身上,然后趁热用钉满铁钉的铁刷子在烫过的部位用力刷洗,刷到露出白骨,最后直到犯人死去。

    油煎:类似于后来的铁烙铁。将一口平的铁盘烧热后,将人放在上面,不到片刻,将犯人烧焦。

    灌毒药:特务们灌一次毒药,然后喂一次解毒药,然后再灌另一种毒药,直到将犯人毒死,目的是使犯人尝遍了死的恐怖和痛苦,特务们从旁观赏。

    站重枷:明代的这一刑法却很特别,戴枷之人必须站立,不准座卧。枷的重量超过常人体重,最重曾经做过300斤的大枷,给犯人戴上后几天就得活活累死。据明朝野史记载,厂卫杀人的酷刑还有剥皮、铲头会、钩肠等刑罚,据说,这些刑罚又要胜过以上所说的几种酷刑。

    看过诏狱,许显纯又带袁方去了其他几个千户所、以及后勤部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大周仙吏〕〔武谪仙〕〔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三寸人间〕〔伏天氏〕〔柯学验尸官〕〔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