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语成婚:千金太〕〔锦娇〕〔攻略极品〕〔穿越蛮荒:找个族〕〔上门狂婿〕〔大田园〕〔上门虎婿〕〔虎婿杨潇〕〔虎婿〕〔虎婿(杨潇唐沐雪〕〔虎婿杨潇唐沐雪〕〔虎婿小说〕〔盖世武神〕〔绝世龙门〕〔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我在异界有座城〕〔一世豪婿〕〔庶女无敌:挡我者〕〔彤云〕〔盖世双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末小进士 第八十六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袁方的老冤家杨吉雄,此刻他说话还漏着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不怀好意。

    袁方不客气道:“你以为老子愿意在这里看见你呀?”

    桌旁的几个人听出这两个人不是一路的,连忙把杨吉雄劝了回去。

    大家坐下之后,张之极向袁方逐一进行了介绍,原来这几位都是京城有名的官宦子弟。

    一位是工部尚书王永光的公子,叫王成耀;

    一位是天津巡抚李邦华的公子,叫李若山;

    一位是漕运总督苏茂相的公子,叫苏晔;

    一位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李精白的公子,叫李栩;

    最后一位是魏忠贤的侄子叫魏良卿。

    袁方与几位寒暄过后,张之极又对这几位道:

    “哥几位失陪,我要和袁哥上楼去了。”

    他打过招呼之后就带着袁方走向右边的楼梯口,楼梯口设在右边尽头的靠墙处。

    楼梯口有个龟公,这个龟公把袁方和张之极领上了二楼。上了二楼,这里就显得十分的清静,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一边是砖墙,另一边是一间间的雅间,雅间的门是朝走廊开的,每一间雅间的门边都有一扇五尺见宽的推拉窗,窗户推上之后,里面的说话声就传不出来了。

    二楼的雅间一共有十二间,袁方以为青楼的艺伎一定都在雅间里面,当他跟着张之极进入其中一间雅间时,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雅间里面没有任何人,更别说有“床”之类的家具。

    推开雅间的另一扇窗户,就能看到下面的戏台,窗户边上摆放了一张八仙桌,桌子四周摆放有三张香枝木的靠背椅。

    雅间不是很宽,但却很长,八仙桌距离门口有近二丈远,如果坐在八仙桌旁说话,门外走廊上的人是根本听不到的。

    龟公在八仙桌上摆放了三个茶杯,然后为袁方和张之极斟满茶水就离开了,出门的时候还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袁哥请坐,先喝茶,等一下还有一位朋友要来。”

    袁方坐在了靠窗的一边,张之极坐在了他的对面。

    袁方不知道张之极所说的朋友是谁。这个地方看上去不像是青楼那么简单,后来他才知道,这里其实是官宦子弟们相聚的娱乐场所,有点类似于后世的私人高级会所,二楼的这十二间雅间主要的功能不是用来娱乐的,而是专门提供给这些公子哥们进行私下交易的场所,在这里每天都进行着各种的地下买卖,甚至大小官员的升迁也可以在这里进行交易。

    在明末这个时代,“买官卖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朝廷都是明码标价公开卖的,只不过朝廷的行为叫捐官,所得的银子都进入了户部;而私下的买卖那就属于个人行为,银子自然就进入了个人的腰包。

    明朝的中后期,由于政治腐败加剧,买官卖官现象十分严重,因为朝野上下普遍认为,穷人做官容易贪污,不如让富人捐钱来做官,一来他们不差钱不会当贪官,二来还可以为朝廷创收。

    《明史》卷七十八《食货志》上面就有这样的记载:朝廷把卖官称为“纳米”,“自宪宗(成化)始,生员纳米百石以上,入国子监。军民纳二百五十石,为正九品散官,加五十石,增二级,至正七品止”。

    在《醒世姻缘传》的小说中,对当时的卖官鬻爵有这样生动描写:

    有个叫晁思孝的老秀才,屡试不第之后,便召集乡邻,筹集了三千两银子,走了太监王振的两个门人的路子,买了一个通州知府的“肥缺”。起初,晁思孝心疼钱,只送二千两银子,结果太监的门人道:“这通州是五千两的缺。叫他再拿一千来,看在两个外甥分上,让他三千两便宜,不然叫他别处去做。”

    晁思孝只能将剩余的一千两送了过去出来,这才得偿心愿。

    在这个年代,金钱成了仕途的开路先锋,人情成为仕途畅通的后盾。

    当然,张之极这次带袁方过来可不是为了买官,就在袁方喝完一杯热茶之后,进来了一位客人才解开了张之极来此的目的。

    来人先是敲了门才进来的,经过张之极的介绍袁方才知道,这个人是南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叫胡大明,是个六品官,一脸的络腮胡子,年纪看上去有三十多岁。

    “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袁哥,锦衣卫五品千户。”张之极严肃地向胡大明介绍道。

    胡大明向袁方一拱手:“胡大明给袁哥请安!”

    袁方微笑地拱拱手,算是给胡大明还礼。

    龟公进来为胡大明斟茶又退出了雅间,张之极这才说起叫胡大明过来的原因。

    原来抢了廊坊二条和三条的就是胡大的南五城兵马司。

    胡大明再次向袁方拱手道:“袁哥,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之前下官不知道二条和三条属于袁哥的地盘,现在知道了,下官明儿就把人马撤回去。袁哥你大人有大量,下官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多多的海涵!”

    袁方道:“胡指挥使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放心,你的人马撤出之后,你该得的那一份分毫不少,我会派人亲自送到你府上。”

    张之极端起了茶杯:“都是自己人,事情就这么办了。来,喝茶喝茶!”

    一盏茶过后,胡大明在张之极边上耳语了一阵,然后又对袁方道:

    “袁哥,下官公务在身,先告辞了!”

    胡大明离开后,张之极把龟公叫了进来。

    “张公子,有何吩咐?”

    “给我温一壶酒来。另外叫两个大同婆娘上来陪酒。”

    龟公应了一声就下去准备了。

    所谓的“婆娘”并非后世婆娘的概念,而是指女子之意。大同的女子,在明代的艳名并不逊于扬州的女子。明谢肇淛在《五杂俎》卷四作如是说:

    九边如大同,其繁华富庶不下江南,而妇女之美丽,什物之精好,皆边寨之所无者。市款既久,未经兵火,故也。谚称“蓟镇城墙”、“宣府教场”、“大同婆娘”为三绝云。

    因此有“大同婆娘”,“扬州瘦马”之说。

    酒和美女还没有到,此时袁方静下心来喝茶,他把目光投向了下面的戏台,戏台上的歌妓正用紫檀拍板轻轻地点着板眼,婉转低唱着什么,那歌声细得像一丝头发,似有似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周仙吏〕〔剑来〕〔武谪仙〕〔伏天氏〕〔三寸人间〕〔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